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原因,本王乐意

    公鸡死了!

    突然,一直低声哭泣的皇后惊慌失措的大喊起来,“死了!死了!有毒!佛像有毒!”

    “母后!”

    “母后,你别这样!你怎么了呀!”

    龙天墨连忙抱住皇后,可是皇后却害怕地一直挣扎,“放开我,公鸡死了,你看到了没有?公鸡死了!长平也死了!”

    “有毒,那东西有毒!”

    皇后叫着叫着,就突然安静下来,怔怔地看着龙天墨,“墨儿,是我害死长平的对不对?是不是我呀?”

    “墨儿,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我……不是我……”

    龙非夜怔怔地看着母亲惊恐的样子,脑袋都一片空白了。

    母后难不成……疯了?

    就在龙天墨发怔的时候,皇后突然一把挣脱开他的双手,朝西厢宫外跑了出去。

    “来人,拦住皇后!”

    “请太医,快!”

    太后惊呼,她这辈子见过太多太多后宫里疯掉的女人了,皇后这幅模样,让她害怕!

    龙天墨这才缓过神来,第一个追出去。

    “钱嬷嬷,到底怎么回事?”龙非夜厉声质问,毒源找出来了,事情却还没完呢!

    谁会相信皇后会毒杀长平公主呢?

    皇后如此发疯,一定是有原因的。

    钱嬷嬷吓得一哆嗦,什么都不敢瞒,全说了出来,“长平公主死后,没多久西厢宫里的晓月也死了,突然就倒在那屋里,和长平公主的死相很像,无缘无故的,也没有伤病痛。皇后娘娘知道后,就令奴婢秘密把晓月埋了,那天皇后娘娘在这屋里待了很久,出来之后就让奴婢把这尊木雕佛像埋了,当时佛像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奴婢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只能照做。刚刚听说这屋丢东西了,奴婢就知道一定是那天的东西了。”

    钱嬷嬷顿了一会儿,又补充,“殿下,皇后娘娘一定不是凶手,这尊佛像是年前刚刚从南诏送过来的,进贡的人说这佛像材质特殊,十分稀罕,叫做什么箭木来着,当时奴婢也在场,皇后娘娘真的不知道这东西有毒呀!皇后娘娘一定是太过于自责了,才会隐瞒此事的!”

    听了这话,韩芸汐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那天晚上,她在长平公主死亡现场详细说过毒箭木的事情,后来晓月之死,想必皇后是猜到大概了,所以才会隐瞒晓月之死,埋藏佛像。

    只是,皇后这是自责、不甘,还是有意借机陷害她呢?

    想到刚刚皇后那精神失常的样子,韩芸汐已经不想追究那么多了,她转身朝太后欠了欠身,淡淡道,“太后娘娘,长平右手手指有两处伤口,伤口上有毒素,和这佛像上的一致,都是毒箭木之毒,如果太后娘娘不相信,大可请其他毒医来检查。臣妾是无辜的,事出巧合,想必皇后娘娘也不想这样吧。”

    事已至此,真相大白,太后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她仿佛一夜苍老了十岁,那一贯精明的眼睛,此时布满了血丝,浑浊不堪。

    她怎么都没想到长平会是这样死的,为了给她一份新年惊喜,为了一尊佛像,丢了一条命。

    良久良久,太后才喃喃开口,“韩芸汐,你为什么不早点过去呢?你为什么没能救活长平呢?”

    这也正是皇后刚刚质问韩芸汐的,她没来得及救人,所以,她就是凶手?

    皇后无法接受佛像是毒源,无法接受长平之死和自己的疏忽有关,又害怕真相被揭晓,才口口声声指认她,甚至迫不及待要她招供。

    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淡淡道,“太后娘娘,大夫不是万能的,请节哀顺变。”

    身为医生,没来得及抢救一条性命,韩芸汐是自责的,是遗憾的,然而,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这并代表她要扛下责任。

    她现在只庆幸,庆幸自己有这个机会为自己辩解,否则,她将死得比长平公主还要冤枉!

    太后眉头紧锁,盯着韩芸汐看,周遭一片寂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太监突然飞奔进来,“太后娘娘,太后娘娘……皇后她……她……疯了!”

    太后瞬间震住,只觉得眼前一黑,很快便昏厥了过去,幸好一旁的老嬷嬷及时搀住,连忙往屋里送。

    疯了?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怜悯,心情有些沉重,好吧,不管皇后是怎么想的,她愿意相信皇后是因为精神失常了,才如此诬陷她的,她不想再追究皇后的诬陷了。

    这样想,便可以原谅,这样想,世界也会明亮许多吧。

    韩芸汐不经意转头,发现龙非夜正在看她。

    “看什么?”她下意识脱口而出。

    龙非夜微微一愣,轻咳了两声,看向天空,此时,天已经黑了。

    他淡淡道,“时间刚刚好,你可以回去了。”

    “哦。”韩芸汐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皇后那边什么情况,更不知道天徽皇帝知道了这事会是什么反应,反正这家伙说可她以走了,那就走吧。

    原本以为龙非夜要她自己回去的,可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跟她一起走了。

    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龙非夜呀龙非夜,你确定你得罪天徽皇帝得罪得还不够吗?

