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让七少失望的事

    在天坑中,食人鼠散去之后,顾七少立马就冲出来,他把沐灵儿直接抛到脑后了。

    他漫山遍野地找都没找到韩芸汐,无奈之下回医学院会诊堂却撞见了要离开的白衣男子。

    一见到白衣男子,顾七少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从昨夜一直追追到了现在。

    为掩护玺玉伯,负伤的白衣男子又一次被追上。

    “重伤毒兽在你手上”顾七少挑眉而问,

    他不知道韩芸汐那边的情况,见这家伙身上血迹斑斑,脸色苍白如纸,分明是负了重伤,玄金门打开之后他就消失了,会不会失踪的毒兽跟他有关系呢

    “如果有,你觉得你还能活着吗”

    白衣男子笑着,温和的性子使然,即便被顾七少追上了,也不见他急。

    “那你是怎么伤的”顾七少很好奇,能伤影族的人不简单,龙非夜都和他在一起了,君亦邪中了毒也办不到。

    “你我无冤无仇,何必如此纠缠”白衣男子淡淡问。

    这话一出,顾七少就冷笑起来,“呵呵,谁说无冤无仇的”

    如果不是拿了假地图,他和沐灵儿早就抵达密室了,就不会掉到蛇窟里,他一不怕中毒二不怕蛇咬,却还得在沐灵儿面前做戏。

    “天坑的地图是你偷的”顾七少冷声质问。

    白衣男子平静地摇头,“我没偷。”

    “就是你”顾七少很肯定,没有地图他哪能带路带得那么顺利

    白衣男子还是摇头,“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烧掉了,确实没偷。”

    顾七少先是一愣,随即爆火,“你”

    惯于用剑的他并没有拔剑,而是冲白衣男子弹出了一颗种子。

    “你找死”

    除了韩芸汐,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言语上这么戏弄过呢,这个家伙居然在消遣他,简直可恶

    白衣男子没料到到顾七少还会这种暗器之术,他并没有来得及闪躲,被那颗种子射中肩膀。

    疼痛立马传来,这种疼像是有东西在他往他血肉里钻入。

    难不成这颗种子有毒

    他拥有蛊术秘籍,却不懂毒,不会蛊。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这颗种子并没有毒,因为,种子竟以他的血肉为土,一下子破土发芽,长出一颗不知名的嫩芽。

    “驭花术”

    白衣男子心惊,没想到竟是这种奇术,怪不得他会这么疼,嫩芽的根正往他血肉深处钻去呢

    这颗嫩芽看似小,却很快会吸收他一身的精血,迅速长大,占据他整个身体,一旦这颗植物开出花朵来,那便意味着他的身体已经沦为育花肥料了。

    白衣男子毫不犹豫,抽出小刀刺入肩胛,硬生生将芽苗连根拔起,整个肩膀一时血流不止。

    这种做法虽然残忍,却是对付驭花术的唯一办法。

    “有点见识”

    顾七少颇为欣赏,却随即又弹出第二颗种子,这一回,白衣男子顺利地躲开了。

    “没想到你竟如此深藏不露。”白衣男子认真了。

    “知道这件事对你没好处”顾七少站在树上,红衣翻扬,妖冶、张狂中多了一抹戾气。

    他确实藏得很深,如果不是盛怒,如果不是万非得以,他鲜少会露出真本事。

    白衣男子不明白,以顾七少这种肆意妄为,无法无天的性子,怎么能耐得住性子,如此深藏不露呢

    他并没有跟顾七少多纠缠,转身就逃,负伤在身斗不过顾七少,但是,轻功底子好的他还是逃得过的。

    “有种站住”顾七少立马追上。

    然而,白衣男子却一句话让顾七少戛然止步了,他说,“与其追我,不如去会诊堂关心关心芸汐姑娘的处境。”

    愤怒中的顾七少瞬间愣了,就连说法的语气也变了,露出了难以掩藏的惊喜,“韩芸汐她回去了”

    白衣男子笑而不语,趁着这机会逃远了。

    喜欢一个人,阴天可以瞬间变晴天,顾七少没有再追,转身飞快地往医学院方向赶。

    韩芸汐在会诊堂,是不是她从君亦邪手里逃了,还是有人救了她

    她没有找到毒兽的血,在会诊堂那边是要被欺负的,他可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白衣男子其实没有逃远,直到顾七少的背影消失不见,他才凭空出现在树下,喃喃自语,“顾七少呵呵果然是你”

    顾七少回到医学院会诊堂的时候,会诊堂早就人去楼空,顾七少立马奔向韩芸汐的房间,却没见韩芸汐,反而见洛醉山坐在里头等着。

    “人呢”顾七少急急问。

    洛醉山来这里等就是料定了顾七少会来,他将会诊堂发生的事情都告诉顾七少,话都还未说完,顾七少好奇了,“她怎么解毒的”

