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看得相当刺眼

关灯
护眼
    古七刹将那些瓷瓶碎片一片一片翻过来,只见这些碎片的内面居然全都变成黑色

    怎么会这样

    是什么东西让这白瓷变成了黑色

    瓷器和琉璃器皿的稳定性很高,如果不是在高温的情况下,基本是不会被药物腐蚀的,哪怕是一些强酸性的药物也都很难让损毁瓷器和琉璃器皿,所以,装药的瓶子大多是瓷瓶和琉璃瓶。

    糜毒的解药酸碱度中等,即便在瓶子里放上几年都不会和瓷器发生反应的呀难不成是那些无效药粉

    韩芸汐立马朝装着无效药粉的瓷瓶看了去,而龙非夜却看向古七刹,眼底掠过一抹不安。

    古七刹方才的愤怒其实全都是装出来的,打从知道韩芸汐和龙非夜来了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很好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龙非夜一看,不急着开腔。

    三人皆是沉默,心中各有想法,韩芸汐早就默默启动解毒系统,对那瓶无效药粉进行深层次的检查分析。

    之前她检查出这药粉是无效的假药粉就没多放心上了,她的注意力全在药的份量问题上。

    以韩芸汐的经验看,瓷瓶变黑应该就是这些无效药粉惹的祸。

    要么是无效药粉和瓷瓶发生了反应,要么就是无效药粉被糜毒中的一些成分影响,自身发生了改变从而影响了瓷瓶的颜色。

    药学,不管是西药学、中药学和毒药学,其实都和化学原理很类似,都是各种药物的成分发生反应。

    要知道这些药物的反应结果,就必须非常了解这些药物中的各种成分。

    古七刹用的是无效药粉,而无效药粉的种类太多了,韩芸汐并不了解眼前这一种,只知道这药粉掺在糜毒解药里,不会影响糜毒解药的药效,气息,眼色。

    至于其他信息,她还真是不了解。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想破解瓷瓶为何会变黑的疑团,就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当场做实验。

    然而,解毒系统强大的存在让韩芸汐免去了麻烦的实验步骤。

    古七刹见韩芸汐那认真的表情,古七刹眼底的玩味色彩越来越浓了,这些无效药粉可是他专程为了坑龙非夜而调配出来的。就算韩芸汐的本事再大,单单用想,必定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的。

    他保守估计,这丫头必定要做一个复杂的实验,至少得两三天的时间才能得出答案。

    其实,别说两三天,就是两三年,他都很乐意奉陪。

    反正看着这个丫头,他的时间总会过得很快,显得生命没那么冗长。

    古七刹特意换了一泡上等好茶,不言不语,浅笑着给龙非夜和韩芸汐倒了两杯。

    韩芸汐正专心致志配合解毒系统工作并没有注意到这茶香的特殊,然而,龙非夜却一下子就闻出来了,这是南山红

    狐疑的目光掠过古七刹的眼睛,龙非夜端起茶来品饮,缄默依旧。

    “王妃娘娘,你也尝尝。”古七刹笑道。

    谁知道,韩芸汐突然冷声质问,“古七刹,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呀”古七刹装傻,他心想这丫头估计是猜到无效药粉有问题了,不愧他那么欣赏她,果然是高手。

    “你掺入的这些无效药粉中有一种叫做“罂草”的成分对吧”韩芸汐问道。

    古七刹意外了,“你看得出来”

    “所以我说对了”韩芸汐反问道。

    “是”古七刹大方承认,无效药粉里确实有罂草,但是份量非常少,不是一般人闻,或者尝就可以找出来的。

    他原以为除了他自己,任何人想要在这药粉里发现罂草都得做一些列实验才检测得出。

    这丫头是怎么发现的呢

    看她这样子,在来之前估计也没多这些无效药粉做过什么检测实验了。

    古七刹正纳闷着,韩芸汐竟又问,“在糜毒解药中,蛇果里的果香气息”和弥天红莲的朱水两种成分混合在一起,会形成一种叫做桑艾的东西。对吧”

    古七刹眯起了双眸,“对”

    “桑艾和罂草一旦放在一起,共同密封于瓷器中,便会灼伤瓷器,使之发黑。”韩芸汐解释后,这才优雅地端起茶水来品饮。

    古七刹早已愣住了,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丫头说的,全对

    这怎么可能

    虽然罂草,桑艾,朱水这些东西都不是非常稀罕,鲜为人知的东西,但是,这样的组合反应,包括和瓷器的反应,基本是没人知晓的。

    要知道,他可是花了三天的时间,经过精密的提取,计算,配制,才得到这个结果的,

    韩芸汐怎么就看了这么一会儿,就全知道了呢

    古七刹死死盯着韩芸汐那双清亮明净的眼睛看,都快怀疑这丫头的眼睛是一双妖瞳了

    韩芸汐知道古七刹在看她,也知道古七刹必定会震惊,然而,她老神在在,径自品茶,她只觉得这茶香很熟悉,具体是什么茶一时间也说不上,估计是不常喝的品种。

    其实,她的解毒系统并没有储存这种无效药粉,但是无效药粉里的各种成分,解毒系统里都有,所以,解毒系统还是可以给出完美的答案的。

    只是,她并不明白,古七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一盏茶后,她才开口,“古七刹,你把瓷瓶变黑了,如何证明那一成解药不是你私藏了呢”

