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婚事,出大事了

    楚西风将顾北月送到顾府,都没进去就立马赶回来了,他特想知道他家主子知道顾北月没事了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他觉得韩芸汐已经不用再用其他办法激惹殿下不高兴了,单单救了顾北月就可以触及殿下的底线。

    当楚西风出现在秦王殿下面前,见他平平静静地看密函时,楚西风十分诧异,他怯怯地试探了一句,“殿下,顾北月已经回去了,安然无恙”

    “嗯。”龙非夜只淡淡应了一句。

    就这样

    楚西风狐疑了,没道理呀

    殿下盯顾北月盯很久了,难得有这个机会,还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殿下就一点脾气也没有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楚西风退下来,立马找赵嬷嬷问,赵嬷嬷早笑得合不拢嘴了,“王妃娘娘有的是办法治殿下”

    “你就吹吧到底怎么回事呢”楚西风怎么可能相信。

    就殿下那性子,即便面对喜欢的女人,他也是很冷静的。

    “王妃娘娘有绝招,一出招殿下绝对服服帖帖的”赵嬷嬷心情那个好呀。

    “赵嬷嬷”楚西风急了。

    赵嬷嬷这才低声同他解释,楚西风听得目瞪口呆,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女人敢这么调戏殿下。

    他喃喃自语,“怪不得他什么都不追究了”

    他忍不住想,万一哪天韩芸汐一把火将秦王府烧了,是不是一个吻也可以搞定殿下呢

    女人呀,真心强大

    唐门的密函不断,龙非夜这会儿赶过去也来不及了,只能让唐离自求多福。

    天晓得唐离要知道龙非夜突然赶回来的原因,会不会郁闷死呢

    夜深人静,云闲阁和寝宫都一片漆黑,人未眠。

    韩芸汐靠在窗边,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摩挲着娇唇,至今都还傻乐着呢。

    那个家伙是介意的。

    介意这个东西,可意会而不可言传。

    韩芸汐曾经是那样介意端木瑶的事情,她都忍不住想龙非夜今日是不是和她当初一样的感受呢

    被喜欢了那么久的人介意,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就像是终于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也同时喜欢着自己。

    时光静好,与君语;天下纷争,与君谋;繁华落尽,与君老。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龙非夜,你若介意,便是晴天。

    寝宫中,龙非夜倚躺在摇椅上,手中端着酒盏,他缄默地望着窗外,也不知道是望着云闲阁,还是望着树梢那一弯月牙。

    许久许久之后,他淡淡开口,“熊川和弥天红莲有消息了吗”

    蛇果,熊川,弥天红莲,这三位药是用来解哑婆婆糜毒的,目前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找到这三味药来得重要。

    唯一的确定是蛇果在古七刹手上,而其他两味,一直都没消息。

    暗卫从黑暗中现,“禀殿下,一直没消息,只查到熊川曾经出现在竞拍场,具体的还在详查。”

    龙非夜挥手示意暗卫退下,他很清楚这几味药材并不好找。

    如今,他就等着唐离带上暴雨梨花逃出来,蛇果,他势在必得

    夜更深了,却有个身影一直晃荡在秦王府周遭。

    妖冶的红衣在夜深中有种说不出的妖冶之美,像是在黑暗中缓缓绽放的彼岸花,神秘而高贵。

    直到天快亮,这一抹红影才落在附近的客栈屋了,“殿下,这姑娘不容易,我想试试救她。”

    虽然谁都不知道美人血养成之后,百里茗香会怎么样,但是,就韩芸汐的毒术知识来估计,百里茗香是活不成的,只是死法上不确定而已。

    见龙非夜蹙眉,韩芸汐连忙解释,“保证不影响美人血。”

    龙非夜这才给了三个字,“你随意”

