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小唐芯怒“骂”小二哥。

关灯
护眼
    花烨站在了他的面前。

    花烨,他怎么会在这里?

    秦家小二哥眉宇微皱的,望着眼前的人,由于身体失血过多和疼痛,导致他的大脑出现短暂的缺氧,眼前的视线也有些模糊,还有些晕眩。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家世代行医,见死不救不符合我的为人处事,救死扶伤才是我家的优良传统。”

    花烨望着站在他面前的白虎,看都没有看秦家小二哥一眼,手上握着皮鞭的力度,却丝毫没有减轻,他望着白虎,微笑着道,“剩下的三十鞭,我可以帮忙代受。”

    “你来做什么?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秦家小二哥闭上眼睛,缓解了眼前的晕眩,再睁开,才清晰的看清楚了眼前的人的模样,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没见,还连他打过去的电话都不接的花烨。

    “你少自作多情。”花烨闻言,冷笑了一声,眼里没有丝毫兄弟情谊的,扫了秦家小二哥一眼,“我不是管你,我也不会管你,我是可怜芯芯。”

    “芯芯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问我,今天有没有空。我本不想来,但是,转念一想,今天是芯芯最重要的日子,我若因为你这么个冷血无情、骄傲自大的人,不过来参加她的认亲仪式,我也对不起她叫我一声狐狸哥哥。”

    花烨的礼物已经提前送到了。

    截止到昨天晚上,小唐芯给花烨打电话,花烨都没有要来的意思,可今天早上起来,花烨左思右想,还是和学校请了假,买了最早的一班班机,从临城飞了过来。

    他刚打车到秦家老宅,就看到秦家小四哥急急忙忙的跑进了一栋别墅。

    他出于好奇,就跟了进来。

    跟进来之后,他刚想叫秦家小四哥,就看到客厅里,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正在爬的秦家小二哥,看到之后,他有片刻的错愕,之后闪身就躲了起来,一直躲在暗处,偷看。

    将近十年的兄弟。

    即便他两个多月前,秦家小二哥再次对他弃之如敝的时候,他就已经和自己说清楚,他不会再管秦家小二哥的事,不会再自讨没趣,不会再低三下四的和秦家小二哥做朋友。

    他今天也没想过,要管秦家小二哥的死活,他只是想看看,那个向来高傲到不可一世,高傲得践踏他的心意,从来不把他当朋友的秦家小二哥,在做什么。

    花烨打定了主意不管。

    可是,毕竟是从小学开始,就同班,就前后桌,就一起上课,一起学习,一起吃饭的朋友,即便他秦西穹从来没有把他当朋友,他花烨也还是站了出来。

    “你说,你要帮他受剩下的三十鞭?”

    白虎早就发现门口还躲着一个人了,只是这人躲着不出来,他就只当看不见,如今人出来了,还说要代为受过,他也是笑了,“你要帮他受可以,但是得——翻倍。”

    秦家小二哥靠扶着秦家小四哥,才站稳了身子,“白虎哥,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和他没关系。我不认识他,和他更是没有半点关系,我用不着他帮我受。”

    秦家小二哥说完,转头望向了花烨。

    “花烨,我秦西穹从来没当你是我的朋友,你不过是临城一家小医院的院长家的孩子,你高攀的上我吗?我看不起你,你看不出来吗?你还恬不知耻的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花烨,你能要点脸吗?能别像块狗皮膏药似的,死缠着我不放吗?”

    花烨听到秦家小二哥的这番话,身体都僵了僵。

    秦家小二哥这人说话,不好听,他讥讽人的时候,每句话都是带毒,带刺的。

    这些年,秦家小二哥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对花烨说过不少难听的话,但花烨都当秦家小二哥是开玩笑,每次总是被赶走了,过不了两天,就又笑嘻嘻的出现。

    这是,最长的一次,花烨没有再来秦家小二哥。

    要不是小唐芯这几天里,时不时的给他打电话,一直狐狸哥哥,狐狸哥哥的叫他,还问他能不能过来看她,他今天也不会过来——自取其辱。

    “二哥……”

    秦家小四哥听着秦家小二哥的话,也觉得过分了,他都忍不住拉了秦家小二哥一下,“花烨哥哥,是妹妹请来的客人,你这样说话,太过分了。”

    “他要不想听,可以现在就滚。”

    “哥哥!”

