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试药大会之比试

    龙非夜知道不管韩芸汐去不去,这个铁一样的证据君亦邪都得认了,而沐灵儿的黑锅也背定了。

    他总觉得这件事背后隐隐有人在盯着他和韩芸汐的行动,既利用他们又从中作梗。欧阳宁诺自是头号嫌疑人,这家伙前日和谢会长密谈了一夜。

    只是,以欧阳宁诺和君亦邪的恶交,上哪里弄来蛔虫毒

    百毒门那么多毒不选,偏偏选了韩芸汐用的蛔虫毒,无疑对方极可能掌控了顾七少在牢房的动静。难不成他低估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了

    同用蛔虫毒,这又是什么意思挑衅他们吗

    不管幕后的主儿是不是欧阳宁诺,他们这一回也算遇到真正的敌手,栽了一回。

    虽然计划被打乱了,龙非夜仍淡定从容,药城这场大戏才刚刚上场,没到最后,谁都不知道鹿死谁手

    龙非夜给了韩芸汐一个安抚的眼神,亦示意她乖乖坐着,不用去赏脸。

    韩芸汐的想法和龙非夜差不多,沐灵儿暂时得受委屈了。

    虽满腹的不痛快,但是她并没有让任何人看笑话,她还是泰然自若,老神在在地坐着,慵懒懒回道,“谢会长,百毒门的毒,本王妃比你还不熟呢,你还知道那是蛔虫毒,本王妃至今也没瞧出来。”

    这满满讽刺味的话一出,不少人都笑了,欧阳宁诺坐在一旁笑得最好看。

    谢会长吃了个瘪,果断不招惹韩芸汐,他早有准备,将药城的毒医请了过来,毒医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谢会长,这正是百毒门特有的蛔虫毒。”

    “君亦邪,沐英东,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谢会长当众质问。

    君亦邪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知道他回北历之后,又要面对一大堆麻烦了,但是,此时此刻他最最关注的却是那具尸体,那些毒蛔虫。

    不管这毒是什么人下的,蛔虫之毒必是从他百毒门流出去的,幕后到底是什么人,手竟那么长能伸到他百毒门里去

    这件事要是让师父知道了,他的麻烦更大

    “君亦邪”谢会长突然厉呵一声,将君亦邪从沉思中拉回出,“你勾结沐英东打我药城什么主意”

    君亦邪是个失败者,可是他并没有失败者的狼狈,依旧狂傲不可一世,霸气地问,“本王和沐英东早有交情又如何你们药城的内斗本王不管了,本王最后问一次,北历愿以雪山为聘,娶沐灵儿,药城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啊

    这是在场药城无数子弟们共同的心声,可是,谁敢说出来

    谢会长未尝不垂涎那几座雪山,但是,为了彻底扳倒沐英东,他早就忍痛了。

    “我药城绝不与毒门之辈勾结,从今往后,你若再敢踏入药城半步,我药城必不客气”谢会长怒声道。

    这是禁入令呀

    要下禁入令,必须长老会所有人都同意,谢会长没征询任何人的意见直接就说了出来。

    然而,在场的几位长老也无人敢有反对意见。

    事情发展到这份上,就是怜心夫人都没出声,还有谁敢出声

    “谢德意,你”君亦邪怒极。

    “滚”谢会长寸步不让。

    君亦邪哪还有颜面待着,他不屑冷哼一声,踹飞了放在一旁的礼担,拂袖就走,留下了一句狂傲无比的话。

    “药城最好别有求本王的一日”

    三年不到,被医城禁入,又被药城禁入,君亦邪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一回他回北历去,估计北历皇帝不会再原谅他了。

    当然,君亦邪也没有马上回北历,他先回了一趟百毒门。这后话了。

    君亦邪一走,沐英东的审判就开始了。

    “沐英东,你勾结君亦邪,企图为沐灵儿免罪,自私自利,险些毁掉药城的名声与前程,若非本会识破你的阴谋野心,药城落入百毒门之手,后果不堪设想”谢会长怒声指责。

    沐英东还能说什么,君亦邪刚刚都认了他们的交情。

    他沐英东英明一世,风光无限,沐家在他手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差今日这件事,一旦办成,不出一年,沐家必是药城之主。

    只可惜,他太心急了,太大意了,输得彻底

    可谓是成也沐灵儿,败也沐灵儿,他巴不得将那个臭丫头碎尸万段了,他至今不明白那个臭丫头当初到底是哪根筋出了问题,竟会在太后寿宴上站在龙非夜那边了

    若非如此,他也早就想把沐灵儿嫁给北历太子,跟君亦邪讨到更多好处。

    怨归怨,此时此刻,他只能无力向看着怜心夫人,向她求情。

    怜心夫人原本还想放下身段,以医城长老会的名义为沐家求个情,可是,谢会长这一口一个百毒门,让她都不好开口。

    虽然她在医城说的上话,可是,百毒门的事情是院长大人的禁忌,她可不敢轻易触碰。

    面对沐英东失落的目光,怜心夫人这个当妹妹的爱莫能助,只能避开他的视线了。

    见怜心夫人避开,沐英东的心基本是死了

    他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他才不会求谢会长开恩,恳求你的敌手不会得到同情,更不会得到尊重,只会被笑话,这个道理他懂。

