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绝了,拉北厉下水

    只收现钱

    当林爷说出这四个字的时,韩芸汐险些笑出来。虚以委蛇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这四个字吗

    终于让林爷自己说出这四个字来了。

    如果韩芸汐一开始就说自己是拿着现钱来买粮食的,就算林爷不怀疑她,林爷上头的人也会怀疑,消息不用传到国舅爷耳朵里,她就会被赶走了。

    如今,林爷自己说出这句话来,韩芸汐就有八成的把握,这件事基本是成了。

    大财主就在她背后站着呢,韩芸汐大大方方甩出一句话,“只要有粮,银子不是问题。”

    林爷看得出来韩芸汐是有钱的主儿,却没想到能这么爽快。

    “呵呵,看样子这位姑娘真的是急着要粮食呀”林爷就是不死心呀,继续试探。

    “呵呵”韩芸汐笑得特神秘,略带得瑟。

    林爷察言观色一番,知晓有戏了,立马奉承,“姑娘气质不俗,必是人中龙凤,姑娘的来头呵呵,老夫怕是猜不到喽”

    韩芸汐嘴角勾起一抹骄傲的弧度,她一点儿都不谦虚,“林爷好眼光。”

    “那是姑娘好气质”林爷哈哈大笑,他最喜欢这种自大傲娇的女人,尤其是有点本事,心高气盛的。

    这样的女人,吃软不吃硬,林爷知道怎么应付了。

    “姑娘,还未请教贵姓。”林爷特意抱拳作揖,以示礼敬。

    “免贵姓赫连。”韩芸汐毫不犹豫地回答。

    赫连

    这个姓氏可不简单,这是北厉国的国姓呀在西周和天宁姓赫连的少之又少,而在北厉,姓赫连的便是皇族的人了。

    如此财大气粗的,又姓赫连,林爷不想多都不行。他在黑市里这么多年,也做过不少北历的买卖。

    北历国因为土壤和气候的原因,只有南部一小片区域能种植小麦,高产的水稻根本无法种植。北历人的饮食以肉类和奶类为主,南方的粮食在北历国并没有什么市场。

    但是,北历国却一直关注着天宁的粮食产量,在天宁干旱或者洪涝的年份,北历国不少商人也会参与粮食买卖的炒作,更有甚至北厉皇族也有人参与其中,一边炒高粮食的价格,一边煽动天宁灾区的暴动。

    林爷又认真打量了韩芸汐一眼,越发的怀疑这个女人来自北历国。

    他印象中,北历的女子大多喜欢冷艳的妆容呀。

    林爷这边怀疑着,龙非夜那边却笑了,若不是黑布蒙面,必定所有人都看得到他的笑容。

    他这才恍然大悟韩芸汐今天为何突然化了个浓妆,原来不止是为了不让人认出,更是因为“赫连”这个姓氏呀

    这个女人居然聪明到拿北厉国来说事,就是他都忍不住心生佩服。

    这个女人,若生做男子,必定是他的头号对手吧。

    林爷开始奉承起韩芸汐,韩芸汐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由着他奉承讨好,她统统来者不拒。

    林爷最后都令人备了好酒好菜,和韩芸汐一边喝酒,一边谈事。

    当然,一谈到关键的事情,一旁的线人就及时禀到上面的人去,关于这个女人的来头,财力,性格一样都没落下。

    “赫连姑娘,价格方面是否能呵呵,还请赫连姑娘手下留情呀。”林爷打趣地说。

    他想,先把这个女人捧得高高的,然后再来砍价,这个女人应该会好面子不敢再开低了吧。

    谁知道,韩芸汐就是不直接谈价格,她其实没喝几口,却故作醉意朦胧,“林爷,要砍价可以呀但是你得报个数,让本姑娘知道你手上有多少粮本姑娘就跟你说白了吧如果你粮多,价格就有得商量,如果少的话呵呵”

    她说着,又贪杯了两杯酒,这才又继续说,“不妨告诉你,那家那家的价格本姑娘非常中意,可是他们没货呀区区二十万担都没有,你说,三十万担都没有本姑娘为什么要付你现钱呀”

    这句话说都混乱了,一下子二十万,一下子三十万,“那家”说的也不知道是哪家。韩芸汐这幅模样任谁见了都会当她醉了的。

    醉话才是真话,虽然混乱,但是林爷一下子就听出了关键信息来。

    他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何这个女人不去找吴叔粮店,这下他明白了,原来她要的粮太多了,吴叔粮店没货。

    其实,在粮荒的时期十万担粮确实不少,尤其是新粮。

    如果不是国舅府那边耽搁不起,林爷必定会吊一吊韩芸汐的胃口,好好跟她谈价格的。

    因为这黑市里除了他这里,还真找不出第二家能拿出二三十万担粮的。

    可惜了,可惜了呀

    价格都还没谈拢,林爷就开始心疼到手的银子了。

    见韩芸汐醉得差不多了,林爷才朝她背后的黑衣蒙面侍卫看去,他很客气,“这位爷,你家主子也醉了,不如这样,今夜就在寒舍休息,明日我和她再继续谈,如何”

