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份量之争

    以古七刹和韩芸汐的本事,拿到这解药就知道这东西不是糜烂解药了,所以,没有试药的必要。

    古七刹暗自佩服韩芸汐分离药粉的本事,这等本事,连他都自然不如。

    常年与药接触,他掂了掂份量,一切就心中有数,就手上这份假药的份量,他约莫估计得出来龙非夜用掉了那瓶解药的两成。

    “韩芸汐,随便装些无效药粉拿来坑人,不是你秦王妃的做派吧”古七刹不屑而笑。

    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说韩芸汐造假,故意装一些假药粉来坑他。

    韩芸汐早就知道古七刹不会这么轻易认账了,她既然来了,必是做足了准备。

    她慢条斯理地坐下来,“古七刹,殿下给你的蛇果份量,应该是三两又两钱吧”

    “是又怎样”这种事,古七刹赖不掉。

    “你确定是”韩芸汐要一个肯定的回答。

    “是”古七刹很大方地承认。

    “很好,按照糜毒解药的配方,一颗三两又两钱的蛇果如果全部用掉,得配出这种瓶子一瓶半的解药来。请问,那颗蛇果,你可全用光了”韩芸汐认真问。

    古七刹眼底掠过一抹欣赏,没想到韩芸汐会想到这个算法,当然,他也不害怕。

    他要坑的是龙非夜,自是下足了各种功夫。

    古七刹瞥了龙非夜一眼,却见龙非夜竟无动于衷,仿若旁人看戏一般,闲适地喝茶。

    且让他闲着吧,看看他待会还能不能沉得住气。

    “没用光”古七刹回答道。

    韩芸汐点了点头,又问,“那你用了多少”

    古七刹眼底掠过一抹精芒,报了一个数字,“二两七钱。”

    韩芸汐纳闷了,“你确定”

    古七刹怎么会报这个数呢如果这家伙用了二两七钱的蛇果,那么他配制出来的解药应该要一整瓶满满的才是。

    可是,他给龙非夜的却是八分满。

    这家伙给出这个数,不是挖坑给自己跳吗

    “确定”古七刹冷冷说。

    “二两七钱的蛇果配出来的解药是整瓶,你只给八分满,你什么意思”韩芸汐立马追问。

    这下,古七刹拍案而起,“韩芸汐,你们想坑老子也被把老子当白痴耍老子给的明明是整瓶”

    古七刹说着,怒目看向龙非夜,“秦王,你说”

    龙非夜瞥了一眼过来,很不以为然,“只有八分。”

    “龙非夜,你”古七刹暴怒。

    龙非夜没理睬他,没有证据的事情,争辩是没用的,“信任”才是有用的。

    显然,韩芸汐只会相信龙非夜,而且,她的重点不在古七刹给龙非夜那瓶药是满瓶还是八分满上,因为,不管是多少,她以蛇果推测,都能推出真实数据来。

    “多争无疑,你说十分便十分呗。”韩芸汐很大方。

    古七刹早就知道在这件谁都说不清的事情上,韩芸汐只会相信龙非夜,他看着韩芸汐,等她继续分析。

    “古七刹,你用二两七钱的蛇果配制出满瓶解药,对吧”韩芸汐认真问。

    “对”古七刹大声回答。

    “那还剩五钱蛇果粉呢”韩芸汐问道。

    蛇果的用法很特殊,一颗蛇果得掰成两瓣用,两瓣各自捣碎成粉末状,然后掺杂在一起混成均匀药粉才有药效,才可以使用。

    古七刹手里原本有一颗蛇果的,可惜当初被龙非夜毁得四分五裂,压根就用不了。

    而如今,他手里到底有没有蛇果粉,只有他自己心中有数了。

    古七刹看着韩芸汐,迟迟都没回答。

    “东西呢”韩芸汐又问。

    “秦王妃,虽然你不是药学界的人,但是,药学界的规矩你应该懂吧”古七刹这才发问。

    他说的,无非是请人配药不取剩料的规矩,配药剩下的边角料都归配药人所有。

    这一点,韩芸汐自然是清楚的,但是,她答曰,“你也知道本王妃是行外人,所以,不懂”

    “不懂我便告诉你,药是老子配的,剩料归老子所有,谁都休想拿走”古七刹嚣张地说。

    “本王妃说了,这规矩本王妃不懂。你到底是给不给”

    韩芸汐的语气里透出了威胁的意味,这话音一落,一直不动声色的龙非夜居然站了起来,那架势分明是要动手,怎么看怎么像是韩芸汐带来的杀手,一个眼神就能命令他了。

    古七刹看了龙非夜一眼,眸光愤懑,没有动的意思。

    然而,当龙非夜手握剑的时候,他立马就出声了,“罢了罢了,老子把蛇果都用光了,可以了吧”

