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在犹豫之前

    龙非夜当然是怀疑的

    见韩芸汐眼底的坦荡,再听到她那样问,他非但没有释怀,眼底的复杂之色又浓了好几分。

    这家伙满腹心事的样子,韩芸汐还是第一次见到。

    韩芸汐可没什么复兴皇族的野心,何况,龙非夜也不是天宁的皇,如果她真的是,对于他并不会构成什么威胁,或许,还会是他的助力。

    她以为龙非夜会很有兴趣,谁知道龙非夜只是淡淡说,“或者他就是冲着毒兽来的。”

    “依我看不像。”韩芸汐认真说。

    然而,龙非夜似乎不怎么想继续这个话题,他避开了,淡淡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带小东西来吃吃吃,顺带也为了迷蝶梦。

    “找几样药草。”韩芸汐淡淡回答。

    “找到了吗”龙非夜再问。

    “嗯。”韩芸汐点了点头。

    仿佛之前的争吵不曾发生过,两人对答自然,不知不觉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韩芸汐先开了口,“那位茹姨是”

    没想到龙非夜并没有隐瞒,直接就回答,“我母亲的妹妹。”

    原来真是亲姨呀,怪不得敢出口教训龙非夜了。

    “也是唐门的人喽”韩芸汐再问。

    “二当家,唐离的父亲是门主。”龙非夜淡淡回答。

    “你父亲也是唐门的人”韩芸汐又问。

    这一回,龙非夜眼底闪躲了一丝迟疑,可惜韩芸汐没看到。

    龙非夜点了头,“是。”

    韩芸汐竟就这样信了,她想这就对了,唐门女不外嫁嘛。

    这家伙今日是心情好,还是怎么了,居然逢问必答了。

    他们之间,真的很少很少这么心平气和地聊几句。

    韩芸汐抓住这个机会,又抛出了好几个问题,龙非夜虽然惜字如金,但竟也都一一回答她。

    “迷蝶梦是毒宗的东西”

    “嗯。

    “迷蝶梦和唐门毒术有关系吧”

    “嗯。”

    “唐门毒术的没落,不会和医学院毒宗被灭有关吧”

    “有点。”

    “你想得到毒宗的势力重兴唐门毒术”

    “嗯。”

    韩芸汐问着问着,毫无预兆就抛出了一个和之前的问题毫不相干的问题,她仰着头看他,双眸还是那样澄澈坦荡,她问,“龙非夜,你为什么救端木瑶”

    龙非夜始料未及,看着她,都不自觉停下了脚步。

    “嗯”韩芸汐看入他的眼睛,仿佛要将他看穿。

    龙非夜也看着她,嘴角紧紧抿着,像是在犹豫什么,韩芸汐没有催促他回答,她等。

    因为吵架而没有回答的问题,她现在都答了,关于端木瑶,他是不是该给她一个解释了呢

    就算不解释,至少也得给句话,回答一下她的问题吧。

    四目相对,只可惜,直到茹姨追上来了,龙非夜都还是沉默着。

    没有解释,连敷衍性的回答都没有。

    茹姨一过来见到他们这幅样子,便催促了,“还不走”

    龙非夜终究是没给答案,避开了韩芸汐的视线,继续往前。

    韩芸汐也没有再问,她看着被他十指相扣的手,她没有挣脱,只是唇畔泛起一抹冷笑。

    龙非夜,你说是我招惹你,可是,我们之间,到底是谁招惹谁多一点呢

    离开了密道,外头是个大晴天,午后的山林很安静,他们很幸运地避开了百虫夜行的夜晚。

    韩芸汐并没有找顾北月他们,小东西救了顾七少,他俩应该是安全吧,或者已经离开这里了。

    她不动声色,任由龙非夜带回客栈,还是原来那家客栈,天字一号房。

    茹姨跟着进门,到处审视,也不知道审什么呢,到处看了一遍之后,她淡淡道,“夜儿,你跟我过来一下。”

    韩芸汐看得出来这是在避开她,她主动道,“我回医学院去了。”

    “不必,明儿一早跟本王回天宁。”龙非夜霸道地告知。

    “我还有事情。”韩芸汐语气特平静,从认识这家伙开始,她就没这么平静地跟他说过话。

    “什么事”龙非夜追问道。

    “收拾行礼,我的东西还都在那。”韩芸汐淡淡回答,她要办的事多着呢

    “待会让下人过去收拾,你先休息吧。”龙非夜迟疑了下,又补充了一句,“我就在隔壁。”

    韩芸汐才不管他在哪里,她一脸认真,“我的东西喜欢自己收,还有很多药材,下人不懂的。”

    龙非夜正想跟她走一趟,隔壁却突然传来唐离痛苦的叫声,龙非夜不由得蹙眉看向茹姨。

    “我在隔壁等你。”茹姨笑着,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来人,护送王妃去趟医学院,快去快回”龙非夜暂时顾不上韩芸汐,急急追茹姨的背影出去。

