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动荡的开端

关灯
护眼
    大半夜的,巨大的爆炸声震撼了整个帝都

    顾七少跳了起来,也不知道哪来的火药爆炸,见韩家没事,他便又躺下去了。

    他向来都没有那么多好奇心,也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管闲事,不管是天宁帝都乱了,还是整个天宁国乱了,又或者是云空大陆乱了,都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幼时的回忆被打断,必是不会再继续的,除了午夜梦回,清醒的时候他绝对不可能去想的。

    他望着漫天星辰,漫天星辰亦映在他清澈明亮的眼眸中,他的世界是安静了,可是,天宁国却随着这一声巨响开始了动荡时代

    睡得昏沉沉的韩芸汐被惊醒,她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做恶梦了,可是,听到外头闹闹哄哄的动静,她就知道出大事了。

    爆炸声这么大,帝都的屋舍都震动了,无疑这爆炸就在帝都附近,甚至有可能是在帝都中。

    天域黑市的爆炸都引起了帝都的恐慌,何况是这么近的爆炸呢

    韩芸汐连忙出门,发现韩家上下全都被惊醒了,而外头大街上也闹哄哄的。

    “徐东临,徐东临你出来”韩芸汐大叫,她知道周遭有暗卫在的。

    果然,徐东临立马现身,“王妃娘娘,你没吓着吧,要不回王府去那儿安全。”

    “怎么回事”韩芸汐认真问。

    “属下也不清楚,殿下吩咐了要属下寸步不离守着。”徐东临明显说谎,就他在暗卫里的位置还跟秦王殿下说不上话呢

    韩芸汐可没空拆穿他的谎言,她焦急地说,“这事情非常严重,你赶紧去秦王府瞧瞧殿下那边什么情况,打听打听到底是哪里爆炸了。”

    徐东临这也才着急起来,吩咐其他暗卫把这里守好,立马就走。

    “哪来的火药呀”

    韩芸汐蹙眉思索着,真怕全城搜索把楚家那帮人逼急了,他们利用火药案反咬龙非夜一口。

    除了穆大将军府,也就楚家人手上有火药了。

    此时,龙非夜刚刚回到秦王府,也正为这件事震惊。

    “殿下,是城西郊外的兵械库不远。”暗卫第一时间就查清楚。

    “兵械库到底有意思。”

    龙非夜眼底闪烁复杂的色彩,沉默了片刻吩咐道,“告诉楚西风,本王要闭关两日,加派人手看紧韩家。”

    他说完就进了寝宫,对于刚刚的爆炸竟半个字也不提。

    这么大的事,秦王殿下就没看法吗

    暗卫好奇不已,却也不敢追问,连忙找楚西风去了。

    整个帝都,灯火通明,不管是小老百姓还是皇族贵胄全都恐慌不已,当然,最恐慌的莫过于天徽皇帝了。

    他正在御书房里询问穆大将军和穆清武禁军倒戈的事情,谁知道突然就传来爆炸声,他惊得手里的茶盏都摔碎在地上了。

    穆大将军当机立断派人去查,此时,一屋子的人都沉默着。

    天徽皇帝正襟危坐,双手死死地按在扶手上,冷脸紧蹦,非常严肃。

    爆炸至今,他任由穆大将军派人去查,一言不发。他面前,太子龙天墨,穆大将军,穆清武三人全低着头,脸色是一个比一个还难看。

    且不说这场爆炸到底是何人所为,帝都发生这样的事情,兼任禁军大统领,肩负守卫帝都和皇宫重任的穆清武就难逃其咎。

    尤其是,爆炸之前,天徽皇帝才刚刚就禁军倒戈的事情,训斥过穆清武,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又发生这样的事,天徽皇帝能不追究穆清武失职之罪

    一室寂静,天徽皇帝的呼吸非常沉重,而龙天墨和穆家父子都是心惊胆战,惴惴不安着。

    侍卫还未回来,这场到底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谁能不紧张

    当然,最紧张的还是龙天墨,他隐隐不安着。

    这两三天来,他和穆清武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就快让皇上相信那帮弩箭手和黑市火药案有关,都是威胁帝都的存在。

    可也不知道是谁在皇上耳边吹了风,天徽皇帝竟连夜召见穆家父子进宫,详细追问禁军倒戈的事情。

    禁军倒戈,那个年轻的统领被穆清武情急刺死,两个队长被囚禁审问,这件事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如今还在全城搜捕弩箭手,谁会有心思关注这样的事情呢

    皇上之前也就问过一次,交待了严刑拷问也就没再过问过。

    可是,今夜却突然要详细询问,今夜又突然发现爆炸案,这一切是不是太巧了呢

    突然,外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御书房的寂静,是外出调查的侍卫回来了。

    一时间,本就紧张的众人,更加紧张,情况究竟如何

    洛公公都还未把人带进来,天徽皇帝就忍不住了,怒声,“哪里爆炸了,究竟怎么回事”

