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真正的欺人太甚

    龙非夜并没跟进去,他和周遭众人一样,视线聚焦在房门前,等着,微拢起的眉宇泄露了他心里的不安。

    那个女人一直在回避他,她就这样走进去了,她是什么意思她看不出来他是来救场的吗

    难不成她有把握救龙天墨了她哪来的解药

    无论如何,她都该给他一个眼神的,可是,她没有,像是无视了他的存在。

    被忽略的让龙非夜感觉非常不好

    “喂,韩芸汐这是干嘛呢”唐离也莫名其妙的。

    一开始他还以为韩芸汐会配合他们演戏到底,赌约就作罢了,把会诊丢给玺玉伯和洛醉山去争辩,可谁知道韩芸汐居然真去救人了,还走得那样自信。

    龙非夜没回答,眸光又深了三分。

    唐离也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试探地问“难不成是影族那人帮她找到毒兽之血了”

    唐离看似吊儿郎当,心思却深得很,很多时候他不问,并不代表他没瞧出来。

    刚刚韩芸汐出现的时候,龙非夜险些失控,他全看在眼中。

    这一回,龙非夜连养了多年的秘密军队都毫不犹豫调用出来,无疑是豁出去了。

    能让他瞬间冷静的,除了西秦皇族遗孤的消息,还会有其他吗

    影族之人那么护着韩芸汐,不为了毒兽,那就只能为了韩芸汐这个人了。

    唐离都问得这么直白,龙非夜依旧没反应,唐离看着他,一脸烦闷。

    “你的女人极有可能是西秦皇族遗孤”唐离索性将事情说得更直白一些。

    “嗯。”龙非夜终于应了一声。

    “然后呢怎么办”唐离一脸惆怅,韩芸汐的出现让他们原本的计划脱了轨,一而再改变,可如今影族的出现,那就不是改变计划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他迟疑了片刻,认真说,“至少把迷蝶梦先收回来,不能放她那”

    无奈,龙非夜就是不回答。

    唐离都不知道拿他怎么办,他只能安慰自己,幸好龙非夜见了那件白衣还能冷静,不至于陷得太深。

    只是,唐离也琢磨不透,龙非夜到底会如何处理韩芸汐。

    屋外一片等待,屋内一样是等待。

    韩芸汐坐在榻边,几位长老和两位理事,荣亲王都围着她,端木瑶站在另一边,视线不离韩芸汐的手,似乎想看出什么端倪。

    韩芸汐随便她看,她当然不会笨到当众取出毒兽之血,她早就将毒兽之血放入解毒系统,淬到金针上,只要一施针,毒兽之血便会渗入龙天墨的关节,她不仅仅淬了解药,还加了一些特效药物,这比直接服用解药效果还好。

    龙天墨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状态,他已经被疼痛折腾得只剩下半条命了,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周遭发生的一切,总之,他半睁的眼里映满了韩芸汐的影子。

    一室寂静,谁都没说话,韩芸汐也什么都不解释,她还是像上一次那样施针,将君亦邪身上大大小小每一处关节都排了毒,随后用了药。

    这个过程对于韩芸汐来说是辛苦的,对于周遭众人是漫长的。

    韩芸汐径自施针,别说被这六七个人围观,就是被全世界围观,她都可以专心致志,有条不紊。

    这一回,她不仅仅要龙天墨痊愈,还要龙天墨完全清醒过来

    三长老他们时而看着韩芸汐,时而面面相觑,就韩芸汐这手法看来和之前的治疗无差别,这怎么可以叫做复诊呢这分明是重新救治。

    三长老自己救不了龙天墨,多么希望赌约能取消,如今既然取消不了,他真恨不得揪出韩芸汐的短,和她打成平手,自己不至于太丢人。

    “秦王妃,你这是复诊”三长老开了口。

    韩芸汐埋头施针,随口反问,“不然呢”

    “你这是重新医治吧,三天前其实你也没解毒。”三长老猜测道

    韩芸汐眸光依旧沉敛,专注在龙天墨的关节上,她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回答得漫不经心,“施针解毒的复诊就是这样的,原来三长老不懂呀”

    “老夫本就不懂施针解毒”三长老气得立马回答。

    话一说出来才知道中了韩芸汐的道,可惜已经迟了。

    “既然三长老不懂,就别乱说了。”韩芸汐笑了。

    三长老都吃了瘪,还有谁敢开口玺玉伯和洛醉山一左一右站着,各怀心思,惴惴不安。

    端木瑶在一旁看着,一言不发地等着,不知道再想什么。

    “三长老,帮我瞧瞧太子爷的脸色。”

