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舅舅的来意

关灯
护眼
    见沐灵儿低头失落的样子,顾七少饶有兴致地问,“然后呢”

    “不知道。”沐灵儿特诚实。

    如果是之前,她会理直气壮地任他处置,可是,当事人韩芸汐都放了她了,七哥哥还跟她较真,她会很难过的,她有些接受不了。

    顾七少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帮我办件事,办妥了就不跟你计较。”

    沐灵儿暗淡的双眸顿时亮堂了起来,神采奕奕,笑意灵动,她屁颠屁颠凑过去,开心地问,“什么事尽管说”

    顾七少将糜毒的药方丢给她,“帮我找熊川和弥天红莲这两味药。”

    沐灵儿在配药,制药上的本事堪称一绝,天下各种奇怪的药方她都见惯不惯了,然而,这张药方她却看不懂。

    “这是解毒的吧”沐灵儿纳闷地问,这几味药她当然认识,可是配在一起的药理她就不明白了。

    “找药便是,管那么多作甚”顾七少并没有告诉沐灵儿哑婆婆是中毒致聋致哑的,也没打算告诉她这是糜毒的解药。

    不是他对沐灵儿有什么提防,仅仅是因为他觉得这丫头没必要知道也就懒得告知了。

    沐灵儿悻悻的,又问,“那蛇果呢这药也不好找。”

    顾七少笑了,“蛇果我有。”

    “你哪来的呀”沐灵儿诧异了。

    身为药城天才药剂师,云空大陆各种奇药她都有所掌握,蛇果这东西,据她所知目前也就药鬼谷那位药鬼大人手上有一颗,成熟了没有还是未知数呢。

    “偷来的。”顾七少随口回答。

    “你你去药鬼谷偷东西”沐灵儿吓到了,她接触过那药鬼大人一次,至今想来都还心惊胆战的呢

    那老东西又古怪又恐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要是让他知道七哥哥偷了蛇果,估计七哥哥一天都别想好过。

    顾七少避而不答,随手丢给沐灵儿一罐茶叶,“新茶,给你了。”

    沐灵儿连忙接住,生怕不小心摔碎了,她很好奇,“我又不喜欢喝茶。”

    “我喜欢。”

    顾七少一边说一边往外走,沐灵儿狐疑地打开茶罐闻香,她怎么不知道七哥哥有这爱好呢

    “七哥哥,你”

    谁知,她一抬头,顾七少人就不见了。

    “七哥哥,你去哪你等等”沐灵儿一直追到客栈外头,可惜,顾七少早已不知所踪。

    “多聊会儿会死呀”

    沐灵儿嘟着嘴,不满全写脸上,当然,她很快就回客栈了,想也没想手忙脚乱地收拾行礼,准备回沐家。

    熊川和弥天红莲这两味药材太少见了,她记得不是那么清楚,得回去查一查她的笔记看看详细记载。至于刚刚收到的父亲那飞鸽传书,早就被她遗忘在脑后了

    韩芸汐回到秦王府才刚过正午,她原本打算窝书房一边琢磨迷蝶梦,一边等龙非夜回来的。

    可谁知道,龙非夜居然在花园里。

    她都忘了上一回他大白天在府上是什么时候了。

    韩芸汐走来的时候,楚西风正在禀告茹姨去百里将军府见百里茗香的事,见她来了,他就退下去了。

    韩芸汐开门见山直接问,“殿下,美人血和迷蝶梦有关”

    美人血是百毒养成的,龙非夜要美人血只可能和迷蝶梦有牵连了。

    龙非夜正要解释,谁知道这时候赵嬷嬷突然来报,“殿下,茹姨来了,在落霞亭那,说是急事请你马上过去。”

    龙非夜今日特意抽空留在府上,就是等韩芸汐回来的,没想到茹姨去了百里将军府,竟还会到这里来。

    他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却终究起身要走,他对韩芸汐道,“等我,晚点我去找你。”

    韩芸汐对茹姨就没好印象,隐隐有些不安,“好,我等你。”

    龙非夜一到落霞亭,茹姨便一脸严肃地质问,“你连美人血的秘密都要告诉韩芸汐了吗”

    “有问题”龙非夜冷冷反问。

    “夜儿,你变了”茹姨训斥道,这些天,她一直都在找机会对韩芸汐下手,可惜都没好的机会。

    虽然她很清楚自己这么硬着来,只会让夜儿反感,可是,她实在是看不下去。

    要知道百里茗香那样好的姑娘,都没资格知晓美人血的秘密,韩芸汐凭什么能知道

    夜儿简直被韩芸汐迷得失去理智了

    的迷迭香者得天下,迷迭香交给韩芸汐去破解,她无力挽回,但是美人血的秘密,她绝对不允许韩芸汐再知道。

    “茹姨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龙非夜冷漠的态度足以令人绝望。

    谁知茹姨却道,“你舅舅要见你一面,老地方。”

