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惶恐,招或不招

    韩芸汐出事之后,天香茶庄就封了,外头的人进不了,里头的人也都出不去。

    龙非夜一到,穆清武就急急来见。

    穆清武从昨天下午找到今日中午,一点蛛丝马迹都寻不到,他真的没有脸回来,但是,秦王殿下到了,他必须回来。

    一进门,穆清武就直接跪下,“属下保护王妃娘娘不力,罪该万死!”

    “如果你只是来向本王请罪的,本王现在就治你死罪!”龙非夜毫不客气。

    现在请罪,有什么用?

    穆清武明白,只是,他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到底怎么回事?”龙非夜冷声,从穆大将军和天香茶庄仆人嘴里听说的并不完全,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穆清武最清楚。

    穆清武将他们来天香茶庄的原因,以及事情的经过详细禀报给龙非夜,包括对韩家二小姐韩若雪的怀疑。

    “既已经调查清楚,你们为何还要上南山?”龙非夜不解。

    “王妃娘娘说要采些南山红回去,属下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穆清武懊悔不已,早知如此,他就自己来了。

    韩芸汐也喜欢喝南山红吗?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又问,“你们从新雨院到南山用了多久的时间?”

    南山那边埋伏的人不少,必定是有人事先知道韩芸汐会过去那才设下埋伏,龙非夜这么问,无疑是怀疑天香茶庄里有细作。

    “山路难行,不到半个时辰。”穆清武如实回答。

    不到半个时辰,这时间不算短,足够刺客做好埋伏了。

    最关键的是,一大批刺客如何进入天香茶庄的,要知道,天香茶庄不是一般的茶庄,来这里消费的全都是帝都权贵,这里防守一贯都很森严。

    就在这个时候,上官执事赶过来了。

    上官执事怎么都找不到庄主大人,相尽办法联系,也联系不上。

    庄主大人在天香茶庄西山上有一处别院,来的时候大多都是住在那里的。虽然庄主大人不常来,但是这一个月来还是一直住在茶庄里的呀。

    庄主基本不管茶庄的事务,上官执事是一个办事能手,可是,如今摊上这么大的事情,上官执事也束手无策,担当不起。

    秦王殿下已经到了,庄主却还杳无音信,上官执事只能硬着头皮进来面见。

    一进门,见龙非夜高高在上坐着,一脸寒彻,犹如一尊凶神,他就觉得压力山大,连忙跪拜,“草民上官明拜见秦王殿下。”

    “上官执事,本王记得,你不是庄主。”龙非夜冷冷说,他喜欢天香茶庄的南山红,上官执事以庄主的名义进贡过几回。

    “禀秦王殿下,属下也在找庄主,庄主大人向来行踪不定,属下已经用了所有联系方式,全面寻找。”上官执事如实禀告。

    “你会找不到庄主?”龙非夜挑眉反问。

    这话,可太意味深长了,上官执事心下大惊,连忙表明立场,“秦王殿下,草民可以全权代表庄主,全力配合调查此事。茶庄所有守卫全都入山搜查,昨日牵扯此事的茶女茶仆,两位茶师,以及南山所有守卫已全都囚禁,等候秦王殿下亲审。”

    上官执事的聪明人,早就料到秦王殿下会怀疑到天香茶庄头上,其实,他昨夜失眠了一夜,想了一夜,也怀疑茶庄里混入奸细了,否则,那么一大批刺客,不可能无声无息埋伏在南山山腰的。

    对于上官执事的回答,龙非夜似乎还是满意的,他起身来,冷冷道,“审”。

    山都被封了,刺客怎么都逃不这片区域,龙非夜一方面秘密搜山,另一方面也是在等对方提出条件来。

    劫持人质,必定有所求,他不怕别的,就怕对方不动,不求;只要对方动了,有所求,他就一定能找到韩芸汐。

    当然,如果能揪出天香茶庄的内奸来,他们的优势会更大。只是,速度要越快越好,时间拖越久,韩芸汐受的罪就越多。

    听龙非夜说要审,上官执事才松了一口气,不敢耽搁,连忙带路。

    “秦王殿下,除了南山的茶师、守卫关在一起,其他人都是独立关押的,新雨院里的两个茶童一个茶女都不知道南山上发生了什么。”上官执事一边快步走,一边低声。

    其实,不只新雨院里的茶童茶女不知道南山上发生了什么,除了南山那边的人,天香茶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庄上到底出什么事了。

    上官执事保密工作还是做得很到位的,他留了这么一手,很利于审问。

    龙非夜轻轻“嗯”了一声,那张俊得人神共愤的脸依旧很冷很冷,五官似乎全都冷凝着,令人怀疑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表情。

    上官执事偷偷瞄了龙非夜好几眼,等了许久,见他都没说话,才又怯怯问,“秦王殿下,要先审哪些人?”

