第407章:白虎vs小二哥:他竟然对着一…

关灯
护眼
    小唐芯的这番话一出,顿时,让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到了小唐芯的身上。

    站在台下前来观礼的宾客,不说年纪小的,本来就有好奇心的,就是成熟稳重的,亦或是年长的,也因为刚刚的那一番闹腾,而对小唐芯的容貌产生了好奇。

    毕竟,秦家的长孙女,还是这么声势浩大收养的孙女,不管她长什么模样,但凡能和她搭上关系,都能让自己的家族和事业,在帝都更上一层楼。

    “妹妹!”

    秦家小四哥想拉住小唐芯。

    他的妹妹不管长什么模样,都不是这些外人可以说三道四的,他不允许任何人对他的妹妹评头论足,更不允许任何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的妹妹。

    小唐芯的手已经放在了面具上,听到秦家小四哥的话,她不由得回过头,对着秦家小四哥安抚的笑了笑,“哥哥,我今天不让他们看,外面的风言风语就更多了。”

    打破好奇的唯一方式,就是让别人对这件事,不再感兴趣。

    “可是……”

    秦家小四哥还想阻止,但秦家小二哥已经拦住了他,“小四,就算我们今天可以拦下来,也还有下一次,既然芯芯选择了拿下面具,那就尊重芯芯的选择。”

    秦家小二哥望向了小唐芯,他微微勾了勾嘴角,“我们的妹妹,没有那么脆弱。”

    说完这话,秦家小二哥的视线在台下的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带着警告性的冷笑,说道,“要真的有不长眼的人,嫌弃自己舌头太长,我们再割了就是。”

    曾经,秦家小二哥很恶劣的,故意鼓动小唐芯去上学,他的目的,更加恶劣,就是为了让小唐芯顶着她这张会被人厌弃的脸,去学校里,去被学校的小朋友嫌弃和嘲讽。

    他也确实达到了他的目的。

    如今,他依旧支持小唐芯将面具拿下,却不再是为了让外人嘲笑小唐芯,而是他看出了小唐芯对于容貌的在意,他想让小唐芯从这段时间里的在意和自卑中走出来。

    他要告诉她,秦家没有人会在意,而外面的那些人,不配在意。

    脸上有胎记,又如何?

    就算有胎记,也依旧是他秦西穹的妹妹,也依旧是外面那些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小唐芯见秦家小二哥说服了秦家小四哥,再回头,看到台下那么多人都看着她,等着她,她最终对着所有担心她的人,都笑了笑,然后将脸上的面具,完完全全的摘了下来。

    在场所有人,在看到小唐芯的小手放在面具上的时候,都屏住了呼吸。

    随后,就瞧见了光洁的额头,看到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那是一双极其漂亮的桃花眼,乌黑又明亮,眼睛里透着让人看了就欢喜的光。

    之后,半张犹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白皙光滑的小脸也露了出来。

    一只小巧秀气的鼻子,高高挺挺的,鼻尖还有一颗很小的黑痣,衬得她的五官轮廓,娇俏立体而分明,一张天生带笑的微笑唇,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

    还有因为小嘴轻抿,而展露出的,让人喜爱到,恨不得伸手去戳上一戳的小酒窝。

    出生豪门的人,大部分容貌出众,因为有钱人,找的老婆大部分都很漂亮,生出来的孩子自然也漂亮,但是,这群前来观礼,见过无数漂亮孩子的宾客,还是被小唐芯的如此出众的外貌,更惊艳到了。

    几乎在看到小唐芯露出的半边容貌之后,不少人的心里都出现了一个念头。

    那就是——又想骗我生女儿。

    小唐芯是从右往左摘的面具。

    因为她的胎毒都在左侧的脸上,所以众人一开始看到的,只是她露出来的那半张无可挑剔的小脸,而在小唐芯的另外一边脸露出来之后,众人有片刻的沉默。

    小唐芯在戴上面具之前,害怕面具掉落,会让秦家因为她的容貌而丢了脸面,还特意化了妆,但是,她的胎毒是最丑陋的殷红色胎记,而且胎毒的颜色还在持续变深变大,如今已经快要霸占她的整边脸,所以就算她化了妆,也还是朦胧可见脸上的印记。