    “禀皇上,是西郊的兵械库爆炸了,炸毁了两库房的兵械,伤亡还在统计,军医都赶回去了。”

    这话一出,龙天墨,穆清武和穆大将军三人几乎是同时抬头,全都震惊得脸色惨白。

    兵械库爆炸

    这怎么得了呀

    城西的兵械库是穆将军统领的禁军所有,是一个存放兵械的大库房,兵械重地,把守森严,怎么会发生爆炸这样的事情。而且,那个地方根本没有存放炸药呀

    天宁三国,火药都在军方手中,天宁国的火药就掌控在穆将军府手中,因为火药珍贵,数量有限,如果非大战争,基本是不轻易用的。就算是骑军和水军,也得到了战场有需要才可以从穆将军府手里调用。

    天徽皇帝冷冷审视穆大将军,那双鹰一般犀冷的眼睛里写满了愤怒和质疑。

    “父皇,这帮人实在胆大妄为,竟敢挑衅我天宁的军威依儿臣看”

    龙天墨的话还未说完,天徽皇帝就怒声打断了,“穆大将军,好端端的兵械库怎么会爆炸,哪来的火药”

    天宁的火药库分布全国,而帝都的火药库在城东郊外,没有天徽皇帝的授意,即便是穆大将军都不能擅自调用。兵械库这场爆炸的火药哪里来的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兵械库里私藏了火药,不小心被点燃了这还真说不清楚了。

    “父皇,一定是黑市那帮人所为,怕是想制造恐慌,转移注意,给那帮弩箭手逃逸的机会这几帮人必是同伙。父皇,天宁的火药管控那么严格,这些火药怕是国外势力流进来的”龙天墨急急解释。

    虽然他没有点明国外势力是哪一国,可是,聪明人不用想也知道。

    这么敏感的东西只能借助边关贸易,蒙混过关,北历和天宁不通贸易,倒是西周和天宁边贸发达。

    可惜,天徽皇帝看都不看他一眼,见状穆清武也急了,正要开口,穆大将军一个眼色就让他闭了嘴。

    太子和少将军终究还是嫩了。

    皇上既然特意召见他们追问禁军倒戈的事情,那说明皇帝对他们已经起了疑心。这情况下再像之前那样一味把矛头指向楚家,只会让皇帝反感,加重疑心。

    穆大将军上前一步,冷不丁跪了下去,“皇上,末将有罪”

    见状,穆清武也跟着跪下,龙天墨眸中闪过丝丝复杂,不敢再多言。

    “皇上,末将失职致使刺客横行,民心恐慌,自知大罪难逃。兵械库是否私藏火药,致使爆炸,又或者是有人携火药滋事挑衅,还有待查明,然,无论如何,末将都有防守监管不利之罪,此二罪皆是滔天大罪,罪不容赦,请皇上降罪”

    一席话看似请罪,实则委婉地说明了兵械库爆炸的两种情况。

    天徽皇帝眸中的怒火消退了几分,但是,他还是冷哼,“你也知道你有罪”

    穆大将军磕头在地上,不敢多言。一旁龙天墨和穆清武更是不敢多话了。

    天徽皇帝握着拳头敲桌子,沉默了许久才道,“朕给你三天的时间,把这件事查清楚,否则哼,别以为你是两朝元老,朕就不会动你”

    “谢皇上恩典”穆大将军连连拜谢。

    “穆清武,朕也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再抓不到那批弩箭手。你就到牢里陪你那两个下属吧”天徽皇帝冷声。

    “末将领命”穆清武更不敢多话了。

    三人退出御书房后,面面相觑,也不敢议论,直到远离了御书房,龙天墨就怒了,“少将军,倒戈的事究竟怎么回事别告诉本太子你不知情”

    如果不是倒戈的事情,平白无故的皇上怎么可能起疑心

    穆清武的目光还是闪躲着,穆大将军倒是认真道,“太子殿下,禁军那两个队长还在天牢里囚着,想借机落井下石的人多了去,皇上起疑心也是难免的。怪就怪清武当初冲动,不该杀了那统领的”

    穆大将军都这么说了,龙天墨还能追究什么他重重叹息,“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出证据,只要证明兵械库没私藏火药,本太子就不信父皇还坐得住兵械库都敢动,哼,那帮人真是活腻了”

    要证明兵械库的爆炸并非私藏火药引起,还是很容易的。

    兵械库把守那么严格,而且里头全是穆大将军一手带出来的人,绝对不会出卖穆大将军的,所以,穆大将军很有信心兵械库的爆炸必定是发生在库房之外。

    只要找出爆炸点,太子就可以继续咬紧楚家不放。对于管理火药库多年的穆大将军来说,找爆炸点自是容易的。

    然而,就在穆大将军他们三人分头行事的时候,东宫里的一个女人急坏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穆琉月。

    她,做了什么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