    一直躲在楼上偷看的小唐芯,终于跑了下来,她刚看到花烨出现,还帮秦家小二哥抓住了鞭子,还说要帮秦家小二哥受过的时候,她还高兴了一番,以为两人要和好了。

    可是,谁知道,她的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嘴毒心黑。

    果然,秦家小二哥在本质上,一点都没变,除了因为她救了他,从而改变了对她的态度,他对其他人,即便是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也还是一样的嘴硬毒舌,冷血无情。

    这可怎么办是好啊?

    小唐芯从楼上跑了下来。

    她“怒”气冲冲,叉腰瞪眼,“凶神恶煞”的冲着秦家小二哥,大叫道,“哥哥,我刚刚还觉得白虎做的太过分了,想下来拦着白虎。但我现在只觉得,白虎罚你罚的太轻了!”

    “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你知道错了,你说你会去找狐狸哥哥,向狐狸哥哥道歉,和狐狸哥哥和好。可是,你刚刚说的都是什么话?”

    小唐芯越说越“生气”,腮帮子鼓得像只小仓鼠,“你就那么了不起?”

    “行,你了不起,你是秦家九少爷,你高高在上,你家有皇位要继承,我们不过是一些平民老百姓,哪里敢和你搭上关系?我们都高攀不上你!我们没资格和你待在一起!”

    小唐芯说着,拉住了花烨,“狐狸哥哥,我们走,你管他去死!”

    秦家小二哥,“……”

    “不是,芯芯,你听哥哥说,哥哥不是……”秦家小二哥没想过,小唐芯居然躲在楼上偷听,还把他的话,全都听了进去,他神色慌乱的,急忙去拉小唐芯,想和小唐芯解释。

    可是,小唐芯根本不要听,不但捂住了耳朵,还拉着花烨就跑了。

    秦家小四哥瞧了一眼,还焦急不已、心慌不已的秦家小二哥,他翻了个白眼,也不要这个哥哥了,拔腿就朝着小唐芯追了过去,“妹妹,你等等我!”

    “芯芯……”

    秦家小二哥不顾身上的疼痛,转身就想追上去。

    他不过是不想花烨管他的事,不想花烨代他受过而已。

    可谁能想到,他的妹妹竟然在楼上偷听,还误会了。

    然而,秦家小二哥并没有成功的追出去,因为他被白虎给拦了下来。

    白虎本来就因为小唐芯被秦家的人抢走,而醋意满满,如今瞧着秦家小二哥被小唐芯责骂,还被小唐芯抛弃,他乌云密布的心情瞬间晴空万里。

    但一想到,秦家小二哥以前可能也是这么羞辱小唐芯,这么贬低小唐芯的,白虎的心情又从晴空万里,转变成了电闪雷鸣。

    他伸手,就掐住了秦家小二哥的脖子,眼神危险,声音冷冽的,逼近道,“你以前就是这样和糖糖说话的?就是这样羞辱糖糖,说糖糖配不上你们秦家的?你要真对糖糖说过这些话,那抽你一百鞭,还真是便宜你了。”

    秦家小二哥没有看白虎的眼睛,而是垂下了眼眸,握紧了双手。

    最开始的时候,他确实对芯芯说过这些话,一时间,他的眼里满是悔恨和自责。

    “小白,够了。”

    青龙从楼上走了下来,伸手搭在了白虎掐着秦家小二哥脖子的那只手上,“他现在浑身是伤,还被糖糖骂了一顿,他已经够凄凉的了,别再为难他了。”

    “够了?”白虎冷笑了一声,“他以前要是真的这样羞辱过糖糖,那么我就是再羞辱他十次、百次,都不够,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为秦家人说话了?是秦家人给你好处了?”

    “小白,你非要这样说话吗?”

    “我怎么说话了?”白虎丢下了秦家小二哥,转身,握拳,抬手,就朝青龙挥了过去,“之前,糖糖在秦家,被秦家的人欺负的时候,你就只是看着,什么都不做?”

    青龙见白虎的脾气又上来了,他劝不住,只能抓住白虎挥舞过来的拳头,扣住白虎的胳膊,将他整个人压在墙壁上,“你是想将糖糖彻底的逼到秦家人的身边去吗?”

    “你要想,你就继续闹!”