    韩芸汐突然开口,这时候专注在韩芸汐手上的众人才都朝龙天墨看去,这一看,众人便移不开目光了。

    还从来没有见过气色恢复得这么快的病人,龙天墨的脸色原本苍白如纸,不着一点血色,眼睛也半眯着,像是随时都可能闭上,可如今,竟是满脸红润。

    “回光返照”端木瑶忍不住出声。

    一般人看到这情况都会是这种反应,可是,在场多的是名医,就连品级最低的五长老怜心夫人也看得出来,这不是回光返照,这是气色恢复了。

    三长老一脸不可思议,他顾不上那么多箭步上前替龙天墨把脉,谁知,龙天墨原本虚弱的脉象竟突然便强了,和正常人无异样。

    “真恢复了”四长老连忙问。

    三长老虽然不愿意承认,却还是点了头,“恢复七八分了。”

    “这几处针收了,能恢复到九分。”韩芸汐淡淡道。

    “你怎么办到的”三长老特认真。

    谁知道韩芸汐收了针,亲自替龙天墨盖好被子,继续说,“太子殿下,最后一分得多休养补回来,回了天宁,切记多休息。你身上的毒都清了,放心吧。”

    原来,她是在跟龙天墨说话呢三长老轻咳了几声,好尴尬

    只见龙天墨缓缓睁开了半眯的眼睛,双眸因为湿润而显得有神,他看了她许久,才喃喃开口,“韩芸汐,又是你”

    是呀,又是她,她救他两次了,两次也都险些因为他而丢掉性命。

    “叫皇婶,没大没小”韩芸汐打趣地说,又替他掖了下被子,这才起身。

    龙天墨并不理睬周遭的事情,目光一直落在韩芸汐身上,可惜韩芸汐没空回应他。

    “三长老,毒都解了”

    韩芸汐话还未说完,端木瑶就急急打断,她就等这个时候,“三长老,请个毒师来检验,不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韩芸汐本就是这个意思,端木瑶这么着急,待会有得她后悔的。

    有了上一回的经验,三长老这一回学乖了,早就传了一个颇为厉害的毒医在旁屋侯着。

    只是看龙天墨那气色,他心中有数,知道是多此一举了。

    “罢了”三长老淡淡叹息。

    “不能这么算了,不验证难以服众,外头那么多人等着呢”端木瑶急急说。

    她就恨不得告诉大家骨毒的真相了,反正她知道韩芸汐是没有解药的,龙天墨能醒,一定是她做了手脚。

    “怎么,你这是代表外头所有人进来盯梢本王妃”韩芸汐冷冷问。

    “是又怎么样”端木瑶毫不客气地回答。

    “那待会就劳烦你把结果告诉大家。”韩芸汐很客气。

    “你放心”端木瑶自信满满的。

    外头确实很多人等着,三长老传了毒医过来,几位长老都失落落的,就端木瑶一脸期待地看着。

    龙天墨深深地看了端木瑶一眼,没多说话。

    毒医一检查完,端木瑶迫不及待问,“如何”

    “呵呵,秦王妃好厉害,这毒解得在下连中过毒的痕迹都找不到,佩服佩服”毒医那表情,那叫一个崇拜。

    “什么”端木瑶难以置信地摇头,“不可能,你明明没解药的”

    “瑶公主这么肯定,难不成毒是你下的”韩芸汐反问道。

    端木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立马否认,“我没有,我只是猜测而已。”

    韩芸汐懒得跟她争辩,收拾好东西,单肩背着医疗包,双臂环胸,认真道,“如今太子爷痊愈了,就劳烦瑶公主出去告诉大家一声呗。”

    这下,端木瑶彻底懵了

    她刚刚才在众人面前和韩芸汐争得面红耳赤,还被羞辱了一顿,如今再出去当众承认韩芸汐治好龙天墨,她的脸该往哪里搁啊她简直就是出去当笑料的

    只可惜,迟了

    “瑶公主,走吧,咱们一起出去。”韩芸汐亲自打开了门。

    门一开,外头所有视线全聚焦过来,韩芸汐特意让开道,“瑶公主,请吧。”

    看着外头黑压压一片人,尤其是龙非夜也在,端木瑶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逃走。

    她迟疑着没动。

    “怎么,瑶公主说话不算话,还是不敢出去”

    韩芸汐嘴角那一抹讥讽看得端木瑶特刺眼,她呕得突然闷哼了一声,险些吐出血来。

    什么叫做真正的欺人太甚了,这才是呀

    她若不出去,岂不让韩芸汐看得更低

    端木瑶握紧双手,走了出去,韩芸汐紧随其后,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她们身上。 嫂索天才小毒妃

    韩芸汐靠在门边,双臂环胸,端木瑶站在门中,低着头,迟迟开不了口。

    “瑶公主,情况如何”突然有人大声问。

    端木瑶长那么大就没那么窘迫过,险些嚎啕出声,她压着羞辱,恐惧,哽咽地说,“韩芸汐把人治好了。”

    声音太小了,就韩芸汐听得到。

    韩芸汐用脚尖踹了踹她,笑道,“听不到不算。”

    一贯骄傲的端木瑶此时就像是落水狗,她吸了吸鼻子,闭着眼大声喊,“韩芸汐把人治好了”

    给读者的话:第三更会晚,十点半之后,等不及的姐妹明天来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