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惊现蛇果

关灯
护眼
    小东西再也不敢吵芸汐麻麻了,它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看芸汐麻麻下每一针。

    好久好久,芸汐麻麻都针灸完了,可公子还是不醒。

    它那肉乎乎的小手爪在脸上胡乱抹,抹掉泪水,然后跳下床榻去,一溜烟不见了。

    没多久,它就捧来一大包药材,全倒在公子身旁。

    韩芸汐正靠在床边休息,被小东西吓得不轻,这小家伙居然藏了那么多名贵的药材,而且,其中有一样居然是非常罕见的蛇果

    治疗哑婆婆糜毒的药方里,其中一味药就是蛇果呀

    就这药材的生长环境来估计,整个云空大陆,“回去禀太后娘娘,药娟扇殿下收着,臣妾找不着,得等殿下回来。”

    而实际上,韩芸汐进宫就带着药娟扇了,此时,药娟扇就放在顾北月住的客房里。

    太后在宫里气得摔东西,早知道她就不放韩芸汐回去了,可是,世界上哪里那么多早知道呀

    她只能让桂嬷嬷等着。

    桂嬷嬷等到了晚上,韩芸汐终于露面了。

    桂嬷嬷急急问,“王妃娘娘,这么晚了,殿下还不回来”

    韩芸汐一脸无辜,“殿下出远门了,得过几天才回来,我没告诉你吗”

    桂嬷嬷等了一天,早就一肚子火,一听这话就怒了。她一时没忍住,“王妃娘娘,你故意的”

    “放肆”韩芸汐冷声,“你敢这么跟本王妃说话”

    这话,桂嬷嬷听着好熟悉,似乎韩芸汐在乾坤宫,太后也说过同样的话。

    顿时,桂嬷嬷后悔了。

    可惜,她反应得太迟了。

    “来人,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奴才拖出去,重责五十大板”韩芸汐冷声。

    打狗看主人,在开启太后的噩梦之前,韩芸汐要先打她的老脸

    “王妃娘娘饶命呀王妃娘娘,奴婢错了”

    “王妃娘娘,奴婢不敢了求求你饶奴婢一回吧”

    桂嬷嬷一边喊一边被拖出去,求饶不成,转为警告。

    “秦王妃,老奴伺候太后三十多年了,你要敢动老奴一根汗毛”

    话还未说完,小厮的大板就砸了下去,桂嬷嬷所有叫嚣全都变成一声惨叫,“啊”

    跪在屋内的陈太医听得心惊胆战,一声都不敢吭。

    桂嬷嬷被打得只剩半条命,韩芸汐将她和陈太医一并轰出门去。

    翌日,这件事就在帝都传开了。

    和上一回秦王罚了皇上身旁最得宠的薛公公一样,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没之前薛公公事件对政局的影响力,但至少让很多人知道,秦王妃比以前更加不好惹了。

    事情传到远在唐门的龙非夜耳朵里,龙非夜颇为满意地点了头,“打得好。”

    当然,他暗中派人交待楚西风,看好顾北月

    太后气得险些背过气去,连续服了三颗救心丹才缓过来。

    她恨不得将韩芸汐碎尸万段,可惜,韩芸汐打人师出有名,并没有落下什么把柄。

    太后这一等,就是三天。

    因为这件事搁在心上,她的失眠症更严重了,平素失眠到下半夜就睡着了,这三天居然失眠到早上还睡不着。

    疲惫不堪,可躺着就是无法入睡,越躺脑袋越疼,起身来又没精打采的,简直痛苦至极。

    终于第四天,她忍不住了,“来人,备轿,哀家要去秦王府”

    可恶的韩芸汐,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当当朝太后这么好惹吗

    然而,就在太后要出门到时候,韩芸汐来了。

    她不过是气一气太后罢了,怎么可能真等到龙非夜回来才把药娟扇拿出来呢

    凡事讲究一个度字,折磨这老东西一样要讲究个度,既要吊着她,又不能彻底将她惹毛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药娟扇不送给她,如何开启她的噩梦呢

    一听到太监的通报,太后立马折回去,在暖塌上坐好,整理了下衣服,也整理了下情绪,看上去又是那老神在在,气定神闲的模样。

    对于韩芸汐的到来,她颇为意外,却也觉得情理之中。毕竟,她尊为太后,韩芸汐只是王妃。

    “呵,她总算知道要来了哀家等着呢”

    太后这话刚说完,韩芸汐就进来了,她也和平常一样,淡然自若,落落大方。

    “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安好。”

    “赶紧平身。”太后慈笑道。

    女人之间,无论年纪,比狠比绝,也比修养比耐性。

    这口气,谁沉到底,谁就赢了。

    韩芸汐一起身,太后就让她坐,“哀家还以为得等秦王回来,你才会来看哀家呢”

    “怎么会”韩芸汐微微笑,问说,“太后娘娘的身体可好些了”

    这话,不是戳太后的痛处吗

    太后心中怒火熊熊,却还是和颜悦色,“好多了。”

    “睡得可好”韩芸汐一脸关心。 天才小毒妃:

    太后藏在袖中的手都握成拳头了,脸色依旧和蔼,“比前几天好很多。”

    韩芸汐很满意,“那就好。芸汐昨夜整理殿下的衣服,竟看到了一样东西,太后娘娘猜猜是什么”

    韩芸汐说着,赵嬷嬷就走上前,呈上了一个包着红包的东西。

    太后知道韩芸汐来是来送东西的,可是,期待了那么多年的东西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她还是忍不住激动。贵为太后,她也是个人呀

    “这”太后激动了。

    “太后娘娘,瞧瞧吧。”韩芸汐始终微笑着。

    太后迫不及待,一把掀起红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