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

关灯
护眼
    楚西风这些天一直在探各路消息,他都乐坏了。

    原本太子的婚事如此高调,殿下是想插一脚的,只是,如今王妃娘娘这么玩,殿下倒省了不少力气。

    “听宫里的太监说,太后为聘礼的事情和太子险些吵起来。殿下,王妃娘娘真的太聪明了”

    龙非夜闲适地喝茶,许久才淡淡来了一句,“嗯,很聪明。”

    “可不是,殿下,之前怎么就没发现王妃娘娘有这等能耐呀”楚西风兴奋极了,无比期待宜太妃寿宴的到来。

    没想到龙非夜居然笑了,笑而不语。

    楚西风看着主子的迷人的笑容,一时间都呆了,好吧,连他这么个大男人都觉得主子笑起来非常迷人,可惜,他不喜欢笑。

    在全城轰动,万众热议之中,宜太妃的寿宴如期而至。

    秦王府向来拒绝热闹,天大的事情都不允许被打扰,芸汐选用了帝都西郊的一座别宫举办斋宴。

    宜太妃和太后是两个位置上的人物,可是,宜太妃这场寿宴,不管是从出席的人数,还是从宴会的规模上看,竟都不输太后。

    唯一差距的是天徽皇帝没有出席,当然,天徽皇帝虽然不出席,却密切关注着寿宴上的一切。

    宜太妃早已不闻世事,但是,心里终究是精明的,知晓如何应对这个场面。

    简单的斋宴之后,宜太妃就称染了风寒先行离开,将义卖竞拍交给秦王殿下。

    主持义卖的不是别人,正是不少人熟悉的赵嬷嬷。

    韩芸汐陪着龙非夜坐在主台右侧,左侧第一位则是荣亲王,随后便是太子,穆清武就坐在太子身旁,穆琉月毕竟还不是太子妃,位置靠后,在穆清武背后。

    赵嬷嬷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之后,保证会公开所有义卖收入,所得的所有银子将由秦王殿下亲自派人,第一时间送到灾民手中。

    正义之士自是纷纷赞许,也有不少人没在听,盼着赶紧把义卖的东西拿出来。

    他们是不得已来花银子的,只希望选择能多一些,能物超所值。

    谁知道,赵嬷嬷却宣布,此次义卖只有三件药材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全场少说也有小百号人,居然就拿三件药材来义卖秦王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龙非夜原以为会有不少东西,他低声问,“就三件”

    “殿下,这里至少有一半的人是冲着名声来,而不是真的想做善事,我为什么要给他们假意行善,博得好名声的机会呢”韩芸汐认真反问。

    要知道,今日在义卖上谁出了多少钱买了什么东西,全都被被传出去的。

    所有人都在议论义卖这件事,但是有多少人认真想过,如今灾区的形势即便有银子都买不到粮食呀天宁国目前没那么多粮食过多的银子是没用的。

    其实,这场义卖韩芸汐最主要的目的是敲砸龙天墨的银子

    龙非夜看了韩芸汐半晌,什么都没说,却拉住了她的手,十指相扣住。

    原本神采奕奕,理直气壮的韩芸汐顿时低下头,嘴角裂开一抹窃喜,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

    虽然在毒宗禁地拒绝过这样的牵手,可是,误会解开之后,她是好喜欢的。

    穆琉月的视线一直都落在龙非夜身上,哪怕即将嫁为人妇了,她心底依旧无法忘记这个她自小暗恋到大的男人。

    看到这十指相扣的一幕,穆琉月越发的痛恨韩芸汐,她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尽所能帮太子,一定要秦王殿下看到她的价值

    众人对三件竞拍品开始有了种种猜测。

    义卖三件药材能凑集到多少银子呀难不成这三件药材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不少人都联想到韩芸汐娘家那个药材库房,指不定真会是极好的药材呀

    “赵嬷嬷,开始吧,把东西拿出来。”韩芸汐笑道。

    韩芸汐坐在龙非夜身旁同他十指相扣,龙非夜不说话,反倒是她开口,她就像是龙非夜的代言人,大有女主人的风范。

    “是,王妃娘娘。”

    赵嬷嬷勾勾手指,婢女就呈上了第一件药材,放在盘子里盖着红布,谁都看不到是什么。

    众人正好奇着,赵嬷嬷一把就掀起了红布,只见盘子里躺着的不是别的,正是一颗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当归

    谁都没想到会这样,居然拿一颗当归出来竞拍,想卖多少钱呀这是

    众人窃窃私语中,赵嬷嬷大声说,“这是一株三年老当归,起拍价五千两”

