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那就动脚吧

关灯
护眼
    是谁情不自禁又是谁让谁情不自禁

    寂静的夜,喧嚣随着人群远去,只留下朦朦胧胧的暧昧,在淡淡月芒的笼罩之下,意也乱情也迷。

    细碎的吻无声无息游走,背后高大的身躯压迫感越来越强,韩芸汐禁不住仰起头来,**迷离之中望见了空中一轮明月。

    “龙非夜,别”

    她只是无意识地唤了一声,然而,恰恰是这一声“别”打住了龙非夜继续的节奏。

    刹那间,龙非夜就放开手,甚至后退了一步

    天堂和地狱,往往就是一步的距离。

    韩芸汐瞬间就清醒了,心砰砰砰狂跳起来,一时间都不敢回头。

    天啊,刚刚那家伙干什么呀这里可是街上

    虽然她不保守,但是也不放荡。

    如果刚刚没有停止,他继续下去,他会吻到哪里去呀

    思及此,韩芸汐的脖子和耳朵都火辣辣起来,像是着火燃烧了。

    龙非夜眼底的沉迷之色已褪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烦躁。

    一贯引以为豪的自制力竟也可以这么土崩瓦解,他太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对于这个女人,他一直都不允许自己纵容自己。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站着,沉默无声。

    沉默并不是太久,龙非夜就冷冷开了口,“走吧。”

    这家伙欺负了人,居然还可以如此冷静

    韩芸汐本该松口气的,可是她居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好不甘心呀,可偏偏已经没胆量回头去看他了。

    龙非夜说走,韩芸汐就乖乖地往前走了。

    幸好这路程不短,有足够的时间让韩芸汐调整心态,当他们抵达林家粮店的时候,韩芸汐脸色的绯色也基本退没了。

    两人看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但是,两人之间弥漫着那一抹暧昧气息,唯有他们自己感受得到,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对主仆。

    不得不说,龙非夜这个侍从当得还很称职,一到林家粮店,他就没跟韩芸汐那么近了,韩芸汐先进门,他才跟进去,行为举止都颇为谦恭,越发的像侍从。

    这林家粮店作为国舅府在黑市的眼线,店内的人都不会是普通人物,所以,做戏要做足了。

    来之前,吴叔就已经将林家粮店的情况都说了,韩芸汐原本以为一进店就会见到当家的林爷和几个专业的线人。

    谁知道此时店内除了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在睡觉之外,就只有几个小厮。

    “有人吗”韩芸汐大声喊了一声。

    那男子懒洋洋地抬起看来,就看了一眼,立马又睡下。

    什么情况呀这是

    韩芸汐正要问,谁知道那男子毫无预兆又抬起头看来,他揉了揉眼睛,很快就露出了色迷迷的眼神儿。

    韩芸汐立马就察觉到对方的歹意,她都还没怎么样呢,立马察觉到背后有股阴森森的冷意。

    这让韩芸汐倍感安全,她挑眉看去,冷冷问,“你家老板呢”

    韩芸汐并不知道,她冷艳高贵的打扮有多迷人,再加上此刻高冷的表情,冰冷的声音,简直就是尤物一个。

    有那么些男人就特别喜欢挑衅这样高冷的美人儿。

    “啧啧啧啧啧啧”

    男子不说话,一边撅嘴一边走了过来,纨绔而轻。

    韩芸汐本想下点毒教训教训这个好色鬼,可是考虑到他们有正事要办,不能打草惊蛇,她只能忍了。

    男子迎面走来,都走到韩芸汐面前了,居然还没有停步的意思,竟逼到她面前来。

    韩芸汐后退了一步,谁知道男子居然又上前一步,笑得特猥琐,“美人,你要买粮吗”

    “把你家老板叫出来”韩芸汐冷冷说,又一次让步。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本少爷可以做主。”

    这纨绔少爷不是别人,正是林家粮店的负责人林爷的外甥陈三少。

    林爷正和几个同伴在后院一边商量贱卖粮食的事情,一边等国舅府的密函回复,粮店就暂时交给了陈三少守着。

    “我要买不少,你做不了主,废话少说,赶紧把林爷叫出来。”韩芸汐的耐性是有限的。

    岂料这陈三少得寸进尺,竟又一次要逼近韩芸汐。

    这一回,韩芸汐没有再后退让步,而是用双手狠狠推开了他,冷声,“滚远点”

    陈三少始料未及,被这么一推就给撞桌上,推倒了一桌茶点。

    他爬起来,舔了舔舌头,竟然淫笑起来,“原来不是冷美人,是个辣妹子,呵呵,正合小爷我的胃口”

    他说罢,立马下令,“来人,给小爷我把门关了”

