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老子死不了

关灯
护眼
    古七刹以后背为盾,带韩芸汐逃出亭子,然而,包围亭子的弓箭手竟没有追他们,反倒拉满弓将楚西风和顾北月团团包围住了。

    这是什么节奏

    “不好,是陷阱王妃娘娘危险了”楚西风反应极快。

    这帮人没有追古七刹反倒困住他们,无疑是想杀他们灭口,封锁住禁军倒戈的消息,与此同时,顾府外头必定有陷阱等着古七刹去跳呢

    这手段玩好绝好狠

    就目前这形势看,楚西风基本肯定端木瑶的出现也非偶然,怕是有意把秦王殿下引开的。

    这幕后之人极有可能就是楚天隐了,只是,楚西风想不明白,楚天隐怎么可能动用得了天宁帝都的禁军呢

    年轻的统领站了起来,冷冷道,“楚侍卫,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灭了我们两张嘴就能瞒得住这件事你当秦王殿下吃素的”楚西风冷斥。

    “我家主子也不是吃素的”

    年轻的统领一边笑着,一边步步后退,那架势明显是要下令放箭了,顾北月那一贯温和的眸光变得冷冽起来,眼看就要出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破风声凌厉而来,只见一道利剑突然飙飞过来,竟贯穿了那年轻统领的腹部

    “放肆的东西”

    很快,穆清武就从不远处飞掠而来,就落在年轻统领旁,他狠狠拔起长剑一脚踹开尸体,焦急地问,“顾太医,楚侍卫,王妃娘娘呢”

    穆清武这几日都和太子在黑市废墟那边采集证据,刚刚才回来,一听说顾太医这里出事了,立马就亲自率兵过来。

    一路上,随从也禀明了情况,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赶到,谁知道到了顾府却发现禁军倒戈,和那些黑衣刺客勾结在一起,在顾家门口埋伏了陷阱。

    毕竟他手上掌控的数万禁军不是盖的,他一到黑衣刺客就撤了,叛军也四下逃窜,他下令追捕,自己片刻都不敢停留,直冲进来,生怕王妃娘娘会有什么不测,可谁知道来了竟没见到人。

    “王妃娘娘被古七刹救走了,他们往西边去,外头一定有埋伏的,快”楚西风急急说。

    不管是楚西风还是顾北月,都相信穆清武绝对不会干出倒戈这种事情,只是,这年轻统领嘴里的“主子”是何许人也,就值得玩味了。

    能收买禁军的统领干出这等天大的事,绝非易事呀

    当然,此时楚西风和顾北月也暂时追究不了这么多了,救人要紧呀

    “西边”我就从西边过来,我来的时候那帮杀手还围在那里,没见到他们呀”穆清武大急。

    这话一出,楚西风和顾北月也着急了。

    “难道古七刹没逃出去”楚西风心存侥幸。如果古七刹逃出去了,黑衣杀手就不会还围堵在西边了。

    “可能他改道了”顾北月认真说。

    “楚西风你在这里等,我到周遭搜一圈”

    穆清武当机立断,如果古七刹没出去,那么知晓顾宅安全了,他一定会出来的,如果他改道了,事情就麻烦了。天晓得他有没有跌入敌人的陷阱呢

    穆清武走没一会儿,几个负伤的暗卫一过来,楚西风便让他们守着,他顾不上满身的剑伤,着急地找秦王殿下去。

    而他一走,顾北月借口去休息,才刚离开暗卫的视线,人就瞬间不见了,小东西想追都追不上。

    此时,古七刹和韩芸汐早就离开顾府,却还在逃命中。

    古七刹带着韩芸汐看似往西边,但是,他们都还没出门呢,就遇到一批更强悍的弩箭手,这帮弩箭手不是单手持弩,而是人手两把精弩,杀伤力直接翻倍了。

    而为首之人正是和楚西风较量的那个黑衣高手

    韩芸汐的肩上中了一道弩箭,非常深,鲜血直流,至于古七刹身中多少箭,真的无法想象。

    此时,古七刹依旧将韩芸汐紧紧拥在怀中,在隐蔽昏暗的小胡同里拼命逃。

    他不是笨蛋,自然知道要往人多的地方逃,他巴不得直接往宫里逃呢,这样才能引人注意,才能把救兵吸引过来。

    可是,他根本办不到,他完全是被逼近胡同里的。

    前面,极有可能是死路,背后,利箭不断,追兵凶猛。

    古七刹一手揽韩芸汐,一手狠狠推翻路边的一堆废弃物,企图拦住利箭,争取机会跃上屋顶去,可是,他才刚刚要往上逃,数道利箭就从上头飞射过来,逼得他只能继续往前。

    “靠”

