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小东西干大事

    就在小东西埋着脑袋,蹑手蹑脚,一步一步往药材会所的大门口努力爬时,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声,“有老鼠有老鼠”

    幸好小东西听不懂人话,否则它一定继续默默地往前爬的,老鼠什么的分明不是在说它嘛。

    一听到叫声,小东西立马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大汉脱了鞋拿手上正冲它拍过来

    小东西立马灵活躲开,这时候,那大汉才看清楚,“不是老鼠,是只松鼠”

    后面的人正在脱鞋,一边回应,“不管松鼠还是老鼠,总之不允许鼠类进入”

    不管是高级的药材会所,还是那些买卖便宜货的小药材市场,最忌讳的两样东西,一个是虫,一个就是鼠了。

    这两样东西是最能吃毁药材的,如果是拿来用的,被啃噬掉一些还不打紧,拿来卖的话,轻则掉价,重则卖不出去。

    所以,有药材的地方,都会防鼠防虫。

    任由背后那人叫喊,大汉并没有动手,而是盯着小东西看,小东西情急之下躲到墙脚,被大汉堵着,也正盯着大汉看。

    “这松鼠是白色的,个头好小,可不像是幼仔呀”大汉一句话道出了小东西和其他松鼠的区别。

    “你没看错吧,松鼠怎么会有白色的”

    背后那年轻小伙追来,一见了小东西就立马推翻了自己前一秒说的话,“还真是松鼠。”

    “先抓起来再说。”大汉一个眼神,示意小伙围攻。

    于是两人一走一右,都一手包围,一手拿鞋,围攻小东西。

    小东西那黑溜溜的眼珠子不停转动着,突然在两个门卫围攻之前直接给冲天跳了起来。

    两人第一反应就是扑上来抓,可惜小东西双脚往墙上一借力,竟给弹出去落在门槛上,让他们俩给撞到了一起。

    “哎呦”

    两人撞得那个疼呀见小东西这么能弹跳,都纳闷着。

    “这小玩意有点意思”

    “抓了再说,让它跑进去就麻烦了。”

    小东西玩得不亦乐乎,都忘了自己已经暴露了,它在门槛上蹲坐下来,挑衅一般“吱吱”直叫。

    大汉和小伙皆惊,不过也顾不上那么多,又齐刷刷扑过来,一边扑还一边大喊,“来人,有鼠类闯入,拦住它”

    眼看他们就要扑下来了,小东西才又跳起,耍得两个守卫在门口扑倒成一团。

    “吱吱吱吱”

    小东西从高空直线坠落,就落在大汉脑袋上,又蹦跶到小伙身上,自娱自乐,好不开心。

    好久好久没那么玩过了,想当初旧主人还在的时候,它天天都是这么蹦跶来,蹦跶去的。

    如今,毒宗灭了,旧主人没了,它好不容易才等到新主人,只能乖乖躲着,它知道天下很多人想得到它,所以,它不能害了新主人。

    小东西就是这么容易伤感的孩子,思及此,它蹦跶着蹦跶着,就停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大汉脸上,歪着脑袋,一脸忧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药材会所里不少人都围了出来,见了小东西这模样,一个个全都吃惊着。

    “就没见过白色松鼠”

    “好小呀,太可爱了。”

    “这松鼠卖吗你们抓到就卖给我吧”

    议论声中,小东西还沉浸在往事中,全然不知大汉正伸手要抓它,更不知道几个守卫已经拿着捕鼠网将它团团包围起来,正伺机而动。

    很快,带头人打了个下手的动作,一时间,两张大网从小东西当头盖下来

    “吱”

    小东西尖叫一声,想要逃却已经来不及了,守卫一收网,便将小东西束缚在网袋中,提着。

    这下周遭众人全围过来,近距离看,将小东西看得更清楚。

    “哎呦,太可爱了,这哪里来的呀”

    “松鼠没这个品种吧是不是有人养了染色的”

    “多少钱要卖,开个价吧”

    “我买我买,多少钱都买”

    能到这里买药材的全都是有钱的主儿,一掷千金都不会眨一下眼。

    在他们的世界里,就怕没东西买,不怕没钱买。

    难得见到这么特殊的松鼠,大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竟然争了起来。

    小东西并不害怕,它要逃走其实很容易的,它瞪大眼睛瞅着围观它的人们,它看不明白这帮人争得面红耳赤的是为什么。

    几个守卫见这情形,相互使眼了个眼色,其中一人便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不如这样,大家来竞个价,高价者得之。”

    反正是大家合力在门口抓到的,也不算是药材会所的东西,趁着还没惊动执事,赶紧坑这些有钱人一把吧

    小东西见大家突然安静下来,贼溜溜的黑眼睛转来转去,一脸纳闷,这又是怎么了

    “我出一千两”有人迫不及待出价。

    “翻倍”