    青龙压在白虎的身上,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道,“糖糖是个什么性格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你要真想糖糖的心,是偏向我们,你就对秦家的人大方点。”

    “你越对秦家人大方,糖糖就越会偏向我们。更何况,你爬也让他爬了,打也打过他了,你要是在这时候,大方点,不再和他们计较了,糖糖的心,就还是我们的。”

    “小白,过犹不及。”

    比起帮小唐芯报仇,青龙考虑的更多的是小唐芯的心情,如果小唐芯不开心了,那么报了仇也没用,“刚刚幸好,有人出来拦了,不然,糖糖就该心疼他了。”

    白虎听到这话,眼中对青龙的冷意和怒意才退散了些。

    “糖糖现在已经在生他的气了,所以,你大方点,你现在收手,是最好的。你现在继续伤他,就等于是在帮他,因为糖糖一旦瞧见遍地磷伤的他,一心软,指不定又原谅他了。”

    白虎看了眼因为疼痛而支撑不住的跌坐在地上的秦家小二哥。

    “放开。”

    青龙放开了白虎。

    对于秦家的事情,白虎心里都有数,他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但现在看到秦家小二哥已经被小唐芯指着鼻子骂了,还被丢下了,还这么痛苦,他的气也就消了。

    他走到了秦家小二哥的面前,望着因为疼痛,而绝色的容颜满是冷汗,额前的碎发也湿了一半的秦家小二哥道,“剩下的三十鞭就算了,第三个要求也算了,你现在,滚吧!”

    “芯芯……”

    秦家小二哥在意的还是白虎是否同意,他带小唐芯回去。

    即便小唐芯现在因为生他的气,已经从这里跑掉了,可他怕就怕,白虎一回头,就又找到小唐芯,再不着任何痕迹的,把小唐芯从他们的身边带走。

    “回去吧。”青龙望着秦家小二哥道,“只要你能把糖糖哄回家,我和白虎都不会再拦着糖糖回秦家,白虎以后也不会再做出今天这样一言不合,就抱走糖糖的事情。”

    “哼。”白虎听到青龙的话,冷哼了一声,但也没有反驳。

    “谢谢。”

    秦家小二哥得到青龙和白虎肯定的答案之后,这才咬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青龙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就两股战战,一瘸一拐的朝着门外追了出去。

    秦家小二哥离开之后,白虎也消了气,回到了楼上之后,留在客厅里的青龙,拿出手机,给小唐芯发了个短信过去。

    “小白已消气,三十鞭和第三个要求,都已取消。”

    “(*^__^*)嘻嘻……”

    小唐芯回了一个表情文字,又加了一个,青龙,(づ ̄3 ̄)づ╭~mua,的表情。

    青龙看到小唐芯发过来的表情,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他和小唐芯联手从白虎手里保人,不是第一次了,几乎每次都能在白虎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情况下,就把人给保下来,“虎”口夺食,他可是专业的。

    ……

    小唐芯是真生气,也是假生气。

    毕竟,小唐芯和秦家小二哥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秦家小二哥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她还是有所了解的,总而言之一句话,秦家的人或多或少的,有股子死要面子的傲娇劲。

    骂起人来,伤人伤己。

    花烨出现之前,秦家小二哥把自己抽的浑身是血之前,小唐芯就在绞尽脑汁的想,该怎么化解白虎的怒气,让白虎取消后面对秦家小二哥的惩罚了。

    花烨一出现,秦家小二哥还对着花烨冷嘲热讽之后,小唐芯就有主意了。

    她和青龙说了两句之后,就跑下来,故作生气的当“搅水棍”了。

    还好,计划顺利完成。

    收到青龙的短信,得知白虎的火,已经被扑灭了,小唐芯又开始灭花烨这边的火了。

    “狐狸哥哥,小二哥刚刚说那些话,肯定是为了保护你。他就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他其实可在乎你了,他无数次和我说,他可后悔以前没有好好对你了。”

    “狐狸哥哥,小二哥是不舍得你为他挨打,不舍得你受伤,才故意说那些话的。他一直和我说,他要回临城,向你道歉,求你原谅他呢。”

    小唐芯由着花烨牵着她的小手,边说边走。

    “狐狸哥哥,小二哥和我说,你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除了我以外,他最喜欢,最在意的人,就是你了。小二哥他……”

    小唐芯还想说,就见花烨已经停下了脚步,还转身,弯腰就望向了她。

    小唐芯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可可爱爱的表情。

    “芯芯,我今天过来,是专程为了你来的。”花烨蹲下了身子,摸了摸小唐芯的小脸,笑着道,“他秦西穹怎么想的,我不关心,也不在意。他秦西穹就我一个朋友,但我不一样,我朋友多的是,没了他之后,给我送情书的女同学,都多了一大圈。”

    “他说的对,我就是临城一个小医院的院长家的孩子,我确实高攀不上他这个来自帝都秦家的大少爷,我和他之间的友谊,从来都不是平等的,我何必非要和他一起玩呢?”

