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天下比你想象的大

    夜深人静,秦王府芙蓉院里更是一片寂静。

    云闲阁的灯火亮着,远远看去,只见阁楼上的窗户前有一道倩影,正是韩芸汐。

    龙非夜站在花园中长廊远远看着,他看了许久,像是有些迟疑,然而,最后他还是过去了。

    龙非夜还没到云闲阁的院子,韩芸汐就瞧见他了,她急匆匆下楼,跑到龙非夜面前,笑道,“你回来啦”

    从龙非夜走后,她就一直在等他,原本想继续琢磨琢磨迷蝶梦的,可是心烦意乱的怎么都静不下来。

    唐子晋是龙非夜的舅舅,又是唐门门主,怕是和茹姨一个立场的吧,其实,她真心没明白茹姨为何那么敌视她。

    虽然没见过唐子晋,但是就唐子晋逼婚唐离的事情来看,韩芸汐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龙非夜一定不知道,韩芸汐已经在窗户前站了一晚上了。

    韩芸汐很欣喜,龙非夜倒是平静得很,他只点了点头,便往屋内书房走。

    虽然这家伙总是冷冷淡淡的,但是,韩芸汐明显感觉得出他的心情不怎么好。

    她跟进去,问道,“唐门出什么事情了”

    龙非夜一边察看她书桌上各种毒药草,一边回答,“没事。”

    “哦”韩芸汐悻悻的,她知道一定有事,他不说而已。

    很快龙非夜就看到被韩芸汐装在琉璃瓶里的毒兰草,也就是上一回他们从毒宗禁地的毒草库地下迷宫摘来的高腐蚀性毒草。

    “迷蝶梦可有进展”他淡淡问。

    他把迷蝶梦交给韩芸汐也有些时日了的,他想要的是迷蝶梦的配方。

    韩芸汐这些日子虽然忙,却也没有忘记这件事。

    毒有两种分类,一种是单毒,一种是合毒。

    单毒,毒顾名思义便是单种毒性。

    自然界本就存在的毒,如同带毒的植被,动物,石头等大多属于单毒药。

    合毒,则是混合毒药的简称。

    人工配制出来的毒药多为合毒,将多种毒药混合配制在一起形成新的毒药,如之前穆清武中的万蛇毒便是典型。

    合毒虽然是多种毒药混合配制的,但是配制之后其实也就只有一种毒性了。

    毒兰草非常奇特,它的存在超于这两种分类范围。

    解毒系统检查不到毒兰草的毒性,却能检查到毒兰草中含有的数种单毒。

    按理说,毒兰草应该属于合毒,因为解毒系统没有记载,所以检查不到它的毒性。

    韩芸汐将毒兰草含有的所有单毒都分析出来,并且找齐了所有单毒进行配制得到一种新毒性,如此一来,解毒系统便有了记录。

    可是,当她重新检查毒兰草的时候,居然还是没检查到毒性。

    换句话说,她将毒兰草解析后重新配制得到的毒性并不是毒兰草本身带有的毒性。

    解毒系统的分析是最精准的,它甚至可以分析出毒兰草中各种单毒的份量,按照这些份量进行重新配制。

    按照这个原理,解毒系统是可以检查到毒兰草的毒性了呀

    韩芸汐思来想去都不明白,险些都快怀疑她的解毒系统出问题了,最后,她想明白了。

    “我用的办法是将各种单毒提取出来,然后按照比例进行配制,而毒兰草则是种植出来的,毒性怕是有所区别,所以配制出来的新毒性,并非毒兰草的毒性。”韩芸汐认真解释。

    若是门外汉,估计会听得一头雾水,但是龙非夜却一下子听明白了。

    他说,“所以,毒兰草是各种单毒药草杂交出来的新品种毒草。”

    “对这应该是一种混合型的毒药草”韩芸汐真心觉得这家伙聪明呀

    这种杂交桥接的办法并不新鲜,药鬼谷的古七刹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只是他培植的是药材而非毒药。

    “或许,迷蝶梦也是种出来的。”龙非夜喃喃自语。

    韩芸汐至今都还是没能检查出迷蝶梦的毒性,哪怕是一点点,对于毒,她向来严谨,“这个不好说,殿下,迷蝶梦是毒宗的东西吧”

    “嗯。”龙非夜点了点头,又道,“得迷蝶梦者得天下。”

    之前韩芸汐问过这个问题的,龙非夜却说她不需要知道那么多,没想到他今日竟会主动说这么多。

    韩芸汐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只觉得自己又同这个男人近了一步,知道他更多的事了。

    当然,她也很意外,没想到迷蝶梦的秘密居然是这样的。

    得迷蝶梦者得天下,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一味毒可以征天下”韩芸汐表示不解。

    “这也是本王想知道的,一味毒,何以征天下”

