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真的不高兴了

    大事不好了

    除了顾太医和王妃娘娘自己,谁都不知道王妃娘娘要用什么办法处理掉那把利箭。

    但是,大家都知道,伤在肚脐下三寸的位置,不管用什么办法,止血之后要进一步治疗,就必须脱裤子

    重要事情说三遍,这种事情绝对、绝对、绝对不能发生尤其是发生在秦王府里

    赵嬷嬷急坏了都,她也顾不上那么多急急去推门,可谁知道,突然一阵风过,先于他将房门狠狠推开。

    谁都没缓过神来呢,龙非夜已经进屋了,留给大家一个杀气十足的背影。

    惊恐万分的赵嬷嬷霎时松了口气,只是,很快她就又倒抽了口凉气,不对呀,这不是秦王殿下吗他居然回来了,怎么来得这么巧啊有问题

    赵嬷嬷周遭其他人早全都愣了,谁都没想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冷面王爷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隔着大大的屏风,韩芸汐并没看到进来的是谁,此时她正认真掂量着毒药份量,准备下毒。

    救治的过程中,最讨厌的就是被打扰,尤其是这一回,顾北月没有中毒,解毒系统无法给他做精准的分析,韩芸汐得依据利箭射入的长度来估算下毒的份量,这绝对是一个复杂的估算过程,需要谨慎细致,容不得任何打扰

    门一被推开,韩芸汐就分神了,几个数据全混在一起。

    郁闷

    她才不管进来的是谁,怒吼了一句,“滚出去”

    龙非夜的脚步戛然而止,而门外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都目瞪口呆,吓傻了

    原来原来天下还有人敢这么跟秦王殿下说话呀,不,不是说话,而是“吼”

    这位女主子未免太彪汉了点吧

    室内室内,一片寂静

    隔着屏风,韩芸汐只看到房门还是开着,她蹙紧眉头,好生气。她可以在干扰的环境下救治,可是,那是迫不得已的。她一直依靠解毒系统的计算,鲜少自己算,今日这个情况很特殊。

    “谁呀,滚出去听到没有”她又喊了一声。

    “本王”

    终于,龙非夜开了口,那声音好似从幽暗的地狱里传出来,听得众人毛骨悚然。

    本王

    不对,是龙非夜

    韩芸汐吓了一跳,手一软,毒药滑落在地上,“噗通”一声支离破碎。

    龙非夜缓缓绕过屏风,走了出来,本就寒彻的脸蒙上了一层冰霜,韩芸汐只觉得周遭的气温一下子降低到零点,空气都稀薄了。

    这家伙怎么突然回来了

    她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来者是他,她打死都不敢那么吼。

    龙非夜瞥了韩芸汐一眼,面无表情,视线由下而上打量过去,从碎在地上的毒药打量到韩芸汐手上,再到顾北月脸上,身上,伤口上。

    顾北月躺在榻上,面色苍白,双眸微睁,一副意识游离的状态,面对龙非夜霸道强势的审视,他有些急,努力睁了睁眼睛,“秦王秦王殿下恕微臣不能不能”

    他本该下榻拜见的,只是虚弱得解释都解释不了。

    龙非夜明明知道他想说什么,却由着他吃力地说话,不理睬他。

    龙非夜不理睬,顾北月却不能停,他是臣,他是王,尊卑就摆在那里。

    “秦王殿下,请请恕”顾北月只能这么虚弱地开说下去。

    龙非夜一一打量清楚之后,视线才重新回到韩芸汐脸上,韩芸汐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殿殿下”

    龙非夜意味深长地看了周遭紧闭的门窗一眼,才在一旁坐下,“不是急着救人吗怎么不继续了”

    最怕他不说话了,因为好几次他一言不发直接动手的后果都比较可怕,他一开口,她连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臣妾不知殿下回来,失礼了顾太医有伤在身,不能行礼了。”韩芸汐顺便替顾北月解释了一下。

    顾北月向龙非夜颔首微笑,龙非夜看都没多看他一眼,但是,他还是很平静的,“救人要紧,继续吧。”

    确实救人要紧呀,见龙非夜好像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样子,韩芸汐收敛了心思,重新估算份量。

    龙非夜一言不发,直到韩芸汐将解药准备好,他才又开口,“你这是做什么”

    “下毒,然后解毒,利用毒药化解掉顾太医丹田里的箭头。”

    韩芸汐说着,怕龙非夜不明白,又连忙解释,“这种办法就不用拔剑了,不会造成二次伤害,就不会危及性命,更不会有流血过多之忧。”

