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最大的嫌疑人

    翌日,穆清武还没过来,夏管家就送来了一大堆茶叶,春茶居多,秋茶、冬茶也不少,都是保存新鲜的。

    谁说古代保鲜条件有限了?见了眼前的东西,韩芸汐只能感慨,古往今来,就没有银子办不成的事情。

    看着一罐罐幽香的茶叶,她早饭都顾不上吃,一头钻到书房里去做实验。

    她还是像以前那样,分别分解和匹配了茶水,茶叶,还特意拿绿茶多试了几回,只可惜,结果令人很遗憾。

    又一次全都失败了,什么惊喜都没有。

    依照烘培方式分出种类,又按照采摘季节分出了春秋冬,可惜,都没有成功。

    韩芸汐走出书房,低着头,有些丧气。

    是她怀疑错了对象,还是还有什么地方她忽略了呢?

    产地?

    会不会是产地?

    茶叶的分类,除了烘焙方式,采摘季节,就剩下产地之分了。

    思及此,韩芸汐重新打起了精神,或许,今日去天香茶庄会有收获吧!

    “王妃娘娘,该用膳了。”赵嬷嬷提醒道。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来,刚坐下,赵嬷嬷又道,“殿下早起了,在院子里泡茶呢。”

    韩芸汐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顿,只是一瞬间而已,什么反应都没有。

    赵嬷嬷垂眼看了她许久,又随口幽幽说了句,“殿下最喜欢天香茶庄的南山红。”

    韩芸汐还是沉默,自顾自吃着,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吃饱了,见赵嬷嬷不在,韩芸汐才走出院子,目光不自觉往大花园里飘去,只可惜,连个影子都没瞧见。

    谁知,赵嬷嬷突然从背后冒出来,笑呵呵的,“王妃娘娘……”

    韩芸汐吓了一跳,做贼一样心虚,一回头过去,就凶道,“你干什么呢?”

    赵嬷嬷好委屈,怯怯说,“外头的侍从来禀,少将军在后门等你呢。”

    韩芸汐的火气这才降下来,逃似得匆匆就走……

    穆清武见韩芸汐一瘸一拐走出来,这才知道她的脚受伤了。

    “王妃娘娘,你的脚怎么了?”

    其实韩芸汐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只是怕有后遗症,不敢太用力才一瘸一拐的。

    她跳上马车,“扭了一下,没事。”

    “王妃娘娘,要不改日再去吧,你的脚……”

    虽然金贵娇弱之躯和这个女人挨不上边,但是,穆清武还是犹豫了。

    “没事,赶紧走吧,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我可不想输。”韩芸汐笑着提醒,算上今日,她和穆琉月打赌的时间就剩下十二天了。

    穆清武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上车,然而他并不敢跟王妃娘娘同坐在马车里,而是坐在车夫旁边。

    韩芸汐本想让他坐进来的,只是,想起了昨天龙非夜的警告,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作罢了。

    龙非夜是老古董了一点,然而,在这个世界,不管是少女还是有夫之妇,总之只要是个女人,就得“检点”,若不收敛,被人揪住了小辫子,又得惹一身的麻烦。

    抵达天香茶庄的时候,时间还早,茶园里的客人并不多。

    这座天香茶庄由三座茶山包围,前面是一条溪流,环境优美清幽,庄园的占地面积非常之广,园内共有大大小小的庭院三十多座,而且,在西南角还有一座温泉山庄,也是天香茶园名下的。

    且不说建造这座茶园耗费的人力物力,单单就帝都郊外这块地皮,就价值连城了。

    据说天香茶庄的庄主为人极其低调,行踪十分神秘,是个富可敌国之人,至今来喝茶的人都没人见过他本尊,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穆清武早有预约,见到大将军府的马车,门口的小厮不敢阻拦,也不敢怠慢,立马将马车引到一处独立的庭院。

    这庭院名叫做新雨院,正是穆琉月长期包下的院子,正好,她今日没过来。

    韩芸汐一下车就被周遭的一切所吸引,这独立庭院的私mi性非常高,四周高墙,满园繁花似锦,一处茶座就隐在花丛里,焚香袅袅,沁人心鼻。

    “王妃娘娘,小心。”

    穆清武一个眼色,茶女立马上前搀扶,韩芸汐却道不必。

    她一瘸一拐沿着石头小道走入花丛里,在茶座旁盘腿坐下,如果不是有事在身,她还真想在这里待上几日,好好放松一下呢!

