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不幸中的万幸

关灯
护眼
    招不招?

    一听这质问,碧绿心跳都漏了一大拍!

    她原以为上官执事至少会说点什么,问点什么,如此一来,她就可以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好应对。

    可谁知道上官执事第一句就让她招供!

    她要招供什么呀?

    他们知道了什么吗?

    除了偷藏茶叶的事情,她还有什么好招供的吗?

    碧绿低着头,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她好紧张好紧张啊。

    她该不该招供?

    她忍不住偷偷看了不远处,高高在上那神祗一样的男人一眼,就一眼她就惶恐地收回视线,心跳差点跳出心口去。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是,她很肯定这个男人的身份非常尊贵,才会让少将军都这么恭恭敬敬侯在一旁。

    茶庄里一定是出了很大很大的事情,一定和她偷藏茶叶没关系吧?

    “你招不招!”上官执事又一次质问。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碧绿脱口而出,嘴巴的反应比脑袋的反应还要快。

    “不知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上官执事故作愤怒,抽来了一旁的长鞭,凌空一甩,“咻”得一声凌厉。

    碧绿吓了一跳,下意识捂住了耳朵,缩在一旁瑟瑟发抖,她脑海全空白了,哪里还顾得上想那么多呀!

    她再聪明也不过是个普通的茶女,被这么一吓,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惊呼,“上官执事,饶命啊!饶命啊!”

    “碧绿,你是聪明的女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你应该懂!”上官执事冷冷提醒。

    谁知道,话音一落,碧绿就投降了。

    她颤抖着,唇齿都在打架,“我招……我……我招、招,我全都招!”

    见状,龙非夜眸光一冷,终于正眼打量起这个茶女。

    “说!”上官执事都紧张了,没想到这么一逼,还真逼出来了。

    “我就是……我……我……”

    碧绿看着的双唇一直颤抖,半晌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穆清武心急如焚,大步走过来,也顾不上对方的女人,一把就揪住了碧绿的衣领,怒声,“说啊!”

    “我……我偷……偷了客人的茶叶,我……”

    碧绿的话断断续续的,只是,还未说完,穆清武和上官执事便都愣了。

    偷茶叶?

    穆清武震惊地放开碧绿,碧绿总算能正常呼吸一口气,她爬到了上官执事脚下,死死抱住,苦苦哀求,“上官执事,你饶了我吧!求你了!那罐茶叶我还藏在屋里,好好的没有没开封,我还给韩二小姐,我去跟她道歉,你饶了我吧!”

    或许,碧绿能再冷静一些,她就不会招。但是,心虚的她面对上官执事的鞭子,哪里还能冷静,她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可怕的事情,她的思绪都凌乱了,脑子空了,只能招供。

    上官执事真心觉得好丢脸,没想到这一审,没有审出南山的事情来,而是审出了这样的丑事!

    他摇着头,眉头紧锁看着碧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是他这一年来太忙了,疏忽了对这帮奴才的管教吗?

    丢脸啊!

    “上官执事,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上官执事……你……”

    “闭嘴!”上官执事气结,冷不丁一吼,碧绿吓得立马就安静了。

    上官执事硬着头皮,怯怯地朝龙非夜看去。

    谁知,龙非夜却饶有兴致,冷冷问,“你藏了韩二小姐的茶叶?”

    碧绿只觉得这个冰冷的声音,低沉暗哑得相当好听,宛如低沉的琴音,能撩拨人的心弦,她听得入迷,却没有意识到龙非夜正在问她。

    “还愣着作甚,秦王殿下问你呢!”上官执事怒斥。

    这下碧绿才猛地回神,不可思议朝龙非夜看去。

    秦王殿下?

    天啊,他竟是秦王殿下!

    怪不得了,怪不得这个男人会像夜之神祗一样尊贵。

    秦王殿下,本就是神一样存在的男人啊!

    碧绿又一次怔住了,愣愣地看着龙非夜,半晌都没有回答。

    这样的目光,让龙非夜不自觉想起了韩芸汐,只是,那个女人的眼睛好看多了!

    龙非夜厌烦至极,脸色越来越冷。

    穆清武知道他的性子,连忙开口,“韩二小姐的茶叶要送给琉月的吗?”

    “是……不……”碧绿有些语无伦次。

    “到底是不是!”穆清武都烦了,他想秦王殿下憎恶花痴女是有道理的。

    “奴婢不清楚,那茶叶是韩二小姐带过来的,她走的时候忘了拿了。以前放在那位置的茶叶她都会送给穆小姐,这一回没送就走了……也……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送。”碧绿连忙解释。

    一听这话,穆清武就惊了,急急道,“东西呢?”

    生怕穆清武不相信,碧绿特地强调,“奴婢没动过,就在奴婢屋里。”

    穆清武又惊又喜,没想到居然乌龙地审出了这样一件事来。

    要知道,他和王妃娘娘都放弃了寻找毒茶叶了,谁知道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找到了!