    龙非夜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十多年,他并不愿意相信,可是,这却是他母妃以性命换来的,是他母妃在他面前自杀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夜儿,一味毒以征天下,母妃能给你的就这么多了”

    “美人血呢美人血又是怎么回事”韩芸汐认真问,她等这么晚,既是担心他,也是想知道美人血的用处呀。

    即便茹姨提醒过,即便唐子晋也关注着这件事,可龙非夜还是没隐瞒韩芸汐,“迷蝶梦的配方混以美人血,便是迷蝶梦的用处所在。”

    韩芸汐就知道美人血和迷蝶梦有关

    “用处,迷蝶梦拿来做什么用”韩芸汐越发的不解,毒药除了下毒,还能怎么用呀

    龙非夜当年就隐隐觉得母妃是知晓迷蝶梦何以征天下的,只是不告诉他而已。

    龙非夜看了韩芸汐一眼并没说话,他沿着书桌走,一边看桌上的毒药,一边若有所思。

    “殿下,一定要美人血吗”其实,韩芸汐是想问,一定要以迷蝶梦征天下吗

    龙非夜似乎听明白她什么意思,他眼底露出一抹势在必得的霸气,“韩芸汐,天下,比你想象的要大。”

    他要的天下,不仅仅是天宁,更不仅仅是三国,他要整个云空大陆,甚至海外

    韩芸汐微惊,她一直都知道龙非夜非池中之物,却没想到这家伙的野心这么大。

    龙非夜非天宁皇族,手握重权力却迟迟没和天徽皇帝抗衡,她一直以为他对天宁的皇权没兴趣的,如今看来,他不是没兴趣,而是想把天宁当作垫脚石了。

    “大秦帝国的天下呢”韩芸汐突然想那个云空大陆最鼎盛的时期。

    龙非夜没回答她,他止步,淡淡说,“为百里茗香配药,尽快拿到美人血,或许对你破解迷蝶梦有帮助。”

    “殿下,原本要一辈子才能养出来的毒血,一旦缩短时间,百里茗香会更加痛不欲生。”韩芸汐认真提醒。

    按照正常的速度,两三个月用一种慢性毒,要用足三百种怎么说也得一个人一辈子的时间呀。

    “没人等得了一辈子。”龙非夜说道。

    “太残忍了。”韩芸汐身为大夫,同为女人,终究是不忍心。

    “一辈子才是最残忍的。”龙非夜声冷如冰。

    韩芸汐抿唇无声,她看着他的线条冷酷的侧脸,似乎看到了他冰冷无情的心,她心底都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有多冷

    对于百里茗香那么衷心耿耿的下属,他可曾犹豫过

    可是,他说的对,一辈子才是最残忍的。

    “下一回去百里将军府,记得把药带去。”

    龙非夜淡淡吩咐的,转身便要走,韩芸汐沉浸在思绪里,一脸凝重。

    然而,这时候赵嬷嬷正要端着夜宵到书房门口,堵了龙非夜的路。

    “殿下,留步留步,老奴知道你要来,特意熬了你最喜欢的雪莲莲子羹。”

    赵嬷嬷笑得眼睛都快被皱纹淹没了,天知道她开心什么呢,总之她一整晚睡都在火房里一边煮羹,一边笑。

    “殿下,你有几年都没吃过了吧,赶紧尝尝,看看老奴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龙非夜倒没瞧那雪莲莲子羹一眼,但还是折了回去坐下。

    赵嬷嬷大喜,连忙将两碗莲子羹送上,“王妃娘娘,赶紧尝尝,这可是殿下打小就喜欢吃的。”

    韩芸汐舀起一汤匙来,只见雪莲被熬出了胶,依旧晶莹剔透,莲子颗颗开口露出嫩绿的莲心,羹汤浓稠恰到好处。

    就这卖相,韩芸汐看着都嘴馋也,龙非夜喜欢的东西,必是绝品美味。

    龙非夜已经开吃了,一手捧着碗,一手吃汤匙,垂着眼,安安静静地吃,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与尊贵。

    韩芸汐第一次知道龙非夜有喜欢的东西,她迫不及待想知道是什么味的,可谁知道,东西刚到嘴里,她立马“哇”一声吐了出来 http:

    这什么味啊

    未免也太清淡了点吧

    龙非夜抬眼看来,蹙起了眉头,赵嬷嬷连忙过来,“娘娘,怎么呛到了”

    韩芸汐原本没呛到的,急着回答赵嬷嬷,刚出声立马就被残留在嘴里的残汁呛着。

    “咳咳咳”她一下子重咳起来,气都喘不过来。

    龙非夜大急,连忙坐过来替她拍背。

    赵嬷嬷原本要帮忙的,见状那手像是被烫着一样急急收回来,她特严肃地说,“殿下,娘娘被噎着了,拍背没用,得捋前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