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有什么好聊的

    韩芸汐和顾北月正聊得哈哈大笑的时候,一脸寒霜的龙非夜冷不丁开了口,“顾太医,听闻前阵子你告病假还乡了”

    顾北月连忙转身行礼,“是。”

    “你老家在何处”龙非夜冷冷问。

    韩芸汐也好奇起来,据她之前了解,顾北月是跟着他爷爷来天宁帝都的,小时候也算是在医学院长大的吧。

    他的父母到底是从来没提过。

    “在陇西。下官自幼父母双亡,是祖父带大的,祖籍陇西县,长于医城,后随祖父到天宁来便一直住在天宁了。这回回陇西,一是养病,二是祭祖。”

    顾北月似乎知晓龙非夜接下来要问什么,不仅回答了,还解释得清清楚楚。

    这些,龙非夜也是近来派人查了医学院的记录有,又到陇西县核实过的。

    虽然龙非夜不是完全相信,但只是他至今没有查到顾北月说谎的证据。

    如果不是那一回在医城偶见顾北月的身手,或许他早就放弃对这个家伙的质疑了。

    龙非夜点了点头,没多问,淡淡问,“王妃,你说本王的伤口需复诊”

    王妃

    这是叫韩芸汐吗

    韩芸汐一时间还真没反应过来,龙非夜和她说话,要么是没称呼直接说,要么就是连名带姓地叫她韩芸汐。

    她正琢磨着顾北月的身世,自幼父母双亡,又是药罐子,那样的日子该有多苦呀

    龙非夜特意看了过去,她还没发现。

    顾北月可以替韩芸汐回答的,毕竟复诊是他的事情,但是,他站在那里,一声不吭,非常本分。

    龙非夜看了许久,才又道,“韩芸汐”

    韩芸汐这才缓过神,“殿下叫我”

    “本王的伤口需要复诊”龙非夜虽然不悦,却还是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顾北月将一幕看在眼中,隐隐察觉到才多久没见,秦王对王妃娘娘的耐性似乎又好了不少,而王妃娘娘在秦王面前也多了些随意自在。

    复诊

    之前拆掉纱布的时候就确定痊愈了,复诊不过是韩芸汐刚刚说不过龙非夜的借口罢了。

    “要的要的”她连忙点头,偷偷朝顾北月使了个眼色让他配合,“顾太医,殿下的伤口好得比预期的快,上个月就基本愈合了,以防万一,你再给瞧瞧。”

    顾北月其实可以非常精准的算出龙非夜的伤口哪一日会好,他为了隐瞒医术,不过是刻意夸张了愈合的时间罢了。

    他故作震惊,“上个月就痊愈了”

    “正是,你再瞧瞧吧。”韩芸汐一脸认真。

    龙非夜不动声色,移步侧厅让顾北月检查,他不是大夫,但是自己的伤好没好自己最清楚。韩芸汐那点小心思还瞒得过他

    他主动问起复诊的事情,无非是想转移话题,小东西也送来了,也复诊了,顾北月就该告辞了吧

    这三人呀,可谓是一个比一个还人精,今日玩的不过是小花招而已,万一有朝一日为敌,那该是怎样一番算计呢

    顾北月没有马虎,认认真真地给龙非夜做检查,随后感慨不断,“殿下的体质非同寻常,这可算是奇迹”

    “这奇迹不是出自顾太医之手吗”龙非夜反问道。

    顾北月心不惊,脸不变,谦谦依旧,“不敢不敢。”

    龙非夜向来不喜欢无结果的口舌之争,他没多说话,顾北月退了下来,如他所愿,“秦王殿下,王妃娘娘,下官也该告辞了。”

    韩芸汐还未开口,龙非夜连出声都没有,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韩芸汐捧着小东西示意顾北月,“多谢了”

    “王妃娘娘客气了,下官告辞。”

    顾北月正要离开,谁知道韩芸汐手里的小东西突然醒来,它睡得迷迷糊糊的,一睁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顾北月躬身作揖,低头后退的样子。

    清瘦而缄默的身影,渐渐后退,似要永远离去,看得小东西无端恐惧起来,冷不丁“吱”得尖叫起来,随即就飞窜出去,扑到顾北月怀里去了。

    这突然而然的情况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小东西”韩芸汐脱口而出。

    迷迷糊糊的小东西听到熟悉的声,这才完全清醒,看见了韩芸汐,它也吓了一跳,又“吱”得尖叫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种尖叫声十分刺耳,龙非夜已经蹙眉了可惜,没人管他。

    小东西看了看顾北月,又看了看韩芸汐,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它的芸汐麻麻回来啦公子送它过来的。

    韩芸汐眯着眼,勾着手指头,“过来”