    花烨今年也不过十三岁,他心智再成熟,也还是个没长大的少年。

    更何况,恶意不止来自秦家小二哥,还来自学校的闲言碎语,他家庭条件很好,可是再好,也不如秦家好,不少人都说他和秦家小二哥玩,是为了搭上秦家。

    秦家小二哥离开学校,说要转学回帝都之后,嘲笑、讥讽他的人,就更多了。

    还有一些平日里就看不惯秦家小二哥的人,拦着他,当着他的面,就嘲笑他,说他,“不是抱秦西穹的大腿吗?怎么没把你这个小跟班,一起带帝都去呢?”

    小唐芯,“……”

    “狐狸哥哥,你也说了,小二哥就你一个朋友,你不和他玩,就没人和他玩了。”小唐芯紧紧拉住了花烨的手,“狐狸哥哥,你不要生小二哥的气了,你不要不理他了。”

    “我没生气。”

    “明明就有,你们男孩子怎么都这么不诚实?这么都爱口是心非呢?”小唐芯有些生气的道,“你们是男孩子啊?男孩子有什么事情,打一架,就好了啊,干嘛娘们唧唧的?”

    花烨,“……”

    “哥哥。”小唐芯回头望向了追上来的秦家小四哥,“哥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妹妹。”秦家小四哥推了推眼镜道,“我还没有交到朋友。我要是有朋友的话,我不会和他打架,我会和他文斗,他要能赢过我,我再听他讲道理。”

    小唐芯,“……”

    “哥哥,我觉得你不会有朋友了。”

    “妹妹,还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有的。”秦家小四哥想了想道,“只要我不看对方智商,我还是有可能交到朋友的。反正不管他们智商多高,都不可能比我高。”

    “既然我这辈子,注定只能和比自己笨的笨蛋交朋友,那我也不会介意对方再笨一点。妹妹,你放心吧,只要,哥哥不介意对方比哥哥太笨,哥哥肯定能交到朋友的。”

    “小宸,你小二哥说过,他交朋友不看长相,因为长得再好看,也不会比他好看。”花烨想起秦家小二哥说这话的时候,和秦家小四哥现在差不多大,他不由得笑了下。

    花烨认识秦家小二哥的时候,还是个圆滚滚的小胖子,活脱脱的两头身,小时候还可以说是萌,但长大以后,尤其是上学以后,就会被人嘲笑了。

    由于秦家小二哥长得好看,和花烨的座位又坐的近,花烨就总爱把自己的零食分给秦家小二哥吃,后来就有人笑话花烨,说花烨长得又肥又胖,还往秦家小二哥面前凑。

    说秦家小二哥长那么好看,怎么会和一头肥猪,交朋友。

    那话,被路过的秦家小二哥听到了,对着那两个笑话他的人,就说了一句,“他秦西穹交朋友不看长相,因为长得再好看,也不会比他好看。”

    也就因为这句话,花烨死皮赖脸的往秦家小二哥的面前凑了将近十年,后来,他瘦了下来,越长越好看,身高也长高了,但秦家小二哥再没有说过一句,他是他的朋友。

    秦家小四哥闻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说小美有时候怎么那么自恋呢,原来是小二哥教的。小二哥哪里好看了?明明我长得就比他好看。”

    “哥哥,我觉得我们家,妈咪长得最好看了,爸比拉低了你们的颜值。”

    “妹妹,你说的对。爹地确实长得不行。你看大哥和小三哥,长得像爹地,看起来就傻兮兮的,不但长得傻,人也傻,肉眼可见的拉低了我们家的智商。”

    花烨,“……”

    花烨想到秦爸比的那张脸,被全球最顶尖的杂志,评选为全球最想嫁的男人的脸的前十名,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啥了。

    “狐狸哥哥,你就可怜可怜小二哥吧?除了你,真的没有人会和他交朋友了。你看,你长得也好看,只有你,站在他的面前,才不会自卑。别人的话,都不敢往他旁边站。”

    花烨,“……”

    “芯芯,我今天过来,只是单纯过来祝贺你的。”花烨摸着小唐芯的小脑袋道,“祝贺你苦尽甘来,终于有一个家了。以后,也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

    “狐狸哥哥……”

    “芯芯,既然已经见到你了,祝福也送到了,那我就不多留了。我下午还有课的,我就先去机场了,你以后要是还记得有我这么一个哥哥,你就来临城找我玩。”

    该见的人都见到了,他也不想再继续留下来,被人说成是攀龙附凤。

    这点脸面,他还是要的。

    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花烨说完,转身就要走。

    却没想到,他一回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