    按照他们推测,韩二小姐送给琉月的茶叶里,极有可能带了毒。

    只要在这一罐茶叶里检测出毒素来,那万蛇毒所有的谜团就都迎刃而解了。

    这个意外应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穆清武朝秦王殿下看去,见他的脸色比之前好多了。

    上官执事在一旁听着,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很机灵,立马令人去把茶叶找来。

    至于碧绿,都吓成这样了,把茶叶的事情都招出来了,必定不是内奸。

    上官执事不敢问秦王殿下,朝穆清武使了个眼神,询问如何处置。

    “暂时关押,待审!”穆清武认真道,他说的待审,并非劫持案,而是万蛇毒一案,如果检测出茶叶有毒,碧绿就是人证了。

    当然,他这话中的隐意,上官执事并不知道。

    很快,碧绿偷藏的茶叶就被搜出来,送过来。

    那是一个白瓷椭圆形罐子,五寸多高,没有任何标签,密封性非常好。

    穆清武一见这密封的口子就心中有数了,他记得琉月送给他不少好茶,都是这种封口的。

    虽然穆清武迫不及待想将茶叶拿去找毒师检查,但是,见秦王殿下一言不发,他只能忍了,毕竟,找王妃娘娘重要呀!

    他亲自接过,检查了封口,确定了里头是茶叶之后,才呈给秦王殿下。

    上官执事好奇着,以为秦王殿下会说些什么,可谁知,龙非夜什么都没说。

    他将茶叶罐放在一旁,修长好看的手覆在罐上头,手指有一搭没一搭敲扣着,慵懒而神秘,令人琢磨不透。

    沉默了片刻,龙非夜看向上官执事,“继续审。”

    “殿下,剩下的人都是南山的人,都关押在一起,王妃娘娘遇刺被劫持时,他们都在。有一位引路的茶仆,两位茶女,还有十五名专门负责南山片区的守卫。”上官执事如实禀告。

    龙非夜琢磨了片刻,将手里的茶叶罐交给远远侯在一旁的楚西风,冷冷交待,“带回去,好好检测。”

    说罢,他才起身来,“既然人那么多,本王就亲自过去吧。”

    退一万步说,就算刺客有本事无声无息埋伏在茶园中,那也得有人通风报信,否则他们怎么知道韩芸汐和穆清武会去南山?内奸是一定有的,他就不相信审不出来!

    龙非夜亲自审问的时候,茶庄周遭的荒山上,天香茶庄、将军府和孤苑的三支人马都不敢放松,抓紧时间搜查。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刺客会躲在深渊中的峭壁山洞里。

    韩芸汐躺在地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迷迷糊糊中也不知道喃喃自语着什么,像是做恶梦。

    突然,她尖叫一声,猛地坐起来,眼睛也同时睁开了。

    梦中,她在深渊里不断下坠下坠,就在摔到地上的那一刻,她猛然惊醒了,吓出一身冷汗。

    定了定神,韩芸汐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处在昏暗的山洞中,她不是跌落悬崖了吗?没摔死吗?怎么会在这里?

    她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昏迷的了,记忆就停留在跌落悬崖那一刻。

    职业习惯让她第一时间就寻找自己的医疗包,幸好,还在!

    “醒了!”

    突然一个冰冷的女声传来,韩芸汐只觉得这音质有些熟悉,只是,她也没想那么多,急急转身看去。

    只见背后站着两个女子,一个黑衣蒙面手臂上绑着绷带,正是劫持她的那个女刺客,另一个青衣蒙面,正是说话的人,虽然看不清楚相貌,但是看得出来,黑衣女子很年轻,而青衣女子年纪不小。

    她戒备起来,怒声质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劫持我做什么?”

    “气焰不小啊!姑奶奶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黑衣女子气呼呼的,大步走过来。

    如果不是主子有吩咐,要留下韩芸汐的性命,她早就杀了这个女人了。

    这贱人自恃有点下毒的本事,居然敢对她下毒,简直是活腻了!

    “有本事把蒙面拿下来让本王妃看看你长啥样!否则,本王妃可不记得欠你什么账!”韩芸汐冷哼。

    “你还敢顶嘴!”

    黑衣女子说着就大步走过来,冷不丁扬起一巴掌狠狠打过来,谁知,韩芸汐挥手来挡,手里藏毒针,一下子就扎到黑衣女子的手掌。

    “啊!”黑衣女子尖叫一声,一脚踹过来,“你这个贱人!”

    “识相的就放了我,否则,我保证半个时辰中你一定会毒发身亡的!”韩芸汐冷声,即便落在她们手中,她也不是能随便被欺负的!

    黑衣女子看了手心一眼,不以为然,“区区小毒,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谁知,韩芸汐却更加不以为然,讥讽笑道,“区区毒人,有什么好嚣张的?”

    这话一出,黑衣女子和青衣女子皆惊,韩芸汐居然知道“毒人”?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