    “新雨院的人。”龙非夜没有考虑,直接回答。

    龙非夜一到审讯室,两个茶童就被带过来,都是男娃,只有十岁出头,一路哭哭啼啼进来。

    一进门,见了屋内那阵势,两个孩子立马吓到了,控制不住哇哇哇嚎啕大哭起来。

    “不许哭!”上官执事怒声。

    可是,这一凶,两个孩子非但没停,反倒哭得更大声,靠成了一团。

    上官执事满头大汗,其实,据他的了解,这两个孩子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只是,这事情风险太大,秦王殿下没审过,他不敢乱说话。

    他偷偷看了秦王殿下眼,见秦王殿下不动声色,他只能拽开两孩子,令人捂住他们的嘴巴。

    哭声一停,一室总算是清净了。

    “不许哭,就问你们几个问题,如实回答,否则有你们苦头吃的!”上官执事警告道。

    谁知,龙非夜突然开了口,“没什么好问的,不招的话,都拖出去埋了。”

    这话一出,两个孩子吓得脸色煞白,原本还只是哭,这下立马剧烈挣扎起来。

    上官执事放开了一个孩子的嘴巴,谁知,这孩子居然哭着大喊,“呜呜……我招!我招!”

    招?

    居然要招了?

    南山上秦王妃被劫持一事并没有公开,这孩子知道什么?招什么呀?难不成,他真的就是细作。

    上官执事和穆清武面面相觑,都很不可思议。

    龙非夜也有些纳闷,却还是没说话。

    谁知,这孩子却哭嚷着,“我招!我招!碧绿姐姐出卖了穆大小姐……呜呜……是碧绿姐姐不守规矩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呜呜呜……”

    这……

    上官执事拍了拍脑袋,一头雾水,龙非夜和穆清武却一下子就明白了。

    新雨院里的茶女碧绿违规回答了穆清武和韩芸汐不少问题,茶童在一旁听到了,以为他们审的是这件事呢。

    龙非夜一手捏了捏眉头,一手挥了挥,什么都没说,示意上官执事把人带走。

    上官执事莫名其妙着,穆清武连忙过来解释,亲自替两个茶童松绑,低声道,“带出去,好好安抚,把茶女带过来吧。”

    一听解释,上官执事这才明白,至于穆清武和韩芸汐为何调查穆琉月,他虽好奇,却不敢多问,连忙把人送走。

    茶女碧绿一被带出牢房,就忍不住浑身发颤,她心慌慌的,不知道南山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上官执事为为什么要囚禁她。

    昨天接待完王妃娘娘和少将军,她就休息了,原本想偷偷去把那罐茶叶处理掉,可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下手呢,就听到南山那边出事了,整个茶庄所有入口全都被封。

    茶庄里人心惶惶,大家都到处打听,就是没人知道南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多久,侍卫就冲到屋里来,强行把她带走。

    任由她怎么求,怎么哭,侍卫都没告诉她为什么。昨夜一宿,她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怎么想都不对劲。

    除了偷偷藏下了韩二小姐落下的那罐春茶,她没犯什么错呀!

    可是,就算她偷藏春茶的事情被发现了,也不可能引起那么大动静,把整个茶庄都封了。

    不过就一罐茶叶嘛,上一回韩家的人来问过后,就再没有来过了。

    就算在韩神医没入狱、韩家没败之前,以韩家的地位,也不至于让上官执事因为一样东西封锁茶庄,满园搜查。

    碧绿可不是不经事的小茶童,她在天香茶庄里待了近十年,从茶童一步一步走到茶女的位置,专职近身伺奉权贵,就算不聪明,事情听说多了也早变得聪明了。

    她知道事情铁定没有那么简单,应该和那罐春茶没多大关系。

    可是,她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会被囚禁!

    除了她被囚禁,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现在侍卫是要带她去审问吗?上官执事亲自审问她吗?会不会动刑?

    可是,要审她什么呀?

    碧绿满心不安,看到审讯大门,不由得怯步了,她低声呜咽,“两位大人,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侍卫可不敢出声,直接将碧绿拽进去。

    碧绿险些摔倒,站稳抬头一看,她顿是倒抽了口凉气,只见一个神祗一样的男人高高在上坐在眼前,他面冷如蒙霜,浑身上下散发出震慑人心的王者霸气。

    碧绿见多了权贵,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尊贵、霸气的男人。

    她本就心慌,这下脑海都空白了一片。

    这个男人……是谁?

    突然,上官执事从背后踹了她双腿一脚,碧绿冷不丁跪下,这才缓过神来,这才看到上官执事和穆清武都在一旁。

    上官执事跟龙非夜学聪明了,什么都没多说,直接冷声质问,“碧绿,你招不招?”

    以虚探实,虚虚实实。

    如果碧绿是清白的,就算她想招也招不出什么来;但是,如果她知道些什么,那结果就很令人期待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