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争执,情况不乐观

    龙天墨醒了

    要分辨一个昏迷的人的身份真假并不容易,但是,人醒了,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带路,本王去问问便知是真是假”

    荣亲王很着急,在场最了解龙天墨的非荣亲王莫属了,而龙天墨是真是假,也就他最有话语权。

    众人连忙往会诊堂那边去,公开会诊被延后,龙天墨被送到会诊堂后院的房间里。

    谁知,大家还没到院子里,就听到龙天墨悲戚的叫喊声。

    众人大惊,纷纷加快了脚步,然而,韩芸汐却戛然而止。

    见状,顾北月也跟着止步,低声道,“怎么了”

    韩芸汐没说话,垂敛着双眸,看上去特专心致志,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她停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走。

    院子里,荣亲王已经着急地推开了房门冲进去,屋内,龙天墨竟在床榻上翻滚,汗水浸湿了一身锦白的衣裳,他的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表情狰狞恐怖,似乎承受着什么难以承受之痛。

    “墨儿墨儿”

    荣亲王箭步到塌前,不管他怎么叫唤,龙天墨都没有回应,甚至没有发现荣亲王在身旁。

    他其实不算醒,眼睛一会儿睁开,一会儿闭上,不断发出无意义的哀嚎声,哀嚎声有渐弱的趋势,透着无力、绝望的气息。

    “怎么回事”怜心夫人厉声质问医童。

    “他醒来没多久就喊疼,然后就这样了,才一会儿就疼得都说不出话。”伺候的医童连忙回答。

    疼

    这个时候,人是真是假并不是最重要的,救人要紧

    在场的,除了荣亲王之外,全是大夫,虽然不能诊断到底怎么了,但是都看得出来龙天墨的情况很不乐观。

    人体对疼痛的承受能力是有底线的,活活被疼死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三长老二话不说,箭步上前要替龙天墨把脉。

    三长老一出马,身后的人基本都可以歇息了,三长老为七品医圣,是医学院,乃至云空大陆仅有的三位医圣之一,虽然只有一阶之差,但是就一阶就甩了洛醉山和玺玉伯这两个医宗好几条街了。

    一室寂静,众人都紧张地看着,韩芸汐站在最右边,双臂环胸,靠着在墙上,打从进门后,她的视线就一直在龙天墨身上扫视,没有停止过。

    然而,她并不知道,她盯着龙天墨的时候,一旁的顾北月的视线也不曾离开过她。

    天知道龙天墨到底有多疼,刚刚还翻滚不停,双手也挥动不断,却眼看着动作渐渐小了下来,似乎没有多少力气了。

    然而,三长老正要拉他的手,他却突然甩开,像是一下子又充满了力量,开始拼命翻滚,挣扎。

    三长老双手握在一起,停了下来。

    见状,荣亲王连忙上前,一把按住龙天墨的手臂,谁知道,这一按似乎触痛了龙天墨,龙天墨猛地一挥手,动作更大,力气也更大,竟硬生生挥手荣亲王的手臂,逼得他后退了好几步。

    荣亲王的武将出身,手劲不小,可龙天墨是习武之人,手劲也不容小视呀。

    荣亲王还要上前,三长老一脸严肃,命令道,“别再碰他,上麻沸汤,大剂量,快点”

    医圣就是医圣,医童都没有资格给三长老打下手,五品神医怜心夫人亲自备药。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韩芸汐出声了,“三长老,错了,万万不可”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看了过来。

    被否定的三长老似乎不怎么高兴,不过,德高望重的他并没有显露出情绪,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韩芸汐。

    怜心夫人可没那么好的脾气,目光嫌恶,很不耐烦,“韩芸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没见情况紧急着吗添什么乱”

    韩芸汐这才走过来,一脸认真,“麻沸汤也不能让他安静下来,更不能止痛,他这是中毒了,非常烈性的毒。”

    职业习惯使然,面对病症的时候,她的声音总是有些清冷,整个人犹如权威,散发出不容违逆的严肃来。

    顾北月早就习惯了这个样子的韩芸汐,甚至,他最喜欢的也是她自信,肃然的样子。

    然而,在场医学院的人却都傻眼了,包括一旁那个小医童。

    这个女人说什么

    她这是在否定三长老的判断吗

    她哪里来的底气呀

    “中毒你连把脉都没有,胡说八道些什么”怜心夫人立马怒斥,韩芸汐眼底的自信让她看了特别碍眼。

    这种连把脉都没有就出诊断的,怜心夫人只见过两种情况,一种是非常普通的病情,如伤风感冒,跌打损伤,一般有点经验的大夫询问几句就能确诊开药,另一种便是在医学院院首那里见过,医学院院首为八品医仙,能不把脉就确诊不少病症,而且从来没有出错过。

    韩芸汐这是什么情况,别说把脉,就连问诊都没问过呢。

    “我没胡说,三长老,不信你可以摸一摸他腕关节再说。”

    韩芸汐直接掠过怜心夫人,看向三长老,眸光澄澈。

    不是她狂,而是这一回很不巧又撞上了她的专业领域,如果就医术等级来说,她无疑是质疑了三长老,而且,二长老和三长老素来不合,请了二长老来,岂不多一个人看笑话

    原本都要让步的三长老一听这话,顿时气从心生,不高兴全呈现到脸上,“呵,老夫行医那么多年,从不需要任何人插嘴,怜心,还不速速拿麻沸汤来”

    “不许”韩芸汐也怒了,生冷如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