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帮不了她

关灯
护眼
    “怎么,你不怕疼”韩芸汐饶有兴致地问。

    “怕”百里茗香很诚实。

    她怎么会不怕疼呢疼痛了十多年了,不是不怕疼,只是习惯了罢了。

    她自幼丧母,自幼被送到唐门去服毒养血,从来就没有一个人问过她怕不怕,疼不疼。

    她的父亲跟她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茗香,军人要有军人的担当。”

    她的几位姐姐,全都不知道养美人血的事情,一个个全都嫉妒她得父亲重用能被送去唐门,不用出嫁可以一直留在百里将军府为秦王殿下效力。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第一个关心她的人,竟会是秦王殿下的正妃,韩芸汐。

    “怕还逞能”韩芸汐笑了。

    “我”百里茗香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逞能

    她好吧,她承认韩芸汐一句话就直踹到她心底去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知道自己确实在逞能。只是,逞能又怎样,她不也坚持到现在了吗

    她的一辈子不会长,她想,她应该逞能一辈子的吧。

    正说话间,百里茗香突然打了个寒颤,原本还好端端的,竟一下子畏寒起来。

    毒发了

    她太熟悉这种感觉了,很快她就会冷得浑身发颤,不受控制。

    她当机立断,“王妃娘娘,你到外头稍等片刻,我”

    她话还未说完,只见韩芸汐径自起身,并没有走出去,而是一言不发麻利地点燃屋内的暖炉,随后倒了杯热水,将止疼丸浸泡在里头融化。

    她都还没表现出来,韩芸汐居然看出来了。

    “王妃娘娘,我没事的,你先出去,好吗”她竟还能笑出来。

    韩芸汐很严肃地给了她一个否定的回答,“不好”

    百里茗香不过是不希望让韩芸汐看到她最狼狈最不堪的一面,韩芸汐不走,她只是无奈笑了笑,也没多说。

    她坐到火炉子旁去,蜷缩起身体,搓着手取暖,此时,寒气已经开始从脚下和头皮冒出来了,渐渐流向全身。

    那种感觉,就好似被当头缓缓倒下一大盆冰冻的冷水,冰水慢慢浸透全身,侵入每一个毛孔。

    百里茗香缩成了一团,很快,原本略带苍白的脸色此时已经变得了紫青色,双唇明明咬了胭脂,却依旧苍白无血色。

    这到底是有多冷呀

    可是,就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能保持了最后一抹理智,安安静静的,一个“冷”字都没喊。

    若是别人,或许看不出她此时的痛苦,但是,韩芸汐却一眼看出来了。

    她当机立断,“到床上窝着,我替你施针取暖。”

    寒毒的寒冷是从体内爆发出来的,再怎么取暖都驱散不了,只能从体内入手。

    “王妃娘娘,没用的,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百里茗香的唇明明在颤抖,可是,她居然还能笑,浅笑温婉,恬静美好,恰似冬天里的暖日。

    “我比你清楚快点”

    韩芸汐都替她急了,一把拉住她的手,谁知,一拉住,她下意识就缩了回来

    好凉好凉

    那种寒气会传染,她都感觉到寒气从她的手入侵进来了。

    韩芸汐不是故意的,可是,她确实缩回来了。

    “王妃娘娘,没事的,过去了便好。”百里茗香反倒安慰起她来。

    “现在还没过去呢”

    韩芸汐无端的愤怒,她也不等百里茗香躺下了,她坐到百里茗香背后去,立马取出金针来。

    虽然隔着衣服很难寻穴入针,但是韩芸汐的动作还是如行云流水,非常老练利索。

    没多久就在百里茗香背后布满了金针,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替百里茗香把寒毒给解了,可是,她不能。

    她只能通过施针,驱散寒气,而非赌气。

    “好些了吗”韩芸汐关切地问。

    百里茗香这才松了一口气,“嗯,不那么冷了。”

    “我说有用的吧”韩芸汐不自觉吐了口浊气,她遇到不少棘手的病例,却从来没有今天这种郁结感。

    明明可以解毒却不能解,着实郁闷呀

    韩芸汐并没有闲着,寒毒会冷到浑身发疼的,将原本融化在水里的止痛药拿来,就百里茗香这状况看,估计得增添药量了。

    她又拿了一枚止痛丸放水中融化,这样的办法能让药物更快吸收,止痛的效果更好些。

    然而,就在韩芸汐融化止痛丸的时候,百里茗香忍不住发抖起来。

    其实

    她满后背的金针一点效果都没有,她还是很冷很冷,她骗了韩芸汐

    一开始只是双手发颤,却很快连身体都颤抖起来,她紧紧抿着唇,生怕牙齿会打架。

    “先喝一碗,待会才能保证药效。”

    韩芸汐一抬头,药水才端过去,手就僵了,她看到了真相。

    “你骗我”

    “王妃王妃娘娘,没事你先出去,我很快就会好的。”

