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鬼迷心窍

    这个时候,因为爆炸声宫里也是人心惶惶的,只是,穆琉月比任何人都焦急。

    当初嫁入东宫,她经常大半夜还在宫门口徘徊,就盼着她的丈夫归来,后来她等得绝望了,也就再也没有等过了。

    可是,今夜,她又在宫门口来来回回的踱步,她等的是派出去打探消息的老嬷嬷。

    为什么训练有素,军律严明的禁军会倒戈为什么穆清武会莽撞到一剑杀了那个年轻的统领,为什么面对太子的质疑,穆清武总是闪躲。

    不因为别的,正因为那个年轻统领正是从穆家军里被提拔到禁军中去的,他在穆家军的时候,经常被穆琉月指使来去,即便好几次受罚了,他都甘之如饴。不为别的,正因为他喜欢穆大小姐。

    他自是对穆将军府衷心耿耿,可是,他的倒戈却是穆琉月指使的,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所谓红颜祸水,大抵就是这样了。

    禁军倒戈都杀不了韩芸汐,穆琉月能不着急吗她就等着这一回爆炸的结果了。

    整个皇宫都闹哄哄的,全都在讨论今夜的爆炸案,就东宫安静得不得了。穆琉月嫁入东宫没多久,太子就不住东宫了。除非偶尔回来,大部分时间根本不见人影,而原本东宫的仆从也大多被撤掉。

    这里,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座冷宫。

    这种空荡荡的寂静穆琉月等得都快疯掉了

    终于,老嬷嬷回来了

    穆琉月冲过去,一把将人抱住,“怎样怎样那个贱人死了吗”

    谁知,老嬷嬷却快哭了,“娘娘咱们被骗了被骗了”

    “什么被骗了我问你韩芸汐那个贱人死了没有”穆琉月完全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急得发怒。

    “娘娘,是咱们的兵械库炸了刚刚皇上大怒,要降罪老将军和少将军,责令他们在三日之内查清楚一切,否则”

    老嬷嬷都说不下去,当初娘娘执意要和楚贵妃合作的时候她就劝过,可惜她终究没能劝住。

    这下可好,娘娘鬼迷心窍,完全被楚贵妃利用了去

    “什么”

    穆琉月目瞪口呆,半晌,她又抓住老嬷嬷的肩膀使劲地晃,“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娘娘,是咱们的兵械库炸了不是秦王府炸了”

    “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听错了”

    穆琉月脸色煞白煞白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错不了娘娘,咱们现在怎么办呀”

    老嬷嬷吓坏了,急的是大将军和少将军的处境,而穆琉月最关心的还是韩芸汐的生死。

    她哪知黑市火药案的严重性,哪有本事看清楚如今的形势在她幼稚的认知中,她父亲那么大的权势,兵械库出点事情皇上又能拿穆家怎样呢

    黑市爆炸案发生后不久,楚清歌就来找她商议谋杀韩芸汐的事情了。

    楚清歌说了,对于韩芸汐那种贱人,与其谋害,还不如斩草除根谋杀掉。她太赞同楚清歌这个想法了,给楚清歌出了不少主意,可惜全被楚清歌否决掉了。

    最后,楚清歌把端木瑶搬了出来,她说端木瑶是秦王殿下的师妹,有办法把秦王引开,只要秦王不在,要杀韩芸汐就容易了。

    楚清歌说了,禁军里的人只是备用,万不得已才会用上,而且会做得万无一失,保证会杀人灭口,不会把事情捅大的。

    一切计划得好好的,可谁知道她哥哥才刚回城呢,会那么拼命赶过去。

    就在秦王殿下回程找到韩芸汐之后,楚清歌又急急找她了,说韩芸汐去了韩家,她密谋一场爆炸,把韩家炸了

    一来可以炸死韩芸汐,二来可以把黑市火药案的脏水往韩家身上泼,诬陷韩家私藏火药。

    楚清歌说了,火药在城外,如今城门全关,要进来不容易需要她的穆家令牌。

    穆家令牌是她进出兵营的凭证,父兄都是军人,她自小到大就经常在军中出入,自是有通行的令牌。

    守城的是禁军,有了她的令牌要禁军行个方便还是办得到的。

    她当时还怕禁军不答应,不仅仅给了令牌还给了信物,如今看来,楚清歌并没有拿那令牌和信物偷送火药进城,反倒是拿这些东西去了兵械库

    “娘娘,楚贵妃不好安心,她想谋害穆将军府和东宫呀咱们罪大恶极了,咱们怎么办呀”老嬷嬷哭着说。

    “你哭什么,有我爹爹挡着呢死不了”

    穆琉月怒斥,她眯起了双眸,很想忍住,可惜,她终究忍不住。

    “楚清歌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穆琉月怒声大喊,老嬷嬷吓坏了,连忙抱住她,“娘娘,你小心点皇上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你这么喊万一被人听了去那就完蛋了王妃娘娘,老奴这就出宫去找大将军。”

    穆琉月这才冷静下来,“快去见了我爹爹就说就说我知错了”

