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贿赂秦王的后果

关灯
护眼
    长孙泽林见到秦王殿下已经等了一整日,在这一整日里,他虽然充满了焦虑,紧张,恐惧,但是,他仍是保持着理智,思索着各种利害关系。

    他并不知道火药案的幕后主导就是秦王殿下,但是,他多少能察觉出秦王殿下迟迟不见他,是有意刁难。

    但凡有意刁难者,必定是有所图谋的,所以,他也一直在琢磨着应对之策。

    进门后,他还是沉稳地作揖,“在下长孙泽林,参见秦王殿下,王妃娘娘。”

    龙非夜高高在上睥睨过去,“天域黑市半个主子,这么大的来头,在本王面前自称草民,本王可担当不起”

    龙非夜嘴角那丝丝讥讽看得长孙泽林心惊胆战,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可是面对这位冷王,他还是畏惧了。

    “秦王殿下,你们这是折在下的寿呢”长孙泽林急急说。

    龙非夜冷冷而笑,“今日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长孙泽林从袖中里掏出一叠银票来,“殿下,在下是来请你盖章的,这些银子存在贵庄也有几年了,正好近来有好项目,在下想全周转出来。”

    长孙泽林这话说得好像火药案没发生过,外头那些传言也都没有一样,韩芸汐都心生佩服。

    “可惜,皇上有令封锁你所有财产,你说本王该怎么办呢”龙非夜问道。

    这话一出,长孙泽林就急了起来,“秦王殿下,别人不相信在下,在下也认了,您可不能不相信在下呀在下还想求你为在下主持公道呢”

    他说着,居然拿出半叠银票来,放在桌上。韩芸汐特意起身走过去,拿起银票来一张一张的数。

    见状,长孙泽林大喜,连忙说,“王妃娘娘,钱庄是殿下的,这里所有的事自是殿下说的算,就算是皇上,也过问不了,不是”

    “是呀”韩芸汐笑得特好看。

    长孙泽林更高兴了,又递上几张,“王妃娘娘,笑纳”

    韩芸汐还是接过,笑道,“一共十五张,六千万两。”

    长孙泽林连连点头,这可是他一半的存款了,不少了。他来之前也打听过,据说搞定了秦王妃也就基本搞定了秦王殿下。

    谁知,韩芸汐却回头朝龙非夜看去,“殿下,区区六千万就能贿赂你”

    这话一出,长孙泽林吓得脸色铁青,“王妃娘娘,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在下只是想”

    “不是贿赂,那就是收买喽殿下,你什么时候这么好收买了”韩芸汐一脸震惊地问。

    长孙泽林的双腿险些软掉,“王妃娘娘误会了,误会了,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得匆忙,没给殿下准备见面礼,所以才还请殿下笑纳笑纳”

    “既然别无他意,本王就收下了。”龙非夜还真就收了。

    长孙泽林松了一口气,他又将手里剩下的银票呈上,“殿下,还请赐印吧。”

    可是,龙非夜却看也不看,淡淡说,“本王听说你和药城有私下的买卖”

    长孙泽林眼底掠过一抹诧异,立马就否认了,“殿下,药材这种东西是救命的,可私不了”

    他逃离天宁,还想继续做黑市买卖呢,药材是最赚钱的,是他翻身最快的途径,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出卖药城那几位少爷

    “嗯,本王听说的时候也觉得不太可能。”龙非夜说道。

    长孙泽林不清楚秦王为何打听这件事,他也无暇多想,又将银子呈上,“殿下,赐印吧。”

    “本王说了皇上有令查封你所有财产,你这是要本王违背皇命”

    这

    长孙泽林瞥了一眼被韩芸汐收走的银票,又看看自己的银票,敢怒不敢言了。他之前把银子存在秦王的钱庄,正是想借机和秦王攀上关系,如今,他真真悔不当初呀

    后悔归后悔,他还是很冷静,犹豫了片刻,低声,“秦王殿下,在下也知道外头流言蜚语不少,皇上也把在下列为嫌疑人,可是,火药案确实不是在下所为,在下真真没那么大的胆子呀反倒是黑市的另一个老板”

    长孙泽林欲言又止,以为龙非夜会好奇,无奈,龙非夜没出声。

    长孙泽林只能继续说下去,“殿下,天域黑市另一个老板可是鼎鼎大名的云空商会会长,欧阳宁诺呀”

    龙非夜心下却冷笑,他猜得没错,欧阳宁诺正是天域黑市另一个主子。只是,他依旧不出声。

    长孙泽林着实琢磨不透眼前这位王爷,他看了秦王妃一眼,见她老神在在的,也不出声。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殿下,这火药必是从国外送进来的,而欧阳宁诺在边关的关系是最硬的呀”

