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随便你管吧

关灯
护眼
    永远离开

    龙非夜抱韩芸汐,光洁的下巴抵在她额头上。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淡淡开口,“不会,除非我死。”

    韩芸汐立马捂住他的嘴,“好了,不说这事。”

    龙非夜却反问道,“韩芸汐,你呢”

    “不,绝不”韩芸汐急急回答,很坚决。

    无论如何,她绝不虚惊一场之后,韩芸汐的心是坚定的。

    韩芸汐急着表态之后,才意识到龙非夜看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

    他一直盯着她打量,好久都没出声,韩芸汐一开始还沉浸在淡淡的忧伤中,可被这家伙盯久了,她渐渐地就浑身不自在了,总觉得龙非夜的眼神有点奇怪。

    比瞪眼睛的话,天下估计没有谁比得过秦王殿下了吧,反正每次两两沉默,四目相对的时候,总是韩芸汐先败下阵来。

    她怯怯地开了口,“龙非夜怎么了吗”

    “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吧。”龙非夜问道。

    她刚刚说,绝不离开他。

    “我说”

    韩芸汐险些脱口而出,可话到嘴巴,却突然说不出来了,反倒是脸红了。

    秦王殿下,你确定这不是在调戏人家吗

    龙非夜“呵呵”大笑起来,俯身到她耳畔,气息霸道,“那话,本王喜欢”

    韩芸汐又羞又喜。

    好吧,她承认欢喜还是多过于羞赧的。

    既然都那么喜欢了,就豁出去呗,反正在很多事上她都豁得出去,也不差这一件了。

    她突然伸手圈住龙非夜的脖子,将他押下来,亦是抵着他耳廓,“你那话,本王妃记住了”

    龙非夜怔着,意外于这个女人的胆子竟这么肥了。

    但是,走神不过刹那,秦王殿下岂是那么容易就被调戏了去。他趁势就倾身逼下去,韩芸汐只能缓缓后仰,往下躺。

    龙非夜原以为韩芸汐会松手了,可是,她居然一直圈住他的脖子,没放。

    打从上一回回娘家,摔药碗之后,这个女人的胆子确实是肥了呀

    韩芸汐差一点就放手了,可是,见他这么霸道,这么坏,杠上了,就是不放

    于是乎

    她缓缓仰躺在榻,龙非夜跟着缓缓俯身,最后埋头在她锁骨上,脖子被她的手死死地禁锢住。

    韩芸汐扬起脑袋,忍不住“哈哈”大笑,秦王殿下竟也有受制于人的一日呀

    任由韩芸汐笑,龙非夜埋头不动。

    只是,很快,韩芸汐的笑声就戛然而止,突然一个激灵,浑身瞬间紧绷。

    这是怎么了

    龙非夜居然在她锁骨间轻轻地啃噬起来

    有句话叫做玩火**,说的就是韩芸汐了,总之,她浑身都僵硬了,就只有双手,非常自觉得,缓缓地松开龙非夜。

    可惜,迟了。

    龙非夜还在继续,酥麻感很快扩散到韩芸汐全身,而他,竟渐渐往下,解开了她的领口。

    刚刚才放手呢,可此时韩芸汐又不自觉地轻轻圈住他,她情不自禁喃喃唤了一声,“龙非夜”

    恰恰这一声呢喃,让意乱情迷的龙非夜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她,眼底掠过一抹淡淡的无奈。

    只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他咬了她一口,这才起身来,看她,“还笑吗”

    韩芸汐的胆子还是有限的,她哪敢笑呀,乖乖摇头。

    这都险些擦枪走火了,胆子再大,后果好吧,没胆想象。

    龙非夜非常满意,淡淡道,“这几日好好养着,在顾七少来之前,别到处乱跑。”

    韩芸汐心下咯噔了一下,她知道,他迟早会跟她提起这件事的。

    上一次他说的话,多少的气话,多少的较真,她也不清楚。

    “你也觉得他会来”韩芸汐问道。

    “你觉得他不敢来吗”龙非夜反问,一语双关,话外有话。

    “赌一把。”韩芸汐淡淡而笑,“我赌他敢”

    韩芸汐这个“敢”字,亦是一语双关呀。

    “本王也赌他敢来。”龙非夜冷冷说。

    有些事,彼此心照不宣,点到为止。

    韩芸汐下榻来,闲聊一般,漫不经心,“顾太医过来了,如果能把沐灵儿也留在药鬼堂,那药鬼堂基本也不必臣妾操心了。”