    她想了很久,又补充道,“你就说我内疚得想要上吊自杀,被你劝住了。说我不好出宫向他请罪,等出宫里一定会给他磕头”

    “娘娘放心,老奴一定帮你说好话”

    老嬷嬷也不敢耽搁,急急便走,穆琉月郁闷死了,冷静下来想想真心后悔

    而此时,楚清歌的处境比她还糟糕。

    穆琉月有疼爱她的父兄,让她放肆;楚清歌却有野心勃勃的父兄,要她牺牲。

    听到爆炸声后,楚清歌已经沐浴完毕,穿上了天徽皇帝最喜欢的白纱及胸灯笼裙。

    此时,她正抱膝坐在榻上,双眸空洞无光。她非常清楚兄长的计划,也知道自己今夜是逃不掉的,只是,这一刻,她还是忍不住“假如”起来,

    假如,假如秦王殿下喜欢她

    假如秦王殿下喜欢她,那今日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是不是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没有那么多忍辱负重,没有那么多艳羡嫉妒,她还是像以前那样冰清玉洁,高傲尊贵。

    假如假如秦王殿下喜欢她,谁还敢把她逼成这样呀

    龙非夜,如果有下辈子,你喜欢我好不好

    终于,宫女匆忙进来,呈上一份密函。

    楚清歌打开看了一眼,随手烧掉,她裹上宽大的外袍,紧紧地抱了自己好一会儿才下榻穿鞋。

    “来人,摆驾玄龙宫。”

    黑石火药案彻底激怒了兄长,他放手一搏想挟持韩芸汐为人质要挟秦王殿下,谁知道行刺案会是这样的结果。

    兄长说,事态发展到这份上,已经停不下来了,他必须借机除掉太子的羽翼,穆家

    所以,是该她牺牲的时候了。

    她嫁到天宁也有一段时日了,虽然天徽皇帝身子不适,可是,如果她有心,天徽皇帝岂能挡得住

    兄长既送了密函,想必洛公公已经把玄龙殿那边都安排好了。

    楚清歌乘轿到玄龙宫门口,果然见洛公公在门外侯着。

    “王妃娘娘,皇上刚从御书房过来,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屋内一切也都安排好了。”洛公公说着,捂嘴暧昧一笑。

    这笑,楚清歌看得尤其碍眼,只是,她非常平静。都到了这里,她也该心如止水,心死如灰了。

    有洛公公这话,楚清歌就知道今日皇上对穆家起了疑心。今日皇上会突然召见穆家父子,追问禁军倒戈的事情,自是洛公公这个贴身伺候的太监搞的鬼。

    兄长说了,皇上心中对楚家也有疑心,得让洛公公这个中间人先搅了局,她再来吹耳边风,如此一来,天徽皇帝才不会那么戒备。

    楚清歌亲自端了准备好的参汤,款步走了进去。

    此时,天徽皇帝刚刚沐浴后,只披了件外袍在喝茶,歇一会儿他也该早朝了。

    一见楚清歌过来,天徽皇帝便微微愣了,只见楚清歌的外袍敞开,里头穿了件纯白飘逸的及胸灯笼裙。

    她高冷的性子配上这样的衣着,竟没有违和感,既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又有不可一世的冷艳感。

    天徽皇帝最爱的莫过于这个女人的高冷,而真正喜欢的莫过于征服这份高冷。

    虽然心中对这个来自楚家的女人已有戒备,可是,天徽皇帝还是按捺不住那颗悸动的心,他锊了捋胡子,笑道,“爱妃,今日起得这么早”

    楚清歌看到的是天徽皇帝眼中的猥琐,她只能逼自己无视,她奉上参汤,淡淡问,“臣妾来打扰,皇上不生气”

    “爱妃是专程来打扰的”天徽皇帝笑着问。

    “昨晚出了那么大的事,太后怕皇上一宿未眠劳累过渡,所以令臣妾送来参汤。”楚清歌不冷不热地回答。

    天徽皇帝好奇了,“太后怎么会让你来”

    太后,雪贵妃视楚清歌为劲敌,天徽皇帝自是心中有数的。

    “别人都不敢来呗,爆炸声那么大,多半是发生在帝都里。她们怕龙颜大怒,过来要挨骂。”

    楚清歌一副直说直说,不怕得罪人的架势,而实际上,太后压根没让她过来。

    偏偏,这样的说辞天徽皇帝相信,不仅仅相信,戒备心都少了。

    他上下打量楚清歌一眼,视线不自觉落在她低低的衣领上,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笑道,“爱妃既然不怕挨骂,就过来吧。”

    “皇上还是赶紧把参汤喝了,臣妾好回去跟太后交差。时间也不早了,皇上也该早朝了。”楚清歌说着,特意弯腰要去端参汤,处理过的领口低垂,一片春光若隐若现,诱人不已。

    见状,天徽皇帝控制不住,突然一把将她捞了过去,紧紧搂住

    洛公公早就在香炉里放了魅惑之药,再加上楚清歌如此“用心良苦”,天徽皇帝怎么可能挡得住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