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愤怒的王妃

关灯
护眼
    此时夜已深,韩芸汐和龙非夜在院子外等着,韩芸汐发现院子外的求药者非但没有减少,反倒又增加了不少人。

    无论男女老少,全都跪着,似乎他们乖乖跪久一些,就可以求到药。

    而实际上,他们能不能求到药,全看古七刹的心情,指不定哪天古七刹心情好了,就会挑几个人出来送药。若是古七刹心情不好,除了拿他感兴趣的东西来换,否则一直跪着求吧

    上一回韩芸汐来的时候就特意留心过几张面孔,这一回她特意找了下,很快就又找到了那几个人。上一回至今少说也有两个月的时间了,他们没有求到药,也没有放弃。

    看这模样,在这里跪上大半年的人应该也是有的,就古七刹的性子,想必跪上半年也得无功而返。

    这个古七刹,不给药就干脆把人回绝了的,干嘛任由这帮人在这里跪着,看心情施舍

    韩芸汐看着黑压压的一旁人,低声骂了起来,“可恶”

    这时候,老管家亲自来开门了,“秦王殿下,王妃娘娘,久等了,里头请。”

    韩芸汐和龙非夜正要进去,背后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伴随着的是一个仆从的哀嚎,“老爷老爷,夫人去了前日晚上,夫人去了”

    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噌地站起来,愣愣地看去,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随便便晕迷了过去。

    周遭都人搀着他,有人急急掐人中,仆奴下了马连滚带爬跑过来,泪流满面,“老爷,老爷,你醒醒呀,府上还等你回去主持大局呢”

    “快去拿些热水来。”

    韩芸汐丢下这句话,箭步冲过去。老管家看了看龙非夜,龙非夜正看着他的王妃,没理睬。

    老管家只能默认王妃娘娘是在使唤他了。

    韩芸汐把包围着中年人的众人都叫开,先让空气流通,把人放平了,检查呼吸,心律之后再把脉。

    老管家送来水的时候,她已经确定这位患者并没有性命之忧,因为过于劳累,肝气久郁,再加上突然而来的打击,才会呕血。

    从仆人刚刚那句话便可推测出来,这位老爷应该是替夫人来求药的,只可惜药还未求到,夫人便去了。

    人是没性命之忧,却还晕迷着,天晓得他醒来该如何面对残酷的事实

    韩芸汐隐隐叹息,她给了仆人一些急救药丸,又递上老管家送来的热水,这才离开。

    老管家跟在后头,没出声。

    韩芸汐却忍不住问了句,“管家,人都晕了,你们都救的吗”

    “王妃娘娘,跪在这的,累到的,病倒的,还有像这种经不住打击的天天有。生老病死人之常态,要救的话,药鬼谷岂不成医馆了”老管家很无奈。

    “那你们种植药材作甚种着玩吗”韩芸汐突然大声质问。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看了过来,老管家哪敢跟这位主儿吵,正想把她劝走,谁知道院子里那位却等不及自己出来了。

    “王妃娘娘说对了,就是种着玩的”此声带笑,阴阳怪气。

    韩芸汐立马循声看去,只见古七刹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院墙上,一身宽大的黑袍被夜风吹得鼓鼓的,在夜色中犹如鬼魅。

    “那就是药鬼大人呀药鬼大人现身了”

    人群里也不知道是何人突然大喊了一声,一时间全场轰动,原本站着的人纷纷都跪下去,同大家一起跪拜哀求起来。

    “药鬼大人,行行好吧救救我娘亲吧”

    “药鬼大人,老朽在这里跪了三个月了,老朽把这条命留在这,求求你救救犬子吧”

    无数哀求,打破了山谷月夜的宁静,韩芸汐对这帮人很无语,只是,他们不求的话,还能怎么样

    古七刹却这一切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带笑的眸光掠过龙非夜,落在韩芸汐身上,“王妃娘娘,种药材真是件极好玩的事,你若有兴趣,药鬼谷随时欢迎你来。”

    龙非夜冷冷看着,心下纳闷,古七刹对于他们的到来似乎很兴奋,难道这个家伙对掺假的药那么有信心就不着急问他们此次为何而来

    当然,龙非夜纳闷在心下,不动声色。

    “拿人命来玩,药鬼大人不怕遭天谴吗”韩芸汐怒骂道。

    古七刹眼底掠过一抹暴戾。天谴打从离开医城,他就没怕过了。在医城经历的一切,还能输给天谴吗

    然而,面对韩芸汐,古七刹眼底始终留着一丝笑意,“秦王妃,你这么污蔑我不好吧,大人我只是个种草的,又不是谋财害命,杀人越货。你别误会了呀”

