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命案,太后有请

关灯
护眼
    苏小玉年纪小小,声音可不小。

    她才爬楼梯爬到一半呢,韩芸汐还关着房门,却依旧听得到她的声音。

    “谁”龙非夜立马就醒了。

    “救回来的小丫头,叫苏小玉。”韩芸汐如实回答。

    楚西风调查清楚苏小玉的背景后,本该把事情告诉龙非夜的,可惜这阵子他忙忘了。

    龙非夜放开韩芸汐起身来,韩芸汐连忙下榻。

    苏小玉已经到门口了,“王妃娘娘,该起了,奴婢给你泡茶来了。”

    韩芸汐一贯早起,这个时候本该在院子里喝茶的。

    苏小玉当然不知道龙非夜在这里,只是,这种好意的打扰,让韩芸汐很郁闷。

    这个丫头片子,真会挑时候呀

    回头得交待清楚了,以后没有她的吩咐不许随便上来。

    “端到院子里去,多备个杯子。”韩芸汐隔着门交待。

    苏小玉愣在门口,狐疑了,“多备个杯子”

    谁呀

    她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原本想利用王妃娘娘晚起的机会,看看能不能伺候她更衣的,如今看来,又没机会了。

    苏小玉只能悻悻地下楼去。

    然而,当她看到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起走出来的时候,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秦王

    外头盛传韩芸汐得宠,苏小玉来的时候其实很胆战心惊的,就怕要经常面对秦王,谁知道到了云闲阁才知道秦王和韩芸汐分地方住,并没在一起。

    秦王什么时候来的昨夜就在楼上过夜了吗

    许是心虚的缘故吧,苏小玉险些打破杯子,幸好及时抓住了。

    龙非夜一出门视线就冷冷射过来,将苏小玉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自是也看到了她的紧张。

    苏小玉慌是慌,毕竟训练有素,她很聪明地将错就错,手又一颤茶杯就落地了,“嘭”

    随后,她急急下跪,脑袋都不敢抬,“秦王殿下饶命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秦王殿下饶命”

    龙非夜冷冷看着,没说话,韩芸汐连忙上前,“平身吧,赶紧收拾下,没事的。”

    苏小玉怯怯地抬头看韩芸汐,摇头表示不敢。

    “我说没事就没事,你退下吧。”

    平素提及龙非夜,苏小玉总是很害怕,所以韩芸汐也就没多想了,这会儿苏小玉要是表现正常,韩芸汐反倒会怀疑的。

    一听“退下”二字,苏小玉如释重负地吐了口起,她虽站起来了,却还是弯着腰,也不敢转身,面对韩芸汐和龙非夜小心翼翼往后退。

    然而,龙非夜却突然出声,“站住。”

    苏小玉像是腿软,扑通一声跪下去,呜呜呜地哭了,“王妃娘娘,救命”

    韩芸汐又好气又好笑,小东西已经很丢脸了,怎么还有比小东西更丢脸的呢

    “殿下,这丫头听说过你的脾气,怕你。”韩芸汐笑着说。

    “怎么,本王脾气不好吗”龙非夜冷冷问。

    苏小玉不停地发抖,脑袋都快贴到草地上去了,一声不敢吭。

    这时候,赵嬷嬷也过来了,一见龙非夜就纳闷了,“殿下,你来得好早呀”

    韩芸汐没解释,龙非夜不可能解释的,苏小玉低着头不敢说。

    赵嬷嬷这才发现跪在一边的苏小玉,她哈哈大笑,“殿下,这娃娃不经吓,你还是别为难她了。”

    赵嬷嬷将茶杯收拾好,泡上清新的绿茶,“殿下,王妃娘娘坐吧。”

    她说着,低声在龙非夜耳畔道,“主子,这丫头楚西风查过了,能用。”

    这时,龙非夜才坐下来,赵嬷嬷赶紧冲苏小玉挥手,让她退下去。

    可是,龙非夜却冷冷说,“让她过来伺候。”

    赵嬷嬷很为难,眼神朝韩芸汐飘去。

    “给她点时间适应吧,臣妾伺候你”韩芸汐半劝半开玩笑。

    她也不知道龙非夜怎么就跟一个小丫头较真了

    龙非夜正要开口,这时候一旁草丛里突然传来一声猫叫声音。

    “喵呜”

    这

    所有人都诧异了,谁养的猫呀

    韩芸汐蹙眉朝赵嬷嬷看去,赵嬷嬷立马摆手,“我们没有。”

    正问着,只见一只猫从草丛里探出脑袋来,像是饿坏了,可怜兮兮地冲众人喵了好几声。

    这下,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这猫,不正是天徽皇帝献给太后当寿礼的波斯猫吗怎么会在这

    “小东西出来”韩芸汐大喊起来。

    除了小东西,谁还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也不知道小东西哪里去了,韩芸汐连忙上楼去找,翻箱倒柜的,没找到小东西反倒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一堆宝贝。

