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不能让王妃知道

关灯
护眼
    于大人确实就只剩下“遗言”而言了。

    几天的时间,韩芸汐早就从他老人家嘴里问出了朝廷派发到三大灾区粮食的数量,还有真正送达灾区的粮食数。很不巧,这里头的误差和他们从国舅府手里买来的新粮相差无几。

    韩芸汐也没审问于大人到底是谁贪走了粮食,只要把这个于大人画押过的证词递给天徽皇帝,再将国舅爷和黑市林家粮铺的关系报上去,一切就等着国舅爷自己去解释,兴许还能听到不少有趣荒唐的解释之言呢。

    当然,龙非夜是不会笨到亲自去递奏折。

    龙非夜直接递奏折的话,所有证据就只有天徽皇帝一人看得到,国舅爷毕竟是位高权重之人,影响极大,天徽皇帝未必会办他,但是,假借他人之手,那就不一样了。

    韩芸汐一直都以为龙非夜会借太子之手,太子是什么性情之人,又对国舅府心存怎样的芥蒂,龙非夜是再清楚不过了。可谁知道龙非夜却说,“楚西风,把所有证据都理一理交给穆大将军。”

    穆大将军

    韩芸汐震惊了,她怎么都没想到还有一个穆大将军可以用呢

    穆大将军嫁女儿,自不是为了那么点聘礼,而就只是为了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宿。

    虽然可恶,可是穆大将军终究也是迫于无奈的,可怜天下父母心。

    如果这个时候给穆大将军这么个机会推倒国舅府,将太子和国舅府之间千丝万缕的牵扯一刀斩断,如此一来,太子干净了,穆将军府也不会受人诟骂了。

    这是给穆大将军一个机会,也是秦王殿下卖给穆将军府的一个大人情呀

    即便穆将军府真的效忠太子了,至少也不敢明着和秦王府抗衡。

    “殿下,探子来报,穆清武最近和太子走得甚近。”楚西风低声回禀,虽远离帝都,可那里的一动一静都瞒不过秦王殿下的眼睛。

    “龙天墨毕竟是天徽调教出来的,能笨到哪去”龙非夜这话令人琢磨不透是夸抑或讽

    即便龙天墨能说服大将军去游说天徽皇帝,那也得有他们提供的证据。

    这件事认真算来,秦王也算是扶了龙天墨一把的,不和国舅府撇清关系,龙天墨绝对走不远

    韩芸汐缄默不语,默默听着,她忍不住想起穆清武第一次到秦王府谢她救命之人的场景。

    那么磊磊落落的一个铁汉子,浓眉大眼,炯炯有神,一站一坐、一举一动都是标准的军姿,一板一眼又充满力量。

    国舅府要倒台了,这个汉子也算是逃过一场同流合污,可是,他终究是站到了太子那一边,注定敌对的一边。

    穆清武,为了一个不成器的妹妹的婚姻,你选择太子,放弃秦王,值吗

    许多年后,韩芸汐才知道,穆清武其实没有选择太子,也没有选择秦王,而是选择了她。

    有些事,再聪明的人都无法看透;因为,有些事并不靠脑袋做成的,靠的是心。

    人心,难猜测

    楚西风整理好证据,亲自押上于大人,带上饿得仅剩一口气的南郭明德回帝都。

    东西和人都打包在一个大木箱里,运到了将军府院子中。

    “穆大将军,这是秦王殿下从灾区给你带来得礼物,请笑纳。”楚西风恭敬地说。

    “不敢当不敢当”穆大将军连忙跟着作揖,大将虎威在秦王之威面前,也得败下阵来。

    时局变动,舆论翻天,穆大将军自穆琉月成婚后就深居简出,但也关注着时局。

    他猜不到秦王会送礼来,但是,既然送了,他便猜得到送的是什么。

    “末将多谢殿下赏赐,还请楚侍卫代为转达。”

    “会的,东西收好。在下告辞。”楚西风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几日后,远在灾区的龙非夜和韩芸汐就收到飞鸽传书,帝都风云汇聚,局势大变

    天徽皇帝仍在养病,穆大将军带少将军穆清武和十多位朝廷重臣,长跪宫门,为灾民请命,状告国舅李世荣行贿户部于大人,买通上下官员,勾结黑市势力,贪污赈灾粮食。

    天徽皇帝最终带病接见,令太子为主审,刑部全力配合,肃查此案

    据说因为天徽皇帝让太子主审这个案子,太后老人家到养心殿闹了三天三夜,天徽皇帝都只能躲着。

    事情都闹到这份上了,天徽皇帝还能怎么样,只能借势推太子一把,让太子树立一个大义灭亲的好形象。

    半个月不到,整个案子证据确凿,水落石出,国舅爷被削掉公爵之位,贬为平民,没收了大半家产,从高高在上的云端直接摔到泥里。

    如果这个案子不是太子审的,判的,或许国舅爷还不至于那么惨,公爵之位没了,家产没了,以后还会有的,可是,这一回国舅爷失去的是太子呀

    太子就是国舅府的将来,国舅府已然失去了将来朝中还有何人敢与之结交,结党

    反倒是一贯中立的穆大将军府取代了国舅府成为另一个势力中心,穆琉月婚事丢的脸总算在这一次挽回了,而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穆大将军成了太子真正的后盾。

