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被苏小玉发现

关灯
护眼
    听沈三长老这么一说,韩芸汐紧张了,立马示意周遭的下人都退下。

    百里茗香和苏小玉她们都还在为沐灵儿的事情不甘心呢,无奈客人在,他们一个个都不敢出声,只能纷纷退下了。

    退到院子里,一见顾北月在,就全缠着顾北月发牢骚。

    “顾大夫,你说殿下和王妃娘娘这一回怎么了,太好说话了吧”小逸儿最郁闷了,他好希望沐灵儿能来,沐灵儿一来,他就多了一个天才老师。

    “顾大夫,那个姓谢的那么嚣张,你说改明儿王妃娘娘和殿下会不会杀到药城去,剿了他们老巢”苏小玉认真问。

    “顾大夫,谢大少爷涉足黑市的证据不还在咱们手上,王妃娘娘怎么就忌惮他了”赵嬷嬷认真问。

    “我也想不明白,闹大了,咱们也不怕药城”楚西风挠脑子,一脸不解。

    这帮人七嘴八舌的,就百里茗香坐在顾北月身旁,笑着不出声。

    顾北月是喜静之人,被大伙这么包围着,他也不排斥。他才来多久呢,也不知道怎么了,大家一有事就都找他。

    “药鬼堂初涉足医药界就闹出这么大的事,只会被医药界各方势力联手排挤。至于谢家那些事,你们就不好奇沐英东怎么不出面吗”顾北月反问道。

    “沐英东没退路,谢会长有退路呀一旦王妃娘娘把谢大少爷的事捅出来,谢会长只会当作不知情,反咬娘娘一口。想必,这一幕是沐英东最想看到的,因为沐超然的证据已经给他们了。”百里茗香认真说。

    “百里姑娘果然聪明。”顾北月笑道。

    “顾大夫谬赞了,不过是胡猜的。”百里茗香很谦虚。

    然而,顾北月也没再多说什么,趁机起身离开。

    人走远了,苏小玉多了一嘴,“百里茗香,顾太医挺好的吧”

    百里茗香点了点头,谁知,苏小玉咯咯笑起来,“跟你挺般配的,考虑考虑呗”

    这话一出,大家便起哄了,百里茗香又羞又恼,怒斥,“臭丫头,别胡说八道”

    “我偏说,怎样”

    苏小玉那挑衅的样子,真是把百里茗香吃得死死的。其实,百里茗香只是不喜欢跟她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而已。

    她蹬了苏小玉一眼,转身就走,众人皆是大笑,而苏小玉追了上去,一路追到了后院。

    百里茗香知她追来,懒得理睬,低着头快步走,苏小玉却突然冷声,“百里茗香,你站住”

    百里茗香听着这语气不对劲了。

    苏小玉年纪小小,心眼特坏,成日还出口成脏,她总是教训,苏小玉特不喜欢她。只是,还从来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过。

    百里茗香转身过来,认真问,“你怎么了”

    苏小玉看了周遭一眼,确定没人之后,勾了勾手指,示意百里茗香靠近。

    百里茗香耐着性子走近,俯身下来,苏小玉这才贴着她的耳朵,一字一字慢悠悠地说,“百里茗香,你不要脸,你喜欢秦王殿下。”

    这话一出,百里茗香如五雷轰八道,我没有你是不是告诉王妃娘娘了你说”

    “囔囔什么呀想把他们都引过来吗”苏小玉凶巴巴地训斥。

    就七八岁的年纪,那股凶悍劲却硬生生把百里茗香给震慑住了,百里茗香捂着嘴,半晌都说不出话。

    她,心虚她藏得那么那么好,瞒过了所有人,竟瞒不过一个小孩子

    小孩子的直觉是那么恐怖

    “你跟不跟顾北月”苏小玉固执地问。

    百里茗香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一味否认,“我没有。小玉儿,你怎么会这样想谁告诉你的”

    “我看出来的你敢对天发誓你没有吗”苏小玉冷冷问。

    “我敢”百里茗香豁出去了,为了隐瞒这个秘密,她什么诅咒都敢往自己身上下。

    “我百里茗香发誓,我如果喜欢秦王殿下,我就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谁知,苏小玉更毒,“你发誓,如果你喜欢秦王殿下,秦王殿下就被五马分尸,无葬身地”

    “苏小玉你闭嘴”

    百里茗香大叫,猛地甩过去一巴掌“啪”特别响亮

    这一巴掌真心用力,苏小玉的脸都被打歪了,她侧着脸冷眼睥睨百里茗香,笑得特不屑,“你不敢你承认了”

    百里茗香气喘吁吁,半晌才冷静下来,“你到底想怎样”

