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冷王也有心暖时

关灯
护眼
    继续

    众目睽睽之下就是这样霸道

    韩芸汐刚刚才能呼吸点新鲜空气,很快就又被某人霸道的男性气息所占据。

    他来得太突然来,这个吻也来得太突然了,她都无法思考,整个脑袋一片空白。

    这第二次吻,虽然不像刚刚那样凶猛,然而力道并没有减弱,依旧那样激烈、热情,不停地加深,似乎怎么拥有都不够。

    龙非夜一手握长剑,长剑落地,一手揽着韩芸汐的腰,左手是刀光剑影的厮杀,右手是霸王情长的亲吻,于重重杀手包围中,这个姿势简直帅呆了

    可是,沐英东实在看不下去。

    龙非夜简直欺人太甚,擅闯到他沐家来不说,杀他的杀手不说,居然用这种方式鄙视他沐家的防守能力,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来人啊,把所有守卫全都调派过来,秦王殿下想在这里亲热,老夫就让他亲热个够”

    沐英东这么大声吼,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到,当然包括龙非夜了。

    可是,龙非夜却还是专心致志在继续那个吻,不知不觉中越吻越温柔,越吻越放不开。

    总之,他没空理睬沐英东。

    很快,一大片守卫都被调派过来,将整座竹楼外围包围得水泄不通,一支弓箭手在最前面列开,全都拉满弓,等待沐英东下令。

    面对龙非夜的不理睬,沐英东都气快疯了,他见过狂傲的人,还没见过龙非夜这么傲的

    “来人,给我瞄准韩芸汐”

    沐英东不笨,看得出龙非夜的弱点,他并非威胁龙非夜,而是真有杀意。

    他眯着精明老辣的小眼睛,抬起手来,即将下射杀令,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非夜放开了韩芸汐。

    唇一被放开,韩芸汐小脸愠怒着,正要开口,谁知,龙非夜的大手立马拢住她的后脑勺将她压到怀中,护着。

    他冰凉凉的视线扫过周遭的弓箭手,朝沐英东看去,沐英东竟然莫名的心怯,只是,他并不承认。

    他这辈子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堂堂沐家之主,难不成就怕了区区一个天宁王

    他不相信,“来人,给我”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强势地打断了,他说,“沐英东,今夜,你敢放一箭,本王赏你女儿十箭”

    这话一出,沐英东顿时心惊肉跳,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那抬起的手僵在半空中,怎么都不敢放下。

    他女儿

    龙非夜说的除了沐灵儿还会有谁。

    那是沐英东最在意的女儿,沐家的天才药剂师,沐家的希望,沐家称霸药城的最大筹码。

    医城一行,他有意让灵儿去崭露头角,积累人脉,可谁知道灵儿却半路突然失踪了,至今都没有找着人。

    他为了这件事,都已经整整五天没睡着觉了。

    “龙非夜,我沐家跟你无冤无仇,你劫持我女儿是什么意思”沐英东愤怒地质问。

    如果不是今晚上撞见韩芸汐来,他确实跟秦王府没有太多交集,至于君亦邪和龙非夜之间的恩怨,那是君亦邪自己的事。

    “无冤无仇沐灵儿险些害了本王王妃的性命,这叫无冤无仇”龙非夜冷哼。

    韩芸汐埋头在他怀中,这才发现那天在天坑里发生的事情,原来这家伙是知道的,沐灵儿原来被他扣下了。

    他是要为她报仇吗

    那端木瑶呢

    韩芸汐已经纠结太多次了,这一回,她选择缄默,她任由他拥着,靠在他硬实的胸膛上,心平气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

    “灵儿不可能伤人,她和韩芸汐并不相识,你别血口喷人。”沐英东笃定地说,灵儿那丫头什么性子他最了解,虽然有些时候任性了一点,但是心是善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伤人呢

    “信不信随你。”

    龙非夜很忙,没空在这里多废话,他余光瞥了昏倒在一旁的哑婆婆一眼,低声问韩芸汐,“你想带她走”

    “是。”韩芸汐只淡淡应了一声。

    “好。”

    龙非夜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并不像对沐英东那么冰冷,给人一种有求必应的体贴感,只可惜韩芸汐并没注意道。

    她垂着双眼,也不知道想什么呢。

    “楚西风,把人带走。”