    “什么”洛醉山不懂。

    在他看来,韩芸汐只是去复查而已,毒不是早就解了吗

    顾七少避开了话题,这一趟天坑之行虽然没有逮到毒兽,却让他知道了韩芸汐和唐门并没有什么关系。

    龙非夜和唐门有什么牵连,跟他没半毛钱关系,他只关心韩芸汐的身世。

    不得不说,这个结果让他很失望。

    如果韩芸汐是唐门的人,那必定不是他一直要寻找的毒女,他也可以放心了。

    可惜,排除掉唐门,毒丫头的来头又成了迷,就只有天心夫人一条线索。

    “所以,她跟龙非夜走了”顾七少岔开话题。

    “估计是吧。”洛醉山哪知道那么多呀,他过来的时候韩芸汐和龙非夜全都不在。

    事情结束了,人家夫妻俩当然要走。

    “你确定她没事”顾七少又问。

    洛醉山很肯定,就韩芸汐在现场教训端木瑶那架势看,那丫头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那都是棒棒哒。

    顾七少这才放心,笑得比阳光还灿烂,“没事就好,就好”

    天晓得他有多担心,虽然平素和韩芸汐就没个正经,一直就没认真过,但真出事了,他还真嬉笑不起来。

    顾七少正要走,洛醉山却拉住,“七儿,玺玉伯那厮又哪里学来的蛊术”

    洛醉山早就想问了,可惜顾七少这家伙神出鬼没的,就没一次能好好说话。

    玺玉伯确实可疑,君亦邪的蛊术也是令人好奇的,可是顾七少却全然不放心上,他仇恨的是医学院,他惟恐医学院不乱,只恨这一回没能在公开会诊上把蛊术的事抖出来。

    “七儿,蛊术都失传那么多年了”

    洛醉山的话还未说完,顾七少就挥了挥手,大步出门了。

    洛醉山又气又急,大步追出,这小子就不能好好跟他说个话吗他专程来这里等他,还有另一件事呢

    “七儿,刚从长老会那边过来,听说沐家小姐失踪了,说好最迟昨日就该到的,至今没消息”

    洛醉山不说,顾七少还真会把那个丫头忘掉,然而,一想起来,他便缓缓眯起了双眸,一脸危险气息,“人呢”

    那个臭丫头居然恩将仇报把毒丫头推出喂老鼠,啧啧啧,他果然是小看了她了。

    “我哪里知晓”洛醉山忍不住翻白眼,这个问题应该是他来问的吧。

    人呢

    人不是一直跟着他的吗

    “找”顾七少非常果断。

    洛醉山还以为这家伙良心发现了知道要对人家一个小姑娘的安危负责了,谁知道,顾七少第二句话竟是,“臭丫头,最好别让我找到”

    敢伤他的毒丫头,哪怕是沐家的人,他也绝不轻饶

    顾七少大步流星出门,留洛醉山一脸迷茫,沐灵儿哪里招惹他了吗

    沐灵儿那么喜欢他,顺着他,怎么就把他惹急了

    龙非夜和唐离已经走了,龙天墨和荣亲王也准备启程回国,所有人也都以为韩芸汐走了,可是,此时她还窝在顾北月房间里发呆。

    “王妃娘娘,殿下有令,让属下护送你回天宁。”

    护卫的敲门声打断了韩芸汐的思绪,她无精打采的,只随口回了一句,“退下吧,我自己会回去。”

    “王妃娘娘,这是殿下的命令。”护卫不敢走。

    谁知,韩芸汐却突然怒声,“怎么,他的话是命令,本王妃的话就不是命令了吗”

    护卫吓坏了,脸色铁青铁青的,虽然迟疑,却终究不敢再说话。

    可是,韩芸汐竟然开门出来,冷冷地瞪他,“殿下不回去吗”

    “殿下和唐离少主先走了。”护卫傻乎乎的回答。

    “哦。”韩芸汐淡淡应了一声,没多问。

    “王妃娘娘,你还是跟属下回去吧,别让属下” ~半♣浮生:

    护卫还未劝完,韩芸汐就发飙了,“滚”

    “是是,属下遵命。”

    护卫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都说这女主子脾气好,他怎么就不觉得呢

    他想,还是赶紧禀殿下去吧。

    韩芸汐回屋来,“啪”一声关上房门,她真心讨厌这种监视。

    她不想回天宁,可是,此时也不知道想去哪里,原本不想在医学院待的,如今有了三长老罩着,倒是有些想多住几日了。

    韩芸汐正发愣着,医疗包里突然传来“噗”的声响,她连忙打开,却见小松鼠已经打开了迷迭香的盖子,正准备往嘴巴里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