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七贵族之幽族

    哗然声中,韩芸汐一抬手,众人便都安静下来。

    然而,这时候终究有人忍不住好奇,问道,“王妃娘娘,内奸到底是什么人”

    谁知,韩芸汐平静的声音骤然转冷,“这些日子进出库房的就那么几个人,来人,全押上来”

    暗卫将六名仆奴押过来,三名管理库房的奴婢,两个小厮还有洛管家

    众人见洛管家在其中,纷纷震惊,而洛管家倒是淡定从容,一直昂着头,表情平静。

    “这几日进出库房的就只有你们六位。”

    韩芸汐走出亭子,看着那六位仆奴,脸色三分冷,七分严,“殿下和本王妃这里绝对不允许叛徒的存在,到底是谁捅破库房的瓦片,要么自己站出来,要么”

    韩芸汐没说完,她朝徐东临使了个眼色,徐东临立马丢出一块针板

    这针板有凳子那么大,上头倒插了密密麻麻的钉子,一根根闪烁着寒芒,尖锐得骇人。

    当奴才的大多都知道这针板是极其可怕的刑具,只要往上面一座,所有钉子都会刺入屁股,疼得无法形容,却不会致命,要疼上几日才会耗血过多而亡。

    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死法。

    洛管家面不改色,始终平静,另外的两小厮,三婢女全都面色苍白,身体颤抖。无疑,真凶不站出来的话,他们谁都难逃一劫。

    很快,几个婢女便都吓得跪下来求饶,“王妃娘娘,不是我干的饶命呀”

    “王妃娘娘,我什么都没做,冤枉啊”

    苏小玉已经没有之前的从容了,她眉头紧锁,似乎想到了什么,然而,就在这时候,韩芸汐冷冷说了一句话老话,“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这话一出,苏小玉的心顿是咯噔了好大一下,她隐隐觉得韩芸汐是故意的

    刚刚在云闲阁书房里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是故意的了,并不是要对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而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韩芸汐早就想好了,要揪出库房的人,然后供出她来

    果然,一个“抗拒从严,坦白从宽”,便让一个小厮噗通一声跪下来,连连磕头,“王妃娘娘饶命小的是被人威胁的,小的也是不得已才那么做的王妃娘娘饶命呀”

    原来是他洛管家的小跟班

    见状,苏小玉的脸色全变,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的人竟就这么受不住威胁。

    洛管家大怒,遂是一巴掌盖过去,“王来福你个混帐东西,我平素待你不薄,你竟敢干出这等事来”

    王来福任由洛管家大骂,连连求饶,却始终没供出受何人威胁。

    “谁威胁你的又是谁在木炭里动手脚的”韩芸汐大声问。

    人之将死,胆子也大,王来福竟和韩芸汐谈起条件,“王妃娘娘,你先答应饶小的不死,不上刑,小的才敢说。”

    如此大胆,怪不得会有背叛之心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寒芒,冷声,“好,饶你不死,不上刑,你说”

    王来福大喜哪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死,比上刑更痛苦的事情

    他毫不犹豫,立马朝苏小玉看去。

    一时间,所有人也跟着朝苏小玉看去。

    是她

    众人皆惊,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孩子,还是被王妃娘娘救回来的,居然会干出那么可怕的事情

    她好能装,好会演戏

    韩芸汐倒是很平静,她早就心中有数了,不是她心软,只是她希望让人心服口服而已。

    苏小玉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她看着韩芸汐,嘴角勾起一抹森然邪冷的笑意,正要开口,赵嬷嬷却陡然厉声,“苏小玉,你这个贱丫头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赵嬷嬷膝下无子女,一直将苏小玉当作亲孙女疼呀心想着她要多活几年,看着这丫头长大,偷偷给这丫头存点嫁妆,把她风风光光嫁出去呢。

    谁知道她竟是细作,竟如此伤害王妃娘娘。

    赵嬷嬷怒得冲过去要打,然而,她都还未动手,苏小玉突然一手冲她抓来。

    幸好徐东临留了个心眼,急急踹开苏小玉的手,而与此同时两个暗卫闪现,擒住了苏小玉。

    一场小混乱,很快就平息,王来福跪在地上,苏小玉被死死擒住双手,全场一片寂静。

    韩芸汐走到苏小玉面前,这丫头都还不到她腰部呢

    她特意蹲下来,冷冷质问,“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苏小玉无言争辩,她看入韩芸汐的眼睛,心下闪过一丝遗憾。

    可惜了,可惜她没有早些遇到韩芸汐,如果先遇到韩芸汐,而非楚天隐,或许,她会好好跟着韩芸汐学毒术的。

    这个女人,她还是服的。

    见苏小玉不说话,韩芸汐又问,“谁派你来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苏小玉还是不说话的,她绝对不会背叛主子的。

