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搬到哪个屋

关灯
护眼
    沐英东这一趟来,赎回沐灵儿是主要目的,试探试探韩芸汐为何追查沐心的事情也是目的之一。

    虽然不知道哑婆婆已经被迫坠崖了,但是他也算是人老成精的老狐狸,看得出来韩芸汐并非诚意要放了哑婆婆的。

    他一直都在等韩芸汐提起哑婆婆,没想到她竟只字不提,要两样东西换一个人。

    韩芸汐不提,他自然要主动试探试探的。

    “秦王妃,说好一样换一人的,做人要有信用。”

    韩芸汐两样珍宝都想要,必定是瞧上眼很喜欢。不管龙非夜喜不喜欢,只要韩芸汐喜欢,沐英东就敢吊她胃口。

    别说沐家药草库的通行证了,就说这一把药娟扇,那可是天下人求之不得的。

    天宁太后年轻时就有失眠的老毛病,二十多年前天宁的太医院院首,也就是顾北月的爷爷开出了一个药方,药方上就三个字“药娟扇”,天宁皇室开出十万两的天价悬赏令,可惜至今没找到。

    如果不是为了沐灵儿,沐英东还真舍不得拿出这样宝贝。

    见韩芸汐没说话,沐英东又连忙补充,“王妃娘娘,沐家的药材库通行证换灵儿,这药娟扇换哑婆婆。”

    韩芸汐笑了,“沐家主,秦王殿下只答应你把两样珍宝带过来瞧瞧,没说一定换人,你想要带沐灵儿回去,就两样东西都留下。否则,带着你的珍宝回去吧。”

    沐英东没想到韩芸汐的态度会转变得这么快,忍不住问,“那哑婆婆呢”

    听沐英东这么一说,韩芸汐更加肯定雇佣杀手团的不是沐英东了。

    “哑婆婆千金不换,看样子沐家主是没有交换的诚意了,那就请回吧。”韩芸汐冷冷说。

    明明急得要命,却被说成没诚意,沐英东气得险些呕血,早知道如此,他就不带两样东西来了。

    如今他只能庆幸,婆婆又聋又哑又不识字,什么都没法捅出来。

    “好,就换灵儿一人,灵儿呢”沐英东总算爽快了。

    这时候,韩芸汐才朝龙非夜看去,其实,放不放人,还得这家伙说了算。

    龙非夜原以为韩芸汐是耍沐英东玩的,没想到她真要放人。

    他淡淡问说,“你想好了”

    韩芸汐立马就点头,虽然让沐英东来是为了试探哑婆婆的事情,可是,她也是有心想放了沐灵儿的。

    她总觉得就沐灵儿那直来直往的脾气,心是坏不到哪里去的,推她怕是真的是一时冲动吧。

    何况,沐灵儿被关了一个月,苦头也吃够了,再留着也没用,总不能真杀了吧,不如换点宝物来玩玩。

    见韩芸汐点头,龙非夜并没有多问,立马就下令让楚西风把沐灵儿带过来。

    韩芸汐投去了个感谢的目光,龙非夜表情淡淡的,没再多说什么。

    这一幕,沐英东看在眼中,纳闷在心里。

    这对夫妻之间,不生疏,却也不亲近,貌合神也合,可是,总觉得少些什么。

    与其说他们是成婚近一年的夫妻,倒不如说他们是刚刚确定关系的情侣。

    没多久沐灵儿就被带过来了,一个月暗无天日的小黑屋生涯让她消瘦了一大圈,在大白天看更显得憔悴。

    韩芸汐以为她见到沐英东会嚎啕大哭的,因为这丫头跟顾七少在一起的时候就没少哭过,典型的爱哭鬼。

    可谁知道,她居然没掉眼泪也没撒娇,她抬头挺胸大步走到沐英东身旁,表情冷冷的,一点儿也不像个人质。

    沐英东却急了,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确定她只是消瘦没有受伤,这才放心,“丫头,你不是去医城的吗怎么失踪了秦王殿下说你谋杀秦王妃,可有此事”

    人赎回来了,沐英东可不想善罢甘休,至少要有个说法。

    这绝壁是个反诬的好机会,谁知道沐灵儿却道,“我走丢了遇到劫匪,是秦王妃救了我,我恩将仇报把她推给劫匪了。”

    这话一出,沐英东险些一巴掌扇过去,就算再疼爱这女儿,他也气不过呀

    当着龙非夜和韩芸汐的面这么说,还理直气壮的说,不嫌丢人

    龙非夜和韩芸汐也很意外,这小丫头非但隐瞒了天坑的事情,还承认了自己恩将仇报,除了态度不怎么好之外,还是蛮知分寸

    沐英东一脸狐疑,当场就教训,“你无缘无故怎么会恩将仇报为父平素怎么教你的”

    “我看她不爽”

    沐灵儿瞥了韩芸汐一眼,傲娇地转头就走,也不等沐英东了。

    大家族千金小姐的家教、修养、礼数全都被沐灵儿掉了一地,沐英东自己都看不下去。

    他看着龙非夜那一脸嫌恶,又见韩芸汐那想笑没笑的表情,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告辞追出去。

