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把药喝了

关灯
护眼
    除了秦王府,这里是韩芸汐住最久的地方了,韩家都比不上这里。

    韩芸汐站在门口,仰望着那块宽大的匾额,傻傻地发呆。

    在此处,他站在她背后,吟诵出了那首卜算子咏梅;

    在此处,他问她何为名贵,她答曰,“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在此处,她习惯了靠在他肩头入睡,他陪她渡过了天宁最冷的寒冬。

    此处,正是赫赫有名的江南梅海,是江南三大园林中最有名的一座,因为年年冬春之际,梅开似海而得名。

    此处,是龙非夜送给她的年礼,令牌她放在贴身携带的医疗包里。

    去年冬季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她离开的时候还想着下一季寒冬能不能再来住一季,可是、可是

    可是,龙非夜,夏天还未过去,我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可否在府内

    “王妃娘娘,请吧。”

    鲛兵呈上了梅园令牌,打断了韩芸汐的思绪。

    无疑,医疗包就在他手上,这令牌是他从医疗包里取出来的。

    韩芸汐沉默了许久许久,终是问出口,“殿下在里头”

    “王妃娘娘恕罪,属下并不清楚,属下也是昨日才接到命令送您到这儿来。”鲛兵如实回答。

    韩芸汐默默地接过令牌,踏入江南梅海。

    一进去,她便疾步往温泉小筑去,她也不知道自己急什么,就是急。

    她几乎是冲到温泉小筑的,在门口戛然止步。这小筑的空荡迎面扑来,她才回过神。

    他,不在。

    她淡淡而笑,笑自己的心急,心急什么呀

    见与不见,有何区别

    怕是不见她了吧,否则,许了一个月,再忙,也都应该来了。

    只是,把她丢在这梅海做什么

    人都要不到,要这些俗物做什么

    韩芸汐找了鲛兵,“韩家人在哪里”

    “殿下已经安排了住所,就在宁南郡里,请王妃娘娘放心。”鲛兵如实回答。

    “备车,我要去宁南。”韩芸汐淡淡道。

    鲛兵没有收到殿下任何命令,只能听命于这女主子了。

    只是,车刚备好,天却突然乌云密布,雷霆阵阵,倾盆暴雨将至。

    韩芸汐只能等雨停了。

    她坐在门槛上,看着雨幕渐密,不自觉又发起呆来。

    她不知道,龙非夜一直在不远处看着她。

    这一个月来,天宁动乱,可是,这位执掌一切的王者却什么都没做,他跟着韩芸汐的马车,一路从北到南,秘密守护,静默陪伴。

    明明说要见她,也明明时时刻刻都见到,只是,她并不知道。

    此时,也不知道他是在看雨,还是在看她,又或者也是发呆。他的黑眸深邃如海不可测,他的眉头紧锁如剑入眉心。

    掌控得了全天下,却偏偏掌控不了一个女人。

    突然,一道白影从韩芸汐背后飞窜过去,察觉到动静,韩芸汐立马就回头,龙非夜想走,却根本来不及,被韩芸汐撞见个正着

    小东西气喘吁吁地扑在不远处,它已经纠结了一个月了,一直想引芸汐麻麻看到龙大大,可是,一直没机会。

    这场雨总算让它逮着机会了,它只希望下一次被龙大大揪住尾巴的时候,下场不太惨。

    韩芸汐怎么都没想到会就这样看到龙非夜了,她愣着,感觉好像做梦,一回头他就在身后。

    龙非夜朝小东西飞离的方向看了一眼,不动声色,任由韩芸汐看。

    该死的,两人一见面又是彼此沉默。

    最后,龙非夜直接转身要走。

    “你站住”韩芸汐冷声。

    龙非夜真站住了,背影特别沉默。

    “找我有什么事”韩芸汐淡淡问。

    龙非夜没有回答,站了片刻,便要走。

    韩芸汐看着他一步一步走掉,气得追入雨中,追到他面前去,将梅园的令牌丢给他,“把医疗包还给我”

    龙非夜没接,陶瓷制的令牌就这样应声而碎。

    他低头看去,她亦是低头,看着支离破碎的令牌,手心莫名就疼了起来。

    “好。”他终是开口。

    她猛地抬头看他,只见他一如以往,眼睑沉敛,一脸清冷寂静,“本王去取。”

    “什么时候拿来我要离开这里”她冷冷说。

    他又沉默了半晌才淡淡道,“不知道。”

