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你岂不赚到了

    龙非夜正沉溺于韩芸汐手法极好的按摩中,这时候,腰边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他像是压着什么东西了

    虽然他很享受韩芸汐的指腹在眉宇间温柔的摩挲,并不想打断这份难得的宁静。

    可是,腰边的东西着实讨厌。

    动一下就罢了,一动就扭个不停,这让龙非夜实在躺不住,极度洁癖的他对床榻的要求可是非常高的。

    “你床上有东西”

    龙非夜不悦的声音打破了一室温馨,他大手一伸去立马就揪住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除了小东西,还会是什么东西呢

    小东西这些天都没怎么睡,三更半夜偷溜到皇宫里偷东西,这会儿正睡得天昏地暗呢。即便龙非夜来了,即便被龙非夜压着了,它也都迷迷糊糊的没清醒。

    当被龙非夜高高提起的时候,它才慵懒懒地睁开一只睡眼,惺惺忪忪的,瞧见一张俊脸。

    咦,芸汐麻麻的脸怎么变了。

    小东西又睁开另一只眼,认真一看立马看清楚龙非夜那张冷脸了

    “吱”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秦王府。

    小东西那睡得全耷拉的皮毛一时间全都竖起来,太恐怖了

    龙非夜的冰山脸本来就非常可怕,此时他正闭着眼睛,两眼流黑血。

    吓死鼠宝宝我了

    小东西尖叫声的尾声还没停呢,龙非夜就随手将它朝窗户方向甩了出去。

    很不巧,韩芸汐的窗户太小,龙非夜又闭着眼,没甩中

    小东西撞在窗台上,噗通一声落地。

    但是,它一落地就立马爬起来,非常自觉地爬上窗台,跳下去

    韩芸汐都看傻眼了。

    这小东西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它怕龙非夜做什么呀

    它就不会变身成超级大松鼠吗看看龙非夜要怎样把它甩出去。

    唉,有这种宠物,当主人的也够丢脸的。

    韩芸汐还在抱怨,龙非夜的质问就来了,“什么东西都往榻上放,不嫌脏”

    “哪有什么东西都放上来呀这张床就你和小东西躺过”

    幸好韩芸汐嘀咕得很小声,否则让龙非夜知道他的这个女人居然拿他和一只鼠类相提并论,估计小东西要遭殃了。

    听不到韩芸汐回答,又看不到她的表情,龙非夜非常不习惯,他下意识要睁眼,韩芸汐连忙拦住,“别,你得闭眼到天亮待会还会流些毒素出来呢”

    这一回她没有再捂住他的眼,而是拿来自己用的手帕小心翼翼替他擦掉流下来的黑色毒液。

    龙非夜倒是乖乖的没睁眼,他问,“还有多久天亮”

    “还有两个时辰吧。”

    好吧,韩芸汐偷偷地希望能晚些天亮,其实再一个时辰天就亮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多留这个家伙一个时辰做什么,就是有些舍不得他走。

    龙非夜没再说话,任由韩芸汐轻轻替他擦拭。

    “殿下,我替你擦把脸吧。”

    刚刚还连名带姓叫他龙非夜,这会儿又不知不觉称呼“殿下”,韩芸汐自己没发现,龙非夜倒是发现了。

    他轻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得到龙非夜的允许,韩芸汐屁颠屁颠地去打水拧毛巾,风华万千,从不折腰的女神瞬间变成了小丫鬟。

    爱慕她的男子们见了会不会黯然神伤呢

    趁着龙非夜闭眼,韩芸汐大胆地观察他的脸,这不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却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么认真,这么久。

    她发现他的剑眉英俊极了,睫毛好长,鼻梁高挺得不像话,还有他的唇。

    一看到他的唇,她就不自觉想起之前的事。

    看着看着,韩芸汐都有种做梦的感觉了,好不真实呀。

    她轻轻地擦拭,从俊朗的眉宇,到性感的薄唇,她完全没发现,龙非夜其实并没有完全闭眼的。

    她挨近认真擦拭的同时,他也近距离认真地看她,看她娇美的容颜,看她似笑非笑的美眸,更看到她眼中无法掩藏的爱慕。

    韩芸汐,到底到底为什么本王会允许你的爱慕呢

    为何偏偏是你

    擦好了,韩芸汐就坐在一旁守着,见龙非夜一动不动,她小心翼翼地试探,“殿下,你睡着了”

    龙非夜没回答,韩芸汐又问了句,“殿下”

    龙非夜还是没动静。

    刚刚她看得出来他风尘仆仆的似乎很疲倦,难不成真睡着了

    韩芸汐小心翼翼地拉锦被替龙非夜盖好,自己盘腿坐在一旁,守着。

    然而,没多久,她就坐不住了。

    凑过来,趴在他身旁,双手支着下巴看他。

    对于这个家伙欣赏、崇拜、仰慕、佩服、喜欢到底哪一样多一些,她也不知道。

    如果说得清楚为何会喜欢,或许那就不叫爱情了吧,那只能叫做目的。

    打从端木瑶的事情得到解释之后,韩芸汐早已义无反顾地走上不归路了。

    喜欢一个人可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当然要大大方方去喜欢。

    “龙非夜,一百步不管你会走几步,反正我会一直往前走,直到直到站在你面前为止。”