    “三千”

    “呵呵,一万”

    才一会儿,居然竞价到一万,一万两在药材会所里就能淘到很高档的药材了。

    众人停了一会儿,不少人都迟疑了,几个守卫眉来眼去的,一个个都在心里乐开了花

    一万两是他们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哪怕几个人分了,也能分不少。

    别说买酒喝了,就连养家的钱也全有了。

    为首的大汉迫不及待喊,“一万两,还有没有人出价”

    谁知道,一个女子突然大喊,“两万两”

    两万两

    一时间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不少人惊了,而守卫们大多傻了眼。

    两万两呀

    别说这辈子了,就算下辈子也不用愁了

    循声看去,只见这女子年纪轻轻,面容姣好,一袭白衣,背上背着长长的东西,裹着红布,像是弓,又像是剑。

    面对众人的注视,白衣女子并不紧张,她一脸冰冷,眼神孤傲,简直就是个冷美人。

    小东西见众人都看着冷美人,它也跟着看过去,这一看,它整只鼠就都不好了

    是她,在毒草库里要对主人放箭的那个冷美人。

    完蛋了,被她撞见了,主人会不会生气

    不对不对,她并不认识它,主子也不会知道的。

    思及此,小东西就安心了,它又默默地看着,不知道这个冷美人想干什么。

    迟迟都没有人再出价,两万两确实高了,有钱人可并非都是钱多人傻的呀,毕竟这只是玩物而已。

    白衣女子扫视了一圈,见没人再加价,而守卫们都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了。

    白衣女子一手掏出了两张银票,一手朝守卫伸来,冷冷道,“既然没人加价,我就买下了。”

    这时候,一直默默看着一切的小东西突然眯起了双眸,盯着那银票看。

    原来如此啊

    这帮人原来是要买它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种事情,它要是看不明白,它就白活了

    小东西好生气,难道它就值两张银票那么点吗

    此时,守卫正将捕鼠袋交给楚清歌,愤怒的小东西毫无预兆就给跳了起来,力道之大,直接撞开守卫和楚清歌的手,还顺带在楚清歌手上抓了两道血痕。

    “啊”楚清歌始料未及,大叫起来。

    守卫也吓着了,一时间慌乱,拿在手里的银票都给掉了。

    小东西就跳到地上,撕了两张银票,又立马跳到守卫头上,它气的小胸脯剧烈起伏着,这帮人简直欺鼠太甚了

    它也不逃,而是当着众人的面从嘴里硬生生吐出了一张金卡来

    一时间,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就连楚清歌也愣了,忘了自己手上的伤。

    这么小的嘴居然能吐出那么大的金卡,这小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呀

    小东西叼着金卡冲楚清歌示威,两爪子不停挥动示意要抓她,这个坏女人区区两万两就想买它,也不看看它手里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云空大陆最高等级的金卡,额度无上限的金卡,据说数百年来整个云空大陆能拥有这类金卡的人,十个手指头就数得过来了。

    楚清歌看着地上被撕掉的银票,又看小东西那挑衅的动作,她都顾不上呼气,一肚子火全都上来了。

    本就心情不好,打算来药材会所花钱开心开心的,没想到被一只小畜生这么鄙视,不宰了它,实在难消心头气

    “找死”

    她眸光一愣,向小东西伸出毒手,然而,这时候守卫却全都围过来,拦住了她。

    “姑娘息怒息怒”

    “姑娘,不可不可,这小东西是有人落下的”

    守卫们再贪财,看到那样的金卡也都不敢放肆了。

    如今云空大陆能拥有那类金卡的人少之又少,而来药材会所消费过的也就那么几位,全都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呀。

    不管这只小东西是什么玩意,它必定是跟着主人来自己跑丢的,万一死在这里,别说他们,就是药材会所的老板,会长大人都难跟人家交待了

    楚清歌自然也是认得那张金卡的,只是,气头上的她才不管金卡是谁的。

    她又掏出两张银票来甩开守卫,冷冷道,“这东西已经是本姑娘的了,本姑娘要它死它就得死”  .{.

    然而,这时候背后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楚姑娘,与其拿一只松鼠出气,还不如让它的主人出来给你赔个不是。”

    楚清歌回头看去,只见来者相貌斯文,风度翩翩,正是药材会所的左执事,药城王家的三少爷王若辰。

    别人不认识楚清歌,王易辰可是认识的,他爱慕她已久可惜一直没机会示好呢。

    楚清歌对王若辰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冷冷道,“你怎么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王若辰笑呵呵道,“金卡的主人就是它的主人,你将那张卡取来我瞧瞧便知。”

    这药材会所是王家产业,王若辰身为药材会所的左执事,管的是药材会所的账,只要在这里用过的金卡,他就认得出是谁的。

    给读者的话:添加沫的微信号:jie2015,回复1,可看小剧场剧透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