    林爷其实很好奇这个黑衣蒙面侍从的,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就他身上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场,便会令人不自觉心生戒备。

    正是因为这个侍卫的存在,林爷都有些怀疑眼前这位“赫连”姑娘就是北厉皇族的人。

    龙非夜那可是比韩芸汐还精明的人呀,林爷只说一句话,他就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

    “好。”他只答了一个字。

    林爷隧是大喜,立马令人准备客房。

    他已经尽量争取时间了,如今就看上头的意思了。

    龙非夜当场就横抱起韩芸汐,他近一米九个头,高大傲岸,将韩芸汐横抱起来轻松极了。

    一个黑衣神秘,一个冷艳高贵,再加上梦幻的公主抱,在月色朦胧之中远远而去,看得在场的人都有些傻眼,只觉得这并非主仆,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老林,这侍卫有点问题呀”

    龙非夜他们一离开,立马就有人开口了,没办法,龙非夜与生俱来的气场就是那样强,即便他已经有意收敛了,还是无法全部掩藏。

    “爷,那女的姓氏赫连,或许那男的也”有人低声猜测。

    这话一出,另一人立马道,“或许他才是正主呀就他那个个头看,必定也是北历人”

    如果韩芸汐和龙非夜知道他们这些猜测,是会夸这帮人聪明,还是夸这帮人愚蠢呢

    此时,韩芸汐和龙非夜已经在房间里了。

    龙非夜一进门视线就横扫屋内的每一处,确定安全之后才小心翼翼将韩芸汐放在榻上。

    “殿下,他们在酒里下了毒,是**毒物,我明日得睡到中午才能醒。”

    韩芸汐借机低声,这帮人真心不知好歹,居然敢在她面前下毒。而且是这么低级的毒,酒一上来她就立马嗅到了,连份量多少都知道,都还不用动用解毒系统呢。

    毒性要在睡眠时期才会发作,她待会再解毒也不迟。

    她还巴不得多睡一会儿呢,赶时间的又不是她。

    “愚蠢的东西。”龙非夜低声,谁知道韩芸汐竟然得瑟道,“不,他们很聪明,但是我比他们更聪明”

    这个“不知廉耻”的傲娇货

    可是,她说得确实没错,确实是她聪明。

    龙非夜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女人眸中这种神彩奕奕的自信和骄傲。

    他正要起身,又补充了一句,“放心睡。”

    有他这三个字,即便外头兵荒马乱,韩芸汐都能安睡到天亮了。

    因为一旁有带路的仆从在,龙非夜不宜久留,他替韩芸汐掖好了被褥后便起身离开。

    他一出门,仆从便说,“这位大爷,你的房间就在隔壁,这边请吧。”

    “不必。”

    龙非夜在一旁的台阶坐下,态度冷得那仆从都觉得周遭的温度似乎降低了。

    仆从一句话都不敢再说,跑着去禀林爷。

    林爷自是不敢有什么歹意的,他一宿未眠就等着上头来密函。

    一封封密函几经周折,四五个人过手之后才送入国舅府。

    国舅爷越看眉头蹙得越紧,直到看到最后一封密函上写了“赫连”二字,他紧锁的眉宇才舒展开来。

    虽然决策者是国舅爷,但是,这些信息都是林爷报上来的,纵使林爷很客观地如实禀告韩芸汐和龙非夜的一举一动,但是,再客观都免不了主观意识的影响,尤其是写出来的东西。

    这些密函字里行间都渗透进了林爷的猜测,所以,林爷的猜测就这样影响到国舅爷的决策。

    如果是以前,国舅爷还会了解多一些再做决策,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他没有机会。

    密函是飞鸽传说往来的,经过那么多手最快最快也得半天的时间。

    眼看天就快亮了,他这里的密函得中午才能到林爷手上,那个时候那位赫连姑娘差不多也醒了。

    等林爷和她谈好了价格再来禀的时候,必定要晚上了。

    时间拖不得

    国舅爷心里其实一直没多少把握的,但是,一想到“赫连”这个姓氏,他就多了些许安慰。北厉皇族暗中插手天宁炒粮的事情,他也是了解的。

    原本都打算给林爷密函,让他做主了,可后来再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派一个可以代表他全权决定事情的人到黑市。

    对方要的数量不少,最好借这机会把他手上的粮食全都抛出去。

    龙非夜已经去灾区了,赈灾之余,必定会从那些基层的贪官污吏开始追查起,到时候就算他查到上面来,也抓不到国舅府的一粒粮的证据

    国舅爷打开书房的门来,只见东方的天空已泛白了。

    他琢磨起来,该派什么人去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