    站的远,或许看不真切,但是站得近,还是可以看到她的脸是有问题的。

    众人不知道小唐芯的左侧脸,为什么看起来有些脏,和右侧脸的颜色还有些深浅不一,但很明显,左侧的脸露出来之后,就减少了他们看到右侧脸的惊艳。

    看不出大问题,但还是能看出些许印记。

    众人也不会自讨没趣的开口询问小唐芯左边小脸和右边小脸,为什么深浅颜色不一样,右边的小脸像剥了壳的鸡蛋,左边小脸就是在煤炭里滚过。

    毕竟,小姑娘没洗干净脸,可不是他们能过问的。

    小唐芯取下面具之后,就一直在看台下众人的反应,见他们的眼里只是有些许疑惑和诧异,但并没有任何的嫌弃和憎恶,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要以前,她是可以通过化妆完全挡住胎记的。

    可现在,胎记的颜色太深了,化妆品已经不管用了,她要挡住脸上的胎毒,就得用大量的化妆品,一直用到可以勉强盖住而已,拿下面具之后,两边脸的颜色自然会有差别。

    还好,下面的人,没有好奇,她两边的脸,为什么颜色不太一样。

    小唐芯见众人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也没有像当初在幼儿园的那些小朋友那样,对她口出恶言,她就重新把面具戴了起来,还转身扑到了距离她最近的秦家小二哥的身前,抱住了他的大腿,让他将自己抱起来之后,就将小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芯芯……”

    秦家小二哥看到小唐芯左右两侧小脸的区别,再看扑到自己怀里,将小脸埋进他胸前的小唐芯,他心都跟着狠狠的疼了一下。

    秦家小二哥事先不知道小唐芯化了妆,他以为小唐芯是想面对这件事,所以才鼓励小唐芯摘下面具,面对内心的恐惧,反正下面的这些人,秦家人能处理,能让他们闭嘴。

    他若是知道,若是知道,她如此在意,在之前还化了妆……

    “糖糖,我们回家。”

    在秦家小二哥抱着小唐芯,心里又疼又愧疚的时候,被秦家人挡在圈外的白虎,挤了过来,还伸手就将小唐芯从秦家小二哥的怀里,夺了过来。

    “你做什么?”秦家小二哥冷着脸,抓住了白虎的胳膊。

    “我做什么?”白虎眼中满是冰冷刺骨的怒意,他几乎是反手就卸掉了秦家小二哥的一只胳膊,他速度很快,快的电光火石之间,直接让秦家小二哥抓住他的那只胳膊脱臼了。

    之后,他谁的面子都没给,抱着小唐芯,就犹如一头身形矫健的猎豹,从众目睽睽中,“飞跃”了出去,三两下的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白虎哥,你把妹妹还给我!”

    秦家小四哥回过神来,又惊又急的追了出去,但周围都是人,刚刚在小唐芯要摘面具的时候,在场百分之七十的宾客都聚集到了台前,现在台下,满满当当的至少挤了两百多人,而且是把四周都挤的水泄不通,他这么一个小身板,根本挤不出去。

    秦家小二哥手疼的厉害,但眼看着白虎来抢人,他更是气的厉害。

    以前有个青龙想抢走他的妹妹,现在还多了一个白虎。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秦家的其他家庭成员,也都因为突然挤到秦家小二哥的面前,还抢走小唐芯的白虎,吃了一惊,回过神后,秦家的堂哥们也都追了出去,秦家的长辈们,则在这里维持秩序。

    刚把方洛洛丢去和方擎团聚,刚回来找小唐芯的青龙,正好看到白虎从秦家小二哥的怀里,抢了小唐芯,三两下的就踩着台下的人头,冲出了人群。

    青龙,“……”

    白虎这人我行我素惯了,除了小唐芯,谁的面子都不给,他想做什么事的时候,从来不和人商量,从来都是直接先下手为强,他一旦任性起来,青龙都头疼。

    因为刚刚白虎在这里,青龙还是相对放心的,他就没有那些凑热闹的宾客,而是先送方洛洛去和方擎团聚了,结果,现在倒好,他刚回来,就看到白虎抢人了。

    这个白虎,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秦爸比知道带走小唐芯的人是白虎,倒是不担心,他回头又见青龙在下面站着,他就更不担心了,这两个孩子,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伤害芯芯的。

    他在秦大伯、秦二伯他们安抚宾客情绪的时候,走到了青龙的面前。

    “青龙。”

    “秦叔。”

    “青龙,刚刚台下那些宾客叫嚷着让芯芯摘面具的时候,我们没有拦下来,让芯芯受委屈了,白虎看起来有些生气,你……能不能帮秦叔去劝劝白虎?”

