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解药,呵呵呵了

    不许

    韩芸汐这一声“不许”可够铿锵有力的,震慑得全场突然一片安静,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谁都没想到看似柔弱的丫头片子居然有这么大的胆量。

    “韩芸汐,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吗”怜心夫人第一个回过神来,大声怒斥。

    三长老再好的修养,也禁不住这种挑衅呀在医学院也就只有院首会有这种语气命令他。

    这个韩芸汐,简直罪不可恕

    “秦王妃,刚刚老夫看在秦王的面上,不同你多计较,你莫要得寸进尺”

    没想到龙非夜在长老会还有这等面子,当然,韩芸汐此时可管不了那么多,面对患者,她只有一个目的,救人,用最快的时间救人。

    退一万步说,就算不为了救人,也为了为自己争取说话的尊严。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你到了哪里,你说的话、你的观点、你的判断,要让人认真听进去,让人记住,让人信服,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有句话叫做,用实力说话。

    韩芸汐高抬下巴,冷冷看着三长老,质问道,“三长老,你不察看天宁太子的关节,难不成是怕了怕自己真的错了”

    “你放肆”三长老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来人,把这没教养的丫头片子给老夫拖出去,从此不许她踏入医城半步”

    这个丫头,哪里是罪不可恕,简直就是缺教训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不知道医学院是什么地方

    三长老话音一落,外头的侍从就进来了。

    见状,顾北月开了口,“三长老,待你察看了太子的关节,再轰人不迟,免得落人口实,说你老人家欺负小辈。”

    气氛那么紧张,剑拔弩张的,可是,顾北月依旧那么平和,安静。

    他说得不紧不慢,那么温和,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意味深长,绵里藏针,自有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

    这话,让三长老都没了拒绝的理由,他气呼呼地盯着顾北月看,没想到一贯洁身自好的顾北月到了医学院,还会这么为韩芸汐说话。

    “三长老,依我看顾太医说得有理,莫要让人以为咱们长老会低看了秦王府。”四长老又一次出声。

    韩芸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背后那个男人,龙非夜。

    思及此,她忍不住想,龙非夜此时此刻在哪里呢

    是不是在找医学院毒宗的毒草库呢

    医学院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吗

    此时,大忙人龙非夜就坐在屋顶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切

    见三长老没马上拒绝,韩芸汐连忙说,“三长老,你不用轰我,如果天宁太子没中毒,我自行离开医城,从此不再踏入;如果”

    话到这里,三长老就非常不屑地打断了,“没有如果了呵呵,很好,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老夫现在就检查龙天墨的腕关节”

    三长老之前的迟疑,并非相信龙天墨中毒,而是对用大剂量的麻沸散这个决定的迟疑。

    虽然他不专攻毒术,却也懂不少,龙天墨这脸色怎么看怎么不像中毒的,更不像是中剧毒的。

    他几十年的经验了,不可能比不上韩芸汐这么个小丫头的眼力。

    眼看三长老要检查了,韩芸汐急急喊住,“等一下”

    “怎么,是老夫怕了,还是你怕了”三长老抓住机会,反唇相讥。

    “怕的人才不敢谈条件”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没都没察觉的狡黠,这种时候,她不趁机捞点好处,她就不叫韩芸汐了。

    在毒术方面,不相信她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伶牙俐齿,哼”三长老特不屑。

    “如果天宁太子中毒了,那就请三长老答应帮晚辈做一件事。”韩芸汐趁机说明条件。

    她在医城一点人脉都没有,如果能借这个机会套住个长老级别的人物,那就再好不过了。

    至于中毒,她当然是百分百肯定的。

    至于三长老会不会答应,她倒是不那么肯定。

    可谁知,三长老的反应出乎了她的意料,三长老说,“秦王妃,条件不是这么谈的。”

    “那是怎么谈”意外是意外,韩芸汐倒是有底气,不怕。

    三长老捋着胡须,慢悠悠说,“如果,老夫治好天宁太子,你从此以后滚出医学界”

    这个这条件真是苛刻,韩芸汐不怕,面带微笑,欣然点了点头。

    三长老冷哼了声,又继续,“如果,你治好了天宁太子,你要老夫做什么,尽管说来”