    这话一出,龙非夜再好的耐性都险些爆发

    极好极好

    他费尽心思想出来试探顾北月的好法子,就是顾北月那么好的医术都无能为力,居然被韩芸汐这样给破解了

    “果然是好办法”龙非夜还是很冷静的。

    一旁,顾北月嘴角忍不住泛起一抹笑意,特别好看。

    不是韩芸汐神经大条,而是龙非夜确实喜怒不形于色,他又冷冷问,“那这毒该怎么下”

    “喝下去就可以了。”韩芸汐如实回答。

    “如何解毒”龙非夜继续问。

    韩芸汐想都没想就说,“服用解毒,随后行针让毒水流出来便可。”

    “如何行针”龙非夜继续问。

    “就是在在”

    韩芸汐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了,她的视线下意识往顾北月腹下飘去。

    龙非夜袖中的拳头陡然握紧,等着韩芸汐继续往下说。

    就是在顾北月腹下寻穴施针呀

    如果是平常,哪怕在更加私密的位置寻穴施针,韩芸汐都可以坦坦荡荡地说出来,因为心里坦荡,所以才真正无所顾忌。

    可是,面对龙非夜的质问,她发现自己第一次不敢直言。

    之前还跟赵嬷嬷说要让某人不高兴呢,此时此刻,大好的时机就在眼前,韩芸汐却蔫了,将自己的豪言壮志抛得一干二净。

    她甚至担心这个家伙会不高兴,会误会她什么。

    “在什么”龙非夜追问道。

    顾北月躺在一旁,似笑非笑,不言不语。

    韩芸汐还算激灵,急急回答,“在腹下三寸丹田周遭寻穴施针,只有几个穴位而已,都是普通的穴位,等顾太医服下解药之后,黄太医就可以进来施针了。”

    这样的解释,应该没有什么漏洞吧,韩芸汐好紧张。

    谁知,龙非夜却又问,“那现在呢本王也滚出去”

    韩芸汐那小脸都僵了,连忙又解释,“殿下,因为臣妾需要配制毒药,得计算份量,被打扰了就容易出错,所以臣妾不知殿下回来,实在失礼”

    龙非夜站了起来,“既是如此,本王就先出去了。”他说完转身就走。

    就这样

    韩芸汐好意外呀

    难不成是她想太多了可是,又不像呀她好迷茫呀

    见龙非夜真的走出去了,韩芸汐想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她深呼吸了一下子,收敛心思,先救人重要

    龙非夜出门后那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别说门外的人了,就是龙非夜自己都没想到韩芸汐会真让他出来。

    这个女人,好极了

    韩芸汐就这么默默地配药,施毒,解毒,随后她又认真地准备金针。

    “王妃娘娘,让你辛苦了。”顾北月淡淡道。

    韩芸汐太专心了,都没听到。

    顾北月笑了笑,也不多说。

    准备好金针,韩芸汐没再耽搁,立马喊黄太医进来,进来的却不止黄太医一人,而是所有人,就独独龙非夜没进去。

    韩芸汐不见龙非夜,心下闪过丝丝不安,但是,专业素养极高的她并没有因此耽搁,顾北月虽然已经服用了解药,但是不抓紧时间将毒素排出来,问题还是很大的。

    韩芸汐耐着性子,非常详细地告诉黄太医该如何用针,包括数量,位置,力道等都解释得很清楚。

    毕竟排毒的针灸和一般针灸是不一样的,黄太医又问几个问题,才完全明白。

    交待清楚之后,韩芸汐和赵嬷嬷都退了出来,别说韩芸汐了,就是赵嬷嬷都忘了曾经听到的豪言壮语,她和韩芸汐一样心惊胆战着。

    龙非夜负手而立,就站在门口。

    “殿下”韩芸汐小心翼翼到他身旁来。

    “治好了”龙非夜冷冷问。

    “黄太医在行针,问题不大。”韩芸汐如实回答。

    赵嬷嬷轻轻地扯了扯韩芸汐的衣角,暗示她殿下明显是生气了。

    韩芸汐又不是笨蛋,她当然看得出来,她总觉得自己该解释些什么,可是,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什么都没做呀  .  天才小毒妃 更新快

    她一切都是为救人,虽然没注意到伤口的位置,但是,就算龙非夜不来,她最后也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她也不会亲自施针。

    她已经被他警告过几次了,明白自己的身份,也明白他口中的“妇道”,何况,就算她要施针,顾北月也不会让呀

    沉默了片刻,还是龙非夜先出声,“随本王过来。”

    他说完就要走,然而,韩芸汐却没动,“殿下,黄太医还在行针,臣妾暂时还不能离开。”

    虽然一切基本没有问题,以黄太医的针术,基本可以放心的。可是,谨慎起见,韩芸汐还是得留下来,以防意外情况发生。

    这是做大夫的最基本的素质,病人还没痊愈,不能大意。

    龙非夜没有回头,冷冷丢下一句话,“那你不用过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