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真相如此

关灯
护眼
    龙非夜没想到“影族”二字会让哑婆婆如此激动,哑婆婆这激动的表情,并非兴奋,反倒是焦急。

    影族,应该是西秦皇族遗孤最信任的一族了。

    “他们想做什么他们确定了芸汐的身份了吗”哑婆婆急急问。

    “确定了又如何”龙非夜反问道。

    谁知道,哑婆婆怒声,“不管是谁,即便是影族都休想拿芸汐的身份做文章”

    这话一出,龙非夜立马明白了。

    西秦皇族遗孤这个身份有太多太多文章可以做了呀

    这个身份一旦公开,且不说七贵族,就是其他有心人都会打着光复西秦的名义,拿韩芸汐为借口号召往昔的势力,争夺天下权势。

    这些人,大多并非真正衷于西秦皇族,并非真正为了光复西秦大业,而是野心重重,拿辅佐皇族遗孤为借口,实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

    说白了,便是拿皇族遗孤当垫脚石,一旦他们达到目的,皇族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韩芸汐的身世一旦公开,此生怕是都无法安宁了。

    “影族之人一直没有行动,也拒绝承认,或许,还未确定芸汐的身份吧。”龙非夜淡淡说。

    恰是韩芸汐对他的诚实,让他了解到了影族的动态。

    如果影族之人确定韩芸汐就是西秦皇族遗孤,怎么会迟迟没有大动静,几个月才出现一次,却什么都没跟韩芸汐说

    至少,影族会认主的。可是,白衣公子没有。

    哑婆婆这才放心一些,只是,她随即质问道,“秦王,你呢你娶芸汐又为了什么”

    龙非夜唇畔泛起一抹冷笑,“你怀疑本王”

    “你是天宁亲王,你若有心,芸汐的身份正是你夺位最好的台阶”哑婆婆冷哼道。

    龙非夜嗤之以鼻,“区区天宁皇位,还不至于要本王踩着一个女人的背去争夺本王宁可她不是皇族遗孤,宁可她只是韩家嫡女”

    其实,哑婆婆的所担忧,正是龙非夜所不愿意看到的。

    背负着皇族的身份,肩负家族的使命,承受着无数人的期盼,一辈子只为一份大业而活,所作所为都要受人评头论足,这对于皇族遗孤来说,这既是荣耀,更是束缚。

    至少,在龙非夜眼中,这就是束缚

    哑婆婆并不相信,她呵呵冷笑起来,“我凭什么相信你”

    哑婆婆的笑很冷,可是,龙非夜的笑更冷,他起身来,走到哑婆婆身旁,优雅地俯身在哑婆婆耳畔低声,“因为本王是”

    龙非夜后面的话说得很小声,但是,哑婆婆却听得清清楚楚,听到后面那几个字,她的脸色瞬间全白了,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恐吓,整个人都怔住了。

    怎么会这样

    芸汐的丈夫竟然是

    “这个理由,足以让你相信了吧”龙非夜冷声问道。

    半晌,龙非夜都已经退回座位上,哑婆婆却还都说不出话,“你,你居然你”

    东秦皇族

    哑婆婆该如何面对这个事实,西秦皇族最后的遗孤,韩芸汐的丈夫,竟是东秦皇族的遗孤,东秦的皇子

    这一切是孽缘,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震惊至于,哑婆婆突然警觉了,她豁得站起来,连连后退,“好呀,所以你打算瞒着芸汐,不让芸汐知晓她的身世,好利用她你想利用她光复你东秦”

    突然,“啪”一声巨响,龙非夜重重拍案。

    他向来不擅解释,也不喜欢解释,更不喜欢向任何人解释,可是他今日已经废了不少唇舌,没想到哑婆婆竟还这样看他。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他起身来,声冷如冰,“本王还不至于踩一个女人上位还不至于利用一个女人复国”

    哑婆婆被龙非夜的怒意震慑到了,怔在原地,迟迟才又问,“那你囚禁老身在此是何意,他隐瞒芸汐又是为了什么”

    龙非夜没回答,缄默地喝茶,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他才淡淡开口,“要她一辈子都只是韩家嫡女,没有仇恨,没有愧疚,安安心心待在本王身旁。”

    哑婆婆心跳一咯,这才明白这个年轻人之前那一句“会幸福”的意思。

    如果,芸汐知晓了自己的沉重的身世,她心中该有多少负担

    如果芸汐知晓了秦王的身世,她又会如何选择

    哑婆婆亦是沉默了,良久之后,她才淡淡问了一句,“秦王,芸汐可喜欢你吗”

    龙非夜笑了,这笑容很浅淡,眼底尽是苦涩和浓得化不开的无奈。

    韩芸汐喜欢他吗

    那个女人至今都还会看他看到痴迷呢

    龙非夜的笑,让哑婆婆看到了答案。

    终于,哑婆婆坐了回来,同龙非夜讨了一杯茶,讲述起沐心的故事。

    西秦皇族当年最后的血脉其实不是那名被幽族射杀的男婴,而是沐心的母亲,芸汐的祖母。

    当年西秦皇帝和诸位皇子死于战场,晴贵妇临盆诞下一名女婴,晴贵妃不识局势,一心以为西秦不至于灭国,只要她诞下男婴,便可母凭子贵,成为垂帘听政的皇太后。

    因而晴贵妃将女婴送出,抱养了一名男婴着,连连感慨,“他对老奴下药,把老奴毒得又聋又哑,让老奴守着竹屋,无非是想以老奴引出沐心小姐来。他还想以沐心小姐为饵,引出毒宗余党去讨好医学院那些老头子,没想到啊没想到沐心小姐没来,她的女儿却来了”

    “沐英东可知西秦皇族之事”龙非夜最关心的始终是这个问题。

    哑婆婆立马摇头,“不,他绝对不知晓他的心思全在毒宗上。”

    龙非夜悬着的心这才落下,沐英东不知此事,他便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秦王,沐心小姐她她”

    其实,哑婆婆一开始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只是,她迟迟不敢问,她怕答案是她承受不住的

    沐英东以她为诱饵,而她也一直不愿意离开竹屋,她多么希望再见小姐一面,她还想亲口告诉小姐沐英东的不怀好意呢

    龙非夜当然知道哑婆婆想问什么,他将沐心改名为天心嫁入韩家的事情详细告诉了哑婆婆,包括天心夫人救了李太后,李太后赐婚的事情。

    “只可惜天心夫人难产而亡,所幸是保住了韩芸汐。”龙非夜难得会在人前叹息。

    虽然哑婆婆早知道沐心小姐凶多吉少,可是听到这话,她还是承受不住,眼泪一下子就盈眶了,“难产怎么怎么会” 天才小毒妃:

    还有什么事情比难产而亡更令人哀伤的。

    用一条命去迎接一条新生命,让这新生命落地的那一刻起便成了没娘的孩子。

    哑婆婆眼眶一圈圈红着,很快就承受不住捂着嘴低声抽泣起来,“小姐老奴还一直等着你呢。”

    真相如此,龙非夜总算全都弄清楚了。

    待哑婆婆的情绪平复下来,龙非夜才又淡淡问,“可知那毒宗余党还有多少人芸汐的生父是何人物”

    哑婆婆摇了摇头,“沐心小姐从未提及,但是,如此机密的事,沐心小姐未必会说,因为此事连沐家人也都不知晓。”

    龙非夜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扣着桌面,似乎在琢磨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