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你是本王的王妃

    真丝的酒红色肚兜,难掩那玲珑曼妙,亭亭玉立

    虽是惊鸿一瞥,可对龙非夜来说,已是无法言语的视觉刺激。

    韩芸汐已拉了丝被遮掩了一切春光,可是,他的目光却始终落在她身上。

    他看哪里呀

    韩芸汐咬着牙,羞恼地睨他,龙非夜竟也有些不知所措,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如此糊涂的一日。

    他进来这么久,还给她上药了,居然没意识到她衣衫尽褪。

    两人沉默,四目对视,八方无声。

    然而,很快龙非夜的视线就开始放肆起来,从韩芸汐脸上缓缓放下移动。

    韩芸汐发现了,秀眉锁得更紧,依旧瞪他,可是,龙非夜没看到,他的不知所措不过是片刻而已,他的深邃的眸子渐渐变得深邃,像是打量猎物一样,毫不避讳打量起她。

    暧昧的种子已经种在空气中下了。

    在那炙热的目光扫视下,韩芸汐的心砰砰砰,控制不住不断加速,她渐渐地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渐渐地低下头。

    丝被冰凉,她却浑身发烫。

    聪明伶俐如她,总能掌控得住自己,看得透别人,可是,这一刻,她像是失控了一般,没有过去,没有将来,身处此刻,不知所措,不敢想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然而,她眼前这个男人却总能掌控住一切。

    也不知道龙非夜是不是看够了,他竟能冷静地取来纱布,淡淡道,“坐好。”

    韩芸汐很想说,她自己可以,让他出去,可是,也不知为何,竟迟迟都没说出来。

    “坐好。”比起刚才,龙非夜似乎严肃了不少。

    韩芸汐蜷缩着,裹着丝被,就是看他,就是不动。

    三角巾的包扎方式,必须将几个角绕到身前来,绑在身前。

    换句话说,就是这肚兜儿都是很碍事的,必须绕到肚兜下绑紧,才能保证纱布能绑结实了。

    这家伙是要替他包扎伤口,还是要欺负她呀

    终于,她开了口,淡淡道,“殿下,你且回避,臣妾自己来。”

    龙非夜却立马反问,“为何”

    为何

    他竟还这么问她

    两人虽是夫妻,可一直未有夫妻之实,一直未曾跨雷池一步,彼此之间关系的微妙,彼此心照不宣。

    至少,还未到可以如此坦然相对的地步。

    韩芸汐着实看不透龙非夜面对这样的事情,怎么就可以如此淡定,自然。

    他当她是什么人了呀如此随便

    “不方便,毕竟男女授受不亲。”韩芸汐认真说。

    谁知,龙非夜却道,“你是本王的王妃,何来授受不亲之说”

    韩芸汐傻眼了,一时都不知道如何反驳他,“我你”

    她看着严肃的龙非夜,突然有种被欺负惨了都无法抗议的感觉。

    不是这样的,他们之间不是这样的

    可是,她也说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不知不觉的喜欢,他渐渐地宠爱,两人就这样一步一步走来,至今,不曾表白过什么,不曾许诺过什么。

    甚至,都不曾彼此坦诚的确定过什么。

    他怎么突然就

    看着韩芸汐窘迫、委屈、迷茫的样子,龙非夜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他其实很喜欢这个女人软弱无措的模样。

    撞见龙非夜的笑,韩芸汐终于怒了,“龙非夜,你欺负人”

    这个女人真的生气的时候,才会如此大胆,连名带姓的叫他。

    也唯有她的胆大包天,是被允许的。

    龙非夜认真起来,“坐好,伤口得包扎了。”

    韩芸汐紧裹丝被,怒火未消,“你出去,我自己包得了”

    龙非夜没说话,轻轻拉住丝被,韩芸汐立马按住他的手,龙非夜不动了,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龙非夜缓缓抽出手来,起身,淡淡道,“我就在门口,需要帮忙叫我。”

    韩芸汐本该松一口气的,却不知道为何,非但没有放松,看着龙非夜落寞的背影,心反倒沉沉的。

    见他要出门了,她急急喊了一声,“喂”

    龙非夜回头看来,认真道,“伤口拖不得,要不叫百里茗香过来帮你。”

    韩芸汐看了他许久,才幽怨地说,“你过来帮我吧。”

    龙非夜差一点就忍俊不禁了,他面无表情回到榻前,刚坐下,韩芸汐背过身去,放落丝被。

    一方肚兜,能遮掩多少

    原以为自己把控得住,可是软香温玉就在眼前,龙非夜的呼吸立马粗重起来,他的眸光锁在韩芸汐香肩上,渐渐变得深邃。

    “殿下,纱巾。”韩芸汐淡淡说。

    龙非夜这才回神,小心翼翼将三角巾覆住韩芸汐背后的伤口,绕到前面去,韩芸汐接住巾角,默默地自己绑扎,很快就绑好了。

    “殿下,臣妾的衣裳在右边,劳烦了。”她淡淡道。

    龙非夜取来衣裳替她披上,竟从身后轻轻搂住她,下巴抵在她肩上,韩芸汐微惊,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异样,可是,到底哪里异样了,她也说不上来。

