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天徽皇帝好烦恼

关灯
护眼
    “笑殿下要屈打成招了”韩芸汐笑着说。

    这于大人手里掌控着可不紧紧是宁南郡派粮的数量呀还有其他两个灾区。

    账面上派发下来的粮食数和龙非夜实地调查的粮食数之间的差距,便是贪污的最直接证据。

    事情已经到这份上了,以龙非夜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耐性花心思去调查呢,抓了于大人,自是要从他嘴里逼出所有事情的

    “屈打成招”可不是什么好字眼,龙非夜却没气,反倒问说,“你有什么好手段吗”

    韩芸汐乐了,“殿下,你找对人了”

    韩芸汐手上可多的是让人欲欲死的毒药呀

    一旁的侍从听了这对夫妻的对话,竟有种“狼狈为奸”的感觉。

    嗯,秦王殿下和秦王妃都不是什么好人,最好别轻易得罪

    接下来几天,龙非夜和韩芸汐都在郡守府里,一边关注派粮的情况,一边慢慢折磨于大人。

    也就在这几天里,其他两个灾区也开始派粮食。

    宁南郡守被吊在城门口的事情也传到了其他两个郡去,忠良之臣为之拍手叫好,而那些贪官污吏则个个胆战心惊,变着法子找各种借口将吃下去的粮食都吐出来还于民,怕吐得不及时下场比南郭明德还惨。

    据估计,秦王殿下这一回派的粮食加上贪官们吐出的粮食节省着吃的,可保灾区一个月无忧。

    龙非夜并没有去其他两个郡的打算,那些个小官吏他也无暇多顾,他盯在眼里的始终是最上头那位。

    几天不到,派粮的消息就传遍了大江南北,关于秦王殿下贪污的谣言,不攻自破。

    之前的谣言传得有多盛,如今的称赞和歌颂就有多轰动。秦王赈灾几乎成了天宁国第一大事,甚至都传到了国外去秦王殿下的名气本就响亮,这一回又轰动了一把。

    赈灾还没完全结束,但是,秦王殿下却已经先争得了民心

    国舅爷是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他瘫坐在书桌前,久久都无法动弹。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国舅爷还不明白龙非夜上哪里去弄来那么多粮食的话,他这个国舅爷也不用当了。

    坑

    这简直就是一个坑,从义卖赈灾开始就是一个坑

    他不仅仅被坑走了银子,还被坑走了粮食

    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涣然醒悟的代价实在惨痛。

    国舅爷愣坐了许久许久,才突然惊醒,大喊,“来人,去把钱嵘给老夫找来,快”

    龙非夜既然能在黑市里买到粮食就说明他很清楚黑市里林家粮铺是国舅府的势力。

    国舅府和林家粮铺向来没有直接接触,哪怕是一封密函都要转经好几手。

    当初黑市里的买卖,他急着变现,将所有事情都交待给了钱嵘,让钱嵘出面去谈。

    钱嵘后来甚至将那两个卖家带到仓库去运粮了

    如今想来,国舅爷才恍然大悟,才后悔,可惜已经迟了

    万一龙非夜从钱嵘身上查到什么蛛丝马迹,查到国舅府来,那一切可就全完了

    “禀老爷,钱嵘不在府上。”侍从很快就来禀。

    “那他去哪了”国舅爷惊呼。

    “属下不知,听下面的人说已经好几天没见他了。”侍从如实回禀。

    国舅爷脸色大白,“找马上给老夫找”

    翌日晚上,出去找人的侍卫送回了一个确切的消息,钱嵘失踪了就连他老家都没他的消息。

    国舅爷彻底慌了。

    他立马下令断绝和林家粮铺所有往来,并且暗中灭了林家粮铺所有的嘴。

    “来人,去于府,把于广福的妻儿全都接到府上来快”国舅爷急急下令。

    只可惜迟了,早在龙非夜离开帝都的时候,于家就被他控制住了。

    尊贵的秦王殿下怎么可能会打没把握的仗呢

    国舅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然而,他全力支持的外甥太子爷却在背后看他的笑话。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讽刺。

    龙天墨收到情报之前,对穆清武道,“少将军,幸好聘礼都拿去赈灾了,否则国舅府一倒台,将军府也难逃舆论的谩骂”

