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同一招数刺向心脏

关灯
护眼
    韩芸汐眸光冷冽地审视古七刹,摆出了寸步不让的架势。古七刹危险地眯起狭长的双眸,同她对视。

    两人之间,似乎战火一触即发。

    “韩芸汐,老子敬重你是讲道理,讲证据的人物,没想到你跟一般的女人没两样你真令人失望”古七刹冷哼道。

    “没办法证明的事,你要我怎么讲证据”韩芸汐冷冷反问。

    “原来你也知道没办法证明呀。”古七刹讥讽起来。

    “没办法证明,那就打一场呗,你如果赢了,就当你只坑了我们一成解药。你如果输了,就赔偿我们两成”

    韩芸汐表面看着愤怒,其实内心冷静而精明得很。

    她就认定了古七刹吞了那一成,所以,她目前想着的全是赔偿的问题,要得到最大的赔偿。

    而古七刹并不介意赔偿,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弄清楚那一成解药哪里去了。

    面对韩芸汐这一说话,古七刹又险些吐血。

    明明知道他打不过龙非夜,竟然还要打一场

    “韩芸汐,你就个无赖”古七刹怒骂道。

    “如果你不打,证明你心虚”韩芸汐立马反驳。

    此话一出,古七刹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你你就不想弄明白那一成解药到底哪里去了吗”

    一贯冷静的古七刹此时怕是真的着火了。

    而没有被质疑的龙非夜始终冷静着,将古七刹的一言一行全看在眼里。

    如果刚刚还是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就完全可以肯定,古七刹一直刻意再强调那丢失的一成解药的去处,必是另有目的。

    当初闯入幽阁劫持哑婆婆的那一抹黑影又一次现在龙非夜脑海里,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古七刹,眸光深深深如海,令人琢磨不透。

    “那一成药就是你吞了,你少个我耍嘴皮子功夫。就一句话,你赔不赔”韩芸汐冷冷问。

    古七刹毫不犹豫,“不赔死也不赔”

    韩芸汐直接没理睬他,朝龙非夜看了过去。

    龙非夜比韩芸汐更加不喜欢废话,直接拔剑,剑气啸冷打破了夜的寂静。

    两次败在龙非夜手里的古七刹竟不畏惧,他高扬起脑袋,视死如归,气度不凡,“死,都不赔”

    韩芸汐心头微微一怔,古七刹败在龙非夜剑下两次的事情,她也知道的,原以为这家伙会害怕了,没想到他竟如此强硬,固执。

    虽然惊在心中,表面上韩芸汐还是没有分毫让步,她冷笑道,“本王妃还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不认账这种事”

    此时,高高在上的韩芸汐犹如一位霸气铁血的女王,龙非夜似乎都听令于她了。

    她这话刚说完,龙非夜便动手了,扬剑直刺古七刹而去。

    韩芸汐等着,等着古七刹喊停,求饶,认账

    像古七刹这种品行的人,必是贪生怕死之辈,什么气度,什么风骨都与他无关。

    这是一场博弈,一场谈判,甚至是一场买卖,彼此都在做戏,坚持到最后的人才能赢。

    韩芸汐如是想着,龙非夜的剑逼近了古七刹。

    龙非夜和她一样,都等着古七刹喊停。

    之前两次,古七刹不都妥协了,这个家伙就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

    可谁知道,这一回古七刹竟没有闪躲,也没有喊停,他笔直地站在那里,眸光深冷,执着,直勾勾地盯着韩芸汐看。

    这家伙,还不躲

    韩芸汐纳闷了,她忍不住出声,“你认不认”

    谁知道,古七刹连回答她都没有,居然主动倾身而来,黑袍挡剑,瞬间刺入

    韩芸汐震惊了,龙非夜亦是非常意外。

    然而,古七刹这才开口,倔强得像个孩子,一字一字地说,“老子没干过,不认”

    韩芸汐纳闷了。

    他不认

    那丢失的那一成解药到底哪里去了

    总不会是龙非夜拿去吧,龙非夜没事拿那一成解药去做什么

    糜毒的解药虽然名贵,但是,如果不是用来解毒,那就一无是处了呀

    也不知道为何,韩芸汐脑海里突然现出沐灵儿那双愤懑的双眸,还有她字字句句指责。

    思及此,韩芸汐一个激灵,戛然而止。

    天啊,她在想什么呢

    她怎么可以怀疑龙非夜龙非夜有什么理由囚禁哑婆婆呢龙非夜更没有理由瞒着她关于她身世的事情。

    弄清楚她的身世,不仅仅可以防范一些无知的危险,而且指不定还能帮上龙非夜大忙呢。

    西秦皇族遗孤拥有不小的号召力,而身为毒宗后人,必能掌控到一些毒宗的资源,对龙非夜百利而无一害。

    龙非夜一有消息,必定第一时间告诉她的。

    除了龙非夜,接触到解药的就只有古七刹一个了,没有第三者了,不是龙非夜就必定是古七刹。

    这件事,无无疑让韩芸汐在龙非夜和古七刹之间做选择。

    韩芸汐只会选择龙非夜。

    “你装你再装掺假这种事你都干的出来,你还有”