    “为什么没有拦下来?”青龙问。

    秦爸比,“……”

    青龙在小唐芯摘下面具之前,就送方洛洛去见方擎了,他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小唐芯后来有把面具摘下来。

    因为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的被白虎抱走的小唐芯,是戴着面具的。

    见秦爸比不说话,青龙的声音也是冷了下来,眼神冷勾勾的盯着秦爸比,语调还带着一丝怒意的道,“是拦不住,还是不想拦?又或者是没尽力拦?”

    秦爸比,“……”

    秦爸比见青龙也误会了,他连忙解释道,“是我们的错。不是拦不住,也不是没尽力拦,更不是不想拦。芯芯是我的女儿,我疼她都来不及,怎么舍得她受委屈呢?”

    “是芯芯要求摘下来的,我……”

    “知道了。”青龙听了秦爸比的最后一句话,知道是小唐芯的决定,他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白虎那边就交给我,我去劝劝,但是我劝他,他不一定听。你也做好思想准备。”

    秦爸比,“……”

    青龙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此地。

    毫无疑问,白虎的脾气上来的时候,他是不会和任何人讲道理的,也不会听任何人废话。今天的事,他只看得到小唐芯受委屈,再看不到其他的。

    他不会去管小唐芯是不是自己要摘面具的,因为他自带滤镜,他只管抓根源,根源就是秦家人没护住小唐芯,放了杂碎进来,让小唐芯被人逼着做了不喜欢的事,受了委屈。

    青龙去找白虎了。

    好好的大喜日子,可别因为白虎闹情绪,就坏了大家伙的心情。

    在青龙去找白虎的时候,秦家的堂哥们早就已经全都追了出去,小堂妹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一个戴着面具的陌生人抓走了,这还得了?

    他们自然是一个追的比一个快。

    只是,他们追的再快,也还是没追上白虎,等他们追到门口的时候,已经看不见白虎的身影了,别说是白虎的身影了,地上就连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

    这……去哪儿了?

    就在秦家三堂哥要打电话给留在里面善后的秦家大堂哥和秦家二堂哥,电话求助的时候,秦家小二哥跑了出来,还朝着不远处的一栋别墅,跑了过去。

    秦家小二哥刚跑过去,秦家小四哥也跑了过去。

    “诶,三水,兽兽,你们说穷穷那只手,他不疼吗?”

    秦家三堂哥看着秦家小二哥一只手呈现不自然扭曲的,垂落在身前,目不斜视的从他身旁跑过,他不由得抓住了距离他最近的两个堂弟问道。

    说着,还学了下秦家小二哥那只因为脱臼而呈现不自然扭曲的胳膊的姿势。

    只是,他的胳膊好好的,关节卡住了,他还真的扭不成秦家小二哥的胳膊那样。

    “都到了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笑话小穹,你还是不是亲哥了?”秦家四堂哥看不下去秦家三堂哥的“所作所为”了,“你小心小穹知道了,回来找你算账。”

    “诶,我还真不是小穹的亲哥。”秦家三堂哥凑到了秦家四堂哥的面前,笑嘻嘻的道,“阿佐,我可是你的亲哥,你可不能出卖我哦?你要是出卖了我,我说不定……”

    秦家四堂哥伸手推开了秦家三堂哥的脸,“请你,不要顶着你那张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脸,做出那么猥琐的表情。否则,我会想在你的脸上,划上一刀。”

    “三水,兽兽,你看你们四堂哥……”秦家三堂哥说着就要去找秦家七堂哥和秦家八堂哥抱怨,只是他刚开口,秦家七堂哥就拽着秦家八堂哥跑路了。

    “阿狭哥,我们先去找妹妹。”

    秦家八堂哥还对着秦家三堂哥挥了挥手。

    秦家四堂哥、秦家五堂哥和秦家十堂哥也追着秦家小二哥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都是什么弟弟啊?啊?你说,这都是什么弟弟啊?”秦家三堂哥抓着没有来得及跑路的秦家小堂哥就抱怨道,“小焱,你说说,你说说,他们都是些什么弟弟啊?”

