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岂能快意潇洒

    龙非夜和韩芸汐现在在做什么呢

    龙非夜并没有带韩芸汐回秦王府吃饭,而是带她到帝都一家很有名的茶楼去吃茶点。

    茶楼的二楼大堂是听书的地方,龙非夜和韩芸汐在临窗雅座坐下,一卷珠帘与大堂隔离开,既听得到说书,又有**。

    龙非夜嗜好喝茶,这是韩芸汐对他喜好的唯一了解,他点了一壶红茶,将茶点菜单递给韩芸汐。

    这家伙今日很闲吗居然有时间约她喝茶

    不管他闲不闲,反正韩芸汐很开心,她浏览了一遍菜单,问说,“殿下想吃点什么”

    “你决定。”龙非夜只对茶有要求。

    韩芸汐选了几样喜欢的,又问,“殿下想吃点什么”

    “你决定,以后都不必问了。”龙非夜淡淡说。

    以后

    难不成他以后会经常约她喝茶

    “哦”韩芸汐的心情好得不得了。

    韩芸汐饿了,点了满桌的点心,绝大部分都是甜食,她喜欢甜点。

    “殿下找我有事”

    好吧,韩芸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个大忙人又不是顾七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约她喝茶

    “刚好进宫和天徽谈北历的政变,顺带过去看看你。”龙非夜如实说。

    “其实你可以说谎的。”韩芸汐暗自嘀咕。

    谁知,龙非夜竟听到了,他抬眼朝韩芸汐看去,表情有些奇怪。

    韩芸汐立马闭嘴,急急别开视线不敢看他。

    龙非夜看了她很久都没说话,韩芸汐好尴尬,各种揣测龙非夜现在的表情,还有他心里怎么想的。

    说好的要走九十九步,可是,认真想走起来,才发现要迈一步都好难呀

    其实,如果韩芸汐胆子大一点,回头看过来的话,她一定会看到龙非夜此时嘴角那戏谑玩索的笑意。

    他,似乎并不生气,反倒很喜欢她难为情的小模样。

    习惯了两人之间的沉默,可是这种情况下,韩芸汐坐不住的。

    韩芸汐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转移了话题,“北历政变了吗君亦邪倒台了”

    她和龙非夜在医城不仅把君亦邪和端木瑶勾结的事情捅出来,也把君亦邪是百毒门门主的事情捅了出来,端木瑶被迫躲在天山剑宗不敢回西周,而君亦邪的麻烦是最大的。

    他百毒门的身份在北历皇族引起了轩然大波,百毒门又因为种蛊的事情被医城高层盯上。

    这段时间来,君亦邪可谓是蜡烛两头烧,顾得了头顾不上脚。

    “有消息说君亦邪的权力被北历皇帝架空了,真假还不确定。”龙非夜淡淡回答。

    韩芸汐这才敢看过来,此时,她看到的是龙非夜那张天生冷漠的脸。

    北历的局势不明,变数很大,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北历一旦稳定,天宁和西周就会不宁,反之,北历若有内乱,正是天宁和西周强大起来的机会。

    三国交界的三途战场,时不时的小战役让天宁和西周都绷着一根紧张的弦呀

    “不管真假,反正他麻烦大了”韩芸汐恨恨地说,回想起君亦邪那一回的欺辱,她心底都有些后怕,幸好白衣公子来得及时。

    当然,后怕是后怕,她也没那么脆弱,还是面对得了的她暗暗发誓过,她一定不会放过君亦邪

    当然,除了两头的大麻烦之外,君亦邪还得应对他肩胛上的毒。

    那是韩芸汐新种出来的毒,是一种慢性风湿类毒药,不致命,却可以折磨君亦邪一辈子每逢阴天雨天,君亦邪的肩胛都会疼痛无比,无论用什么办法都缓解不了,要么忍,要么就砍掉手臂。

    韩芸汐就只配制出一份解药来,而且,她早就把这份解药丢了,从此以后再也不配制解药,也不使用这种毒。

    她要全世界从此以后都不再有解药

    虽然韩芸汐暗恨在心中,可是,龙非夜还是察觉到她的表情。

    “你怎么了”他问道。

    “没什么,就是很讨厌那个人。”那份不愉快的记忆,韩芸汐并不希望龙非夜知道,当初跟龙非夜说白衣公子救她的事情,她直接跳过了这件事。

    “君亦邪能得北历皇帝重用,没那么容易倒台的。”龙非夜淡淡说。

    君亦邪非皇族贵胄,只是北历皇帝的义子,却权倾朝野,这里头必是有缘由的。

    北历的时局韩芸汐并不了解,她也就没想那么深了,她失落地“哦”了一声。

    她并不知道,龙非夜和她从药城回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去北厉。

    早在天坑里,君亦邪劫持走韩芸汐的时候,他就警告过君亦邪了,“君亦邪,本王会让你后悔的”