    她轻轻地呢喃,谁知,龙非夜却突然出声,“你说什么”

    韩芸汐吓着了,这家伙居然没睡

    “你说什么”龙非夜再问。

    “没没什么。”好吧,目前的韩芸汐就是个有胆量下决定,却没胆量表决心的胆小鬼。

    她多庆幸自己刚刚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否则丢死人了

    刚刚,龙非夜到底有没有听到,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天地都不知。

    他也没再纠结着不放,只是淡淡问“你不困吗”

    “不困,你睡吧。”韩芸汐哪里还会困呀

    岂料,龙非夜往床内挪了位置,拍了拍身旁的空位,“躺着吧。”

    他居然

    韩芸汐的心跳突然加速,砰砰砰得有些控制不住。

    他想干嘛

    “躺会,我跟你说说话。”龙非夜淡淡说。

    咳咳,此时正脸红的某女人终于意识到自己想太多了。

    只是,让她躺在他身旁,她依旧很紧张。

    他空出的位置很大,她却躺着特小心翼翼,和他一样仰躺着,身子绷得好紧好紧。

    她和他之间的距离都还可以放下一碗水呢

    她一躺下,他就开口了,“给百里茗香用药了吗”

    “用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年里就可以养出美人血来。”韩芸汐如实回答。

    “不出意外是什么意思”

    “百里茗香的安全。”韩芸汐向来严谨。

    “放心,百里将军府的防守比这里还严,她也不会惹是生非。”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算是明白了,本是年华正好,本该惊才艳艳的女子,为何如此低调恬静。

    韩芸汐并没打算告诉龙非夜,她在设法救治百里茗香的事情。

    “殿下,你这眼毒是哪来的”韩芸汐一直好奇这件事呢。

    “打斗中不慎中毒。”

    龙非夜随口带过,转移了话题,“影族那位公子可来过”

    “若是来了,我早告诉你了。”

    韩芸汐也一直在等那位白衣公子,他说了他会来的,而且说下一次来就回答她的问题的。

    虽然哑婆婆生死不明,但是韩芸汐已经有百分之七八十的肯定,她父亲是毒宗的人。

    她更加好奇的是影族的人为何要守护她,她的父亲和天心夫人两人,到底谁和西秦皇族有关

    西秦皇族和毒宗又是什么关系

    “韩芸汐,如果你真是西秦皇族之后,你”

    龙非夜欲言又止,韩芸汐并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她打趣地说,“那你娶我岂不赚到了”

    龙非夜缓缓地睁开眼睛,竟是满眼忧虑,因为毒药的作用,他双眸充满了血丝,这让那忧虑看起来沉甸甸的,沉得仿佛背负了全世界。

    龙非夜,你竟也有会烦恼

    然而,即便是这样,他却笑着回答韩芸汐的问题,他说,“韩芸汐,是你嫁我的。”

    他娶她嫁,本是一件事,可是,在他们身上却偏偏变成了两件事,确实是她嫁的,她自己踹了轿门进了大门的。

    如果龙非夜不是笑着说这句话,或许韩芸汐会察觉到他话中还有话,可是,龙非夜打趣的口吻让韩芸汐只当是个玩笑了。

    “那你更是赚到了呀”她乐呵呵说,方才的紧张渐渐地放松了。

    “也许吧。”

    龙非夜说着,竟一手搂住她的脖子,一手包住她将她搂入怀中包围着,又盖好被子,“睡吧,本王累了。”

    霸道的男性气息一下子笼罩过来,让韩芸汐无处可逃。

    这并非第一次靠他这么近,可是,却是第一次同他躺着,躺得这么近呀

    刹那间,她突然有种他的世界和她的世界重合了的感觉,好近好近。

    原来,同他同床共寝是这种感觉呀。

    全是他的气息,幸福得无法言喻

    韩芸汐瞪着大眼睛,刚刚才放松的神经又一次紧绷,身子又不受控制僵硬了。

    龙非夜似乎真的疲倦了,他贴着她耳畔,倦倦柔声,“乖,放松,本王就抱会儿。” 、生

    他温柔的声音像是有了魔力,真让韩芸汐慢慢放松下来。

    她放下所有戒备,安安心心躲在他怀中,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里多了一座屹立不倒的靠山。

    她好喜欢这种安全感。

    可是,龙非夜,你今天是怎么了从来都不会累的你,怎么了

    龙非夜是真睡着了,韩芸汐却精神得很,她动都不敢动,生怕吵醒他,她刚多说了一个时辰,他能睡久一点。

    可是,天一亮堂,苏小玉的声音就传来了。

    “王妃娘娘,起床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