    “三堂哥,你不要抓着我,我也要去找妹妹啦,秦小枫要是知道妹妹被人抓走了,他会找我打架的。”秦家小堂哥说着,也挣扎着跑远了。

    “诶,你们!你们等等我啊!”

    ……

    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都知道青龙在这旁边租了一栋房子,青龙和白虎就住在那栋房子里面,但是,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都没有来过。

    虽然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都默认了青龙和白虎的存在,但是在抢小唐芯这件事上,秦家小二哥和秦家小四哥,都没有和青龙和白虎,达成过一致。

    秦家小二哥在防着青龙、白虎。

    白虎也同样在防着秦家的哥哥们。

    白虎本来就不乐意小唐芯去秦家,是因为小唐芯内心渴望一个家,他舍不得小唐芯不开心,他迫不得已才同意了这件事,但今天认亲宴上的事,还是让他爆发了出来。

    不管秦家多护着小唐芯,只要在秦家,就一定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白虎一怒之下,把小唐芯从认亲宴上抱走了。

    “白虎,你……”白虎把小唐芯一路抱回家,抱到了他的房间里,小唐芯都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只是被放到白虎的床上之后,小唐芯才开了口。

    只是,开口,皆是无奈。

    “白虎,你是不是生气了?”

    小唐芯太了解白虎了,白虎这是又钻牛角尖了,这个时候,和白虎讲道理是没用的,只能先哄着,等他愿意冷静下来,愿意听她说话了,才能和他讲道理。

    “没有。”白虎冷声冷气的道。

    小唐芯,“……”

    “白虎,我生气了。”小唐芯凶巴巴的冷着小脸道。

    白虎听到这话,皱着眉头,望向了小唐芯,随后冷声就道,“我去弄死秦家的人。”

    “你要去弄死谁?我是生你的气了!”小唐芯跳到了转身要走的白虎的背上,搂住了白虎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背上,“我很生气,很生气,很生气!”

    白虎因为小唐芯的这话,身体都僵了一下。

    他坐到了床上,也让挂在他背上的小唐芯,可以双脚落在床上。

    小唐芯站在床上,趴在白虎的背上,伸手就在他的背上,轻轻的戳了两下,“白虎,你不要生气啦~”

    “是我要把面具摘下来的,不是哥哥们要我摘的,而且,我摘下来以后,那些人就不好奇我长什么样子了,以后也不会再盯着我了。再说了,刚刚也没有人会笑话我啊。”

    “白虎~你不要生气了啦~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啦~”

    “非秦家不可吗?”

    白虎被小唐芯撒着娇的温声细语,还有放在他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挠着的小爪子,把火气都平息了下来。

    从小到大,他和青龙都见不得小唐芯受委屈,也没人敢给小唐芯委屈受,即便是在他们的组织,在那个阿谀我诈,到处都是杀戮的地方,也没人敢给小唐芯委屈受。

    即便是朱雀,也不敢光明正大的给小唐芯委屈受。

    即便是朱雀,也只敢在背地里耍点小手段,偶尔对小唐芯手底下没完成任务的小弟,下个手,就这,还会让小唐芯恼得“挠”他几爪子,让他出点血。

    他们离开组织的时候,他和青龙就已经是除了boss之外,权势最大的两个人之一,boss一般只派使者过来让他们去执行任务,基本上不会亲自见他们。

    只要他们能完美完成任务,boss就不会派使者过来,惩罚他们,给他们气受,更别说是让人过来,给他们护着的小唐芯气受。

    白虎见不得小唐芯受委屈,一点儿都见不得,他说过要护好她的,所以,不管是什么原因,不管有什么理由,让小唐芯受委屈,就是不可饶恕!

    小唐芯听到白虎问,“非秦家不可吗?”