    这

    三长老这个谈法和韩芸汐刚刚的谈法可完全是两码事了。

    她治好

    不管各自的诊断,只看结果,只要治好

    冷静下来的三长老老辣姜的一面终于显现出来

    对于韩芸汐来说,治好便等于解毒,这可是她的强项,然而,韩芸汐一听到这话,心却猛地咯噔了一下。

    坏了

    她百分百肯定龙天墨中毒了,可是解毒

    好吧,原谅她方才至今都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解毒,得有药

    哪怕她用寻穴施针,金针排毒,那还是得用解药的,否则这种这么大剂量的烈性毒根本排不干净。

    可是解药

    此时此刻,韩芸汐恨不得甩自己几巴掌,骨毒是全新的毒,解毒系统还没有配制出解药呢

    解毒系统里的那个毒池子要出一种新的毒药容易,可是要配制出解药却需要一定的时间,少则一两个月,多则一年半载。

    并不是韩芸汐疏忽了,而是她太习惯了,只要解毒系统诊断出的中毒,确定中了什么毒,那么就都可以解,即便没有储备毒药,也知道配方的,所以,她根本不需要多花心思去考虑,当她需要解药的时候,解毒系统就会提供。

    可是这一回韩芸汐栽了就栽在她自己最引以为豪的解毒系统上

    “如何,秦王妃”三长老等着答案呢。

    韩芸汐轻轻咬着唇,迟疑了,其实,迟疑也是没有用的,她很清楚。没有解药,暂时治好不了龙天墨的。

    而龙天墨中了这种毒,时间一旦拖久,结果只有一个,被白白疼死。

    “秦王妃,你这一趟来本是为会诊,诊断天宁太子的病症,也为了洗清误诊的罪名,不如这样,会诊就免了。让在场诸位做个证,三日为限,老夫让你先治疗,天宁太子之前的大腹,如今的疼痛,希望你都能解释清楚,给一个定论。”

    天

    这不仅仅要求治好,还要求把之前的“旧病复发”和如今的“病变”都弄清楚。

    医学院长老果然不是白当的,够狠,够厉害

    这种情况,韩芸汐该怎么办

    答应下来的话,她根本办不到;不答应的话,即便她不怕丢脸,三长老一样不会放过她,一样会不让她踏入医城半步,这事情传出去,她就成全天下的笑话了。

    韩芸汐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秦王妃,你觉得如何”看得出韩芸汐没有方才的底气,三长老步步紧逼。

    不仅三长老看着她,在场众人也都看着,等着,顾北月一下子就发现韩芸汐的异样。

    三长老,还有在场的人不了解她,可是他很了解,在他的认知中,只要韩芸汐确诊的毒,就没有她解不了的,此时此刻,她该神采奕奕,风华万千的,她在迟疑什么呢

    难不成,她是装的,想借机多坑三长老点什么呢

    就在三长老要催促的时候,韩芸汐开了口,“一切三长老说了算,只是有一点”

    没想到韩芸汐还是答应了,如果今日被冒犯的不是自己,三长老想他还是会欣赏这个丫头的。

    “有一点什么”他颇有兴致地问。

    “晚辈不习惯别人相让,何况,三长老是前辈,还是你先吧。”

    韩芸汐的态度很坚定,看是很有原则,其实她心里打着小算盘,她解不了毒,治不好龙天墨,然而,三长老连诊断都诊断不出来,怎么能治好呢

    这个赌局,谁先谁败。

    三长老眼底闪过一抹讥讽,他想,这个丫头片子一定是害怕了,今日他就要让她出尽洋相,好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老夫都还未出诊断,王妃娘娘就确诊天宁太子是中毒了,自然是你先。”三长老再次推让。

    “不成,没有前辈让晚辈的道理。”韩芸汐一本正经起来。 360搜索 .  天才小毒妃 更新快

    “在老夫这里就有,怎么,难不成你怕了”这下,轮到三长老取笑韩芸汐。

    韩芸汐正要反驳,这个时候一直插不上话的荣亲王终于抢到机会开口,“你们别争了,救人要紧,赶紧想办法让墨儿安静下来吧。”

    三长老和韩芸汐同时看过去,只见一旁,龙天墨早已痛不欲生,大汗淋漓得连被褥都湿透了。

    “救人要救,不如你们抓阄决定先后吧。”四长老开了口。

    韩芸汐可不乐意,抓阄这事情是百分之五十的风险呀,可惜,三长老点了头,她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怜心夫人很快就准备了两张纸条放在瓮中,分别写了“先”和“后”二字,送到三长老和韩芸汐面前。

    三长老先抓了一张纸条,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无奈之下拿了第二张,两人相视一眼,同时打开了字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