    不管这过程多复杂,他们要追究的就是那少掉的一成解压

    古七刹这才缓过神来,他笑了,“丫头,那你知道,桑艾和罂草要密闭在瓷瓶里多久,才能使得瓷瓶变黑,又需要多少份量,才能使整个瓷瓶都变黑

    这话一出,一直不动声色的龙非夜脸色骤变

    他懂了

    想必古七刹在制药的时候,私藏多少,掺假多少,甚至给他的瓷瓶多大,全都是计算得好好的。无疑,必须是满瓶的解药才能使得整个瓷瓶内里全都变黑

    好个古七刹,居然留了这么一手,确实出人意料。

    不得不说,这就是证据,完全可以证明他带走的是满瓶的解药

    眼看份量一事瞒不过去,龙非夜却依旧稳如泰山,他琢磨着古七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他想私藏解药,掺假就可以了,为何还要留了这么一手,证明他给的是满瓶的份量呢

    此时,韩芸汐倒是沉默了。

    “丫头,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古七刹乐呵呵地问。

    韩芸汐还真没意识到这一点,如果她要答案的话,估计一下瓷瓶的大小,便可以让解毒系统给出答案了。

    只是,她迟迟未动,心下无端有些不安。

    古七刹既然敢这么问,必定是有十足的底气的。

    “丫头,看样子你是不清楚了,呵呵,那咱们就来现场试一次瞧瞧呗”古七刹的声音都欢快起来了。

    他很快就拿来了一个比之前瓷瓶小一半的小瓷瓶,然后又去了三成糜毒解药,两成无效药粉混合在一起,然后,故意放慢动作,一边冲韩芸汐笑,一边将药粉一点点倒入瓷瓶。

    虽然冲韩芸汐笑,可是他的余光可没少关注龙非夜呀

    他期待已久的好戏,就要上场喽他准备许久的大事,就要发生了

    随着药粉缓缓倾入瓷瓶,真相也即将揭晓。

    韩芸汐终于忍不住朝龙非夜看了过去,这才发现龙非夜也在看她。

    也不知道此时此刻,韩芸汐心里在想什么,她的脸色并不好看,沉重而且复杂。而龙非夜,看似坦然,那一贯孤傲冰冷的眼眸却多了几分沉重。

    两人四目相对,皆是无言,彼此心中所虑,唯有他们自己知晓。

    见状,古七刹轻哼了一声,“丫头,这瓶子是原来的一半,这些药粉,三成真药,两成假药,按照原来的比例混合,份量也是原来的一半,你可瞧清楚了。”

    韩芸汐缄默地看着,没回答。

    古七刹已经将药粉全都倒进去了,他高高举起了,当着韩芸汐和龙非夜的面轻轻晃动,随后便将药粉都倒出来,将瓷瓶递给韩芸汐。

    “丫头,你瞧瞧呗”

    韩芸汐迟迟没接,古七刹笑了,“怎么,不敢呀要不秦王殿下来呗。”

    话音一落,韩芸汐便果断地拿起瓷瓶砸碎在地上。

    一地碎片,有内里朝上的,也有朝下的,黑白交错。

    韩芸汐似乎和古七刹较劲呢,立马弯腰去捡,龙非夜想拦都拦不住,这才捡起第二片,食指就被割破了。

    龙非夜眉头微拢,拉起她的手,含住食指轻轻吮吸。

    他垂着眼,格外专注,他的动作很轻很细,韩芸汐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舌尖轻轻抵着自己的指腹,这种感觉,美得妙不可言。 ~ .. 更新快

    韩芸汐一时间都忘了两人现在的处境,忘了满地碎片即将揭晓的答案。

    殿下,你一定不知道,你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这一幕,却让古七刹看得相当刺眼,他眸中冷意闪闪,就不相信到了这份上,龙非夜还能如此淡定,如此沉得住气

    龙非夜还真就沉得住气,韩芸汐的手指止血之后,他才亲自将瓷碎片捡起来,每捡起一片将内面朝上,而这些碎片的内面,无一例外全都是黑色的。

    很快,碎片全都摆在桌上了,全黑

    古七刹已经没有慢慢来的心情了,他又取了一个大小一样的瓷瓶来,倒入八成满的解药,轻轻一晃,还是将解药倒出来。

    他亲自将瓷瓶打碎,然后一片一片碎片捡起来,这一回的碎片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