    很快,唐离的惨叫声又起,像是被虐得不轻

    韩芸汐纳闷不已,这情况看来唐离貌似被茹姨怎么着了。

    当然,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理睬这些关系了,她意味深长地看向侍卫,“你要跟我去医学院”

    这侍从正是之前被韩芸汐凶过的,他胆战心惊地点头,“属下护送娘娘过去。”

    “嗯,那就有劳了。”韩芸汐很客气。

    侍从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呢,韩芸汐的手就迎面伸到他面前,那动作好像要撅他的下巴调戏。

    侍卫吓坏了,连连后退,“王妃娘娘,别”

    “别什么呀”韩芸汐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侍卫便双眼翻白,靠着背后的墙缓缓倒了下去。

    对没有防备的人下迷药,这对于韩芸汐来说易如反掌。

    她取出迷蝶梦放在桌上,在隔壁不断传来的惨叫声中,大步离开了

    隔壁房间里,唐离被五花大绑在床上,至今已经整整四天了。

    他饿得前胸贴后背,但是,这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非常想上茅房,已经忍到极限了

    “茹姨,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就放了我吧”

    “龙非夜就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你直接问他就好,你折腾我做什么”

    “茹姨,你再不放开我,我回去一定跟我娘告状”

    “啊我忍不住了”

    任由唐离叫嚣,惨叫,茹姨气定神闲地坐在床边,笑道,“你说那丫头毒术一般般”

    唐离眼角余光朝站在一旁的龙非夜看去,迟迟不敢回答。

    他原本要跟龙非夜一起去毒草库的,可谁知道,龙非夜发神经又提早去了,留他在客栈里睡过头就被茹姨逮个正着。

    茹姨一来就把他绑起来审问韩芸汐的事,他简直把韩芸汐贬成了一个祸水。

    “你说她娇气蛮横,爱耍小女子脾气”茹姨再问。

    唐离嘴角抽搐着,都忘了内急,没说话。

    “你说她是祸水,迷得夜儿神魂颠倒夜儿把迷蝶梦都给她了”茹姨又问。

    唐离很想看一看龙非夜此时的表情,可惜,他不敢。

    “你还说她水性杨花,跟不少男人有勾搭”

    茹姨笑了,唐离却险些哭出来,因为龙非夜已经走到他面前,那张英俊的脸上乌云密布,阴沉沉地骇人

    他缓缓倾身逼下,俊得人神共愤的冷脸差一点点就贴上唐离的脸了,他一字一字问,“你还说了什么”

    唐离背后冷汗直直流淌,双唇紧紧抿着,不敢开口。

    龙非夜越逼越近,侧头贴着他的耳朵低声,“影族的事”

    话还未说完,唐离便立马否定,“没有”

    就是因为影族的事情,他才会在茹姨面前中伤韩芸汐。

    如果韩芸汐真的是影族要守护之人,那就注定了韩芸汐和他们永远势不两立,龙非夜必须舍弃这个女人。

    那日,在医学院,他亲眼所见龙非夜的反常,他险些就要了韩芸汐,但是,面对那件白衣,他终究是冷静了下来,面对韩芸汐的质问,他终究没有解释端木瑶的事。

    唐离知道,对于韩芸汐,龙非夜还是犹豫的。

    自小一起长大,他很清楚龙非夜是那种不会轻易拿起,但是一旦拿起就绝对不会放下之人,他一定要了,就绝对不会抛弃。

    他必须抢在龙非夜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阻止一切发生。

    而茹姨,来得正是时候。

    当然,他并没有捅出影族的时候,否则,以茹姨宁可杀错不错过的性子,韩芸汐必死无疑

    见龙非夜和唐离在耳语,茹姨不乐意了,她笑道,“你们兄弟俩有什么悄悄话,不能让我知道的”

    龙非夜没回答,唐离当然也不敢回答。

    “难不成是韩芸汐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茹姨故作玩笑地问。

    这时候,龙非夜才起身,他也没回答茹姨,亲自要替唐离松绑。 ~ .. 更新快

    茹姨一手伸来,狠狠按在唐离身上,冷声,“急什么”

    “他要憋坏了,你陪舅妈一个儿子吗”龙非夜淡淡问。

    唐离的母亲,也就是唐门的门主夫人那可是出了名的宠儿子,否则唐离能离家出走那么久

    若是以往,茹姨都会让步的,作为姑姐,她还是颇为忌惮那位弟媳的,可是,这一回她没有,这三四天来,夜儿对韩芸汐的好,她全看在眼中,这件事不是小事。

    她承认韩芸汐有资格留在夜儿身旁,可是,她的来头必定要调查清楚。

    “唐离,韩芸汐的毒术是哪学的”茹姨问的是唐离,可冰冷的目光却看着龙非夜。

    给读者的话:今天只能一更了,第二更明天下午6点左右补给大家,么么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