    说完他就真走了,消失在雨帘之中。

    韩芸汐傻愣愣站在雨中,只觉得全世界都在下雨,狂风暴雨

    雨后,龙非夜不见了,而韩芸汐大病了一场,严重的风寒,高烧。仆从找来大夫,把脉开药。

    可惜,仆从把药熬好了送到她嘴,她直接甩掉,一早上摔碎了三大碗。

    他,终究是出现了。

    她迷迷糊糊中醒来,看到他坐在床榻边,温柔地看着她,她只当是又做梦了,很快又合上眼,生怕梦醒。

    “把药喝了。”

    他一开口,她就清醒了,又见他缄默的脸,知这不是梦。

    他亲自把药喂到她嘴巴,她别过头去,不看不理。

    他仍是喂到嘴边去,她一怒,端起来就往地上砸,“龙非夜,你到底想怎样”

    “把药喝了。”他淡淡说。

    “回答我的问题”她怒声,等了一个月,见了面不声不响,又不许她离开,耍她吗

    高烧着,一动怒,脸红得更吓人,话刚说完,她就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心肝肺腑全在疼。

    他的语气终究是急了,“先喝药,我再回答你。”

    “如果我不呢”她冷眼挑衅。不是恃宠而骄,是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不语,突然喝了一大口药,然后攫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封住她的嘴,将药渡过去。

    她死命挣扎,拍打,他都不放,嘴里的药喂完了,又喝了一大口,继续。

    她气得一拳头砸过去,无意中正中他的胸口,这刹那,他立马放开她,别过头去喷出了一口鲜血。

    内伤才好了五成,哪经得起这么近距离,正中伤处的一拳。

    她瞬间傻了,怔怔地看他突然变得苍白无比的脸,不知所措。

    他,怎么了

    他拭去嘴角的血迹,仍是将药喂到她嘴边,“喝完。”

    “龙非夜,你受伤了”她惊声,虽然不懂,但是看他无伤无痛的样子,她猜得到是内伤。

    他武功那么好,怎么会收内伤谁下的手

    她的拳头能有多少力气呀一拳就能让他吐血,这伤有多严重

    他没理会她的问题,固执得像个孩子一样,不依不饶,“喝完。”

    “你怎么了怎么回事你说呀这一个月你都干什么去了”

    她急急推开他的手,想检查他的胸口,他却又固执地端来药,“喝完”

    “龙非夜,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呀”

    韩芸汐哭了,眼泪啪嗒啪嗒地流,此时的害怕,一个多月来的委屈全都涌上来,“龙非夜,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了”

    他连忙替她擦眼泪,可是,怎么擦都擦不完。

    “我没事。”他淡淡道。

    “骗子”她好凶,明明都吐血了,怎么可能没事

    “真的没事,先把药喝了,乖。”他还是惦记着药,好不容易养好的身子,不能毁了。

    “不喝”

    她倔起来,他其实也拿她没办法的,他只能回答她,“剑宗的人伤的,没什么大碍了。”

    “你师父”

    韩芸汐很震惊,端木瑶断然是伤不了他的,天山剑宗估计也没几个能伤他吧。

    那天他到底为什么不声不响就跟端木瑶走,走得那么急,一句解释都没有,还不让她跟

    “不是,是师叔,苍邱子。”他淡淡道,如果不是师父的事,他还是愿意跟她说的。

    至于师父,他不会说,也不会让她见。

    “怎么回事”韩芸汐认真地问。

    “师门的派系争斗,已经解决了。”他那么云淡风轻,如果和苍邱子对决,哪里会伤这么重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她怒声追问。

    “事出突然”

    他说着,又把药端过来了。

    “不喝”她又推开,“我看看伤势。”

    “先把药喝了。”他认真道。

    她眉头紧锁,泪眼发红,一动不动。

    他无奈,只能又把药放下,脱掉上衣,这么久了,胸口上的掌印还看得到,足见苍邱子有多狠了。

    她看得心疼,轻轻触碰,又怕他疼,不敢真碰,“我刚刚真该死”

    “先把药喝了,好不好”

    他真真险些就求她了,他这辈子求过谁了,外头中部三郡,江南十五城全都等着他去执掌,号令,他却在这里求一个女人喝药。

    偏偏,这个女人就是不喝。

    “你怀疑我和顾七少不清白你瞧不起我”

    这哪是质问,简直是肯定的指责。

    他的手微微一僵,“不是。”

    只是,很快又补充了一句,“我杀不了你,但是,我会杀了顾七少。”

    他,介意

    “我不是故意的当时”

    她急急把当时的情况解释了一遍,为了躲避那个黑衣高手,她和顾七少只能那么做,而后来,她没穿好衣服就给顾七少处理伤口,完全不是故意的。

    别说伤的是她的救命恩人,就算不是,遇到那么紧急的情况,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顾七少伤得太重了,抢救是争分夺秒的事呀

    即便解释,可他还是一脸阴沉,“永远不会原谅你。把药喝了。”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