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王妃的盛怒

    有句话叫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如此来形容龙非夜的霸道再适合不过了。

    他的保守,似乎就只是用来要求别人的,并不适用在他自己身上。

    此时冰湖上两方势力至少有小百人,全都看着呢,他却我行我素,欺负韩芸汐欺负得非常陶醉。

    韩芸汐一开始还有些难为情,但渐渐的,随着龙非夜唇舌的挑衅,她一豁了出去。这么开心的事情,是该好好庆祝庆祝

    龙非夜这个“古人”都放得开,她还别扭什么呀

    再多的人看,都随他们看去吧反正他们二人是合法夫妻,干的也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事儿

    很快,韩芸汐便大大方方地回应龙非夜,唇舌相抵,似乎抗衡又似挑逗,撩拨得龙非夜不断加猛攻势,越吻越深。

    百里茗香是羞红脸不敢再看,就连在场的大男人们也不少难为情来,纷纷移开视线。

    这我行我素的二人,也真是够了

    这边在激吻,那边渔工们在热火朝天的撒网捕鱼,凿开那么大的一个窟窿,捕起鱼来比从鱼眼里捕来得快很多。

    大家都不清楚韩芸汐那瓶药是什么,但是,鱼儿一条条都活蹦乱跳的,就证明那瓶药不是毒药。

    其实,韩芸汐那瓶药还真是毒药,是一种香味和鱼饵很类似的浓缩型毒药,一小瓶足以污染整片湖水。

    这种毒药毒发时间很长,至少要一两天的时间才会毒发,而且能被鱼体吸收的量非常小,所以,鱼儿中毒之后,只会出现轻微的暴躁症状而已,即便被人食用也不会引起人体中毒。

    即便是君亦邪这种毒界高手也发现不了,因为这毒药本就来自现代。

    一两天的时间,被捕捞起来的鱼儿早就被冰封了,谁还看得到鱼儿暴躁异常呢

    至于冰湖里的鱼儿,能看到的全都是拥挤在水面抢氧气的,本就活蹦乱跳的,亦是看不出暴躁迹象。

    若说韩芸汐只是用了鱼饵,也不为过。

    君亦邪一开始还盯着龙非夜和韩芸汐看,可是见他们如此激情,到最后他自己都不自觉移开了视线。

    他费了那么大的劲想博得筹码跟韩芸汐换解药,谁知道眼看就要成功了,却功亏一篑

    不甘心呀,实在不甘心

    “放开我”他低声。

    “康王殿下,渔州岛上禁武,你可千万不可胡来。”欧阳宁诺低声提醒。

    “本王记着呢你放手”君亦邪眼底闪过一抹阴险,冷冷说。

    欧阳宁诺毕竟和君亦邪是同行的,君亦邪一旦坏了渔州岛的规矩,他也会被牵连,他还是没放手。

    这时候,龙非夜已经放开韩芸汐了,韩芸汐低头娇羞的那一刹,美得无法形容。

    龙非夜俯视着她,眸光深深深几许,似要吃人。

    他非常意外,这个女人居然回应他了,好大的胆子呀

    韩芸汐知道龙非夜在看她,也很清楚自己刚刚干了什么。

    之前她还有不少不确定,可是这段时间来,她几乎可以确定殿下的心意。

    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怕啥

    哪怕是羞红了脸,她亦大胆地抬起头来,迎上龙非夜透着审视的宠溺目光,笑得特骄傲,“殿下,臣妾做得漂亮吧”

    龙非夜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都很漂亮”

    都

    韩芸汐问的是捕鱼的事情,可是,龙非夜回答的却不只是捕鱼的事情,还有她刚刚回应他的事。

    韩芸汐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家伙骨子也是坏透了呀

    两人这算是打情骂俏吧,反正在周遭所有人看来,就是

    就在他们打情骂俏的时候,一个不屑的冷笑声打断了他们,“韩芸汐的滋味也不过就那样。”

    说这话的,除了君亦邪还会是谁

    韩芸汐心跳咯了一下,立马怒目看过去,这个畜生什么意思

    龙非夜脸色大变,猛然转身看去,怒声,“君亦邪,你什么意思”

    君亦邪这句话的意思未免太复杂了吧

    在场所有人皆是震惊,虽然不可思议,不敢想象。可是,大家还是忍不住揣测起来。

    君亦邪这么说,难不成他也尝过韩芸汐的滋味

    除了这个意思,还能是什么意思呀

    除了这种情况,还有什么情况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每个人的眼色都非常复杂,一旁捕鱼的渔工们也都纷纷停了下来,震惊看向这边。

    此事,事大滔天呀

    这种事对女人来说是最大的侮辱,对男人来说则是最大的羞辱

    欧阳宁诺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他这才明白君亦邪刚刚说那句“本王记着”是什么意思了。

