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可是,他不乐意

关灯
护眼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有些时候越是沉默,越是隐忍,别人就越以为你好欺负,越得寸进尺。

    但是,有些时候并不如此。

    南郭明德和于大人做戏做了那么久,秦王都一直沉默着,这两位还真是做戏做得入迷,得寸进尺,真当秦王殿下好欺负了

    这不,后果不堪设想了吧

    楚西风已经亲自带人进郡守府搜查了,全场的人全都等着

    南郭明德脸色煞白煞白,浑身都在颤抖,他死死地盯着郡守府大门里看,紧张得都说不出话来。虽然都快绝望了,但是,他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密库里的粮食不会被发现。

    过了许久,楚西风都没出来。

    南郭明德便越发的侥幸,或许,他还是幸运的吧,密库那么隐蔽,楚西风又对郡守府一点儿都不熟悉,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又过了好一会儿,楚西风总算是出来了,一时间所有人全都看过来,郡守府里到底还有没有粮食,马上就要揭晓了。

    楚西风不经意瞥了南郭明德一眼,不屑轻哼了一声。

    南郭明德遂是大惊,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攥着,无比紧张。

    谁知道,楚西风却禀道,“秦王殿下,属下没有在郡守府里找到粮食。”

    居然没找到难不成南郭明德也没贪污粮食

    在场众人难免有些失落,而南郭明德整个人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他就知道就知道密库没那么容易被找到的

    总算是逃过一劫了

    可谁知道,楚西风下一句却道,“殿下,属下没找到,但是南郭公子愿意为您引路,据他说郡守府有一个大密库,里头全是粮食”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楚西风才不会笨到真到郡守府里搜查,他刚刚不过是威胁了南郭俊一把而已,南郭俊就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哪里经得起恐吓没两三句话就把一切全都招了。

    南郭明德像是被五雷轰顶一样,僵硬在原地,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最后竟会被亲生儿子给卖了

    什么叫做坑爹,这就是了吧

    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讥讽,问道,“南郭大人,你不是说府上没粮了”

    不用见到密库里的粮食就南郭俊那句话便是最好的证据

    周遭的老百姓纷纷愤慨指责起来,谣言又一次被推翻,秦王殿下不仅仅没有贪污赈灾的银子,也没有贪污赈灾的粮食。

    南郭明德这个所谓的“父母官”才是最大的蛀虫说什么连老母亲的口粮都拿出来了,根本就子虚乌有

    很快,楚西风带进去的侍卫就将一袋袋粮食搬出来,没一会儿就在大门口堆成了一座小山。

    韩芸汐看着,眉头紧锁,灾区有多少老人孩子被活活饿死,这帮人却屯了那么多粮食坐等涨价。

    真不知道这帮人的心怎么就那么狠这个南郭明德,死一百遍都不够赎罪

    在万众怒骂声中,南郭明德跪着,浑身颤抖,他一直朝一旁的于大人使眼色,可是,此时于大人都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他呢

    于大人不仅仅没有保南郭明德,甚至还落井下石。

    “南郭明德,本官信错你了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宁南郡的灾情是最严重的,分配到的粮食也是最多的,没想到你竟敢干这等事情来,你如何对得起百姓”于大人义正严词的质问。

    “于大人,你”

    南郭明德正要辩解,于大人抢了先,“南郭大人,你也是上有老母下有幼孙的人,你如何忍心看着那么多老人小孩被活活饿死呀你的心肠到底是什么做的”

    这话听起来似乎骂得很好,可细细琢磨来,总觉得有些奇怪。

    旁人是听不明白,可南郭明德心里很清楚,于大人这是拿他的老母和幼孙在要挟他呢

    他手中掌控了于大人调派到宁南郡实际粮食的数据,他虽然贪污,可原本调配到宁南郡的粮食就已经被贪了一回了。

    于大人的意思是要他自己扛下所有的罪了,莫要连累了上头的人。

    南郭明德虽心又不甘,可是,他也很早就知道这一劫若过不去,他必是上头的弃卒,必死无疑。

    他还能说什么呢他额头贴着地板,彻底沉默了。

    “秦王殿下英明,为宁南百姓抓住那么一大条大蛀虫,实仍百姓之福泽”于大人转而拍马屁。

    然而龙非夜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道,“来人,把南郭明德吊到城门口去先饿个三天三夜再审”

    贪污灾民的粮食是吧,那就让他先尝一尝饿肚子的滋味

    南郭明德哪怕已经认命了,可终究会害怕呀

    他吓得连连磕头哀求起来,“秦王殿下饶命饶命啊下官再也不敢了,求秦王殿下网开一面吧”