    “用光了那得一瓶半的解药。且当你拿了满瓶真解药,那还得剩下半瓶呢”韩芸汐又问。

    古七刹又沉默了。

    “东西呢”韩芸汐逼问道,“怎么,本王妃跟你讨不了,要秦王殿下出面”

    她的意思哪里是出面,是出手好不好

    古七刹特不情愿,这才丢出了一包蛇果粉来,“就剩这么多了”

    韩芸汐就知道这个家伙刚刚说的没几句真话,幸好她有解毒系统可以进行紧密的计算,否则还真能会被这家伙给骗晕的。

    她拿来蛇果粉,轻轻掂量了一下,确定剩下的还有有一两半那么多,如此看来,古七刹只用了一两七的蛇果,那熊川和弥天红莲的份量是不多了,所以蛇果才用了那么少。

    换句话说,配出来的解药也不会多。

    如果按照一颗三两又两钱的蛇果如果全部用掉,得配出一瓶半的解药来的比例算,韩芸汐立马就可以估算出一两七的能配制出多少糜毒解药。

    但是,配药并不是按照这种常规比例来算的,一味药份量调整,比例就会发生变化,这是一个专业而且复杂的计算。

    但是,有解毒系统的帮忙,韩芸汐压根不用动脑子。

    她脱口而出,“古七刹,你用了一两七的蛇果,这个份量能配出六成多的解药来”

    六成多呀

    只有六成多的解药,古七刹说给了龙非夜一整瓶,那么剩下的四成,岂不都是假的

    古七刹这一回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

    这话一出,龙非夜的嘴角都忍不住上扬。

    古七刹一直在说谎,而这个女子却一个个谎言戳破,不得不说,这场戏听下来,他都佩服韩芸汐的思维和计算能力。

    古七刹何尝不佩服呀

    他猜得到韩芸汐能看出解药里掺假,却怎么都没想到韩芸汐能做这一番复杂和精准的计算,他原本是打算引她计算这些数据的,现在倒好,他什么都没做呢,韩芸汐就把各种情况都算出来了。

    最后得出的这个自打嘴巴的结论,正是他想要的。

    古七刹心下欢喜得不得了,却装作恼羞成怒的样子,“韩芸汐,你够了不就是几成解药,还给你便是”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来丢过去,韩芸汐接住立马掂量,这瓷瓶却只有一成解药

    她刚刚从龙非夜那瓶八分满的解药里分离出四成唇解药,再加上古七刹给的这一成,也才五成呀

    还有缺一成呢

    韩芸汐把东西狠狠放在茶桌上,怒声,“古七刹,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想私藏还有一成,拿出来”

    这话一出,古七刹就怒了,“老子给你们的是满瓶,里头有一半是真药”

    “一开始你就说谎,你觉得你现在说话还有可信度吗明明就只有八分你还想争辩”韩芸汐怒声反驳。

    古七刹突然站起来,“韩芸汐,老子是满嘴谎言,但是,老子现在说的就是实话,你自己去问龙非夜,老子给的是不是满瓶”

    韩芸汐不会问龙非夜的,因为她觉得不需要,她冷冷道,“本王妃拿什么相信你”

    其实,古七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他故作思索,迟迟没出声。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讥讽,气定神闲地坐了下来,她等

    龙非夜也在等,该有份量已经全算出来了,至于份量的分配,他得了多少,古七刹私藏了多少,这种事是再厉害的计算能力的算不出来的。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都说不清楚。

    而这种事,能有什么证据呢当初他把药带走,又没有公证人作证,也没有掂量出精准的份量来。

    现在,是比拼谁更得韩芸汐信任的时候了。

    龙非夜还是不动声色地喝茶,而韩芸汐看着古七刹,已经开始计算起索赔的事情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古七刹突然看过来,“秦王妃,我有证据”

    龙非夜立马抬眼看去,韩芸汐倒是不以为然,她无法想象这种事还能有什么证据。

    古七刹将那个装解药的白瓷瓶子拿起来,他轻轻嗅了嗅,将解药全倒出来。 嫂索{天才小毒妃

    韩芸汐狐疑地看着,“你想做什么”

    古七刹不说,冷不丁便将瓷瓶砸地上,只见瓷瓶碎成了四五片。

    这下,龙非夜和韩芸汐都纳闷了,这家伙想做什么呢

    古七刹饶有兴致地将瓷瓶一一捡起来,釉面朝天,一一摆放在茶桌上。

    “古七刹,这算哪门子的证据”韩芸汐忍不住问。

    古七刹笑而不语,逐一将瓷瓶碎片翻过来,内面朝天。

    这个时候,龙非夜和韩芸汐才发现这些瓷碎片的异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