    古七刹气得大骂,但是他心中着实佩服这帮弩箭手,太强悍了,简直把弩箭玩到极致。

    真真一被压制住,就很难争得主动权。

    “你下毒呀”

    “办不到”

    韩芸汐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劝了,可是,古七刹并没有,这帮弩箭手并不是贴身追的,而且,就弩箭的来向看,他们一直不断变幻位置。

    在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情况下,要下毒是有点难度的,而且最关键的是古七刹根本没有多余的手呀

    他一手要护韩芸汐,一手得握剑挥扫利箭,他都全神贯注了,还是让韩芸汐中了一箭,他一旦分身下毒,天知道还能不能保住韩芸汐了。

    要知道,这帮刺客就是冲着韩芸汐来的,他们射出的每一道利箭,全都是冲着韩芸汐射的。

    韩芸汐也派不上用场,她都看不清楚弩箭手,更别说瞄准了。

    这一路上,她下了不少毒,吸引毒蚊群的,吸引蚁群的,毒蜘蛛的,能用的全用的,可惜,什么都没吸引过来。

    这里可是帝都呀哪来那么多毒虫在一定范围里如果没有群居毒物的存在,她下再多毒都没用。

    一贯引以为豪的毒术,早就被她在心里唾弃了千百次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她有君亦邪师父那种借风势下毒的能耐,也无法布下一大片毒雾出来,因为这种地方和这种气候根本不会起雾

    突然,古七刹的身子微微一颤,韩芸汐本就紧锁的眉头又紧了好几分,她知道古七刹又中箭了。

    打从离开顾家之后,她就发现他的身体会颤抖,这已经是第五次了,虽然被紧紧护在怀中,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她猜得出来,他的背后必定中了不少箭。

    “古七刹,你把我交出去”韩芸汐认真说。

    古七刹当没听到,继续逃,虽然从顾家遇袭至今不过一个多时辰,但是,在箭雨中逃亡是非常费体力和精力的事情,还要保护韩芸汐更是艰难,古七刹看似行走轻松,其实早就在死撑了。

    她说的那么大声,古七刹怎么可能没听到,韩芸汐知道这家伙是故意不回答的。

    “古七刹,把我交出去,听到没有”

    她怒声,把她交出去是唯一的办法,否则在这么下去,古七刹会被乱箭射死的

    古七刹冷哼,“愚蠢的女人,你找死啊”

    “你才愚蠢,那个黑衣高手武功远在你之上,他至今不靠近估计也是忌惮着我的毒术,你把我交出去,我一定能牵制住他,擒王擒贼,懂不”韩芸汐认真说。

    虽然一直被保护,她可一点都没闲着,她一直在琢磨形势,思考应对之策。

    “万一呢”古七刹质问道。

    “什么万一”韩芸汐不解。

    “万一他们直接杀了你呢”古七刹又问。

    “我看这帮人并不是为杀我而来,像是劫持。”韩芸汐认真说。

    “像你拿自己的命在赌吗”古七刹冷哼。

    韩芸汐沉默了许久,非常认真地回答,“赌就赌一把”

    “老子不许你赌”

    古七刹突然非常生气,说着竟将韩芸汐搂紧,紧紧地压在怀中,像是害怕下一刻她会离去。

    韩芸汐的脸贴在古七刹心口上,听到了他砰然有力的心跳声,她想挣扎,却怎么都动弹不了。

    身旁充斥着凌厉的破风声,无数利箭从她周遭飞射过去,每一道都会致命,死生其实就在一线之间,然而,她不得不承认,埋头在这陌生的怀抱里竟也会有安全的感觉。

    又一次有种无法形容的熟悉感袭上心头,只是,韩芸汐很快就回神,冷冷问,“古七刹你才找死再这么下去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坑了他半个药鬼堂,坏了他药鬼堂十几年不便的规矩,他不应该恨她的吗不应该借机报复她一把的吗

    为什么如此拼命地保护她即便他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他也没必要这么义气,拿命来讲义气呀

    韩芸汐讨厌古七刹此时的行为,他这样子会让她愧疚,她宁可古七刹永远都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老头。

    “老子死不了”古七刹没好气地说。

    韩芸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句话是句大实话,并非玩笑话,也并非气话。

    他确实死不了。

    她只感觉到他身上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了,浓得一贯不怕血腥的她都害怕了。

    “古七刹,你死了谁救我你死了我也得死”韩芸汐用起了激将法。

    古七刹微微一怔,却依旧怒声,“韩芸汐,你记住了,老子死不了死不了”

    “我没心情跟你说笑,我还不想死呢你少逞能害我”韩芸汐故意放狠话。

    古七刹仍是不回答,不断飞掠而前,很快,他们就到了胡同的尽头。

    这胡同的尽头居然是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