    里头全都是太后在寿宴上收的贺礼,包括荣亲王送的月夜明珠,太子送的雪灵芝。

    韩芸汐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嗯,给小东西三十二个赞,干得漂亮

    老太后这几天一定郁闷死了

    看到满箱的宝贝,龙非夜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

    这些宝贝自然是可以留下的,但是,那只波斯猫必须送走万一被人发现了,这罪名可不是一般的大。

    去西山的事情虽然天徽皇帝让步了,但是,并不代表天徽皇帝和太后会就此罢休,一旦有可以名正言顺治罪的把柄落在他们手上,他们下手不会轻的。

    毕竟,天宁还是天徽皇帝的天下,他对龙非夜只是忌惮。

    历史上,那些权倾天下,功高盖主,富可敌国的,能有几个有好下场呀

    龙非夜很快就让暗卫将波斯猫送走,至于那些宝物,韩芸汐还是很大方的留给小东西了,反正只要不被它吃下去,它的就是她的

    早茶被这件事打断了,赵嬷嬷趁机把苏小玉带走,龙非夜也没多问,就交待韩芸汐,“以后让她别这么早吵你起。”

    韩芸汐一愣,随即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原来他是在为这件事不高兴呀

    见韩芸汐笑,龙非夜只当没看到,表情冷冷的。

    本该是他尴尬的,可韩芸汐笑到最后反倒自己不好意思了。

    “臣妾遵命。”

    她特认真的回答,然而,她并不知道当日,龙非夜找楚西风来把苏小玉的来头问了个遍。

    西山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韩芸汐偶尔需要药材的时候才去太医院,她的身份,再加上顾北月坐镇,她拿再多的药都没人敢有意见。

    除了培植院子里那些高腐毒草,韩芸汐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在美人血的研究中。

    她去过几次百里将军府,百里茗香还是老样子,有一次又遇到百里茗香毒发,她也帮不上忙,索性直接回府了。

    这日,她正又要去百里将军府,太医院却来人了,说是宫里出了人命,是中毒而亡,要她过去瞧瞧。

    太医院来请,而非宫里直接宣,韩芸汐知道,她得以太医的身份过去,拒绝不了。

    只是,她很纳闷,什么人中毒身亡,得她过去瞧瞧呢

    路上一问,才惊知是一贯以大胆著称的韵贵妃中毒身亡了,太后要她协助调查出凶手。

    天徽皇帝有四大贵妃,萧贵妃、雪贵妃,宁贵妃,韵贵妃。其中萧贵妃便是二皇子的母妃,左丞相之女,雪贵妃是国舅府的庶女,也算是皇后的亲姐妹,宁贵妃正是三大将军骑兵大将军的妹妹,独独这韵贵妃出身最卑微,不过是郡守之女。

    但是,韵贵妃却一直比雪贵妃,宁贵妃得宠,不为别的,正因为她胆子够大,敢言别人不敢言之语,敢做别人不敢做之事,这份特殊吸引了天徽皇帝,她从才人跳了好几级成为贵妃。

    太后寿宴上萧正信公开支持龙非夜,这让最最得宠的萧贵妃一夜之间失去所有恩宠,而韵贵妃势头正盛。

    韩芸汐一听到韵贵妃中毒身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萧贵妃,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当然,她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那么简单这件事就不算后宫里的事了。

    她该庆幸龙非夜没有纳妾,否则她一样要面对可怕的争宠之斗

    韩芸汐进宫,下马车要换成轿子,二皇子和左丞相萧正信就迎面走来了。

    “王妃娘娘,玉茹是被冤枉的,王妃娘娘,看在殿下的面子上,你可千万为玉茹做主呀”萧正信一脸着急,玉茹正是萧贵妃的闺名。

    “不是说调查吗这么快就出结果了”韩芸汐纳闷地问。

    “王妃娘娘,他们从玉茹宫里搜出毒药,还有她宫里的婢女也供认不讳,人证物证全在呀”

    以萧正信在朝中的权势,再加上秦王为后盾,天徽皇帝暂时是动不了他的,只是,他舍不得他唯一的女儿被打入冷宫呀

    他已经再三吩咐过了,可是玉茹还是不小心,宫里被埋伏了奸细。  . 首发

    这物证是被栽赃的,人证正是细作。

    皇后疯掉之后,太后重新掌管后宫,人证物证都有了,太后能轻易放过玉茹吗

    二皇子和太子争宠,太后早就想对付萧家了,再加上寿宴的事情,太后正愁着没机会报仇呢何况,韵贵妃一死,萧贵妃入冷宫,四贵妃中就剩下雪贵妃和宁贵妃。

    宁贵妃生性淡泊,常年礼佛,并不争宠,四贵妃无疑就剩下雪贵妃一人有实权。

    皇后已疯,多少人打着后位的主意,太后自然要想办法把娘家的女儿扶上后位的。

    这些厉害关系,韩芸汐自然也心中有数。

    就在韩芸汐要开口的时候,二皇子急急说,“王妃娘娘,我母妃绝对不能有事,我母妃要有事了,殿下一定会拿你问罪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