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如四月春风般温柔

关灯
护眼
    如果是往常,天徽皇帝这句“胜败乃兵家常事”会给楚清歌很大的安慰的。

    可此时,忍不住浑身恶寒起来,她戒备地后退了好几步。

    幸好太后还在场,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没有武器在手,而且这里是天宁皇宫,只要天徽皇帝有心留她,她要走出去就根本不可能。

    “楚姑娘,上一回的事,你可考虑清楚”天徽皇帝追问道,似乎并不介意太后在场。

    知子莫若母,太后猜得到天徽皇帝这么问的意思,她本该回避的,可是,她偏偏不走,她倒要看看楚清歌会如何回答。

    “承蒙皇上错爱,清歌心里已经有人了。”

    楚清歌婉转得回绝,她发誓她再也不到宫里来了,再也不想见到天徽皇帝了,心理阴影实在太大。

    天徽皇帝似乎对自己很有自信,他眼底掠过一抹不悦,并没表现出来。

    “看样子,朕是来迟了一步。”他笑得很豁达。

    楚清歌低着头,没回答。

    天徽皇帝打量了楚清歌好一会儿,才道,“来人,送楚姑娘出宫。”

    一听这话,楚清歌很意外,没想到天徽皇帝这么好应对。

    她如释重负,顾不上多想,“多谢皇上”

    迫不及待同太后和天徽皇帝告退之后,楚清歌就走了,恨不得飞出这个可怕的地方。

    太后远远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嘴角泛起了一抹冷蔑的笑意,怪不得这个楚姑娘会输给韩芸汐,原来是这么不长脑子的女人呀

    天徽皇帝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端木白烨和楚天隐早就把她卖了。

    如此愚蠢的女人,怎么跟她斗

    然而,当不久后楚清歌进宫为妃之后,太后才发现愚蠢的是她自己。

    “皇帝,既然案子水落石出了,也该把韵贵妃葬了吧。”太后说得特漫不经心。

    韵贵妃被毒杀的真相,没人比天徽皇帝更清楚了。太后要捧出雪贵妃他也心中有数。

    “母妃处理便是。”天徽皇帝也显得漫不经心,说完便走了

    楚清歌一出宫回到住处,立马“砰砰砰”狂敲楚天隐的房门。

    此时,楚天隐正和端木白烨在房中商量事情。

    门一开,楚清歌便呜哇一声抱住了楚天隐,“呜呜哥呜呜。”

    楚天隐不着痕迹地推开她,虽是亲兄妹,可他并不习惯这样亲密的触碰,“你这是怎么了输了吗”

    楚清歌吸了吸鼻子,正要说,见端木白烨在,便不说了。

    端木白烨眼底闪过一抹冷意,笑道,“清歌,输了就输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告诉你个好消息,听吗”

    楚清歌恨不得马上告诉楚天隐宫里的事情,可是碍着端木白烨,她只能忍了。

    她一贯高冷,怎能轻易在外人面前流眼泪呢

    她擦了擦脸,很快就恢复冷静,“太子殿下有什么好消息就说来开心开心吧。”

    “呵呵,本宫要恭喜你了。”端木白烨笑道。

    “恭喜此话怎讲”楚清歌不明白。

    “天隐,还是你说吧,呵呵。”端木白烨心情很好,他奉命来为端木瑶的事情解释,致歉,原以为天徽皇帝会刁难,可是,一切都非常顺利,这全都是楚清歌的功劳。

    “哥有什么喜事吗”楚清歌好奇了。

    “皇上已下令,要你和亲天宁,嫁给天徽皇帝。我们明日就启程回西周,准备和亲事宜。”

    相比端木白烨的兴奋,楚天隐显得冷静很多。

    一听这话,楚清歌先是一愣,随即狠狠推了楚天隐一把,怒声,“你们卖了我”

    她都觉得自己傻透了

    怪不得天徽皇帝那么轻易放她出宫,原来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都已经是定局了

    西周皇帝都下了要她和亲的命令,天徽皇帝还问她那样的问题,他什么意思啊

    楚清歌不仅仅恶心,而且心生恐惧

    楚天隐没说话,楚清歌又狠狠推了他一把,险些将他推到,“你还是我哥吗”

    这下,端木白烨不乐意了,冷冷道,“楚清歌,你好放肆,这是皇上的命令,难不成你想说皇上卖了你想和亲到天宁的大有人在,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那你们找别人去呀为什么找我”楚清歌大吼,脸上苍白,双眸通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放肆你这是什么态度”端木白烨拍案而起,虽然他和楚家兄妹的关系很好,但是,关系再好都不代表他们可以对他不敬。