    韩芸汐的话还未说完,谁知道古七刹居然握住了龙非夜的剑,往肩胛上继续刺入,这下献血立马浸湿了他的黑袍,缓缓下淌,滴落在地上。

    “主子”

    老管家大叫起来,想上来拦,古七刹却狠狠将他撞开,他直勾勾地看着韩芸汐,怒声,“老子说了,没干过,死都不认”

    面对这样的目光,韩芸汐很想理直气壮地回蹬回去,可是,最后她竟无端地心乱起来,下意识避开了。

    她认定的事情,处理起来向来强硬,这一回,为何她会不敢直视古七刹的眼睛呢

    难不成,她动摇了

    韩芸汐紧紧锁眉,朝龙非夜看了去。

    龙非夜的心微微一咯,但是,他不论办什么事都从来不拖泥带水,犹犹豫豫,他果断得可怕

    他没有看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冷绝,竟拔出长剑,直刺向古七刹的心脏。

    这剑法,这力道和当初刺入闯入幽阁的黑衣人心脏一摸一样。

    古七刹死了,一了百了。

    如果古七刹不死,他怕是要发现某个秘密了。

    韩芸汐惊了,没想到龙非夜会这么狠,一时间她都缓不过神来。

    而古七刹竟还在看她,一直看一直看,完全不介意龙非夜的剑。

    就这样,剑刃瞬间逼近,狠狠刺去

    就这火石电闪之际,古七刹突然退了,急速后退了一大步,惊险地避开了龙非夜的长剑。

    是的,他避开了

    韩芸汐绷紧的神经立马放松下来,她都忍不住吐了口浊气,暗暗庆幸。

    只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

    她庆幸什么呀庆幸个屁呀

    古七刹退开了,口口声声说死也不认,结果剑刺向心脏这一致命处,他还不是避开了。

    刺肩胛虽然会流很多血,可是又死不了人,差一点点就被这个可恶狡猾的家伙骗了

    龙非夜冷冷一笑,收来长剑擦拭掉上面的血迹。

    韩芸汐笑很不屑,“怎么,这就是你所谓的死都不认”

    古七刹看着他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许久都没出声。

    龙非夜慢条斯理将长剑擦拭干净,又一次耍出同样的招数,指向他的心口,“本王最后问你一次,你认,还是不认”

    “认”古七刹的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拐弯。

    他伸手移开龙非夜的剑刃,任何按着在肩胛处,鲜血狠狠就沾染了他手掌,瘦骨嶙峋的手指染了血色,恐怖中竟透出丝丝凄凉感。

    韩芸汐心中潜藏着的质疑就这样被打消了。

    “药呢”韩芸汐问道。

    “早卖掉了。”古七刹态度冰冷。

    韩芸汐大惊,“是什么人买的”

    买药的人必定是需要解糜毒之人,指不定哑婆婆真的没死

    古七刹瞥了龙非夜一眼,冷哼,“不知道,他出的价让老子很高兴,老子管他是人是狗”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寒芒,没出声。

    韩芸汐却是心急,“古七刹,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买走的,赔偿问题好商量,如何”

    “老子胡诌个,你信吗”古七刹煞是认真地反问。

    韩芸汐气结,谁知他又问,“老子说是秦王买走的,你信吗”

    韩芸汐答都不答他,冷冷道,“假一赔十,你得陪我们二十成,也就是两瓶解药”

    古七刹坐了下来,甩她一句,“老子没解药赔你们,要多少银子你们直接说吧。”

    啧啧,好个财大气粗的家伙。竟敢在秦王面前谈银子。

    韩芸汐笑了,“药鬼大人,你说得多少银子才能买到两瓶糜毒解药,也就是双份的蛇果,熊川,弥天红莲”

    这些东西,本就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如今更是如此。

    “那你想怎么样”古七刹看似冰冷,实则失落,有些有气无力。

    韩芸汐就等他这句话了,她连忙回答,“以药赔药。”

    “什么意思”古七刹淡淡问,越发的无力了。 百度嫂索 天才小毒妃

    “拿你药鬼谷的药物来赔偿熊川,弥天红莲,蛇果这三样东西的价值放大到二十倍,好歹也”

    韩芸汐说着,眸子骨碌一转,直接道,“好歹也得值你一个药鬼谷吧”

    “咳咳咳”

    一旁的老管家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分明是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这位王妃娘娘,哪里是狮子大开口,简直是二十头狮子大开口

    弥天红莲,蛇果,熊川三样东西的价值再高,那也绝对比不上一个药鬼谷的呀。

    这个女人开什么玩笑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