    天徽皇帝站在高高的楼阁上,俯瞰帝都。

    “洛公公,这个结果,也算是让天墨去分一杯羹了。”

    对于这个结果天徽皇帝还是颇为满意的,至少穆大将军和太子也争了一回民心,尤其是太子,这对他算是病愈后第一次崛起。

    “皇上,你心里疼的终究是太子殿下。”洛公公嘿嘿笑道。

    洛公公哪里知深浅呀说的不过是好听话罢了。

    天徽皇帝笑着,没做声。

    子承父业,连皇位也是一样的。

    当皇帝的他很清楚他如今最好的选择也就只有太子了。

    此时,龙非夜也和韩芸汐登高,在宁南郡最高的山顶,远眺北方。

    “殿下,你这是将太子一手栽培成自己的劲敌。”韩芸汐笑道。

    “本王首先得将他培养成天徽的劲敌”龙非夜很直接。

    比起天徽皇帝,龙非夜这位皇叔更加了解龙天墨,天徽皇帝必定忘了自己曾经对龙天墨多残忍,但是,龙非夜记着,龙天墨更是记着。

    天徽皇帝得意之时,万万没想到今日太子的崛起,正是他皇权生涯走向末路的开端

    看着龙非夜淡漠的侧脸,缄默的眼,韩芸汐想起了一句话,“运筹帷幄之中,绝胜千里之外”

    她身旁这个男人其实完全有势力拿下天宁的皇位,可是,他却那样漫不经心,漠不关心。

    只有人招惹了,他才会动手秒杀,除此之外,他似乎更喜欢一切都处于平衡的状态。

    她知道他要的不仅仅是天宁,可是,可以先拿下天宁必是好事。他为何还不动

    她总觉得这家伙似乎还在等着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和她手中的迷蝶梦有关系吗

    寒风迎面扑杀过来,韩芸汐禁不住打了个呵欠。

    龙非夜立马脱下披风加在她披风之上,再将她拥入怀中,“再陪本王站一会儿吧。”

    “嗯。”

    韩芸汐轻声应他,这时候楚西风突然匆匆落下,似乎有话要禀,可是却又忍了,只道了一句,“殿下,这里风大,还是回去吧。”

    韩芸汐沉浸在方才的思绪中,并没发现楚西风的异样。

    龙非夜瞥了楚西风一眼,竟真的就下山了。

    回到郡守府,韩芸汐就去添衣服了,天越来越冷喽

    她一走远,楚西风就急急就禀,“殿下,幽阁那位醒了,可出事了”

    幽阁那位,说的便是囚禁在幽阁的那个神秘人,上一回被黑衣人劫持受了大惊吓,又撞了脑袋,昏迷至今总算救醒了。

    龙非夜冷眼看去,分明是质问的目光。

    幽阁被黑衣人发现之后,那个神秘人自是没继续囚禁在原处,唐离守着幽阁不过是个引子而已,想把那个黑衣人引出来。

    神秘人早就被他们带到灾区来了,如今就囚禁在宁南郡附近,一直都是楚西风派人监管着。

    “殿下,属下什么都没干是人执意要走,还寻死觅活逼着侍卫放她走。”楚西风如实禀告。

    之前囚禁在幽阁的时候就这样了,后来平息了下来,或许是经历了那场劫持,又换了环境,那人吓着了吧。

    龙非夜随手从袖中取出一副画来,“交给她。”

    可楚西风还未接过去,他立马就又收回了,“本王亲自去吧。”

    他迟早也是要跟她好好聊聊的,如今也该去见一见的。

    “殿下,不好吧,万一王妃娘娘怀疑”楚西风怯了,这件事要是被王妃娘娘知道了,以王妃娘娘那性子,估计天都会被闹翻的。

    “闭上你的嘴便可。”龙非夜冷冷道。 天才小毒妃:

    楚西风还是好紧张,毕竟这件事不是小事,也不是大事,而是天大的事。

    “殿下,万一娘娘问起你去哪了呢”楚西风又问。

    龙非夜答都没答,直接走人。

    楚西风犹豫了好久,最后也急急跟上,他想,让王妃娘娘找不到他,也就不用说谎了。

    龙非夜到了郊外的一处废弃园子,周遭守护的侍卫就全都出现。

    他挥手示意人全退下,亲自推开了门

    里头囚禁的,会是谁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