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将功赎罪的好嬷嬷

    韩芸汐使劲地咳,却还是没好,龙非夜急着一直拍她的后背,又不敢用力。

    情急之下,听赵嬷嬷这么一提醒,他的大手真伸到她身前去,轻轻地往下锊。

    一下一下,锊在胸前,不经意间指尖轻轻滑过韩芸汐傲人之处,刹那间,韩芸汐只觉得一股电流从心口上爬遍全身,有种说不出的酥麻感。

    她倒抽了口凉气,气息竟随之一下子全都顺畅了。

    她紧抿着唇,浑身僵硬,咳都不敢再咳,本就憋红的小脸此时简直红得能燃烧出火来。

    她想推开他的手,可却僵硬得连手都不受控制。

    龙非夜着急着,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他依旧还一下一下地从上往下捋,又一次不经意的事发生了。

    韩芸的身体都忍不住颤了,这下龙非夜才发现她的异样,以为她怎么了,急急停手。

    “韩芸汐,你怎么了”他急声,俊朗的眉头紧锁得仿佛永远都抚不平。

    别说韩芸汐了,就赵嬷嬷也从来没见龙非夜这么急过。

    “我我”

    韩芸汐的耳朵灼热得快烧起来了,“我没没事了。”

    除了说没事,她还能说什么呀他的手还搭在她心口上呢

    也不知道赵嬷嬷这人老成精的家伙刚刚瞧见什么没有,她站在一旁,似笑非笑。

    龙非夜则全然不知,他打量了下韩芸汐,确定她没事了才放手,“慢慢吃。”

    他坐回去,继续低头吃莲子羹,仿佛刚刚急坏了的人不是他。

    韩芸汐哪还有心情吃呀,她也低着头,一颗心却至今还砰砰砰的狂跳,就差没跳出心口了。

    被这家伙强吻了都还没这么心惊肉跳的感觉呢

    她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可是,她这是怎么了,心跳得都真有些受不了。

    “王妃娘娘,还不舒服吗怎么不吃了”赵嬷嬷问道。

    龙非夜立马抬头看来,只是没说话。

    “不不了,喉咙有些难受。”韩芸汐借口道。

    赵嬷嬷立马倒水过来,“王妃娘娘,给,润润喉。”

    一室又恢复平静,韩芸汐发现龙非夜吃东西的时候特安静,没多久他便吃完了。

    这时候赵嬷嬷暗暗地推了她一把,“殿下,都这么晚了,就别走了吧”

    韩芸汐不是笨蛋,立马听明白赵嬷嬷什么意思。

    她暗暗掐了赵嬷嬷一把,却没阻止住赵嬷嬷。

    “殿下,还有一个时辰天就亮了,你和娘娘到楼上歇歇,老奴给你们准备早膳,殿下很久没吃过老奴磨的豆花了吧。”

    赵嬷嬷一边问,还一边推韩芸汐,要她留人。

    韩芸汐一声不吭,立马回推回去。

    龙非夜何等聪明的人呀,亦是明白赵嬷嬷的意思。

    他不经意看了韩芸汐一眼,就一眼而已,韩芸汐就尴尬得都不敢看他,他不会以为留他是她的意思吧

    她只知道他一走,她心里总会空落落的,可是,她从来没往赵嬷嬷想的那边去呀

    有些事是无法想象的

    韩芸汐显然是被赵嬷嬷坑了,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形,她竟也有一丝丝紧张,不知道他会如何回答。

    一室寂静,肇事者赵嬷嬷故意也不说话了,其实,她心里也紧张着呢。

    龙非夜倒像个没事的人一样,径自倒了一杯茶漱口,才起身。

    见他起身,韩芸汐憋在心口上的一口气一下子全都泄了,很轻松,可却也同时空落落的,有些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失落。

    赵嬷嬷的失落可全写在脸上,她都有些哀怨了,“殿下,你真的很久没吃过老奴做的早膳了。”

    谁知,龙非夜走到一旁贵妃塌上,慵懒懒倚躺下,“本王还有要事在身,歇一个时辰就走。”

    赵嬷嬷大喜,竟使唤起韩芸汐,“王妃娘娘,快,替殿下拿被单来。”

    韩芸汐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傻乎乎的就真往楼上去了。

    而当韩芸汐拿了锦被回来,赵嬷嬷已经不知所踪了,只见龙非夜慵懒懒倚在贵妃榻上,一手支着脑袋,双眸微闭,俊得人神共愤的脸少了三分冷冽,多了些许柔软。

    韩芸汐站在门口都看呆了,只觉得这是一副美男图,美得特不真实。她傻乎乎地站着,都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

    没多久,龙非夜便睁眼看来,“韩芸汐,你杵着作甚”