    韩芸汐想把药鬼堂做大,培养成能医药界的大势力,但是,她确实没想把自己困在药鬼堂里,毕竟,药材不是她最擅长的,也不是最感兴趣的。

    她擅长的是毒,而最感兴趣的是龙非夜乱了天宁,接下来想做什么。如果他的目标是药城的话,或许,这一回她可以趁机从沐英东那儿了解一些沐心夫人的事情了。

    哑婆婆已成过去,她再纠结都不会有结果,反倒是囚禁哑婆婆的沐英东,他一定知道不少事

    龙非夜倒是颇为意外,他一直以为韩芸汐想亲自经营药鬼堂的。

    “那你想操心什么”龙非夜问道。

    “操心殿下所操心的,为殿下分担解忧。”韩芸汐是认真的。

    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的龙非夜竟然笑了,“我不需要你操心,放心便是。”

    但凡放在心里的,怎么能不操心呢怎么能放得下心呢

    韩芸汐亦笑,“你的意思是我多管闲事喽”

    她没有注意到,他好几次都用了“我”字;他也没发现,他自称本王时,她会以臣妾自称,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直呼他的名讳;

    但是,有一点他发现了,他已经不止一次在这个女人面前无言以答了。

    最后,他轻咳了几声,淡淡道,“随便你管吧。”

    这话要是被下面的人听到了,估计会三天不敢睡觉的,天下谁能真管得住秦王殿下呀

    顾七少的事,似乎三言两语被带过了。

    然而,龙非夜要离开的时候,韩芸汐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殿下,无论如何,臣妾这条命是他救下的。他若敢来,恩恩怨怨,望殿下三思后行。”

    龙非夜停步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韩芸汐眼中闪缩着复杂,跟了出去,却见龙非夜并没有离开江南梅海的意思,只是去了花园里的亭子。

    七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

    韩芸汐以为龙非夜会把她“禁足”在江南梅海,自己出门,然而,江南梅海似乎就是她的福地,来了这里,龙非夜就从来没丢下过她,这一回,也不例外。

    龙非夜和她在温泉小筑住了下来,虽然每天都来自各个地方的密函急件送到,但是,龙非夜还是没离开过半步。

    满天下都在议论药鬼堂的事,他二人却像度假一样,闲适自在,顾七少的事,两人也都没再提起。

    深秋至,天渐凉,正是开始泡温泉的好季节。

    除了茶,温泉也算是龙非夜最喜欢的。

    不是晨起,便是午后,他总会泡在温泉池里,与水雾氤氲中品茗沉思。

    上一回,韩芸汐就偷偷留心到他这个习惯了,所以,这一回她选择了中午或许深夜去泡。

    是的,她也非常喜欢温泉这东西

    之前她偷偷去他寝宫里泡个澡都总是要挑他不在的时候,每每提心吊胆的,更别温泉小筑这种开放式的池子了。

    可是,如今,她的胆子肥了嘛。

    她泡温泉的时候,习惯打个盹儿。

    这夜,她又浸泡在水里,倚靠在池边不知不觉睡去了。

    却突然,一道身影从周遭的树林里飞速闪过,跌落林外,动静不大,韩芸汐完全没察觉到。

    林外,楚西风捂着心口勉强站出来,一脸茫然不已。

    他刚刚回来,急着找殿下禀告情报呢,还没到温泉小筑就被狠狠踹了一脚,摔落在地。

    他当然认得这脚力是殿下的,所以,他茫然呀

    他最近没犯什么错呀

    很快,龙非夜就双手负于身后,从屋顶上缓缓落下来。

    “主子”楚西风很委屈。

    “谁准你随意进来如有下次,后果自负”龙非夜冷冷道。

    楚西风往自己的来向看了看,忽然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刚刚从温泉小筑后面过来,温泉池在那边呢。

    思及此,楚西风背脊大凉,后怕不已,幸好自己武功渣,没一下子就飞出树林,否则

    可是可是这两主子难不成越吵越亲了吵成了今夜这样子

    一个在泡温泉,另一个旁边守着吗

    楚西风有些时候还是很机灵的,他连忙道,“殿下,医城那边的事也不急,属下先不打扰了。”

    龙非夜派楚西风去了趟医城,详查顾七少的过去,按理,这个时候他应该急着想知道情况的。

    可是,楚西风这么说,他居然挥了挥手,示意楚西风退下。

    楚西风都有些傻眼,其实,他只是只是想拍个马屁讨好而已的,没想到

    楚西风愣着,龙非夜竟冷冷反问,“还不走”

    楚西风险些以为自己是梦回梅海了,于是,浑浑噩噩地告退了。

    确定楚西风离开之后,龙非夜轻轻一跃又上了温泉小筑最高的屋顶。

    夜静无声,月华如洗,满池氤氲,佳人轻眠。

    虽关注着池中的人儿,但是,他更多的还是关注着周遭的一动一静。

    他的脸冷毅,刚硬,缄默,禁欲,偏执,寒彻,亦如这神秘的夜,令人琢磨不透。

    守护,还是窥视。

    认真说来,守护是多与窥视的,可是,当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