    五千两

    众人又一次被惊到了

    就算是十年老当归也不值五千两吧这哪里是义卖,简直是敲诈

    龙非夜并不知道韩芸汐准备了什么东西,但是,就他嘴角的弧度来看,他对当归这东西还是非常满意。

    虽然众人十分不满,但是,这第一件药材就开出了五千两的底价,谁知道后面的价格有多高呀要知道,义卖的东西就只有三件,迟一步就有钱也花不上了。

    今日这场子是义卖赈灾,既然来了又没花钱,传出去多寒碜,多丢人

    很快就有人报价出来,“七千两”

    报价的不是别人,正是穆琉月

    她想如果能拿下第一件药材的话,必定会成为最被关注之人,说不定这一回能挽回她的名声。

    “八千两。”立马有人加价。

    穆琉月也不着急,可谁知道尾随众多,竟从八千两一路加到两万两上去。

    “两万又一千两”穆琉月再报价。

    “两万两千两。”立马有人跟。

    “再加一千”穆琉月又举手。

    “跟加一千。”那人紧随不放。

    “加五千”穆琉月豁出去了。

    这下,那人蔫了,两万五千两,可不是小数目了。

    全场一片寂静,穆琉月暗暗得瑟起来,虽然两万五千两不是小数目,但是,为了名声,她也豁出去了,掏光了私房钱再加上父亲给的嫁妆,应该是够的。

    “两万五千两,第一次有加价的吗”赵嬷嬷大声问。

    穆琉月得瑟着,心想稳超胜卷了,谁知道百里将军居然开了口,“十万两”

    “呲”

    好大的手笔呀

    众人面面相觑,无法想象,穆琉月顿时傻了,发现自己在人家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老夫愿为灾民出绵薄之力,十万两。”

    百里将军这话说得多好听,义卖只是个形式,出钱才是关键,这不是出钱买当归,而是捐款呢

    “百里将军之慷慨,灾民之大幸”赵嬷嬷感慨起来。

    这话一出,荣亲王和龙天墨他们终于坐不住了。

    龙天墨忍不住开口,“二十万”

    这

    这还能一起玩耍了不

    刚刚还一两千的加价,现在居然是十万十万的加价

    这价格一出,全场都倒抽了口凉气,太子不愧是太子,有国舅府撑腰就是财大气粗呀

    这一回,百里将军并没有跟,当然,在场也没有任何人再跟,龙天墨以二十万的价格从秦王府买下了一株当归。

    穆琉月对于她这位未来的夫君并没有爱意,却寄托了不少希望,见状,她都忍不住感慨起来,太子及其背后的财力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她还以为太子出了那么多聘金,手头应该会很紧了,没想到他依旧如此豪气,天晓得他的底子到底有厚实

    第一件药材就这样愉快的被竞拍走了。

    婢女端来第二件药材,赵嬷嬷还是大动作一把掀起,大家都期盼着第二件药材能好一点。

    可事实证明,韩芸汐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抠门的王妃。

    第二件药材居然是决明子,而且就只有一颗。

    偏偏就这破东西,大家还得争先恐后的出价,就算最后没竞拍到,好歹也参与过开价,不至于传出去被笑话。

    还是和第一件一样,五千起价。

    这一回,穆琉月依旧使劲地加价,一有人出价她就立马加,几乎是抢走了所有人的风头。

    只可惜,不管是龙非夜,还是太子都没多看她一眼,反倒是韩芸汐一直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

    韩芸汐纳闷呀,这丫头不知道太子是拿了聘金来竞拍的吗她这么兴奋做什么

    当然,即便穆琉月一直加价,最后还是没竞拍到。

    因为,第二件药材依旧被太子买下了,开价还是二十万。

    当第三件药材竞拍开始时候,荣亲王就按住了太子的手,“殿下,过了。” ~ .. 更新快

    超预算了,四十万现银,那远远超出他们的预算,再买下去,婚礼真就不用办了。

    太子没开口,可谁知道他趁着荣亲王不注意又举了手,“十五万两”

    荣亲王险些吐血,竞拍可是要现银的,到时候上哪去拿那么多现银难不成得跟国舅府开口去

    穆清武眼底掠过一抹冷意,始终没出声,而他背后,穆琉月对她这位未来夫君的仰慕之情顿时如涛涛江水

    她甚至都忍不住思考,这么一个有财有权有魄力有前程的男子,她怎么能不喜欢呢

    “十五万还有没有人加”赵嬷嬷兴奋地大喊。

    还会有人加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