    欧阳宁诺捅出了长孙泽林,想借龙非夜对付长孙泽林,吞下半个黑市,而如今长孙泽林反过来诬陷欧阳宁诺,想把欧阳宁诺拉下水。

    韩芸汐一边听着,一边暗暗感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商人还狡诈的呢

    秦王吗

    思及此,她窃笑了起来。

    “殿下,欧阳宁诺占了半个天域黑市,而且在三途黑市也有不少产业,以欧阳宁诺的能耐,运送一批火药也不算什么。”

    “殿下,皇上糊涂,你可不糊涂不是这可钳制云空商会的大好时机呀如果殿下愿意调查欧阳宁诺,在下必定全力相助”

    任由长孙泽林说,龙非夜冷冷地看着,就是不出声。

    长孙泽林原本还是底气十足,可是,面对龙非夜的一声不吭,眸光冰冷,他渐渐地没了底气,渐渐的心虚了。

    有些人,废话一堆都无法服人,有些人,一个眼神足以令人敬畏,龙非夜是后者。

    当长孙泽林自觉地闭嘴之后,龙非夜才冷冷开口,“长孙泽林,你放心,只要火药不是你的,皇上必定会还你清白的至于欧阳宁诺,就算皇上不动他,这批火药真正的主人也饶不了他”

    龙非夜没把话说白,长孙泽林却醍醐灌顶。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天徽皇帝顶多封了他的产业,将他限制在天宁帝都之内,但是,楚天隐则会杀人灭口呀

    亏他一是精明,怎么急着逃跑,却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终于,长孙泽林意识到自己的性命堪忧,急了

    “殿下”他惊声。

    “来人,送客”龙非夜冷冷道。

    长孙泽林毫不犹豫,“殿下,只要殿下能保在下性命,将在下安全送到北历,在下愿意提供药城三家这些年来为黑市供药的详细证据”

    “可是,本王妃对这批火药的来头还是很好奇呀你知道多少呢”韩芸汐饶有兴致地开了口。

    “既然秦王妃好奇,除了欧阳宁诺,你还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吧”龙非夜说道。

    长孙泽林这才意识到,最难缠的不是秦王,而是秦王妃

    这绝对是一个得寸进尺的女人

    事已至此,除了不承认火药是他弄来的之外,他也能把楚天隐捅出来了。

    “禀王妃娘娘,据在下了解,这批火药来自西周军方,楚家。是楚家少爷楚天隐通过酒坛子偷运进来的,本来明年还会有一批,如今看来是送不进来了。”长孙泽林答道。

    “楚天隐楚家有多少人潜伏在帝都”韩芸汐问道。

    “据在下了解人数不少,但是具体有哪些,在下就不得而知了。”长孙泽林如实回答。

    韩芸汐忍不住又想起苏小玉那七彩信号弹,看样子楚家在天宁帝都是早有埋伏了。

    “殿下,王妃娘娘,在下上个月还见过楚天隐一次,在下估计他应该就在天宁,指不定就潜伏在帝都里”

    长孙泽林不敢说话,要知道,楚天隐这会儿估计到处找他灭口呢。

    本只是想拿到药城勾结黑市的证据,无意中竟得到楚家的消息,龙非夜和韩芸汐意外之余,也都警惕了。

    “把证据交出来,本王今夜就安排你走。”龙非夜终于开了金口。

    长孙泽林大喜,连忙回去取证据,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自然不会放在黑市中。

    这证据是一本厚厚的账本,详细记载了药城三大世家哪些人,什么时候,送了什么东西到黑市,长孙泽林卖出了多少钱,又分成给那些人多少钱。一笔一笔,非常详细,而且都有印章。

    韩芸汐翻看了几眼,着实开心,有了这证据,还怕药城的人不妥协吗

    证据到手之后,龙非夜终于给长孙泽林的银票盖下印章,安排了护卫送长孙泽林离开。

    至于长孙泽林孝敬上来的银子,龙非夜说了,权且当黑市捐给韩家义诊医馆的了。

    “殿下,咱们明天就去药城,如何”韩芸汐特兴奋。

    “去做什么”龙非夜问道。

    “谈判呀让他们给咱们提供货源,精品药材里低端药材,必须永远提供”韩芸汐认真说。

    龙非夜揉了揉她的刘海,笑道,“要谈判也是他们来帝都谈,车徒劳顿的,你去作甚”

    这个笨丫头怎么那么喜欢成日往外跑呢有筹码在手,只要给药城三大家去个信,害怕他们不急着来吗

    就这样,龙非夜带着韩芸汐回府去了,当然回府之前,他派人给龙天墨放消息,说楚天隐可能在帝都。

    就让龙天墨跟楚天隐慢慢斗去,就让药城的人远道而来吧

    他得抽空把住在府上那位处理掉,拖了这么久,该揭面具了

    弱弱公布一个个人新浪微博,用户名:我是芥沫。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