    百里茗香于他,不过是众多属下中的一个而已,他甚至都快忘了她长什么样子。

    “殿下,哑婆婆有消息吗”韩芸汐一直没忘这件事,也一直惦记着影族那位白衣公子。

    关于她的身世,似乎随着哑婆婆和白衣公子的消失而杳无消息了。

    有些时候,她宁可自己就只是韩从安的女儿,韩家的嫡出小姐而已,没有那么多秘密。

    秘密多了,阴谋也就多了,危险也就多了,她至今都还怀疑天心夫人的难产是有人动了手脚,要将她扼杀在娘胎中。

    不查清楚天心夫人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父亲又是何许人也,她如何安心

    “没消息,找到的可能性不大,你最好别抱太大的希望。”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没说话,想起哑婆婆,又是满心内疚。

    她淡淡道,“殿下,三味药里,蛇果都找到了。”

    这话一出,龙非夜平静的眸光就闪过一丝精芒,“蛇果”

    韩芸汐将东西取出来,“小东西拿出来的,天晓得它还藏了多少好东西呢”

    龙非夜拿来一番打量,无法肯定这就是蛇果,比他在古七刹手里见过的还要大一些

    “殿下,你收着吧,其他两味药,怕是不好找。”没找到哑婆婆,反倒先找到药,韩芸汐浑身都没力气了,也懒得保管蛇果。

    龙非夜默默收入袖中,也没多说什么。

    他眼底闪过一抹冷意,古七刹,这一回本王绝对会陪你好好玩玩的

    正说话着,楚西风急急而来,“殿下,殿下出大事了”

    龙非夜最不喜欢的就是手下的人慌慌张张的,他不悦问,“多大的事”

    “太子出事了”楚西风气喘吁吁的说。

    龙非夜没放心上,太子是很识时务之人,以目前的形势,太子并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天徽皇帝也不会拿太子怎么样的。

    这对父子最好的办法就是联手。

    “怎么了”韩芸汐颇为好奇。

    “皇上给他指婚了,把将军府的穆琉月指给他了”楚西风认真道。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愣了。穆琉月,楚西风不提,她都快忘记这个人了。

    这姑娘曾经是长平公主最要好的闺蜜,可谓嚣张一时,后来因为跟她打赌赌输了,没有履行承诺而名声败坏,不敢出门。

    想当初,还是她哥哥穆清武脱光了上衣替她在大街上跑了一圈的。

    这样的女子,哪怕出身再好,都嫁不到好人家的。贵族世家,名门望族讨媳妇和嫁女儿不一样,嫁女儿或者还会看对方家世,但是,娶媳妇最看重的必是名誉品行。

    太子居然会娶这样的女子不,确切的说,天宁皇族居然会接受这样的女子

    韩芸汐太不可思议了

    无疑,这件事也出乎龙非夜的意料,他冷冷问,“穆大将军什么意思”

    “宫里刚刚送出来的消息,这会儿估计圣旨才送到将军府。”楚西风如实回答。

    “对了,殿下,前几日我和楚西风看到太子去将军府,和穆清武在一起。”

    韩芸汐宁可相信是太子龙天墨主动找上穆清武的,都不愿意相信穆清武因为军饷的事情主动搭上太子的。

    太子背后的国舅府,确实有实力给穆清武提供军饷和粮食。

    “天徽给穆清武的时限到了吧”龙非夜问道,不是他忘了这件事,而是在他看来,在这样的局势下,天徽皇帝不至于真把穆清武怎么着的,他拉拢将军府还来不及呢

    “前两天就到了,也没见天徽皇帝把穆清武怎么着呀”楚西风说道。

    不管怎么说,天徽皇帝指婚都是一种拉拢的行为,目前就看穆老将军的意思如何了。

    一旦将军府和国舅府站到一起去,对龙非夜来说还真是一大威胁呀

    此事,只能暂时静观其变了。

    又过了几日,唐离总算是来了,他风尘仆仆,居然还穿着新郎服,天晓得他经历了怎样一场生死大逃亡呀。

    他刚进门,都没见到韩芸汐,龙非夜就拉他走了,“去药鬼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