    楚清歌正要发飙,楚天隐却拦住,淡淡说,“清歌,这也是父亲的意思,楚家会以你为荣的。”

    一时间,楚清歌就怔住了,楚天隐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她从头浇到脚,让她从头冷到脚。

    她都忍不住颤抖起来,父亲的意思,自小到大,她和哥哥从来都没有违背过父亲的意思。

    自小到大,对于父亲的任何要求,他们甚至没有过问为什么的权力,只有服从服从

    见楚清歌这反应,端木白烨冷笑起来,“怎么,皇上的命令都比不上楚大将军的意思”

    “不敢”楚天隐连忙解释,“太子殿下,我们明日就启程回西周,一切遵从皇上和天徽皇帝的意思。”

    他说着,给了端木白烨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端木白烨立马想起毒宗禁地那笔宝藏,也就不多跟楚清歌计较了。

    “那便好,让她好好准备准备吧”

    端木白烨都走了,楚清歌还愣在原地,她的眼神空洞,近乎绝望。

    楚天隐没多理睬她,径自收拾行礼,许久,楚清歌开口,哭声哽咽,“哥,是不是我没听父亲的话招惹了韩芸汐,父亲生气了”

    楚天隐迟疑了很久,才淡淡道,“我不知道,不过你放心,你嫁过来,我也会一直在帝都陪你。”

    楚清歌再傻,也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哥,你和父亲到底想做什么”

    “有什么问题,等回去了你自己去问父亲吧。”

    楚天隐看似是个温和的兄长,实则狠心至极,“去收拾收拾,明儿个我们就走。”

    他收拾好了,就没再理睬楚清歌,出门之后,吩咐了侍从,“看好小姐,她要逃了,唯你们是问”

    韩芸汐赢了楚清歌,心情大好,原本都要出宫了,却又拐到太医院去。

    兼职了个御医,太医院就成了她的免费提药库,别说,她还是蛮感谢天徽皇帝的。

    原以为顾北月在院里,谁知询问之后,竟没人知道他的去向。

    韩芸汐取了药材就走了,她并不知道,她离开太医院的同时,小东西偷偷溜了进来。

    有了上一回药材会所的经历,小东西显得格外小心翼翼,幸好太医院也大,单单门就有好几个,没几个人有闲盯着地板看的。

    小东西进来之后,到处嗅了嗅,最后便直奔太医院后面御药房。

    别以为它是来偷药材的,贪吃如它,居然急急穿过御药房,连看那些药材一眼都没有。

    最后,它在御药房后院的一间小屋子门前停了下来。

    空气里充满了药香味,然而,它还是可以轻易从满院的药香味中分别出那份特有的气息,那是一种淡淡的药清香,透着香草气息。

    唯有自小到大,常年服药的人身上才会有这种气息,也只有它这么灵敏的鼻子才能嗅出来。

    它站起来,高昂着脑袋,十分享受地闻着空气里的气息,那硕大的尾巴轻轻晃来晃去,十分陶醉。

    好喜欢这个气息呀,如果能在这个气息里死去,那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它闻着闻着,竟忍不住跳起舞来,单爪着地转圈圈,像是沉醉在一场最美的梦中。

    突然,“咿呀”一声,门开了。

    小东西一愣,随即闪躲到一旁去,只见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太医院院首顾北月。

    “吱吱”

    小东西开心坏了,连连出声。

    顾北月回头看来,见是小东西,十分吃惊,这小家伙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呀

    见顾北月看到它,小东西更开心了,一下子飞窜到他肩上,“吱吱吱”也不知道说什么,叫了几声立马又跳下来,窜到屋子里去。

    顾北月温柔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好奇,他跟了进去。

    谁知道,小东西见他进来,居然站在门边不动了。

    顾北月蹲了下来,柔声问,“小东西,你怎么了” ~ .. 更新快

    小东西看他一眼,挠门一下,顾北月并不明白,温柔地轻轻抚摸它的小脑袋,“你想做什么我不懂哦。”

    小东西想关门呀,可是它推不动,恨不得变成原来的样子,随随便便一巴掌就可以把门推倒。可是,它不想变,它原来的样子太胖了,一点都不可爱。

    它急了,用小身子去推门。

    “小东西,你想关门,对吗”顾北月总算明白了,他笑了起来,一把将它捞在手心里,一把关上门。

    小东西坐在他手心里,看着他的笑容都看痴了,怎么会有男子笑起来那么温柔呢,恰似四月的春风,吹拂在心田。

    关上门,顾北月找了个位置坐下,认真问,“小东西,你来找我做什么”

    是呀,小东西怎么突然来找顾北月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