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王的盛怒,滔天

关灯
护眼
    游回北历

    要知道渔州岛位于天宁国中部的海域,即便是乘坐最快的船回到天宁的海港都得三四日的时间,何况是回到北历的港口呢

    即便是一条鱼,游回去也得几天的时间呢

    龙非夜分明是给了君亦邪一条死路

    君亦邪根本没有选择,只能待在渔州岛上。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整个渔州岛已经被战舰包围了,万箭待发守着他,纵使他有再大的本事,都无计可施。

    他把一切都计划得那么好,谁知道到头来却把自己玩成这样,这简直就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呀

    他怒目朝欧阳宁诺看去,谁知道,欧阳宁诺立马避开他的视线,转投龙非夜。

    似乎方才的敌对不曾发生过,他风度翩翩地作揖,笑道,“秦王殿下,云空商会愿意捐助三十万担米粮,为殿下赈灾出一份力”

    这个时候连龙非夜都没米粮了,但是,云空商会一定会有,否则他们就不叫商会了。

    欧阳宁诺这笔粮食就是打算囤到下个月天宁灾区的粮食都用光了再拿出来天价敲诈龙非夜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此时,他也不得不拿出来买船票了。

    北历皇族的战船被毁,他想回去,还得通过龙非夜呢。

    龙非夜理都没理睬,只冷冷看了韩芸汐一眼,便转身往战舰上去。

    欧阳宁诺正要跟上,百里将军拦住了,这个时候不管什么事殿下都不会理会的吧。

    收拾了君亦邪,殿下和王妃娘娘之间应该是有账要算的。

    虽然王妃娘娘手臂上那一抹朱砂红让百里将军很震惊,但是,百里将军还是看得出来殿下是真宠着王妃娘娘的。

    无论如何,王妃娘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也该告知殿下一句呀。

    当男人的,有谁受得了被这么隐瞒呢

    欧阳宁诺大喜,连忙走过去,他想,跟百里将军一个大老粗谈,好过跟龙非夜这只老狐狸谈吧

    龙非夜都走远了,韩芸汐还原地站着。她看着龙非夜冷漠的背影,也不知道为何,心明明都凉透了,明明什么都不在意了,可是,心竟还会隐隐作痛。

    已经记不起从何时开始,但凡同行,这个男人一定会牵着她的手。就算她原地不动,他在十步之内,必定会回头冷冷问她,“韩芸汐,你还不走”

    可是,这一回他头也不回地走得好远好远,远远不止十步了。

    所以,龙非夜,你就这样走了吗

    一抹酸楚终究是控制不住涌上心头,韩芸汐一咬牙便要转身,可谁知道就在这时候,龙非夜突然转身,箭步而来,一把狠狠拉住韩芸汐的手腕,将她拖走。

    滔天的怒意全都在龙非夜眼中跳跃,天晓得他到底有多压抑,才将压住满腔的怒火,先把君亦邪给收拾掉。

    他拉着很紧,走得飞快,韩芸汐始料未及,步伐酿跄,险些给摔了。

    直到将韩芸汐拖上战船,龙非夜才放开手,怒吼,“来人,开船”

    甲板上的下人吓得全都逃散开,追随秦王殿下这么些年了,就从来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过。

    韩芸汐站着,气喘吁吁,她不懂这个男人冲她发什么火

    这种事情,怪她喽

    韩芸汐低着头,垂敛着双眸,整个人异常安静。

    他眯着眼盯着她看,一如之前,寒彻的目光依旧写满质问和愤怒,冷冽得吓人。

    两人距离不过五步,却像是间隔了一个世界。

    偌大的甲板上空荡荡的,安安静静的,只剩下他们二人的呼吸声,韩芸汐的倒是平稳了,龙非夜却是急促得很。

    这个男人,连呼吸都透着愤怒。

    突然,龙非夜厉声命令,“把头抬起来”

    韩芸汐沉默无声,一动不动。

    龙非夜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抬起头来”

    韩芸汐这才抬头,正要开口质问他,谁知道,他怒问,“韩芸汐,这种事竟敢瞒着本王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一字一字像是从怒火中迸出来的,王之怒焰,滔天

    君亦邪一开始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还以为君亦邪是无中生有,故意要激将他,逼他出手。

    可谁知道,韩芸汐竟真的吃过亏

    他才想起她在天坑被劫持后,回到医城的时候身上裹了一件白衣,那是影族那个公子的衣服。正如她自己说的,是影族那个公子救了她。

    当时,她为何不说

    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君亦邪今日挑衅,这个女人是不是打算瞒他一辈子呢是不是打算无声无息就这么算了呢

