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最后的希望出现

关灯
护眼
    夜深人静,皓月当空,整个医城像是披了一层月光薄纱,一切都陷入沉睡。

    整个医城呈八卦形,医学院便在医城的中心,背靠医城最高的山,名曰莲花山。

    此山有五座山峰,犹如一朵即将绽放的莲花,每个山峰都异常险峻,上下唯有一条道,依崖凿出,犹如通天的悬梯,石阶极窄每次只能一人通过。

    在医宗和毒宗并存的时代,医学院前为医宗,后为毒宗,这座莲花山为毒宗所有。

    如今,整个医学院都是医宗的,就单单这莲花山无人敢入,被封为医学院禁地,老一辈人私底下称之为毒宗禁地。

    传说,莲花山常年毒气弥漫,飞禽走兽,甚至连草木都灭尽,是一座死山;

    传说,莲花山里满是毒宗冤魂,每每夜里,啼哭声此起彼伏;

    传说,当年毒宗留下的毒草库就在莲花山中,多年来,毒草疯狂的生长,整座山脉,遍地是毒。

    传说有真有假,但是,龙非夜可以确定的是,毒兽蛊鼠就被困在五座山峰中间的天坑里。

    夜入天坑,还是毒宗天坑,这简直是一件疯狂得不能再疯狂的事情。

    唐离一路劝说,龙非夜都无动于衷。

    此时,两人已经躲开医学院的重重把守,站在五莲峰中间的天坑边上。之前说好的探路只是探到这天坑边,而今夜,龙非夜不仅仅要闯入天坑,还要带走毒兽

    到了这里,一路念念叨叨的唐离终于认真了起来,“龙非夜,非得今夜不可吗”

    他们原本计划是等上几天,尾随医学院的人进去,待毒兽被下药昏迷之后再动手。

    龙非夜点了点头,从袖中取出了一副银丝手套,随手丢了一只给唐离。

    唐离接住一看,顿是傻眼了,“你来真的啊”

    这幅银丝手套是百毒不侵的宝贝,只要戴上这手套,触碰到任何毒都不会有事。

    唐离也算是和龙非夜从小玩到大的,却只见过这幅手套一次。

    龙非夜生母留了两样东西给他,一样是这银丝手套,另一样便是韩芸汐收着的毒水迷蝶梦。

    除非是生死关头,否则龙非夜绝不轻易拿出这手套的。

    “据药城王公的了解,底下地形复杂,如同迷宫,藏有百毒机关,你别大意。”龙非夜淡淡道。

    唐离直摇头,“龙非夜,现在去把韩芸汐找来,还来得及,放着那样的女人不用,你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吧”

    龙非夜没回答,径自带上银丝手套,末了,才淡淡道,“她不会武功累赘。”

    唐离探头看了天坑一眼,无奈叹息,“不会武功来这地儿也是挺危险的。”

    “走”

    龙非夜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纵身而下,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很快就没入夜色中。

    唐离立马收敛心思跟上,虽然一身胜雪的白,却也一样很快就被天坑的黑所吞噬掉

    就在龙非夜和唐离下天坑没多久,伴随着一阵清脆如铃铛的笑声,两道身影从周遭的密林里相继飞了出来。

    来者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顾七少和药城沐家的天才药剂师沐灵儿。看不出顾七少肩上的伤,他红衣奢华依旧,妖娆得如同一朵盛开在夜里的彼岸花;沐灵儿笑起来特古灵精怪,一双标志性的大眼睛似乎汇聚了全世界水之灵动,令人一眼难忘。

    这一回药城和医城联手药封毒兽,以沐家提供的药物为主,王谢二家为辅,沐灵儿不仅仅负责把药物送到医学院院长手中,而且要协助几位医师对毒兽用药。

    这是她接受的第一个家族级别的使命,此时,她本该把药送到院长手中的,只是,她却偷溜出来,见心上人顾七少。

    任性如她,早就厌倦了家族的束缚,家主的位置对于她来说并非诱惑,反倒是负担,能和七哥哥在一起,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事。

    “七哥哥,你偷毒兽做什么呢”

    至今,沐灵儿还弄不明白顾七少的目的,天下不少人都虎视眈眈着这头毒兽,可是他们并不知道,驾驭这头毒兽并不简单,搞不好的话会被反噬,会死得很惨很惨的。

    顾七少盯着黑得骇人的天坑看,迟迟没回答。

    “七哥哥,问你话呢”沐灵儿推了他一把。

    顾七少这才回神,笑道,“宰了炖汤,分你喝一口。”

    “就一口呀小气鬼”

    沐灵儿嘟起小嘴来,那娇滴滴的样子又可爱又娇美,可惜,顾七少心不在焉,他从袖中取出了一张地图来,借着月光认真琢磨着。

    沐灵儿眨巴着大眼睛,狡黠一笑,打趣地问,“听说你的心上人也在医城,你打算分她几口”