    龙非夜是何等聪明的人,自小就是阿谀我诈,明争暗斗的朝堂长大,于大人刚刚威胁南郭明德的那句话,他一听就懂。

    他有的是办法保住南郭明德的老母和幼孙,让南郭明德供出发配到宁安郡确切的粮食数量。

    可是,他不乐意

    南郭明德掌控着宁南大郡,没有他的配合,于大人和上头那位能贪多少

    罪有应得之人,龙非夜向来不喜欢多给机会。

    他完全无视南郭明德的求饶,冷冷道,“来人,马上拖下去”

    “秦王殿下饶命啊”

    “秦王殿下,下官知错了知错了”

    很快,南郭明德的求饶声就淹没在百姓的叫好声中的,两个侍卫架着他往城门去,也不知道什么人扔了石头,一路老百姓全效仿起来。

    南郭明德还没到城门口呢,就被石头砸得一身是伤,脑袋长了好几个包。

    南郭明德真心后悔呀,如果可以,他当初宁可得罪国舅爷,也不这个时候来得罪秦王殿下呀

    如果他刚刚没有那样煽动老百姓的情绪,是不是秦王殿下能手下留情一些呢

    好吧,世界上没有后悔的良药。

    看着南郭明德狼狈的背影远去,于大人整个后背全是冷汗,他只庆幸南郭明德还是识时务,没用供出太多东西。

    他看了周遭成山的粮食一眼,连忙讨好,“秦王殿下,下官这有宁南灾民的具体数据,下官愿意竭尽全力,协助殿下派粮”

    然而,龙非夜还是没理睬他,全然将他当作空气。

    见状,于大人也不敢再开口了,他心下忐忑着,秦王殿下越是不理睬他,他心里便越是没底呀自己都不相信秦王殿下会就这样放过他。

    他提心吊胆,恭恭敬敬在一旁侯着,不敢离开。

    龙非夜冷冷吩咐,“楚西风,安排下去,逐县逐乡,按人口派粮,告诉下面的人,再敢贪污者,哪怕就一粒粮,南郭明德就是下场”

    “是”楚西风领命而去,

    那么大批粮食,派发下去还得靠各个衙门的官兵来组织,龙非夜可没带那么多人手。

    南郭明德吊在城门口,别说下面的人不敢再乱来,就是上头的人也都该着急了。

    老百姓散去之后,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在宁南郡守府住下,于大人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却也不得不跟着进去。

    他着实想不明白,秦王殿下到底上哪里去找了那么多粮食。

    当然,此时他也无暇多顾了,他在心中暗暗告诉自己,不管秦王殿下如何逼问他,他一定要撑住,一定不能供出派粮的真实数据来。

    好歹他也是户部的四品大员,背后也有国舅爷撑着,又是皇上亲派的派粮大使,只要秦王殿下没找到派粮的真实数据,就不能拿他怎样。

    然而,很快事实就证明于大人太低估了秦王殿下。

    秦王殿下问都没问派粮数据,而是直接下令,“于广福身为派粮大使,任由宁南郡守贪污赈灾粮食,知情不报,罪加三等来人,将于广福押到牢里去,本王要亲审”

    这话一出,于广福就傻了,怎么都没想到秦王殿下会给他加上这么一个罪名

    “殿下,殿下下官冤枉呀下官也是刚刚到宁南郡,下官也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呀”于大人立马辩解。

    龙非夜冷笑道,“那你之前在何处”

    “下官下官在陇西郡”于广福连忙回答。

    “陇西郡真正落到灾民手里的粮比宁南郡还少,多少灾民暴尸于夜,至今陇西郡已经发生了两起灾民暴乱,你当本王什么都不知道吗”龙非夜怒声反问。

    于大人惊得连忙下跪,“殿下,下官只是按照受灾情况如实评估,给予派粮,至于粮食都到哪里去了,下官实在皇上只让下官负责分配粮食而已,这也不是下官的职责所在呀。”

    竟推天徽皇帝来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不屑,冷哼,“本王追究的不是你派粮不均,而是你知情不报来人,还不押下去”

    “秦王殿下,下官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呀”

    “秦王殿下,下官是皇上亲派的大使,您不能”

    “秦王殿下”

    任由于大人如何辩解,求饶,哪怕是又一次把天徽皇帝搬出来了,龙非夜也无动于衷。

    他既到了灾区,一切就全都是他说的算了

    他挥了挥手,示意侍卫将人带走

    韩芸汐看着一路挣扎而去的于大人,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笑什么”龙非夜冷冷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