    “韩芸汐”他轻轻唤。

    “嗯”她轻轻应。

    可是,他也没什么要说的,避开伤口,搂了她好一会儿才放开。

    韩芸汐都莫名其妙着,正要询问,他却已恢复了,认真问道,“这伤怎么回事苏小玉又怎么回事”

    好吧,这件事比较重要

    韩芸汐挪了个位置,让自己舒服些,将苏小玉的事情言简意赅地跟龙非夜说了一遍,龙非夜越听,脸色越难看。

    该死的唐离,秦王府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竟敢瞒着他。

    当然,龙非夜并没有当场发怒,他让韩芸汐好好趴着便下楼了,不同于上楼时的好心情,下楼来的龙非夜浑身都散发着怒气。

    赵嬷嬷撞见,吓得连忙后退,而此时,刚刚得知苏小玉事情的楚西风赶到。

    “属下失职,请殿下降罪”楚西风在门口跪下。

    “你怎么办事的能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混进来”龙非夜质问道。

    韩芸汐穿戴好已经追下来了,站在楼梯口没出声。

    “属下该死”楚西风头都不敢抬,一听到王妃娘娘被苏小玉所伤,他就知道他完蛋了,当初是他派人查苏小玉来头的。

    “本王给你五天的时间,查不到幕后之人,你自己看着办还有把所有仆奴全撤掉,马上从孤苑调人过来”龙非夜冷冷说。

    赵嬷嬷一听这话,大急,连忙跪下去,“殿下开恩呀老奴”

    话都还未说完,龙非夜就火了,“赵嬷嬷,这些年你在宫里白待了吗一把年纪了,还能让一个小丫头耍了”

    赵嬷嬷直哆嗦,无言回答,她这一回确实看走眼了。

    “楚西风,你还愣着作甚”龙非夜质问道。

    楚西风看着赵嬷嬷那哀求的目光,很想帮,可是,自身都难保。

    这时候,韩芸汐开口,“殿下,臣妾有个”

    可惜,她还未劝呢,龙非夜便冷冷道,“当初若把人全撤换掉,你也不至于伤成这样”

    秦王府岂能容易细作的存在,秦王府中的人,岂能允许被收买

    这对于龙非夜来说,是一种耻辱。

    事实就摆在面前,韩芸汐也无话反驳,她只能求,“殿下,你就”

    无奈,她还未求出口,龙非夜就拒绝了,“此事没得商量。”

    赵嬷嬷和楚西风在一旁看得好绝望,连王妃娘娘都帮不了,他们注定要悲剧了。

    谁知,惊人的一幕惊发生了。

    韩芸汐居然上前,扯了扯龙非夜的手,她什么都没说,却能让龙非夜回头看来,等着她说。

    这算是什么

    撒娇美人计

    不管是撒娇,还是美人计,总之都有戏

    赵嬷嬷和楚西风相视了一眼,眼里都充满了希望。

    “殿下,臣妾揪出王来福和苏小玉时,公开承诺过此事不会波及无辜,殿下这么做,是要臣妾失信于下人吗”韩芸汐委屈地说。

    这下,换成龙非夜无话可答。

    韩芸汐趁机给了他台阶,“殿下就再给臣妾一次机会,臣妾一定能将王府上下,里外都拾掇好的。”

    韩芸汐这话是将责任引到自己身上,她毕竟是王府的女主子,府上的仆奴都是她管着的。

    如果说赵嬷嬷一把年纪了,还能让一个小丫头耍了;那么,她这么聪明的人,不也被耍了吗

    韩芸汐一边说,一边轻轻晃着龙非夜的手。

    也不知道是她说的话让龙非夜让步了,还是她这撒娇的动作,让他妥协了。

    总之,龙非夜拉住她的手,握住不让她乱动,冷冷道,“没有下次了”

    韩芸汐大喜,立马朝楚西风和赵嬷嬷使眼色,而二人不胜欢喜,急急谢恩。

    仆奴是逃过一劫了,楚西风还不知道能查出什么来呢,而最惨的莫过于唐离了。

    龙非夜秘密就让楚西风去传话,让唐离继续去幽阁守着,没有他的命令,不准离开半步,否则后果自负。

    唐离郁闷极了,差一点点就想不开回唐门去娶妻生子去了,幸好,楚西风劝住了。 ;.{.

    楚西风是这么劝的,他说,“唐少,你确定你回去娶妻生子,殿下就饶得了你”

    唐离直接沉默了,不用楚西风催,自己默默地回幽阁去了。

    天都快亮了,龙非夜并没有去看苏小玉,他和韩芸汐在院子里泡起茶来。

    苏小玉的事情,只要人在,龙非夜就不怕查不出来,且等楚西风去调查后再议。

    龙非夜还有一件事得和韩芸汐交待

    给读者的话:沫沫更新小剧场了哦添加沫沫的公众微信号,回复5可以看到最新的小剧场公众微信号账号:jie2015。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