    韩芸汐等了片刻,也不多浪费时间,她起身来,冷声,“来人,把这个臭丫头吊到树上,饿死为止”

    好狠

    苏小玉紧紧咬住牙关,盯着韩芸汐看,还是不言不语。

    韩芸汐朝王来福丢了一瓶毒药,王来福一开始还有些不明所以,但打开瓶子后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他吓得使命磕响头,“王妃娘娘饶命啊王妃娘娘,说好的饶我不死的王妃娘娘”

    “背叛秦王府之人,可以不死,但是,绝对生不如死在场的全都给我瞧仔细了本王妃绝对不会无故打骂任何人,更不会冤枉任何人,但是,一旦被本王妃揪出来,这就是下场”

    她说着,立马下令,“徐东临,喂药”

    王来福吓得其实想逃跑,可是他一个下人,蛮力再大,如何奈何得了专业的暗卫呢

    徐东临很快就强行将一瓶毒药全都喂下,他一放开王来福的嘴,王来福便“啊”一声喷出了一口黑血,随即,整张脸的皮肤开始溃烂,一点点,一片片烂掉化脓。

    “本王妃答应他的,饶他不死,但是,他要是自己受不了求死,就怪不得本王妃了。”韩芸汐说完,转身就走。

    而王来福的脸已经溃烂了大半,颇有蔓延到脖子之势。

    在场众人全都看着,无不恶心,无不害怕,再回想起王妃娘娘刚刚撂下的话,谁都心生敬畏。

    是的,是敬畏。敬重和畏惧。

    这个女人的一言一行,和别的主子完全不一样。

    她让人心服口服,让人敬重,同时,她的聪明精明,她的手腕狠绝也令人心怯,畏惧。

    即便是对秦王殿下,大家也都只有畏惧,然而,对这个女主子,大家心中却都多了一份“敬”。

    苏小玉看了王来福一会儿,都不自觉移开视线,她一贯大胆残忍的,可是,王来福这下场看得她都心颤了。

    看着韩芸汐远去的背影,又见在场被震慑的仆奴,暗卫,她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她这才发现自己错了。

    这女人并非妇人之仁,她是残忍的,也是聪明的。她利用这个案子震慑了全王府的人心,想必日后要想再收买,威胁秦王府的下人,基本是办不到了。

    很快,苏小玉就被徐东临吊到秦王府最高的树上,众人也渐渐散去,王来福就在苏小玉脚下挣扎着,发出声声哀嚎。

    苏小玉始终不敢低头,生怕自己会是下一个王来福。

    周遭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她才扬起头来,狠狠冲空中吐出一颗暗器,暗器飞冲得很高很高,最后在空中爆发,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守在暗处的暗卫自是看到的,但是他们没有阻拦。

    王妃娘娘只是吊着这个臭丫头,必定是要利用她把她背后的正主给吸引出来的。

    韩芸汐确实是这个想法,只可惜,她和暗卫一样,都想错了。

    此时,就隐身在秦王府附近的探子看到了这颗暗号,他等了片刻之后,便急急撤退去禀楚天隐。

    “禀主子,苏小玉发出白光暗号”

    楚天隐猜得到苏小玉出事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苏小玉会送出白光暗号来

    他俊眉紧拢,认真问,“你看清楚了”

    “属下看得很清楚,是我们的暗号,是白光”探子如实回答。

    楚天隐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重重跌坐在椅子上,连连摇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安排苏小玉潜入秦王府,他做足了准备。

    各种颜色的信函代表各种突发情况,苏小玉即便是临死,也得想办法把得到的信息送出来。

    而白光,代表是徒劳,意味着苏小玉看到了韩芸汐的后背,韩芸汐没有凤羽胎记,她并非他们楚家要找的人

    他楚家,正是当年七贵族之一的幽族当年射杀死西秦皇族襁褓之婴的幽族

    当年,七贵族不少人都看到射杀的那一幕,然而,却只有影族知晓,那个襁褓男婴并非真正的皇族血脉,而是一个替代品  .  天才小毒妃 更新快

    西秦皇族最后的血脉是一名女婴,当年的贵妃为了保住地位,将女婴换走,抱养了一名男婴。

    而幽族为了保住这名女婴,让东秦皇族,以及其他贵族误以为西秦已灭,故而上演了一出戏,假意背叛,举兵射杀,灭了西秦皇族最后的男婴。

    当年的女婴流落到民间,兵荒马乱中失去了踪迹,这一百多年来,幽族几代人都没有放弃寻找。可惜一直没有线索。

    他们也是偶然的机会,从一个奶娘嘴里得知韩家嫡出小姐背后有类似凤凰展翅的标志,所以,才一路找了来。

    西秦皇族之女,背后必有凤羽胎记

    百年的时间才有这么一个线索,如今却告诉他,韩芸汐不是

    这个消息,让他和父亲如何接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