    别人都羞辱到面前来了,她才愿意说,她当他这个丈夫不存在吗

    他能不怒吗

    韩芸汐呀韩芸汐

    是你主动招惹上本王的,是你成日殿下长殿下短绕着本王转的,可是,在你心中,本王到底是你什么人

    如此滔天的事情,你竟隐瞒至今

    迎上龙非夜暴怒冰冷依旧的目光,韩芸汐心头为之一颤。

    面对这样的质问,她竟不知如何回答。

    “回答本王的问题”龙非夜低吼。

    韩芸汐吓了一跳,这才后知后觉这个男人眼底的冰冷和愤怒是因为什么。

    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本能地低头。

    她也不是刻意瞒着他的,只是当初那件事和他救端木瑶的事情一并发生,她满心想的都是他救端木瑶的事,后来直接出走玩失踪了。

    那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去跟他说那样的事呀

    后来,他在沐家找到她,还同她解释了端木瑶的事,她也就不愿意多提了。

    终究也没让君亦邪得逞,终究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让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他哭诉那样的事,不是她的做派。

    她可以做出很多种解释,可是,她知道他不会信。此时,这个男人气得想杀人。

    见韩芸汐低头不说话,龙非夜的拳头握的咯咯作响,韩芸汐听得心惊胆战。

    原本心冷如冰,这下却像个犯错的孩子,脑袋都快埋到胸口上了。

    龙非夜,对不起。

    在你面前,我终究是不够自信,才会如此质疑你的心意。

    “回答我”龙非夜都快气疯了,怒意有增无减,执意要一个答案。

    韩芸汐这才抬头看来,淡淡道,“因为我害怕害怕你会不要我。”

    原因有太多太多了,可是真正的原因,唯有她自己清楚吧。

    龙非夜,一百步我走得好辛苦,好怕你会后退,会后退太大步。

    龙非夜的心像是被什么咬了一口,突然痛了起来,痛得所有怒意瞬间消散。

    见韩芸汐那明净澄澈的目光,他眉头紧紧锁着,突然有种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的无奈感。

    韩芸汐,你也会害怕

    当初是谁胆大包天,自己踹了轿门大大咧咧走入秦王府大门的

    当初是谁胆大包天,离家出此,杳无音信,不要他的

    当初又是谁,胆大包天,揪着他不放,执意问他是不是吃顾北月的醋了

    韩芸汐,你一次又一次挑衅本王的底线,你还会害怕

    韩芸汐怎么不会害怕了

    她一直努力朝他心里走,可是,他有太多太多秘密了,她猜不透摸不透也问不出。

    很多时候,她甚至不知道他去哪里,在做什么。

    她怎么会不害怕

    她有低下了头,然而,龙非夜立马怒声,“把头抬起来”

    她乖乖抬头,他撅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眉头都紧锁出一个“川”字了。

    “殿下,你介意吗”她低声问。

    “介意”

    他说着,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拥着,许久许久才喃喃出声,“终究是本王疏忽了。”

    那次在天坑让她被劫,终究是他大意了。

    “殿下”

    韩芸汐要开口,龙非夜却按住了她的唇,他没说话,就紧紧地拥住她,望着浩瀚无边的大海,眼眸深深,看不到底。

    韩芸汐,你一定不知道,本王比你还害怕所以,很多事,本王必须尽快去做。在七贵族还未找上门来之前,尽快去做

    拥抱很紧很紧,这个怀抱本该是最安全的,可是,韩芸汐竟隐隐察觉到不安,他的不安。

    她想,一定是她的错觉吧。

    她轻轻在他心口上印了一吻,什么也不想多说,多想了。

    他还在,便好。

    战船朝天宁港口缓缓行驶而去,渔州岛的事情交给了百里将军,海鱼将会成批成批被运送到灾区。

    至于君亦邪,武功再高,毒术再好,在渔州岛上他什么都做不了,一出渔州岛等待他的便是万箭齐发,死路一条

    困于渔州岛看龙非夜的部下捕鱼,运鱼却什么都干不了,这等滋味可生不如死呀

    百里将军将一切捕鱼的事情安排好之后,才开始和欧阳宁诺谈买卖。

    事实证明,欧阳宁诺那么精的人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百里将军狮子大开口,执意要一百万担米粮。

    “百里将军,你也知道天宁是米粮的唯一产区,去年整个天宁的收成都不好,即便他们高价收粮,也没收到多少有呀”欧阳宁诺好无奈。

    “有多少给多少,剩下的可以按二月份的市价折现。”百里将军很直接。 ~:

    百里将军自然是不会做买卖的人,只是,之前殿下很早就派人找商会买过粮了,商会当初说的就是这句话,“按来年二月份市价出售”。

    秦王殿下钱多人却不傻,不喜欢被坑,也就没买了。

    商会说过什么话,欧阳宁诺自是知道的,如今,他还能怎样,只能认栽了

    签约按手印之后,百里将军才将欧阳宁诺送到百里茗香的船上,同百里茗香一同回去。

    君亦邪望着远去的船只,气得想杀掉欧阳宁诺,当然,他此时应该关心的是自己的处境。

    他该怎么办

    给读者的话:先上第二更,第三更会晚。公众微信号tiancaixiaodufei,欢迎大家添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