    她还愣了一下。

    刚开始没什么感情的时候,自然是没有什么非谁不可的,但现在不管是秦爸比还是秦妈咪,又或者是秦爷爷、秦奶奶,都对她视如己出。

    有些感情付出了,不是那么容易收回来的。

    “白虎,你不喜欢秦家吗?”小唐芯小声的询问道。

    “他们太麻烦,而且护不住你。”

    “青龙带我离开秦家以后,有隐晦的给我安排过一对父母,青龙没有说,但是他带我去见那两个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意思了。可是,他们不是秦爸比,也不是秦妈咪。”

    “白虎,爸比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就长这个样子。”小唐芯取下了脸上的面具,“他身边的助理嫌弃我长得丑,还骂了院长奶奶,我和他吵了架,是爸比站出来,维护了我。”

    “那个时候,我其实有些茫然,我突然重生到了别人的身子里,我还找不到你们了,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好好的活着,我很担心,也很害怕,我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我是借尸还魂。在我最无助,最茫然的时候,是爸比一直护着我,相信我,还为了我,打了哥哥们。”

    “白虎,除了你和青龙,没有人对我那么好过。他给我买了好多衣服,好多娃娃,虽然全都是粉红色的,有些还有点儿丑,但是那都是我以前一直渴望而不敢求的。”

    虽然,爸比收养她的时候,和她说,带她回家,是为了让她帮忙调教几个哥哥,可是,时间久了,她就知道,爸比是骗她的,爸比带她回家,真的只是因为喜欢她。

    一直以来,小唐芯想得到什么东西,都得通过她不懈的努力,才能争取到。

    即便是青龙,即便是白虎,也都是她抱大腿,抱来的,而不是一开始就对她掏心掏肺的,而秦爸比,是第一个,她什么都没有付出过,就那么喜欢她,就对她那么好的人。

    小唐芯也知道,秦爸比之所以一开始就对她那么好,也是因为秦爸比想要一个女儿,也是因为秦爸比曾经失去过一个女儿,可不管是为什么,秦爸比就是对她好了。

    她是占便宜的一方,她唯一能做到的,能回报的,就是真心以待。

    “糖糖……”

    “白虎,秦家家大业大,外面很多人都盯着秦家的人,秦家可能是有很多麻烦,但那都不是秦家想要的麻烦,不能怪秦家。而且,我身上的麻烦也不小,我一旦被抓到了……”

    白虎知道小唐芯要说什么,因为知道,他的眼神也闪过了一道阴鸷,“不会有人抓到你的!要是有人敢伤害你,不管那人是谁,和我是什么关系,我都不会放过他!”

    “白虎。”小唐芯再次搂住了白虎的脖子,往他怀里爬,“别生气了,现在送我回去,好不好?你突然把我抱走了,爸比他们会很担心的,而且宾客们也会乱猜,到时候传出来什么不好的消息,有人说我怎么怎么样,你是不是更不开心呢?”

    只要小唐芯开口哄,白虎其实也很好哄。

    哄完之后,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礼,也就能把白虎给讲通了。

    白虎确实被小唐芯完完全全的安抚了下来,只是,他刚被安抚下来,准备送小唐芯回秦家的时候,秦家小二哥的砸门声,就从楼下传了上来。

    而且还一改往日笑眯眯的阴人作风,变得无比暴躁,“白虎,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你马上下来,把芯芯还给我!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小唐芯,“……”

    刚把白虎哄好,小二哥又来了。

    小唐芯真怕白虎一动怒,下去就把秦家小二哥给割成好几段。

    她连忙拉着白虎,深吸了两口气,“白虎,你可千万别生气,你别听小二哥胡说八道,他之所以这么生气,也是因为担心我。你看,你也是担心我,他也是担心我。所以,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糖糖。”

    “昂?”

    “你说秦家的人很在乎你?”

    小唐芯不知道白虎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点了点头。

    白虎摸了摸手腕的武器,“那我们玩个游戏。”

    “什……什么?”小唐芯看到白虎手里的动作,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白虎,你想做什么?你可千万别乱来啊,下面的人,是我的哥哥,虽然他以前坏了点,但现在他真的对我很好,他之所以这么激动,也是因为担心我。”

    “我不乱来。”白虎摸了摸小唐芯的脑袋道,“就这样让你回去,我咽不下这口气。等会儿,不管我做什么,你都别阻止,要是秦家的人,能过关,我就再不阻止你回秦家。”

    小唐芯,“……”

    小唐芯知道,白虎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这要是不让他出了,迟早还有和秦家闹起来的一天,“那白虎,不管你等会儿想做什么,你都……悠着点?”