    “要么跟了顾北月,要么离开,就两条路,你自己选。”苏小玉冷冷说道。

    “你凭什么替我做选择”百里茗香反问道。

    “你可以二者都不选,但是我会让你后悔的。”苏小玉笑了。

    “你会告诉王妃娘娘”百里茗香心中其实非常紧张。

    “你害怕害怕自己虚伪的嘴脸被你王妃娘娘看穿还是怕秦王殿下知晓此事”苏小玉饶有兴致地问。

    百里茗香的双手都颤了,这一刻,她的脑海真真一片空白。

    她可以说服自己放弃,却永远都说服不了自己离开,如果说服得了,她早就离开了,不是吗

    苏小玉等了许久,耐性全无,她粗鲁地拉住百里茗香的腰带,低声,“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王妃娘娘和秦王殿下,免得他们恶心。我只会慢慢折磨你不怕的话,尽管留下”

    她说完,都要走了,却又折回来补充了一句,“你最好藏得好一些,如果被王妃娘娘发现了,伤了她的心,我一定会烫死你”

    说完,她便扬长而去了,留百里茗香一人愣在原地,心砰砰砰狂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百里茗香才缓过神来,她落荒而逃,奔回自己的房间去,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哭声全闷在被耨中,夜很寂静,却谁都没有听到。

    而此时,会客堂里,韩芸汐和龙非夜都眉头紧锁,因为沈三长老说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

    当初韩芸汐在医城治好龙天墨,并且隐瞒了龙天墨种了君亦邪下的蛊毒一事,沈三长老记她的恩情,许诺任何事只要力所能及都会帮。

    韩芸汐便托他查了天心夫人当年帮韩从安当上医学院理事的事情。那时候沈三长老查到了韩从安当选理事那一年,长老会有两位长老过世,理事竞选是两位副院长亲自主持的。

    以韩从安当年的医术和声望,能当选理事分明是有人放水。

    事情敏感,沈三长老也没好直接去询问两位副院长,只能暗中慢慢调查。

    谁知道,查了两年多的时间,还真让他查出了点眉目来,当年韩从安当选理事和怜心夫人有关,而且怜心夫人跟院长大人关系匪浅。

    其实,韩从安能当上理事,是天心夫人托了怜心夫人帮忙,这件事韩芸汐早就听顾七少说了。

    当初顾七少已经告诉过韩芸汐,怜心夫人和林副院长有一腿,没想到竟还跟院长大人扯上了。

    不得不说,这让龙非夜和韩芸汐都非常震惊。

    “这个女人不简单呀”

    韩芸汐朝蹲坐在一旁椅子上的古七刹看去,古七刹没理睬她,方才至今,始终冷幽幽地盯着沈三长老看。

    韩芸汐无奈,只能收回视线了。

    沈三长老被古七刹盯得浑身不自在,却也没好做声,古七刹和医城的恩怨,不是他一个人可以解决的。

    “确实不简单,只是,她当年既帮了忙,如今为何又不认你。着实令人费解。”沈三长老这话外之音韩芸汐是明白的。

    当年怜心夫人之所以帮韩从安争取理事之位,要么被威胁,要么就是有所交易,并非诚心帮忙。

    韩芸汐想不通,沐心都隐姓埋名为天心夫人,下嫁韩从安了,怎么会和怜心夫人联系上这里头有何隐情

    龙非夜亦想不通,沐心改名为天心之后就没和哑婆婆联系了,哑婆婆也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所以,他也无从得知。

    不过,沐心是西秦皇族之后的秘密,沐家的人并不知晓,他也就任着韩芸汐去追究了。

    韩芸汐沉默了片刻,冷冷道,“殿下,看样子咱们得尽快和药城交涉交涉了,可别让沐灵儿等久”

    龙非夜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今日谢会长当众给药鬼堂这么大的下马威,这笔帐他怎么能不替韩芸汐讨回来呢

    何况,药城本就在他计划之中。

    沈三长老不是很清楚天心夫人和沐家的关系,更不知道韩芸汐查这些事做什么,他很不理解,只是,韩芸汐没有解释的意思,他也就不好多问了。

    “王妃娘娘,此事毕竟牵扯到院长大人那儿,老夫着实”

    韩芸汐连忙打住,抱拳作了个揖,“如此私密之事,三长老能告知,芸汐感激不尽”

    三长老笑了笑,送上一份贺礼,“殿下,王妃娘娘,这是在下一点心意,贺喜药鬼堂开业。药鬼堂能得沐家药令,医城那边”

    三长老想说,药鬼堂和古七刹扯不清关系,医城是不看好的,甚至敌对的。沐英东去游说了一番,费尽唇舌才让医城对药鬼堂改观。

    三长老非常好奇秦王妃是怎么让沐英东这个老谋子去干这种事的。

    无奈,他问到一半,古七刹就“咚咚咚”敲起桌子,他只能作罢了,又聊了几句,便告辞了。

    人走之后,韩芸汐走到古七刹面前,“喂,你跟医城到底怎么回事”

    顾七少一把掀起黑罩面,露出那张倾城倾国的脸,冲她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而是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出去,决斗”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