    “你比谋财害命,杀人越货还可恶一百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里有数百株的药材是从别处买来的,那都是稀世珍宝,一株能救好几条人命。你买来了却放着不用,你这和夺人性命有何区别”韩芸质问道。

    这家伙如果不买那些药材,需要的人还能买得到,求得到,这家伙买了,那需要的人就得跪在这里等他心情好了。

    “大人我不偷不抢,真金白银买回来珍藏,怪我喽”

    古七刹说得好无辜,眼底却闪过丝丝笑意,他感觉得到韩芸汐这一回来和上一回不一样,这一回的火药味很重。

    这个女人和他预料的一样,是来找他算账的

    “珍藏你当这是金石古玩,还是字画经卷”韩芸汐很不可思议,“古七刹,你仗着身份和财富到处搜刮那些药来珍藏,却眼睁睁看着需要的人死去,你就没有半点罪恶感吗没人逼你救人,但你就不能不害人吗”

    韩芸汐的声音不大,却让那些跪拜哀求的人全都停了下来,大家纷纷朝看来,只见这个年轻轻轻的女子一身正气,不怒自威

    人群里终是有人站了出来,“好,说得好老子这条命不要了,也不再求他,助涨他的气焰”

    那人是为自己来求药的,说完这句话竟真头也不回地甩袖而去。

    随后,不断站起来,有怒骂古七刹者,有冲古七刹吐口水的,也有一言不发默默离开的,总之,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

    古七刹看得很不可思议,他建立药谷鬼至今也有些年了,但凡来这里求他的,都是走投无路别无他法的,所以,一旦跪到了这里,基本都是绝望离开,从来就没见过有人这么耍性子愤然而去。

    在他面前,那性命耍性子

    古七刹讨厌这种情况,他屯着药材不买,一来确实是兴趣,二来,他就喜欢欣赏各种各样的人为活命苦苦挣扎,他最喜欢的不是这些求药的家属,而是那些病人,他特喜欢人之将死的模样。

    死亡,对他而言是一见幸事。

    老管家以为这主子要生气了,谁知道他居然还笑呵呵的,“秦王妃,你才是谋财害命吧,你把他们骗走了,那万一我高兴了想给他们药,上哪里去把人找回来”

    “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韩芸汐很肯定,她也不想多跟古七刹废话了,这家伙脸皮极厚,再怎么骂他都笑得出来。

    这种感觉让韩芸汐突然就想起了顾七少,然而,她也无暇细细想这两人之间的相似点,她冷冷说,“不是来求药的,是来讨债的”

    古七刹等这句话很久了,却故作不解朝龙非夜看去,“秦王殿下,在下欠你的早还清了吧”

    龙非夜没回答,负手往院里走去,韩芸汐立马跟上,也不理睬古七刹。

    明明是主人,古七刹却有种被晾在一旁的感觉,尤其看着韩芸汐这么屁颠屁颠跟着龙非夜的背影,他更不舒服了他一个漂亮的后空翻追了进去。

    龙非夜,老子等着看韩芸汐待会还会不会跟你出来

    韩芸汐显然是打算和古七刹长谈,她以往来都不会主动进屋坐,这一回却不请自入,和龙非夜一起在茶座上坐了下来。

    古七刹飘进来,黑袍垂地,天晓得他那双腿是怎么飘的,他在主位上高高在上坐下,冷冷说道,

    “龙非夜,老子欠你的两味药都还清了,老子还免费帮你配药了,还欠你什么说清楚”

    龙非夜气定神闲地喝茶,那态度简直把古七刹当空气。

    而韩云溪也在喝茶,老神在在,且让古七刹装吧,等她润润喉咙歇息再好好跟他算。

    这家伙在解药里掺假,应该知道他们是来讨什么债的

    古七刹急着等好戏上场呢,故意起身来,“二人如果是来喝茶的,素不奉陪”

    他说着便要离开,韩芸汐冷笑道,“古七刹,这东西你应该认得吧”

    只见韩芸汐从袖中取出了一瓶解药来,正是当初龙非夜从古七刹手里带走的糜毒解药。

    古七刹窃喜,挑眉问道,“认得又如何”

    韩芸汐打开瓷瓶,递过去,“你瞧仔细了”

    “这就是糜毒的解药,老子我亲手配制的,还能不认得”古七刹很不以为然。

    “这里头至少有一半假药你掺假私藏”韩芸汐怒声揭穿。

    古七刹装作很震惊的模样,愣了一下才缓过神,“笑话你说掺假就掺假了证据呢”

    “这不是证据是什么”

    韩芸汐没有借助任何工具,手法优雅而利索,就用两个瓶子倒来倒去,竟非常精准地将掺假的解药一分为二,分出一瓶真的糜毒解药,一瓶无药效的假药。

    她随手将那瓶假药丢过去,冷冷道,“古七刹,这就是证据”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