    龙非夜一声命令,以楚西风为首的一批暗卫便从四面八方飞来。

    事实证明,龙非夜是有备而来的,他追着小东西到这里,看到了韩芸汐和顾七少,也立马察觉到周遭有埋伏。

    他马上就让楚西风调派人手过来,至于小东西跑哪去了,他就再没有兴趣了。

    沐英东因为沐灵儿的事已经不敢轻举妄动,又看到龙非夜的暗卫出动,更加不敢再动手。

    一口气闷在他心口上,好堵

    “龙非夜,人可以带走,你们也可以走,但请把灵儿交出来。”沐英东的语气明显软下来了。

    “本王不是来跟你交易的。”龙非夜寸步不让,一个冰冷的眼神,楚西风就朝哑婆婆走了去。

    并非龙非夜蛮横,而是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你弱了三分,就意味着别人会强三分。

    致命的弱点被龙非夜掌控在手上,沐英东有拦的心,却没有拦的力,“龙非夜,你到底怎样才能放了灵儿”

    龙非夜回以轻哼,带着韩芸汐转身就走,而楚西风也同时把哑婆婆带走了。

    沐英东追了几步,大喊,“龙非夜,你要敢动灵儿一根寒毛,我沐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只可惜,龙非夜头都没回。

    沐英东又愤怒又着急,他紧紧握住拳头,来来回回踱步,无论用什么办法,哪怕是求他都得把灵儿救回来。

    他思来想去,最后视线落在竹屋门口,喃喃自语,“沐心韩芸汐”

    杀手散去,沐英东也离开,谁都没注意到林子里一道红影追着龙非夜他们消失的方向去。

    韩芸汐被龙非夜带着离开沐家之后,便不再保持沉默,而是猛烈地挣扎。

    “顾七少带你离开药城的”他冷冷质问。

    “你,放手迷蝶梦已经还给你了,我很早就说清楚了,你我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干。我什么都不欠你”

    韩芸汐的声音更冷,提起顾七少她的火气比龙非夜还大,那家伙在客栈还风情万种地说除非他死,否则绝对不会丢下她的这才几个时辰,居然就那样走了。

    果然,他的话只能当玩笑听听算了。

    “龙非夜,我嫁给你一是因为皇命,二是为了保住这条小命,我不欠你什么你若介意秦王妃这个名字,我保证改名换姓,永远消失在天宁国你就当秦王妃死了”

    韩芸汐直逼龙非夜的眼睛,句句字字说得清清楚楚。

    龙非夜紧紧地揽住她的腰,迟迟都没有回应她,整个人变得特别缄默。

    这样的缄默,却让韩芸汐都快崩溃了。

    惹不起还躲不起了吗这个家伙到底要怎样要她当一个无灵魂的禁脔吗

    她办不到

    “放手龙非夜,我讨厌你你当我是什么了想欺负就欺负的吗”

    龙非夜还是沉默,韩芸汐怒极,冷不丁出针,三枚金针就抵在龙非夜脖子上,警告道,“放手,否则后果自负。”

    可是,龙非夜不仅不放手,而且也不说话,他在屋顶上落了下来,静默地看着她。

    韩芸汐紧紧握着金针,就差这么一点点就刺下去了,可是她终究还是下不了手。

    龙非夜,我是疯了才会忍受得了你这种不言不语

    韩芸汐丢掉三枚金针,冷冷笑道,“你的吻真廉价”

    “韩芸汐,我答应过天山剑宗宗主,也就是我师父,在端木瑶十八岁之前,保护她。”龙非夜突然就这么淡淡地解释了。

    突然而然,始料未及

    韩芸汐心跳猛得一咯,险些停掉。

    这家伙刚刚说什么了他解释了为何要救端木瑶

    她执着了那么久,纠结了那么久的问题,他竟就这么解释了。

    韩芸汐都还未完全缓过神来,龙非夜又淡淡道,“上一回杀毒巨蟒还有,还有天坑哪一次”

    他像是结巴了,又像是一边思索一边说,总之,一贯惜字如金,说话干脆果断的秦王殿下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

    “我只保她不死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在天坑里,我没料到你被推出来。”

    师父要说的“保护”包括很多很多,他其实已经违背师命,只保端木瑶不死了。

    韩芸汐从来没听龙非夜这么说话过,更从来没见过龙非夜的眼神这么柔软,真诚过。

    要知道,这个家伙刚刚在沐家还生杀予夺,残忍冷酷呢

    所以,他这是对她解释了,给她一个交待了

    所以,他是知道她对端木瑶的介意的,甚至连杀毒巨蟒那一次,他都记着

    所以,他一直都知道她的心意 360搜索:\\

    韩芸汐看着龙非夜温软的眼眸,心都跟着软了,她承认自己很孬,很没骨气。

    看着这样的龙非夜,她心中所有的结都给解了,气也消了,仇也忘了,春暖花开了。

    “你这是在跟我解释吗”韩芸汐明知故问。

    龙非夜似乎有些不自在,逃似的避开她的视线。

    “喂,是不是”韩芸汐就是个得寸进尺的主儿,那清亮的眼神儿直勾勾的。

    给读者的话:第二更不要等,推后到明天中午12点前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