    早有小厮赶去后院找林爷了,在场的小厮不敢得罪陈三少,立马去关门。

    见状,韩芸汐也不怕,毕竟她背后站着一个比山还可靠的大靠山。

    门一关上,陈三少就扑过来了,“辣妹子,赶紧让小爷尝尝味道”

    看着他扑近,韩芸汐眼疾手快,扬起一巴掌狠狠就往他脸上扇过去,“啪”一声清脆

    陈三少立马愣住了,脸色出一个火辣辣的手印,而周遭的小厮全看傻眼了。

    林家粮铺在黑市粮行地位极高,林爷没有子嗣,就这么个外甥,宠溺得不得了。陈三少仗着粮行的势力为非作歹已经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了。

    在外头当着众人的面调戏女子,林爷都可以帮他摆平,何况是在店内呢

    没想到今日这女子居然真敢动手打人。

    陈三少再好的兴致也被这一巴掌打没了

    他捂着侧脸,露出凶恶的眼神,“来人,给我押住她,本少爷不抽死她就不姓陈”

    话音方落,突然“咻”一声凌厉的鞭声响起,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陈三少的脸就被抽了一鞭子,刹那间皮开肉绽,怵目惊心。

    龙非夜右手持鞭,轻轻一挥,长鞭就收了回来。

    全世界都知道他最擅长的是剑,但是实际上他的鞭术远远在他的剑术之上。

    这一鞭子对他来说根本不需要什么力气。

    这个时候,陈三少和在场的小厮才注意到这个黑衣蒙面侍从的存在

    也不怪他们,毕竟黑市里黑衣蒙面人太多太多了,龙非夜进门至今又一声不吭,谁会想到他会那么不好惹呢

    “啊”

    陈三少疼得大叫起来,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韩芸汐回头看来,不高兴了,“殿下”二字险些喊出口,幸好及时停住,她佯作训斥,“说了不能动手”

    大夫交待的,不能动手

    平素起居之类的他动手她就不跟他计较了,可是这种“动手”能避免还是得避免的。

    “那动脚吧”龙非夜反问道。

    韩芸汐都没反应过来,龙非夜突然一脚狠狠冲愣在一旁喊疼的陈三少踹过去,直接把人给踹飞了出去。

    韩芸汐禁不住哈哈大笑,“这个可以有”

    然而,龙非夜却不笑,似乎不高兴了。

    陈三少噗通一声落地,刚才的气焰全都没了,一个大男人居然呜呜的哽咽起来,“来人,来人,找我舅来快,找我舅来”

    很快,林爷闻讯而来,一进门看见这场景,顿时大怒,“来者何人,竟敢在我林家粮铺放肆”

    “买粮人”韩芸汐冷冷回答。虽然他们要隐瞒身份,要低调,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被随便欺负。

    “不卖”陈三少立马大喊,“舅舅,这女人打我,那男的还抽我,你一定要替我宰了他们”

    他说着,不甘心又补充了句,“抽那男人的,来人,给我拿鞭子来本少爷要抽死他”

    可谁知道满腔怒火的林爷突然就没声了,要知道,他现在最愁的就是没人买粮。

    他视线扫过过龙非夜,又认真打量了韩芸汐几眼,小心翼翼问,“你们要多少”

    他非常清楚如今的形势,这个节骨眼上来买粮的,一定不简单。

    “舅舅”陈三少不满了,他只关心吃喝玩乐,哪里知道如今的形势

    林爷瞪了他一眼,他才悻悻地低头,他应该赶紧去瞧大夫的,可是,他不甘心呀

    “姑娘,你想买多少”林爷又问了一遍。

    “听说你这有五万担”韩芸汐反问道。

    这话一出,林爷就知这个女人是道上的了,人人都知道有五万担粮食要卖,但是得是非常内行的人才能找到他这里来。

    虽然林爷心急着卖粮,却还是谨慎的,他不答,反问,“你要多少”

    “你有多少”韩芸汐再问。 本书醉快更新##

    如此往来,林爷心中也有点数了,他态度软了不少,笑道,“姑娘,不如到屋内详谈”

    谁知韩芸汐却冷冷笑起来,“先赔礼道歉,否则,请把门打开。虽然本姑娘急着要粮,但也不稀罕你们这一家”

    韩芸汐这话听起来像是针对陈三少的,可是,她说是故意透露两点信息给林爷的。

    一,她急着要粮;二,她也不是专门来林家粮铺的。

    如果韩芸汐直接说她急要粮,又不稀罕林家,或许林爷这么精明的人不会相信她,但是,韩芸汐借陈三少的事情这么一说,林爷基本就信了。

    陈三少的秉性林爷最清楚了,不用多问就知道是他色心又起要调戏人家。

    林爷终究不是省油的灯,他看了陈三少一眼,认真道,“姑娘,我这外甥都被你们打成这样了,也算是赔礼道歉了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