    渔州岛上禁武,所以即便君亦邪真干了什么,龙非夜也不能拿他怎么样的。

    思及此,欧阳宁诺像是触电一样急急放开君亦邪的手,像是要跟他撇清关系。

    这家伙不会真干过什么吧这玩得未免也太大了

    龙非夜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呀

    成功引起龙非夜的注意,君亦邪嘴角的讥讽意味更浓了,“什么意思你的正妃娘娘应该是最清楚的。”

    “君亦邪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韩芸汐暴怒,箭步冲到君亦邪面前扬起一巴掌,差这么一点点就甩下去了,但是,最后关头她还是忍了

    巴掌握成拳头,她狠狠甩下手。

    这一巴掌下去,她和龙非夜一行人就会功亏一篑,违背了渔州岛的禁忌不但会被驱走,而且一条鱼也休想带走。

    再怒,她终究不能中了君亦邪的诡计。

    然而,恰恰是她这暴怒的行为,让大家看得目瞪口呆,秦王妃这等反应,难不成她和君亦邪之间真的有点什么

    “王妃娘娘激动什么,当初之事呵呵。”君亦邪欲言又止,转而放肆大笑。

    龙非夜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君亦邪你到底什么意思”

    君亦邪高抬下巴,挑衅睥睨过去,嚣张地说,“就字面上的意思,秦王妃的滋味也就那样”

    “不是他说的那样”韩芸汐急急辩解。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君亦邪其实什么都没说呢,她这么一辩解,反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呵呵,秦王妃,本王说的是哪样呀”君亦邪大笑起来。

    关于那件事,虽然君亦邪没真怎么样了,但是,作为女人,韩芸汐还是吃了亏,丢了龙非夜的颜面的。

    在这样公开的场合,一旦捅出来,龙非夜的脸就丢大了。

    好个君亦邪,他今日是非要把事情捅出来了

    事已至此,韩芸汐也无力再隐瞒什么,她只能面对。

    “君亦邪,你敌不过本王妃的毒,逼迫本王妃交出解药未遂,竟意图对本王妃不轨以威胁。本王妃幸得友人相救,才可保全清白。你今日敌不过秦王,旧事重提,简直是不要脸”韩芸汐怒声指责,坦坦荡荡。

    谁知,话音一落,君亦邪就哈哈大笑起来,“保全清白秦王妃你确定”

    这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安静得就剩下冰窟窿里鱼儿跳跃的水声了。

    龙非夜的脸色寒彻到了极点,整个人也安静到了极点。

    “君亦邪,你给我闭嘴”韩芸汐气急。

    “怎么,秦王妃怕本王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君亦邪呵呵大笑起来,韩芸汐再聪明,面对这种事还能奈何得了他什么呢

    这种事情是需要证据的,她一个已嫁的女人,上哪里去找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呀

    韩芸汐气得眼睛都红了,她知道君亦邪是诚心诬陷,这种事她百口莫辩。

    相信她的,自会相信;不相信她的,她也辩解不了。

    韩芸汐朝龙非夜看了去,竟见龙非夜也正朝她看来,眸光寒彻得骇人。

    她心头一紧,张了张嘴,还想解释,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什么都没说出来。

    明明是刚刚还唇齿交融,深情索吻的人,为何此时的目光会如此陌生

    龙非夜,你这是什么眼神

    质疑吗责备吗

    所以,你不相信我说的吗

    那件事如果不是因为你急于救端木瑶,我也不至于被君亦邪劫持

    你如今这算什么态度

    “看样子,这件事秦王是不知晓呀,呵呵。”君亦邪轻的语气显得更加意味深长。

    龙非夜寒彻的冷眸渐渐眯成了一条直线,他浑身上下散发出骇人的杀气,本就冰冷的周遭温度骤降,周遭众人都忍不住打起寒颤了。

    韩芸汐亦冷,可是她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

    龙非夜,你太令人失望了 天才小毒妃:

    韩芸汐心一狠,决绝地避开龙非夜的目光,冷眼朝君亦邪看去,她当众脱掉厚厚的狐裘,狠狠锊起袖子,将玉臂高举。

    这玉臂匀称修长,肤如凝脂,一颗守宫砂血红似火,清晰可见。

    “君亦邪,本王妃的清白在这里瞧清楚了不轨未遂又恶意侮辱,你是何用心这样对付一个女子,你算什么男人”韩芸汐厉声质问,字字铿锵。

    她衣衫单薄,身影瘦小,可却坦坦荡荡,傲骨不凡,如此高举手臂站立着,竟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全场一片寂静,就连君亦邪都不自觉沉默了

    所有人都看着韩芸汐手臂那一抹红,震惊之余也无端地为她心疼起来。

    盛传秦王妃得秦王盛宠,执掌秦王府,可谁曾想过,这个女人竟至今还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女儿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