    “嗯。”

    白虎答应了,然后下了楼。

    小唐芯不知道白虎要做什么,害怕白虎出手太重的她,还是偷偷摸摸的跟了下去,躲在了二楼楼梯口拐角的地方,直到能看到楼下的白虎和秦家小二哥。

    白虎已经打开了门。

    秦家小二哥已经走了进来。

    “我妹妹呢?”秦家小二哥冷着眸子,质问道,“你把我妹妹带哪里去了?”

    “你是在用什么身份和我说话?”白虎高冷的挑了秦家小二哥一眼,“你妹妹?我认识糖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玩泥巴,你有什么资格说糖糖是你的妹妹?”

    “你……”

    秦家小二哥瞧见白虎露出的下半张脸,看着白虎嘴角轻蔑的弧度,也知道白虎今天就是来找茬的,指不定没有今天摘面具的事情,这个人迟早也还是会来找茬的。

    这要是以前,秦家小二哥肯定二话不说,就讥讽回去了。

    他当初骂青龙是小混混,各种贬低青龙,说青龙是贪图小唐芯秦家大小姐的身份,是贪图小唐芯如今有钱,根本不配待在小唐芯身边的时候,可没有嘴下留情。

    可经历过那么多事,尤其是经历过青龙带着小唐芯的事之后,秦家小二哥成熟了,也没有以前那么冲动了,他也明白了,白虎就是看他不爽,就是在针对他。

    正如,当初,他看青龙不爽一样。

    他还想要妹妹,还想讲妹妹留在身边,他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

    “白虎哥。”秦家小二哥放下了身段,“刚刚宴会上的事情,是我们做的不够好。我保证,再没有下次了,我也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芯芯了,你能不能让芯芯出来,和我回家?”

    “你叫我哥?”白虎好笑的道,“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弟弟。”

    秦家小二哥,“……”

    秦家小二哥长这么大,除了秦家大哥,还有家里的几个堂哥,他叫过哪个外人做哥,他也就是不想和白虎起冲突,想带小唐芯回家,才这么低声下气。

    秦家小二哥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微笑,“白虎哥,只要你能让芯芯和我回家,你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一定尽力满足。”

    白虎望着秦家小二哥的笑脸,面露讥冷的道,“秦东裴的弟弟?”

    秦家小二哥不知道白虎为什么好好的会提起秦家大哥,他还以为白虎这是知道秦家大哥做的好事了,他顿时心都跟着紧了起来。

    第一次见面,秦家小二哥就知道白虎不好相处。

    他面对青龙的时候,他敢肆意讥讽,是因为青龙看着就内敛稳重,看着就不是那种会随便发脾气的人,即便浑身都是肌肉,看着身强体壮,犹如一头雄狮,但他就是敢辱骂。

    可眼前的白虎,看着斯文俊逸,但他嗅到了一股子同类的气息。

    那是一种疯子的气息。

    连青龙都敢一言不合就把小唐芯带走了,谁知道这个白虎会做出什么。

    如今的小唐芯就是秦家小二哥的软肋,秦家小二哥自然不敢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

    秦家小二哥不知道白虎今天这样为难他,是不是因为秦家大哥前些时日对小唐芯做的事情,但不管是不是,他今天都得让白虎把他的这口气给出了。

    “白虎哥,我大哥是混账了些。我已经不认他了,我爹地和妈咪也已经把他扫地出门了,他现在就算求原谅,我们也都没有原谅他。我也可以向你保证,绝不让他靠近芯芯。”

    秦家小二哥毫不迟疑的把秦家大哥给卖了。

    反正大哥这玩意,打不跑,骂不走,只要妹妹在家里,随时随地都能叫回来,但是妹妹被抱走了,就很难要回来了,所以,孰轻孰重,秦家小二哥分的很清楚。

    白虎的视线在秦家小二哥的脸上扫过。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秦家的次子,长了一张极好看的脸。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的糖糖,向来是看到好看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走不动路的,还会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偷看人家。

    他之所以在家里的地位比青龙高,也就因为他长得比青龙好看。

    秦家小二哥不知道白虎为什么看他的脸,白虎的眼神,让他有些不舒服,但他还是保持微笑的望着白虎,没有表露出半分的不满。

    为了妹妹,他竟然对着一个男人卖笑。

    秦家小二哥的心里也是日了狗了,可他现在没有一点办法,真闹起来,妹妹跑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去,三个月前的事情,他再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你说,你很想带糖糖回去,不管我有什么要求,你都能答应?”