    人走了,韩芸汐实在忍不住扑哧笑出来,被看不爽的是她,可她还是很欢乐,“沐灵儿这丫头也是蛮可爱的。”

    可爱

    龙非夜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个词,他冷冷瞥了韩芸汐一眼,一语说穿一切,“离顾七少远点,再让本王看到你和他混在一起,本王打断他的腿”

    这话,应该去警告顾七少的吧,断腿什么的跟她貌似没关系。

    韩芸汐收下两样宝贝,都快出门了,龙非夜却叫住,“韩芸汐。”

    “干嘛”她回头看去。

    龙非夜迟疑了很久,才淡淡道,“下午有空搬回芙蓉院去。”

    这语气虽淡,却是命令的语气,透着不容违逆的霸道。

    宜太妃一心礼佛,韩芸汐执掌秦王府大权之后,她就搬出芙蓉园的云闲阁了,当初为了搬出来还跟他吵了一架,搬出搬进了好几回。

    “干嘛要搬回去”韩芸汐小心翼翼,慢吞吞地问了一句。

    这话,她曾经也问过。

    谁知,龙非夜只当没听到,头也不回地出去,留下一个冷傲而又孤单的背影。

    韩芸汐看着看着,不自觉傻笑起来。好吧,她搬

    说搬就搬,可是很快问题就出来了。

    赵嬷嬷亲自出马,带着一群仆人将韩芸汐所有东西,一件不留地搬到芙蓉园院子里,然后问了韩芸汐一个问题。

    “王妃娘娘,是搬到殿下屋里,还是搬回云闲阁”

    赵嬷嬷早就跟客堂那边的仆从打听好了,秦王殿下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下午有空,搬回芙蓉园去吧。”

    只说搬回芙蓉园,没说搬到芙蓉园哪个屋。

    赵嬷嬷没这么问,韩芸汐真没多想,她已经亲自把云闲阁收拾好了,她喜欢那座阁楼。

    韩芸汐承认面对这个问题,她犹豫了那么一会儿,但是,她很快就摒去所有杂念,认真道,“原本住哪就搬回哪里。”

    “王妃娘娘,殿下可能不是这个意思。”赵嬷嬷若有所思地说。

    王妃娘娘因为太子的事情下狱,随后又去了医城,这几个月来,虽然人不在帝都,可是各种消息都第一时间传回帝都。

    秦王殿下出现在医城替王妃娘娘解围,又悬赏天下找王妃娘娘,后在药城拥得美人归。

    这明摆着是两个人闹了点小矛盾重归于好了嘛。

    合好了,当然得住到一起去。

    “就是这个意思,还不赶紧搬”韩芸汐急了,素白的脸上居然有点小粉红。

    赵嬷嬷老辣的眼可是瞧着呢,她故意又道,“王妃娘娘,大伙儿搬这些东西不容易,要不,你去问清楚了免得再搬一次。”

    “赵嬷嬷,再废话你就回殿下身旁伺候去,我这不留你了。”

    韩芸汐怎么可能听不出赵嬷嬷在戏弄她呢她沉下脸,可那小脸却藏不住红霞。

    “王妃娘娘息怒息怒,老奴明白了明白了”赵嬷嬷笑得意味深长,惹得一旁的仆人们全都笑了。

    韩芸汐羞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她还是很霸气地怒声,“都还愣着做什么,干活去”

    是夜,韩芸汐便又住进了云闲阁,她站在阁楼窗口,像以前一样看着龙非夜的寝宫,看着整个秦王府,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也只有站在这里,才有种终于回帝都的感觉。

    正走神着,龙非夜寝宫的灯突然亮了,是他回来了。

    他们回帝都很低调,没惊动任何人,也不知道这家伙在忙些什么,又像以前那样,总是不在府上。

    韩芸汐站了一会儿,见灯灭了才去书房,虽然有些疲惫,但是她回来至今还是每天晚上都熬夜,琢磨迷蝶梦。

    从毒草库地下密宫带回来的毒草是毒宗的人利用几种高腐蚀性的毒药草杂交配制出来的。见这毒草长得像没开花的兰花,她就称之为毒兰了。

    她坐在配药桌前琢磨,小东西就趴在一旁陪着她,偶尔会爬过来嗅一嗅迷蝶梦。

    “认识吗之前闻过吗”韩芸汐柔声问道。

    小东西最喜欢主人温柔的声音了,它立马抱住主人的手指,撒娇得蹭了蹭。 百度嫂索 天才小毒妃

    韩芸汐无奈望天,心想还是别寄希望在小东西身上了。

    得迷蝶梦者,得天下。

    龙非夜拥有迷蝶梦,却破解不了迷蝶梦。

    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能破解迷蝶梦者得天下吧。”

    韩芸汐想,迷蝶梦的秘密,必定是一个可以掌控毒宗的秘密。

    韩芸汐低着头,认真配制,分析,并没发现茹姨就站在窗边,她手里把玩着一般匕首,犹豫了许久,还是没下手。

    毕竟这里是秦王府,韩芸汐不能死在这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