    这地儿要放在现代,那简直就是高级会所里的最高级别,适合开会密谈,更适合幽会情人。

    “看样子王妃娘娘很喜欢这里。”穆清武也坐了下来。

    “如果能来一壶好茶,那就更好了。”韩芸汐打趣地说。

    今日来,一来是来见识见识这座茶庄,二来则是来查询穆琉月的消费以及会友纪录的。

    韩芸汐绝对相信穆琉月不会谋害亲哥哥,如果有人借用她的手在茶叶里下毒,那么,万蛇毒要么来自天香茶庄,要么就来自她的朋友所赠的茶叶。

    天香茶庄的茶叶罐都有标签,如果是天香茶庄下的毒,那太过于明显了,凶手并不会那么笨。

    韩芸汐更倾向于是穆琉月的朋友下毒,如果是朋友送的茶叶有毒,那必定是频繁赠送茶叶之人。

    古往今来,送礼都是寻常事,然而,这礼可不是随便乱送的,同样也是没有随便乱收的。

    穆琉月这位吃穿用度都大手大脚的大小姐并不贪,也不缺几罐子茶叶。

    能频繁接受别人的茶礼,必定是有理由的。

    要么这茶叶特别好,能抓住穆琉月的口味,要么就是这送茶的人,和穆琉月是关系特好的茶道中人。

    穆琉月来天香茶庄不仅仅是来买茶,也是来会友喝茶,韩芸汐当然要先查一查天香茶庄。

    穆清武点了绿茶,茶女的茶艺水平非常专业,洗、取、沏、端、饮、斟、清八道工序都非常讲究。

    韩芸汐品了几杯,这才开口提问,“这茶叶都是茶庄自种的吗?”

    “禀王妃娘娘,茶庄提供的茶叶都出自后面三座茶山,是茶庄烘培出来的。但是,客人也可以自己带茶过来。”茶女如实回答。

    韩芸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穆大小姐也经常自己带茶来吧?”

    这话一出,茶女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脸为难。

    天香茶庄里各个独立庭院中的茶女都是固定的,而不少独立庭院都被客人常年包用,这些茶女就成了私人茶女,只伺候固定的人。

    今日如果不是因为穆清武,韩芸汐要进这个新雨院,未必进得来。

    茶女伺候客人左右,看到听到的事情是最多的,她们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替客人保守秘密。

    “王妃娘娘问话,尽管回答,我已经同你们执事打过招呼了。”穆清武淡淡道。

    要调查穆琉月,其实只要去问她本人就可以了,然而,穆清武最清楚自己亲妹子的性子,不去问还好,一旦去问了,她非但不会如实回答,反倒会捏造出不少谎话,干扰调查。

    所以,他只能带王妃娘娘到天香茶庄来查。

    穆清武毕竟是穆琉月的亲哥哥,有他这句话,茶女放心多了,立马就回答,“禀王妃娘娘,穆大小姐每次来都不自己带茶,自己来的时候都是喝庄园里的茶。和朋友来的时候,大多是朋友带茶过来。”

    这话一出,韩芸汐和穆清武立马都警觉了,无疑,这个情况和他们推测的情况很符合。

    “大小姐经常和什么人喝茶?”穆清武连忙询问。

    茶女想了下,答道,“经常来的有好几位,长平公主、宰相家的三小姐、兵书尚书的大小姐、林家的七小姐,韩家的二小姐……”

    茶女说了一大堆名字,连穆清武都诧异了,没想到自家妹子交友那么广。

    茶女说到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大小姐最近一次是和韩家的二小姐一起过来的。”

    “哪个韩家?”韩芸汐忍不住询问,虽然在帝能和穆琉月攀上关系的韩家,也就只有她娘家了,但是,她还是想确定一下。

    “就是医学世家韩家,王妃娘娘的娘家。”茶女低声回答。

    韩家二小姐,李氏的女儿韩若雪?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迟疑,虽然这下子她更加确定李氏的嫌疑,只是,她还是很冷静的,毕竟这些都是推测,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

    如果她现在就把目标锁定在李氏身上,极有可能就会错过其他线索,错过了真凶。

    韩芸汐从来都没有查过案子,然而,她想,查案和做诊断应该是同一个道理吧,不能主观臆断,相似的病症太多太多了,必须一项项排除,有明确的病症来支持诊断。否则,最后只会是医错病,害了人。

    韩芸汐没再说下去,而不清楚李氏嫌疑的穆清武显得公正多了,他认真问,“这些人中,哪些人最常和大小姐喝茶?”

    茶女想了一下子,摇了摇头,“这个奴婢没有认真算过,几位小姐都经常来,奴婢也没有特别的印象。”

    “哪些人经常送茶的?”穆清武再问。

    这一回,茶女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回答,“韩家二小姐。”

    一听这话,韩芸汐的心跳猛地一咯噔,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穆清武并没有马上问下去,他看了韩芸汐一眼,目光渐渐复杂了起来。

    韩家二小姐,那是王妃娘娘娘家的人,是王妃娘娘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呀。

    如果韩若雪是凶手的话,那韩家面临的便是灭顶之灾!

    “你好好想想,还有其他人吗?”穆清武认真问道。

    “相府和兵部尚书家的小姐,也经常送茶给大小姐,只是,没有韩二小姐那么频繁,韩二小姐好像每次都送,穆大小姐喜欢韩二小姐的茶。”

    茶女回答着,想了片刻,又道,“近两三年来,韩二小姐送的一定是最多的,尤其是去年,一两个月就送一回。”

    这话一出,连穆清武都沉默了,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无疑,韩若雪的嫌疑是最大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