    小东西毫不犹豫立马就扑过去,落在韩芸汐肩上,开心地乱蹭,芸汐麻麻终于回来啦,它好想念芸汐麻麻呀

    韩芸汐将小东西拽下来,捏了捏它的小耳朵,逗逗它的小脸颊,挠挠它的脖子又揪了揪它的尾巴,也不知道是爱抚还是蹂躏,反正就是欢喜得不得了。

    “有没有想我呀”

    “乖不乖呢,有没有捣乱”

    “没偷东西吧”

    “饭量又大了吧”

    小东西也听不懂芸汐麻麻在说什么,它吱吱吱地各种配合,蹭着韩芸汐的玉指撒娇。

    挑眉打量着韩芸汐那各种爱抚轻饶的手势,龙非夜那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王妃娘娘,怕是它嗅到你的气息,提前醒来了吧。”顾北月笑道。

    “估计是嗅到我身上毒药的味道了吧”韩芸汐也笑着。

    所以,这二位是又要聊开了吗

    一直侯在一旁的楚西风和赵嬷嬷相互看了一眼,那眼神儿可谓意味深长。

    然而,顾北月并没有聊下去,“小东西醒了便好,下官还有事在身,这便告辞了。”

    这一回,他是真走了。

    这一回,小东西很安静,它窝在韩芸汐麻麻手中,默默地看着,直到公子的背影消失不见了,它还在看。

    它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是没睡醒太迷糊了,还是这几个月来它知道了他太多的事情所以,才会生出那样凄凉的错觉来呢

    公子,小东西好想多陪陪你呀。

    顾北月走后,龙非夜就起身朝韩芸汐走来了,愣愣看着门外的小东西突然嗅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好熟悉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它吸了吸鼻子,缓缓转头看去,便见龙大大的五指山迎面扑来。

    嗷呜熟悉的气息是危险呀

    一身柔顺的皮毛全都炸起来,小东西立马要逃,可惜已经迟了,龙非夜抓住它的尾巴,提了起来。

    小东西吓得不敢乱动也不敢出声,脑袋和四肢乖乖地垂着,眼神儿却不断朝韩芸汐那边飘去,求救。

    小东西还没痊愈呢,韩芸汐很担心龙非夜会像之前那样把它丢出去,她正要把小东西抱回来,岂料龙非夜却淡淡说,“确实沉了不少。”

    咦,这家伙没丢小东西

    韩芸汐连连点头,“顾太医会养。”

    龙非夜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将小东西还给了韩芸汐,就说了句,“该给它减食了,太胖会跑不动的。”

    韩芸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东西却感动得要哭了,它全然不知道龙大大说了什么,就庆幸着自己总算有一次落在龙大大手里没有被丢出窗外的。它觉得龙大大变好了

    韩芸汐带小东西出去之后,龙非夜才问了楚西风,“一只老鼠有什么好聊的”

    楚西风看得出来,刚刚殿下似乎也想跟王妃娘娘聊点小东西的事情,只是,没聊下去。

    “主子,那是松鼠不是老鼠。”楚西风只能这么回答。

    龙非夜冷冷瞥了他一眼,也没多问,转而问正事,“人安置好了”

    “按殿下的吩咐已安置妥当,唐离已经过去守着了。”楚西风如实回答,哑婆婆后于他们抵达帝都,被安置在城内的孤苑。

    唐离在幽阁守了那么久终究是没再等到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出现。

    “殿下,那个黑衣人会不会已经死了那时候只是硬撑,或者服了什么奇药保住心脉”楚西风揣测道。

    “本王更感兴趣的是他怎么会知道哑婆婆囚在本王手上”龙非夜冷冷说。

    哑婆婆是沐家最机密的存在,沐英东是不可能透露给外人的,除了沐英东之外,就一个顾七少了。

    只是,那个家伙也不可能知道哑婆婆没死呀这件事楚西风可是办得滴水不漏。

    再说了,以顾七少的性子如果知道哑婆婆没事,早就告诉韩芸汐了。

    龙非夜琢磨这个问题琢磨了许久,始终琢磨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 .. 更新快

    “殿下,属下查过,古七刹还未回药鬼谷,下落不明。”楚西风低声提醒。

    楚西风总觉得哑婆婆一事瞒着王妃娘娘,始终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万一哪天不小心被捅破了,到时候怕是连殿下都解释不清楚了。

    而且,这件事殿下估计也是不想做解释的。

    龙非夜捏了捏鼻梁,淡淡道,“交待唐离把人看紧了”

    此时,在沐家药草库里待了甚久的顾七少总算要离开了。

    是的,他和沐灵儿找到弥天红莲了

    弥天红莲虽然不是沐家药草库里排行第一的宝贝,但至少在前十之内,沐灵儿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塞给了顾七少,“七哥哥,收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