    “一点效果都没有吗”韩芸汐又愤怒,又震惊。

    百里茗香没回答她,那苍白的浅笑凄凉得无法形容,她艰难地起身来,径自往床榻上去。

    韩芸汐连忙起身去扶,这一回碰到她的手韩芸汐并没有放开,却冷得自己的手都会颤。

    百里茗香的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要糟糕好几倍

    难道是因为她体质特殊的原因

    此时,韩芸汐也顾不上思考那么多,她将百里茗香搀到床榻上,替她取下金针才让她躺着。

    施针比任何取暖办法都来得直接,施针都没用了,其他办法更是徒劳。

    韩芸汐生平第一次面对病人有不知所措的感觉。

    百里茗香一蜷缩到被褥里,颤抖便立马加剧,颤得都有种停不下来的感觉了。

    “王妃娘娘,失礼了。”

    她说着,转身过去,背对韩芸汐。

    足足半个时辰,百里茗香都在颤抖。无能无力的韩芸汐坐在一旁,看着那颤抖的瘦弱背影,无端有种悲戚凄凉之感。

    寒冷退下,疼痛袭来,韩芸汐小心翼翼地喂百里茗香喝下两大碗止痛药,无奈,和刚刚一样,止痛药一点效果都没有。

    百里茗香一个“疼”字都没有喊,依旧背对韩芸汐,一躺便又是半个时辰。

    疼到大汗淋漓,疼到咬唇出血,疼到她忍不住想起小时候,想起那个开门荷花的池子,想起那个缄默如冰的少年。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最好的止痛药,便是他了。

    秦王殿下,茗香什么都不敢奢望,惟愿美人血养成之日,你会从此记住这个世界上有个女人,叫做百里茗香。

    终于,疼痛也退去了,百里茗香转过身来,一脸精疲力尽,眼睛都快闭上了。

    “睡吧,我给你配药。”韩芸汐淡淡说。

    百里茗香淡淡笑了笑,很快就闭眼昏睡过去。

    韩芸汐坐在一旁,一边守着,一边开药,她了很多很多药,多到百里茗香必须每天服用一种毒药。

    龙非夜说,一辈子更残忍,但是,残忍的一辈子才是最残忍的。

    “百里茗香,要么赶紧死去,要么重新活过来”

    韩芸汐喃喃自语,她决定了,她会再最短的时间里帮百里茗香养出美人血,同时也会在这半年里,努力找办法保她的性命。

    经历过那么苦难,不能就这样死去,必须更坚强的活下去了才对得起自己吃过的苦头

    百里茗香还没醒,韩芸汐就走了,留下一堆毒药。

    韩芸汐一回到秦王府,立马关在书房里静坐。

    她的灵魂神游入解毒系统的大空间,解毒系统录入好几本毒经,有几本都有美人血的记载,她必须把这东西先了解透彻了,然后再想对策。

    然而,就在韩芸汐神游的时候,赵嬷嬷来敲门了,“王妃娘娘,洛管家把苏小玉带来了。”

    赵嬷嬷敲了几次,韩芸汐都没听到,她太投入了。

    “赵嬷嬷,王妃娘娘是不是睡着了”苏小玉低声问,她进王府时还一身褴褛,蓬头垢面的,被洛管家调教了几天,像是完全变了个人。

    七八岁的年纪,五官精致,气质干净,如果不是穿了婢女的衣裳,必定会被当作富家小姐的。

    “才刚回来没多久呢”

    赵嬷嬷正又要敲门,苏小玉立马拦住,“赵嬷嬷,万一真睡着了,岂不吵她了万万不可王妃娘娘睡好比什么都重要。”

    “你这小丫头,王妃娘娘没白救你呵呵。”赵嬷嬷还满喜欢这个小大人一样的丫头。

    “赵嬷嬷,我能干什么吗你尽管吩咐”苏小玉特积极。

    “你也歇着去吧。”赵嬷嬷笑着,径自忙去了。

    苏小玉坐在大门口,很快就发现院子里种了不少奇怪的植物,她连忙跑去问赵嬷嬷。

    “全是毒药,你千万别碰”赵嬷嬷这才想起这件事。

    其实院子里种的正是韩芸汐拿来研究毒兰草的各种高腐蚀性毒药,她想先自己琢磨一下杂交技术,如果种不活的话,再去请教药鬼谷的古七刹。 半、浮、生

    赵嬷嬷只知道那些东西全都有毒,至于是什么毒,她就不懂了。

    “哦。”苏小玉点了点头。

    没多久,韩芸汐就从书房里出来了,一眼看到坐在门口的苏小玉,她太忙了,险些把这小丫头给忘了。

    “丫头,你来了呀”韩芸汐笑着问。

    苏小玉一回头,好惊喜,“王妃娘娘,你醒了呀你要沐浴吗奴婢伺候你沐浴。”

    呃

    好端端的,大白天沐浴什么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