    上一回在客栈,七哥哥看韩芸汐的目光明显不一样,他还说他心里有人了,沐灵儿就耿耿于怀至今,她多么希望七哥哥是开玩笑的呀。

    原以为七哥哥不会回答她这么无聊的问题,谁知道,顾七少立马回头看来,笑得像只妖孽,“她要多少就给多少。”

    这话一出,沐灵儿原本的好心情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不高兴全写脸上,可惜,顾七少并没多关注,他琢磨着地图,也不知道径自念叨什么。

    沐灵儿自个生了半天的闷气,连连跺了几回脚,见顾七少还是没理睬,她都快哭了,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没耍脾气,没多久便主动凑过去。

    反正,即便她耍脾气,七哥哥也从来不会哄她,她自己没台阶下反倒尴尬。

    一见顾七少手里的地图,沐灵儿便惊了,“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偷的。”顾七少大方承认。

    据沐灵儿所知天坑里有百毒机关,这机关并不是医学院布下的,而是原来就有的,一不小心触及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医学院院长手里有天坑地图,按照地图走,便可以顺利抵达最底部的密室。

    “真的假的呀你怎么偷得到”沐灵儿凑得更近了,可是,她也没见过地图,无法分辨真假。

    “天下有你七哥哥办不到的事吗”顾七少乐呵呵反问。

    “没有”沐灵儿也笑了,其实她对这位七哥哥了解真心不多,可是,在她看来,一个人哪里有那么多东西可以了解的呢,在一起开心便好。

    顾七少心情似乎不错,说着大手一伸,揽了沐灵儿的香肩,“走吧,抓到毒兽多赏你一口汤喝。”

    就顾七少那表情,他们俩勾肩搭背的,怎么看怎么像兄妹,沐灵儿却跟吃了蜜一样甜,她想,如果七哥哥愿意带她浪迹江湖,自在逍遥,哪怕是抛弃沐家的所有,哪怕改名换姓,她都愿意

    很快,顾七少和沐灵儿的身影也没入了天坑那噬人的黑暗中。

    看似平静的天坑,其实早已危机四起,而此时,医学院同样是平静之下,风起云涌。

    韩芸汐找了顾北月一下午都没找着人,有人说看他出去了,却谁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晚上韩芸汐又找了一遍,还是不见人影,当她回自己屋时,却见洛醉山在门口来来回回踱步,像是有什么急事。

    “洛理事,怎么了”韩芸汐狐疑地问。

    洛醉山见了韩芸汐,竟像是见了救命稻草一样,“秦王妃,你总算回来了,大事不好了”

    “顾北月怎么了”韩芸汐吓到了,白天她问过洛醉山的。

    “七儿出事了,出大事了”洛醉山急得脸色煞白煞白的。

    七儿

    “顾七少”韩芸汐更加纳闷。

    “他他,唉你”洛醉山又着急,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是好。

    院长大人的天坑地图丢了,这一会儿医学院高层正在召开紧急会议,虽然消息没传出来,但以洛醉山的人脉还是打听得到的。

    别人不知道是地图是怎么丢的,洛醉山却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顾七少偷的,他百分百肯定顾七少这会儿一定在天坑里。

    如果顾七少不在医城,那还有可能是别人偷的,只要他在医城,就一定是他,错不了。

    他就知道这臭小子这一回回来不会有好事,没想到他居然是冲着毒兽来的。

    见洛醉山那语无伦次的样子,韩芸汐都急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顾七少偷了院长的地图,去毒宗禁地的天坑盗毒兽去了”洛醉山只能直说。

    在认识韩芸汐之前,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劝说得了顾七少,他想,如今能阻止他的,也就只有韩芸汐了。

    一定要在顾七少把毒兽弄出来之前拦住他,那臭小子对医城充满了怨恨,不回来则已,一回来,天晓得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呢。

    再说了,即便他有地图,要盗走毒兽,那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没有药城三大家族联手,连院长他们都很难制服那头毒兽。

    那臭小子简直是去卖命

    “天坑,毒兽”韩芸汐对此一无所知。

    然而,当洛醉山言简意赅的解释之后,韩芸汐瞬间就明白了顾七少那句玩笑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说让她等他到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是她和三长老赌约的最后期限。

    他知道她并没有解开龙天墨的骨毒,所以,他去偷毒兽,毒兽之血可以解百毒。

    “该死的家伙,也不带上我”韩芸汐虽然怨骂,可心底却暖暖的,顾七少待她的好,她怎么会不知道,怎么会没记在心上

    “走,带我去天坑”韩芸汐当机立断。

    “赶紧赶紧,指不定能拦住他。”洛醉山抱着最后的希望,希望他们赶到的时候,顾七少还没下天坑。

    万一顾七少下去了,那一切就完了,偷偷进入毒宗禁地已经是万不得已的,至于天坑,他不敢下,也没能耐下去。

    “走”

    韩芸汐眼底却掠过一抹势在必得的精芒,毒兽之血是龙天墨唯一的希望,也是她和顾北月最后的希望,她要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