    很多事情,龙非夜不说,韩芸汐永远都不会知道。

    韩芸汐并不想多谈君亦邪,她笑道,“殿下,你拉我出来喝茶,就不怕我查不出真相,输给楚清歌吗”

    龙非夜有些迷茫,他压根就没关心过那个案子,萧贵妃如果没能力自己处理掉这个麻烦,留她在宫里也基本没用了。

    诚如茹姨所说的,他向来不养没用之人。

    “为何要怕”龙非夜不解地问。

    韩芸汐乐了,一脸八卦,“殿下,你就没瞧出皇上看上楚清歌了吗”

    龙非夜很聪明,不,应该是睿智,可是,有时候他真的无法理解这个女人的思维逻辑。

    “这跟你输赢有何关系”龙非夜认真问。

    若是茹姨他们在场,必定会惊诧龙非夜今日说的话似乎多了。

    “殿下,如果我让楚清歌输得很狼狈,天徽皇帝或许就不那么迷她了呀”

    其实,撇开一切复杂的厉害冲突不说,韩芸汐还巴不得看楚清歌嫁给天徽皇帝呢

    不过,她还是理智的。

    楚清歌一旦嫁入天宁皇族,以她的身份至少是个贵妃,到时候还不得天天来找麻烦

    再说了,楚清歌背后可是西周的大将之家呀”

    楚清歌和端木瑶是不一样的,虽然端木瑶的地位高于楚清歌,但是,端木瑶不过是个空头衔罢了,否则当初天徽皇帝也不会极力撮合她和龙非夜了。

    楚清歌本身箭术了得,她背后可是西周的一支大军呀

    在争权的争斗中,什么都比不上实实在在的兵力。

    楚清歌一旦嫁给天徽皇帝,天徽皇帝就多了一份筹码威压龙非夜了。

    总而言之,楚清歌嫁过来,对他们百害而无一利

    韩芸汐得分析很认真,龙非夜一边喝茶一边听,等韩芸汐终于说完了,他才淡淡道,“就算你输了也不打紧,不过本王喜欢你赢。”

    韩芸汐愕然了,有种自己想太多,一厢情愿瞎操心的感觉。

    这家伙难不成连西周楚家都不放在眼里吗他到底有多强悍他到底还隐藏了多少实力

    龙非夜喝完杯里的茶,起身来,“要回去了吗”

    其实他们已经坐很久了,也聊很多了,可是韩芸汐却觉得才坐一会儿呢

    她觉得自己有好多事情想跟这家伙说,可细细想来,却又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即便不舍,她也起身来,“我想去趟百里将军府。”

    有些天没去看百里茗香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那么频繁的服药就注定会频繁毒发的。

    “走吧,本王也要去一趟。”龙非夜淡淡道。

    韩芸汐原以为龙非夜是去看百里茗香的,可谁知道他们到百里将军府,龙非夜就和百里将军密谈去了。

    韩芸汐到百里茗香房间的时候,百里茗香刚刚才毒发结束,她梳洗干净了躺在贵妃塌上休息,那小脸苍白得一点点血色也没有。

    她和韩芸汐聊了许久,才随口问了句,“听下人说殿下过来了”

    “嗯,在你父亲书房。”韩芸汐一边把脉,一边回答。

    百里茗香今年一整年,她也就在太后寿宴上远远地见了殿下一面。

    她多么希望宫里多来几场盛宴呀

    她把一切都深藏在心里,并没有再多问什么。

    反倒是韩芸汐问她,“百里姑娘,殿下小时候的性子就是这样的吗”

    “茗香鲜少见过殿下,不过听说是这样的。”百里茗香答得多谨慎呀。

    “我觉得他有些压抑。”

    也就对百里茗香,韩芸汐才会说这样的话吧。就是对赵嬷嬷,她都没说,天晓得赵嬷嬷知道了会不会传到龙非夜耳朵里去。

    在她的印象里,百里茗香就是龙非夜的一个下属,如同他养的那些暗卫,恭恭敬敬,唯命是从。

    而实际上,百里茗香确实就是这样的。

    “压抑”

    百里茗香喃喃自语,她没想到韩芸汐能看到龙非夜的“压抑”。  .{.

    她很想说她不懂,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起了多年前荷花池边的那一幕,那个目光冷清,眉头沉重的少年。

    她轻叹一声,“王妃娘娘,心中有江山的人,岂能快意潇洒呀”

    是呀,龙非夜心里藏着天下呢,藏着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的天下

    韩芸汐笑了,“百里姑娘,你倒是懂他。”

    韩芸汐也就这么随口一说,百里茗香却心惊肉跳,她急急说,“王妃娘娘,茗香担不起你这句话,殿下的心思不是可以随便揣摩的。”

    百里茗香呀百里茗香,你爱龙非夜,爱到了血液里去;你爱龙非夜,爱得连韩芸汐都看不出来。

    百里茗香正慌着,门外就传来了婢女的声音,“王妃娘娘,殿下在客堂等你,让你好了就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