    穆清武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并没有回答。

    他之所以选择投靠太子殿下,正是想借机打入国舅府,了解贪污黑幕,然而,当他和龙天墨越走越近的时候,他才发现对于国舅府的贪污,这位太子爷比任何人都愤慨。

    而国舅爷也提防着太子,赈灾粮食的事情,并没让太子知道多少。

    “少将军,想必大将军也会舒心很多了吧。”龙天墨又问。

    他和穆琉月的婚事,是穆清武牵的线,大将军一贯中立,而且对国舅府并没有好感,本是极力反对这桩婚事的,因为拗不过穆琉月才勉强答应。

    如今国舅府即将倒台,大将军或许能不再有顾忌,全心全意支持他这个女婿了吧

    穆清武犹豫了片刻,终是开口,“太子殿下,国舅府根基之深,冰冻一尺非三日之寒呀”

    听了这话,龙天墨遂是大喜,他三番两次旁敲侧击,穆清武总算是给他正面的答复了

    他就知道堂堂将军府,怎么可能只看中那么点聘礼呢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废掉的女儿的婚事,而影响了立场呢

    将军府要支持哪一方,想必穆老将军心中早就有数了。

    “怕就怕父皇和皇奶奶那边不好说话,所以还得请穆老将军进宫一趟。”龙天墨低声说道。

    国舅府的地位确实特殊,即便秦王殿下查到了确切的证据,最终定罪的只能是父皇。

    其实父皇早就知道国舅府贪污,只是一直睁一眼闭一只眼,毕竟一旦动了国舅府,必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今朝堂的势力还算平衡,父皇向来不会轻易大动作触动任何一方。

    但是,如果穆大将军能亲自进宫一趟,表明继续拥护东宫之决心,那一切就不一样了。

    得到将军府实实在在的支持,东宫在朝堂上站得稳脚,对于国舅府,父皇便可趁机除之

    穆清武想自己冒险搏了一回,虽然没能抓到国舅府贪污的证据,但是至少也能在这件事上出力了。看着太子诚挚的目光,他暗暗有些庆幸,这条路到底还是对的。

    “殿下,末将马上回去说服父亲,太后那边还”

    穆清武还未说完,龙天墨便拍胸脯保证,“太后那就包在本太子身上,你大可放心”

    天徽皇帝其实比国舅府还早收到消息。

    他闭门在御书房里谁都不见。

    “皇上,太子殿下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洛公公低声禀。

    “不是说了朕谁都不见的吗”

    天徽皇帝握拳使劲敲着桌案上的密函,眉头紧锁,十分烦躁。

    “殿下说是要非常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见着皇上。”洛公公斗胆又禀。

    “传令下去,朕龙体欠安,休朝三日,但有急奏送养心阁,其他的暂由太子代为处理”

    天徽皇帝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起身就由后门出,往养心阁去。

    赈灾还未结束,秦王就争得民心,他岂会甘心

    灾区的事情闹那么大,想必国舅府迟早是要出事的,这几日不仅太子,满朝文武都会有各种折子,或保国舅府,或落井下石。

    他这个当皇帝的也有难决策时呀

    国舅府在朝中朋党众人,势力强大,他真是又爱又恨呀。既想处置而后快,却又想充分利用。

    可惜不管是哪一种做法,都还不到时候,秦王着实可恶,才到灾区不到十日,竟给他丢了那么个大麻烦回来

    当然,这件事还不是天徽皇帝最头疼的,他如今最头疼的是怎么反击秦王,毕竟赈灾的事情还未结束。如果就这样白白便宜了秦王,那今后老百姓怕就只知道天宁秦王,而不识天徽皇帝了

    洛公公贴身追随,多少也猜得到天徽皇帝的心思,“皇上,现在还是初冬,真正的冬天还没来呢。”

    要有新的粮食作物,最迟也得等到来年春季播种之后,夏季收获,赈灾的路子还很漫长。

    洛公公是说到点子上去了,可是天徽皇帝心烦意乱,听什么都烦,他回头瞪了洛公公一眼,怒声,“滚”

    洛公公吓得连忙退到,一到御书房门口,就被龙天墨截住了。

    “洛公公,父皇真病了”龙天墨狐疑地问。

    “太子殿下,皇上身体不适,您还是回去吧。”洛公公劝道。 本书醉快更新##

    “传的可是顾太医”龙天墨再问,这个时候能跟父皇说得上话的,唯有太医了。

    “殿下,皇上还没传太医,但是一定不会是顾太医,顾太医一个月前就告了病假,回老家去了没那么快回来。”洛公公如实回答。

    “告假这么久”

    龙天墨狐疑着,却也没多想,毕竟也不过是个太医罢了。

    此时,远在宁南郡的韩芸汐正在替龙非夜做伤口的最后处理,两人正好提起了顾北月。

    “听说顾北月告了病假,回老家去了”龙非夜难得在韩芸汐面前主动提起这个名字。

    “是吗殿下听谁说的”韩芸汐狐疑了,他们出来也有一个多月了,这家伙还刻意打听顾北月的行踪吗开心阅读每一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