    比起茹姨,龙非夜更加尊敬他那位舅舅,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茹姨已经将一切都告知她哥哥,也就是唐门的门主,唐离的父亲唐子晋,包括韩芸汐是影族守护之人的秘密,她都说了。

    她很想现在就去把韩芸汐解决掉,可是,她终究还是忍了,她相信哥哥会比她有更好办法的。龙非夜一出门,她立马尾随而去。

    茹姨所说的老地方位于天宁帝都西郊,龙非夜除了孤苑之外,另一藏身之地幽阁。

    幽阁如其名,藏于断崖峭壁之上,依着峭壁内凹的天然条件而建,阁楼整体藏于峭壁内凹处,凸出部分则是人造风露台。

    站在这露台,可俯瞰帝都全景,就连天宁皇宫都尽在脚下。

    龙非夜抵达的时候,唐子晋正在风露台上泡茶,年近四十的人,并没有蓄胡子,玉面英俊,风度翩翩。

    “舅舅,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知会一声。”龙非夜淡淡问。

    “你明知道离儿有婚约在身,还隐瞒他的行踪着实可恶”唐子晋不悦训斥。

    龙非夜坐下来,气定神闲倒茶,“舅舅,强扭的瓜不甜。”

    “是嘛我看你那强扭的瓜味道倒是不差。”唐子晋分明是有所指。

    龙非夜沉敛着双眸,并没有因为唐子晋这句话情绪有所波动,他避而问其他,“舅舅不会是专程来指责我的吧”

    唐子晋都这么说了,唐离必定是已经被抓到了。

    “听茹姨说你把迷蝶梦给了韩芸汐”唐子晋认真问。

    “嗯,她破解得了。”龙非夜答道。

    “这丫头可靠吗茹姨说她母亲天心夫人来头不明呀。”

    其实唐子晋早就知晓一切了,只是,他深知龙非夜的脾气,他不会像茹姨那么冲动。

    “就算靠不住,她也逃不出我的掌控,舅舅放心便是。”龙非夜淡淡说。

    “夜儿,这是大事,舅舅相信你的分寸。”唐子晋迟疑了片刻,又道,“你茹姨也是担心你,你莫要跟她记仇。”

    严格意义上来说,唐子晋不仅仅是龙非夜的舅舅,也是龙非夜的下属,而茹姨,亦是如此。唐门的地位要比百里家族低一级呢。

    只是,龙非夜从来都没有以主仆的标准来对待他们。茹姨总是端着长辈的身份,唐子晋反倒会客气很多。

    “怎么会”龙非夜一个字都不主动多说,就连唐子晋也琢磨不透他到底什么态度。

    当然,唐子晋除了对自己儿子沉不住气之外,对龙非夜他还是很沉得住气的,他取出一份请柬来,转移了话题,“这趟是来带唐离回去,顺带给你送请柬的。”

    大红的请柬,无疑是唐离的婚礼请柬。

    龙非夜意外了,“这么快”

    “再不把婚事办了,天知道那臭小子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唐子晋是认真的。

    龙非夜翻看着请柬,眼底一片暗影,没说话。

    “到时候带韩芸汐一道回去吧,你既相信她,就该告诉她一切。”唐子晋这态度简直和茹姨完全不一样,

    可是龙非夜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他缄默地点了点头,“好。”

    喝了一会儿茶,两人闲聊到晚上,唐子晋再也没问起韩芸汐,而龙非夜也没主动说。

    任谁听了他们的谈话,都不会相信唐子晋是来帮茹姨说话,当说客的。

    夜了,唐子晋令人送来好酒,“很久没陪舅舅了,喝几杯,如何”

    若是以往,龙非夜必定留下,可这一回他却拒绝了,“我还有事,改日吧。”

    唐子晋眼底掠过一抹失落,却很快就藏起来,他笑着点头,“去吧,别耽搁了。”

    龙非夜一走,茹姨就迫不及待走出来,怒声,“美人血的事情你怎么没提你什么意思”

    唐子晋就给了她四个字,“徐徐图之。”

    “哥,这事慢不得影族守护的人,那韩芸汐就是西秦皇族遗孤呀”茹姨认真说。 嫂索天才小毒妃

    “影族不难对付,韩芸汐更不难对付,难对付的是非夜。你记住,这件事只能智取。”

    唐子晋一脸若有所思,他心中早就有智取的对策了。

    万事,只等唐离婚期,只要韩芸汐敢入唐门,他就有办法收拾她。

    茹姨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很不乐意,却也没办法,“听你的了”

    龙非夜离开幽阁并没有马上回云闲阁,而是去了孤苑,他亲自派遣出十名影卫高手,只交待了一句话,“不管用什么办法,在婚期之前把唐离救出来。”

    龙非夜这做法,是在帮唐离,还是已经察觉到唐子晋的用意,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事情安排妥当,他回到府上已是半夜,只见云闲阁的灯还亮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