    不管皇后和太后是什么反应,至少韩芸汐知道,打从李氏死后,天徽皇帝就有杀她的心了,看样子,她日后还是小心为上,别留下什么小辫子。

    上了马车,一坐下来韩芸汐就感觉到疲惫,被关了五天五夜,没得吃,睡不好,又折腾了这一回,如今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她真心都快虚脱掉。

    原本想小憩一会儿的,只是,也不知道为何,和某块大冰块在一起,她就是睡不着。

    她懒懒靠在一旁,迟疑了许久,才道,“这次……多谢了!”

    一般情况下,她都会唤他殿下,暴怒的时候会很冲动直接喊他龙非夜,反倒是认真说话的时候,基本没有称呼。

    龙非夜慵懒懒倚坐在正位上,王者的霸气尊贵浑然天成,他冷眼看来,丢了一句,“日后少给本王惹麻烦。”

    惹麻烦?

    “麻烦自己找上门的好不好?”韩芸汐悻悻的嘀咕。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玩味,冷冷问,“你说什么?”

    “特权令不用我还吧。”韩芸汐故作开玩笑,其实,真正让她震惊是不是真相,而是特权令牌的事情。

    这家伙在她身上下了这么重的本,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企图吧?

    然而,龙非夜冷漠的表情微微一僵,并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了窗外。

    阴晴不定的家伙,韩芸汐在心里嘀咕,看向了另一边。

    当龙非夜和韩芸汐回到秦王府的时候,宜太妃早就听到宫里的消息了,不得不说,这消息传得真快。

    韩芸汐这也算是大难不死,从太后和皇后手里逃生,她原以为宜太妃会为她庆幸,会欢迎她回去的,可谁知道,她和龙非夜才刚刚进门呢,宜太妃看都没多看她一眼,揪着龙非夜怒声质问,“非夜,你把特权令用了?”

    “是。”龙非夜淡淡回答,继续往前走。

    “就为了她你居然用了特权令?”宜太妃至今不可思议。

    韩芸汐向来光彩熠熠的眼睛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她悻悻地低下头,唇畔泛起了一抹苦涩的笑。

    可谁知道,龙非夜却回答了一句,“本王的东西,本王乐意。”

    “你!”宜太妃气结,却也无话反驳。

    韩芸汐偷偷地瞄了龙非夜一眼,见他虽然冷漠却也认真侧脸,刹那间,她下垂的嘴角就上扬了起来,甜甜的笑了。

    龙非夜,你这份“乐意”,我韩芸汐记下了!

    见龙非夜走,宜太妃又追上,倒也没有再提起特赦令的事情,而是反问道,“瑶瑶今早就回西周了,你知道这事吗?”

    一听这话,韩芸汐才想起除夕家宴上的事情,那天晚上天徽皇帝把龙非夜叫过去闭门密谈,都谈了什么呀?

    荣乐公主并非轻易服输之人,怎么就回去了?

    荣乐公主回去了,是不是说明年后和亲的事情泡汤了呢?思及此,韩芸汐嘴角的窃笑更浓了。

    “不知道。”龙非夜淡淡回答,并没有停下脚步。

    宜太妃紧随其后,怒声,“非夜!母妃跟你说话呢!”

    龙非夜这才止步,“母妃,荣乐公主和亲的事情和秦王府没关系,你日后还是少操心吧。”

    “你!”宜太妃气结,“你……你到底和皇上说了什么,你是不是伤了瑶瑶了?”

    龙非夜没有再回答,大步往芙蓉院去,韩芸汐很识相的快步跟上,夫妻俩人很快就消失在宜太妃的视线里了。

    宜太妃气得满脸通红,然而,冷静下来一想,不自觉蹙紧眉头,喃喃自语,“非夜他……他不会真是为了韩芸汐那丫头吧?”

    此时,皇后的坤宁宫中此时已经乱成了一片,宫女嬷嬷们慌忙地收拾东西,连顾北月都确诊了,皇后疯了,必须精心调养,不再受刺激,否则极有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

    天徽皇帝连夜做了决定,将皇后送到西山别宫去静养,连长平公主的丧事都不让她参加。

    天徽皇帝坐在院子里,脸色阴沉得都能滴出水来,女儿死了,皇后疯了,好端端的年节居然过成这样,他能不怒吗?

    而且,居然还让韩芸汐给脱罪了,如果他不答应龙非夜放韩芸汐出来,或许,皇后还不至于失心疯!

    还有,龙非夜执意不接受和亲,把荣乐公主气得今早就不告而别,他还指望着年后能和西周在北疆战备上有合作呢,如今看来,事情悬了!

    想到这些,天徽皇帝握紧了拳头,在石桌上重重捶了好几下,这个时候,太后一脸沉重地走了过来,淡淡道,“皇帝,明日就出丧吧,免得哀家看了难过……”

    天徽皇帝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太后坐下来,冷冷而笑,“皇帝呀,依哀家看,这个秦王妃……呵呵,真真了不得呀。”

    天徽皇帝这才抬头看去,“母后放心,儿臣心中有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