    永远不要对你的敌手手下留情,否则,终有一日你会变成失败者,这个道理,谢会长懂。

    “来人,将沐英东押下去,听候发落取消沐家所有参赛者资格,在长老会正式审判之前,沐家之人,无论是谁都不准离开药城半步”谢会长大声道。

    在场的沐家人全低下了头,至于其他各家,皆无人出来求情,王老朝龙非夜和韩芸汐那看了一眼,见二位主儿还岿然不动,他也就不动声色了。

    好端端的试药大会,本是各家比拼真本事的舞台,却上演了这么一出阴谋诡计,勾心斗角的大戏,台下众人皆是唏嘘。

    在这唏嘘声中,沐英东被人押走了。

    众人都还沉浸在刚刚的意外中,但是,药城的形势已然发生巨变,沐家一败,试药大会上甚至是将来,王谢两家都成了对方唯一的敌手。

    无疑,药城夺主之战会愈演愈烈。

    众人唏嘘之余,更多的是思考,而这个时候谢会长大声道,“来人,重新摆台,试药大会继续”

    发现了这么大的事情,谢会长连休息都不休息,竟要直接开始比试

    韩芸汐还以为试药大会会延后到明日呢,如今看来,谢家极有可能有备而来,打算一气呵成,在这大会上抢尽所有风头。

    沐家的人基本都撤走了,怜心夫人还是很有气度的,她像是什么事都发生过一样,坐回原位,呷了几口茶准备观战。

    韩芸汐看在眼中,佩服在心中,她想在怜心夫人离开之前,有些事情她得找机会问一问了。

    众人都做好,比试马上就要开始,偏偏欧阳宁诺还坐在龙非夜身旁,似没打算回原位去。

    “药鬼大人,依你看,王四公子能不能拔得头筹”他笑着低声问。

    龙非夜不语。

    “药鬼大人,药城怎么没请你做裁判你可是这方面的权威。”欧阳宁诺又问。

    龙非夜不语。

    “呵呵,药城里任何一个世家,都抵不过你药鬼一人。”

    欧阳宁诺说着,侧身过去面对龙非夜,非常认真,“药鬼大人不妨认真考虑考虑和云空商会合作,有何条件,可尽管跟在下提,在下一定尽力满足你。”

    龙非夜还是不语

    这时候,王家四公子王书辰重新上台来了,欧阳宁诺才关注到台上,不烦龙非夜。

    别说,试药大会本就重要,沐家这么一败,这场大会就显得更加关键了。

    因为,王谢两家的正式对决就从这一场比试开始

    且不说拔得头筹会有价值不菲的奖励,会有随意占用长老会土地,药库资源的资格,就说在人心方面的争夺,也是影响极大。

    十年一次的试药大会一结束,紧随而来的便是长老会长老,执事的选举,谢会长还未到退位的年纪,自是不会退,但是,长老会七大长老里有几位得退位了,而且长老会对沐家的惩罚,必定会将沐家人从长老会和执事里剔除,到时候不管是长老之位,还是执事之位都会有空。

    一有空,便要选举,而一选举便是考验人心所向的时候了。

    到底是选择王家,还是选择谢家,在药城这个以药术为尊,用药术说话的世界里,后辈人才是非常重要的。谁家出天才,谁家出人才,谁家年轻有为的药剂师多,谁家便是药城将来之主。

    想当初沐家之所以得到那么多人的支持,又或者说是巴结讨好,不正是因为沐灵儿的存在吗

    现在,道理是一样。

    今日王谢两家,谁拔得试药大会头筹,谁便在对决中占尽先机。

    比试一开始,全场便都紧张起来,认真观看。

    王书辰是王家的王牌,果然没让人失望。他这一站上来就站了足足两个时辰,几乎把所有参赛者都打败了,其中不乏谢家有名的子弟。

    可是,最后谢家站上来一个名叫谢鹏的小弟子,竟只有十岁,是今日参赛者中年纪最小的。

    这孩子一出场,众人便都震惊了,之前不少人猜测着沐谢两家极有可能藏了厉害的人物,要对付王四公子。

    每家的参赛名额都是有限的,这么小的孩子,若非过人之处,怎么能出场呢

    一直对王书辰颇有信心的韩芸汐和龙非夜也都关注了过来

    ,,更新快,记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