    其实,她一到门口,他就知道了,一直等着呢。

    韩芸汐这才回神,连忙将锦被拿过去,正要替他披上,龙非夜却坐起来,径自脱去宽敞的金丝镶边白外袍。

    韩芸汐立马别开眼,可素可素她很快又忍不住偷偷地瞄过来。

    她上辈子和这辈子救人无数,让男患者脱衣服无数的,早就见惯不惯了,可是

    好吧,没什么可是的,再多看一个也不会怎么样。

    韩芸汐这二货果断是忘记自己第一次见龙非夜就让他脱衣服了吧。

    她偷瞄过来,龙非夜早就把外袍脱掉,他身着锦白中衣,v字交领贴合在喉结之下,窄袖束腰,整齐干净。

    见龙非夜倚躺下,韩芸汐连忙替他披上锦被,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哪怕是穿一身普通的中衣都尊贵得不可冒犯

    好了,他留下来了,她呢

    龙非夜什么都没说,眯着眼,看似睡了,又似假寐,韩芸汐在一旁站了许久,不知所措。

    她似乎该上楼睡觉去了,再不睡天就亮了,可是,这家伙都留下来了,按规矩,她似乎得伺候着。

    韩芸汐纠结了一会儿,最后在一旁坐了下来,她并没注意到龙非夜眼皮微抬,看了她一眼。

    一室寂静,时间在流逝。

    天都快亮了,韩芸汐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她静静看着龙非夜安静的睡颜。

    她偷偷想,龙非夜留下来是真的困了还是给她留面子呢

    她承认自己看不透他,哪怕一些小事情,她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她看着看着,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好陌生,他身上到底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事。

    安静了好一会儿,小东西才小心翼翼地从书桌下探出小脑袋来,龙非夜一来,它就躲到现在了,窝得它浑身骨头都在酸疼。

    一见龙非夜睡着了,它立马溜出来爬到韩芸汐身上,可怜兮兮地蹭来蹭去。

    芸汐麻麻,你不要我了吗

    你为嘛要留这尊冷凶神在这里睡觉呀

    太可怕了

    这时候,龙非夜又一次抬眼看来,小东西立马就察觉到危险,吓得炸起一身毛,它从韩芸汐手上跳下来,一溜烟就不见了。

    “兴奋啥呢”韩芸汐狐疑着,并没发现龙非夜其实没睡。

    一个时辰也就两小时,韩芸汐坐着坐着,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贵妃塌上,龙非夜早不知所踪了。

    会不会还在用膳呢

    她急急要下榻,这才发现自己赤着脚,鞋袜整整齐齐放在一旁。

    是他吗

    心头淌过一抹暖意,她顾不上穿鞋,赤着脚就往外跑,却撞上了正要进来的赵嬷嬷。

    赵嬷嬷一见她的赤脚就念叨,“王妃娘娘,你这殿下要是见了,定要不高兴了”

    “他人呢”韩芸汐问道。

    赵嬷嬷一脸兴意阑珊,“王妃娘娘不留他,老奴一碗豆花哪里能真留住”

    不留他

    赵嬷嬷打算让她怎么留龙非夜呀

    韩芸汐坐回榻上去,挑眉睥睨赵嬷嬷,不说话。

    赵嬷嬷被看得心虚,主动过来讨好,“王妃娘娘,殿下天一亮就走了,说是去幽阁有要事,得几天才会回来。”

    韩芸汐冷冷地看着,一声不吭。

    “王妃娘娘,殿下可是头一回跟老奴不不,是跟王妃娘娘交待行踪呢”赵嬷嬷笑呵呵说。

    韩芸汐立马沉不住气了,“什么要事”

    “殿下没说,王妃娘娘,殿下的事多着呢。”赵嬷嬷答道。

    韩芸汐饶有兴致起来,“幽阁在哪呢”

    她知道幽阁和孤苑的存在,却只去过孤苑,幽阁似乎比孤苑更加神秘。

    赵嬷嬷嘿嘿笑起来,“王妃娘娘,老奴知道的一定全告诉你,老奴巴不得你多知道殿下点事呢”

    呃

    韩芸汐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了。

    她皮笑肉不笑,只当没听到,然而,赵嬷嬷却认真起来,“王妃娘娘,你跟殿下别这么耗着呀殿下疼你,老奴看得出来的。”

    见韩芸汐没说话,赵嬷嬷语重心长起来,“王妃娘娘,你和殿下之间如有一百步,只要你走一步,殿下一定会走完剩下的九十九步的。” 天才小毒妃:

    韩芸汐有些苦涩,她不知道一百步里,她走了几步,也不知道龙非夜走了几步,她只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有些长。

    “王妃娘娘,你怎么了”赵嬷嬷都察觉到韩芸汐的沉重。

    然而,韩芸汐却笑了,那双透彻的眼眸特别明亮,她玩笑道,“赵嬷嬷,我可以走九十九步吗”

    “王妃娘娘,老奴是认真的,没跟你开玩笑呢”赵嬷嬷急了。

    韩芸汐还是笑着,“本王妃也没开玩笑呀说真的呢”

    赵嬷嬷好无奈,韩芸汐趁机溜了出去,嘴角的笑容依旧,她喃喃自语,“九十九步有多远”

    韩芸汐并没有休息,当天早上就去了百里将军府,她去百里将军府的时候,顾北月主动去见了天徽皇帝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