    白虎突然上前一步,抬起了秦家小二哥的下巴。

    白虎身高一八五,秦家小二哥这几个月长了些,如今也有一米七五的身高,但还是比白虎矮了一个头,更别说在气场上,完全比不过杀戮果决的白虎。

    秦家小二哥被逼得后撤了一步,也被逼得靠在了墙上。

    因为害怕白虎会伤害秦家小二哥,而躲在楼上偷看的小唐芯,吃惊的伸出一双小手,错愕、惊讶、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小嘴。

    白虎想对小二哥做什么?!

    秦家小二哥也没想到白虎竟然会捏他的下巴,还将他逼得无路可退,但他秦西穹是什么人,岂会因为这么点逼迫和羞辱,就恼羞成怒的,转身离开。

    这要是个女人这么对他。

    他会笑得不动声色的,将人弄死了去。

    可白虎是个男人。

    只除了白虎的这个举动,对于身为男人的秦家小二哥来说,侮辱性太强,在秦家小二哥这里,再没有引起他别的任何的感觉。

    “白虎哥,大家都是文明人,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呢?”

    秦家小二哥笑着,搭在了白虎捏着他下巴的手上,“不如先把手拿下来,我们再慢慢说?我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只要你说得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

    白虎倒是没想到秦家小二哥这么能屈能伸。

    想到曾经的秦家大哥,再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秦家小二哥,呵,这两兄弟还真是没有什么特别相似的地方,不但长得不像,就连这性格也一点儿都不像。

    不过,是真的能屈能伸,还是假的能屈能伸,就不一定了。

    他还真的想看看,这秦家的儿子,究竟能为糖糖做到何种程度。

    白虎松开了捏着秦家小二哥的手,他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秦家小二哥之间的距离,随后,坐到了沙发上,“想带糖糖回去,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秦家小二哥见白虎愿意提条件了,脸上的笑容越甚。

    只要白虎提条件,他就不怕。

    他怕就怕白虎不提条件,和当初的青龙一样,一句话都没有的,就把人带走。

    曾经,秦家小二哥害怕青龙是为了钱,才缠着小唐芯的,他现在就怕白虎不要钱,只要白虎要钱,白虎要多少,他给多少,只要能把小唐芯留下来,给多少钱都行。

    “白虎哥,你说,是要钱?还是有别的东西?只要你说得出来,我一定给。只是,希望我完成你要求的三个条件之后,你能让我带芯芯回家。”

    秦家小二哥再**证道。

    白虎见秦家小二哥如此信誓旦旦,他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我白虎说话算话,只要你能做到我提出的三个条件,我绝不拦着糖糖跟你回秦家。”

    “但如果,你做不到……”

    “我做得到!”秦家小二哥抢着道,“我做得到。”

    “好。”

    青龙没有和白虎说过,小唐芯最初到秦家之后的遭遇,但是白虎是谁?白虎是最见不得小唐芯受委屈的人,他怎么可能不去调查?

    可以说,小唐芯刚到秦家之后,受到过的所有的委屈,他都知道。

    他之所以没有发作,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

    他怕他莫名其妙的发作,小唐芯会生他的气,会很长时间都不理他。

    现在,他正好找到了机会,也找到了理由。

    所以,以前糖糖受的委屈,他全都得帮她讨回来!

    既然秦家小二哥答应的这么痛快,白虎也不再废话,他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客厅的一条凳子前,之后,他将脚,踩在了凳子上,对着秦家小二哥就道,“这第一个条件,就是……”

    “你——跪在地上,一边学狗叫一边,从我的胯下钻过去。”

    【作者题外话】:宝贝们,新年快乐~

    昨天想码字的时候,被一个,不看一章字数,还各种喷的气到,所以没有码字,导致凌晨没有更新,今天看到好多宝贝们留言,投票票,所以大年初一,亿亿都没有出门,又写了整整一天,又继续万更啦,谢谢宝贝们的票票,爱你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